第一章 地位

上一章:第七章 走火 下一章:第二章 复归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将一身阴火转化为玄门真息,并不代表着事情的完满解决。这一点李殉非常清楚。在确认了身子无恙后,他想了想,再一次质气转化。

结果是喜人的,由于骨络通心之术将大部分“无用”的阴火散入四肢百骸,并封存起来,李珣再也察觉不到那随时都有可能炸裂的涨气感。

只是觉得随着阴火蒸腾,体内气机活跃得有些过分,尝试性地出了两掌,又没发觉什么不对。

还是水蝶兰眼光高明,她抱臂看李珣动手动脚,扬眉道:“笨蛋,还看不出来吗?此时阴火与肌体融合为一,你是使不出来的。当然,要是有人碰你,也要好好估量一下,被阴火反噬的后果……”

正说着,她眉头一皱,语气又凝重起来:“我要提醒你一句,虽然我不知道你服食的是什么丹药,但自古至今,通玄界从来没有谁能够在服食所谓的‘仙丹’之后,有个好下场的。

“总结其死法,要么,就是被充盈的气感瞬间撑爆。要么,就是像这样,巨量的元气留存体内,给肉身以极大压力,虽不会爆体而亡,但是过段时间,为了适应这种压力,你肉身质性恐怕会因此政变……”

李珣眼皮一跳,皱眉道:“质性改变,什么意思?”

“很简单啊,想一想,如此巨量的元气,日日夜夜对你体内的内脏、每一块肌肉、每一根骨头的挤压、扭曲……那会发生什么?”

不等李珣回答,她便自问自答道:“你应该知道江南生橘,江北生枳的道理。肌体的变形也就罢了,最麻烦的是,日夜与阴火共存,你体内筋骨脉络为了继续存在,必须要针对情形的变化,而有所改变。

“时间短了还好,长此以往,内腑经络的功能便有可能发生不可预料的变动。想一想,人身阴阳五行诸气统合分流,各司具职,若因此变故,功能紊乱,那会是什么后果?”

李珣脸色微变,不自觉地摸了下手臂,感觉着皮肤的温度。

不知是否是错觉,他总觉得肌肤的温度稍显高了些,而皮肉包裹着的骨头,则一刻不停地向外辐射着热量。

不过,他心中毕竟还存有一步退路,那就是化阴池。既然鬼先生预先留下这信息,应该就有解决之道。

只是不知这种情形持续九个月,会不会出现什么后遗症?

他不愿在水蝶兰面前失态,所以尽力保持着平静,水蝶兰也因此颇为惊奇:“咦,看不出来,你很有胆哪!难道有什么依仗?”

李珣微微一笑,不置可否。

出于谨慎,他还是接连质气转化了数次,直到真息运转再无窒碍,这才暂时放下心来。

这期间,便看出两女的态度如何了。顾颦儿一直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,而水蝶兰在没得到回应之后,撇撇嘴,很快将注意力转到了轩壁的光膜上去。

等李珣完工时,她正看着上面的一场打斗,虽然对她这种层次的人来说有些无聊,但也聊胜于无。

李珣还是第一次看到轩壁上,可透视万里的光膜,一时间看得啧啧称奇。

当然,接受了雾隐轩历代主人的信息,他对这个也有些认识:“这就是分光镜吧,确实是个极厉害的法宝。若是有水镜宗人在此,虽不能如彻天水镜般,观过去未来,但通天彻地,无远弗届,也是可能的!”

顿了顿,他问道:“外面似乎挺热闹,怎么回事?”

“又惹事了呗!”水蝶兰懒散回应道:“他们本来还不死心,迎了一波后援之后,便在周围乱转。只是没想到后援前脚才来,一窝子除魔卫道的和尚道士酸秀才便杀了过来,好笑得很!”

“和尚道士酸秀才?”

“是啊,法华宗、虚渺宗、天行健宗……甚至连无量天宗都要凑热闹,几日来已经打了几十场,双方进退两难,有趣极了!”

“这么快?”李珣稍怔,马上就又明白过来,这必是散修盟会在背后捣鬼,想藉此拖住五宗联盟的精锐。

不过,因为意外,雾隐轩已被人入主,这些人恐怕也留不得太长时问了。

想一想,从他到东南林海,满打满算,不过就是二十天左右,距离那小妖精的一月之期,还差了几天。

不过,萧重子早死了个乾净,知道他死讯的也不会多话,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他也算是完成了任务。

至于小妖精及她背后的人有没有达成愿望,那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了。

正思忖间,光膜上人影闪动,光华进射,虽然没有音效,但仍可以看出来,战事是何等激烈。李珣操控禁制,使视角随着两人的移动而移动,这使水蝶兰十分满意。“这样就看得清楚多了,先前只是随机看上一小段儿,让人憋气!比如你那小相好,她可是很在意同门的死活呢!”

李珣闻言,心中一动,扭过头去看顾颦儿。

因为李珣的伤势痊愈,她的精神好了很多,见李珣目光移至,俏脸微红,但脸色很快又黯淡下去,似乎有什么心事。

李珣用询问的目光看她。

对李珣的眼神,顾颦儿一向缺乏抵抗力,她稍一迟疑,便低声道:“我想……我有件事,能不能答应我?”

很显然,顾颦儿还是不习惯主动和李珣对话,这从她话中甚至没有一个“称呼”,便能够看出来。

说实话,李珣也不适应。在他的记忆里,顾颦儿要么是一个活泼可爱,微有些刁蛮的少女,要么就是一个完全丧失生趣,任人凌辱的泄欲机械。

在那种情况下,李珣要么与她闲聊扯淡,要么就压在身子下面玩乐,应付得轻松愉快。

而如今,她不再灵动活泼,但也没有完全失去灵魂。她是在以李珣为支柱,用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精神状态生活着。

李珣没有面对这种情况的经验,他只是本能地觉得,对这样一位忠诚的“人物”(在没有找到准确的定位之前,他暂时只能这么形容),即使在理性上没有必要,他仍应该保持一定的尊重,或者说,是奖赏。

所以,他微笑道:“叫我师兄便成。你有什么事?”

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就让顾颦儿俏脸上几乎要放出光来,也越发明艳不可方物。

她吸了一口气,声音也略大了些:“师兄,我想回宗门去!”

“嗯,回宗门?”

“是,我想回去!”顾颦儿明眸中的光芒似乎黯淡了少许,但很快,便又清澈起来。

便是声音也渐渐清亮:“虽然我不知道师兄想干什么,但我很想帮师兄你做点儿事。可在师兄身边,我也没什么用处,所以……”她的目光扫过水蝶兰,这让李珣蓦然间明白了她的想法。

不错,与水蝶兰相比,顾颦儿的能力,实在是微不足道,她生出自卑的心思,也是可能的。

更理智地讲,顾颦儿的这一决定,对他来说,是相当有利的。

这就等于是在天行健宗打下一根钉子,虽说他未必是针对这一宗门,但在某些特殊情形下,顾颦儿一定可以发挥极大的作用,且随着她在宗门地位的提升,其作用也会不断提升。

就像某人……

他猛地失神了,自然也就没有及时回答。

这样的氛围让顾颦儿又有些紧张,而一边旁观的水蝶兰,则是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切,没有插手的意思。

李珣并没有走神太长时间,在顾颦儿的勇气丧失殆尽之前,他终于开口说话:“你能这么想,很好!”

没有想到李珣会答应得这么乾脆,顾颦儿宽心之余,又颇感失落。

这种情态全都落入李珣眼中,他却没有说什么,只是向她勾了勾手指,顾颦儿怔了一下,最终还是听话地走过来。

李珣突然伸臂,重重地抱住了她。

这种举动当然是不合礼数的,但就两人的关系而言,也没有什么。

然而,顾颦儿可以感觉到,这个拥抱和以前的亲密接触相比,是截然不同的。可不同在哪儿,她一时间却想不出来。

她只能任李珣的气息将她围了一层又一层,感觉着李珣的下巴搁在她肩上的那沉重的感觉,脑中一片空白。

李珣一直没有说话,只是保持着这个姿势,对一旁水蝶兰好笑以至于惊讶的表情也视而不见。

其实在这个时候,他的脑子裹也是一片空白。或者说,他有意让自己的思维呈现出暂时的空白状态,以免去被纷繁乱绪的念头折磨之苦。

怀中顾颦儿的身躯渐渐地软了,她努力地伸出手来,环住了李珣的腰身。在这种时候,她甚至不敢呼吸,生怕一不小心,就将这梦一般的情景给吹得散了。

只是,不管她如何小心,主导权总不在她的手上。

李珣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失态,他在顾颦儿耳边轻吁了一口气:“去准备吧,想想你该怎么说。虽说我们占了这里,但近期内,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个消息!”

最后一句话,他语气转冷。

让顾颦儿回到宗门,又不引起别人的怀疑,其实再简单不过。当时湖底乱象纷呈,谁知道她是怎么脱身的?

唯一的半个知情人姹阴,又不敢多嘴,只要编造一个“独力脱险”,潜藏疗伤的谎话,便足够了。

有她之前为保下惕无咎的一线灵识而舍生忘死的壮举,她在天行健宗内的地位,实是已经翻上了一个新的层次,任谁也没法怀疑到她的头上。

看着天行健宗后至的修士,像迎接英雄一样,将顾颦儿迎回去,透过“分光镜”,李珣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最后,他笑了一笑,却不知这笑容里,还能有几分快意。

就在这一刻,他恍然发觉,在重逢后的大部分时间里,他都是把顾颦儿当成另一个幽玄傀儡来使用的。

可顾颦儿毕竟不是傀儡,就算她心中有这样那样的偏执,她仍然是个人,是个有思想、有情感、有希望、有追求的女人。

她主动要求回去,便是以另一种方式,去实现自己的追求吧?就像某人一样。

随手移动分光镜的画画,李珣看着方圆数万里内,一波方停,一波又起的“热闹”,强迫自己从无意义的感伤中恢复过来。

很快的,他便发现了一个极有趣的画面。

那是一块看上去像是方形木头的玩意儿,只有手掌大小,通体乌黑,其上又流动着一层极诡异的光泽。

这“木头”竟然飞上半空,像一只没头苍蝇般在丛林上空打转儿。“飞魂敕令?”李殉心中一奇。

这玩意儿他当然是认识的,这正是幽魂噬影宗内部,用以遥空传讯的法宝,类似于玄门的飞剑传书。均是以收信人的气息为目标,通过玄妙的气机感应,使之在亿万里外,亦能准确地找到目标,传达信息。

不过看这模样,这飞魂敕令似乎把目标给跟丢了,这事儿倒是有趣……等等,跟丢了?

他心念一动,雾隐轩周围气机突变,虚空中像是突地开了个小孔,下—刻,更少在数百里之外的那块飞魂敕令便从孔洞中钻出来,落入他的手中。

这就是雾隐轩禁制的神奇之处了。

雾隐轩之所以成为千万年来,通玄界修士口口相传的六大绝地之一,让无数横行天下的高手争得头破血流,凭藉的可不只是这让人找不到的藏纳虚空之术而已。

可以说,一踏入东南林海,便等于踏入了雾隐轩的控制范围。

当然,在广大的林海中,不可能像控制洞天内部封禁这样,如臂使指,运用自如。但像这虚空纳物,千里往还之类的小技巧,却是随手使来,轻松自在。

牛刀小试,李珣的心情倒是稍好了些,他目光在飞魂敕令上一转,果然如他所料,这飞魂敕令,其实是找他来着!

只是他已经进入雾隐洞天,与外界气机隔绝,这才有了之前的一幕。

也不知这消息隔了几天?

运用宗门秘法,李珣转眼便知道了敕令的内容。

这敕令是阎夫人在七日前发出来的,大意是已知道他在东南林海的作为,对他重创死对头冥王宗的作法大加赞赏,在大段的赞誉之辞后,未了才说,近日会派弟子阎采儿到东南林海去,有事情相商。

“宗门的消息,倒是相当灵通。只是这里面没提到雾隐轩的事,那么,派人到这里来,又是为了什么?”

正想着,他手上一轻,飞魂敕令已被刚进来的水蝶兰拿去。

这几天水蝶兰在雾隐洞天堪称是乐不思蜀,在了解了大部分禁制之后,她在洞天内修建的几处山庄里来回转转,寻找合适的修炼地点。

今天能到这里来,倒让李珣很是意外。

水蝶兰对飞魂敕令上的信息很是好奇:“上面说了什么?”

这事自然不用瞒她,李珣简单一说,让水蝶兰嘻嘻地笑了起来:“你们宗门的消息,可是快得很!”

乍一看,是两人想到一块儿去了,不过接下来,她的话中便有了些其他的味道:“我记得,你在幽魂噬影宗里,只是个大姓弟子吧,虽然很出风头,可是上面还有很多人……这不好!”

李珣扫了她一眼,似笑非笑地道:“我入门时间太短,被人管是情理中事。”

“可是我们现在有了这一层关系,你被管,岂不等于是我被管?”水蝶兰说得理直气壮。

“自从嗜鬼宗分出之后,你们那边也只有鬼先生和冥火阎罗还算是个人物,只是鬼先生已死,冥火阎罗性命也只在旦夕之间,受这些人箝制,你也真有闲情!”

听着水蝶兰似真似谑的言辞,李珣却想到前几日二人间立判生死的勾心斗角,只觉得眼下这场景荒唐得很,也有趣得很。

但不管这奇特的氛围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之上,他还是颇为欢喜。

“不过是个名分罢了,你看宗门之内,谁能制我?”停了一停,他又道:“估摸着,传信的人大概也要到了,我去看看,你呢?要不要跟去?”

“当然,洞天之外这么乱,天知道会有什么变化。为了我的性命着想,我自然要去看看的。”

水蝶兰也不客气,就李珣看来,她这个理由,倒真是发自本心。有这样一个大妖魔随行护送,他省心不少,自然就没有拒绝的道理。

心念一动,分光镜再显神通,其上画面像是流水般翻了过去,方圆数万里范围内,纤毫毕现,尽入眼中。

站在此处,便好像是站在万丈绝峰之下,俯瞰宇内,但觉一切尽在我手,那种意兴飞扬的感觉,便是怎么形容,都不过分。

蓦地,画面凝定,李珣看着上面那熟悉的人影,微微一笑,袍袖一拂,撤了分光镜,转身走出轩外。

李珣无声无息出现在丛林深处,水蝶兰跟在后面,啧啧连声,对雾隐轩那玄妙至极的禁制,赞叹不已:“若在东南林海打斗,便是钟隐从天上飞下来,我都不怕了。当然,前提是……要有你这样的禁法本事才可以!”

这个赞辞很是有趣──姑且将它当成赞辞吧。李珣觉得,她这种说法,更像是催促李珣快点儿数给她这里面的门道,想来这“受制于人”的尴尬,她是绝不愿意再持续下去了。

这时候已经想到一百年后了?

对水蝶兰的心思,李珣仅付之一笑,同时略活动了下指腕,却听到“叮叮”的声息在虚空中有规律地震荡着,微抬手腕,看着代表他人姓弟子身分一—“七鬼环”。

上面,抽象的符纹凝就的鬼脸上,鬼眼微睁,两点暗红的微芒正颇有规律地闪动,作为幽魂噬影宗的大姓弟子,便可以从这闪烁的节奏中,看出与同门的距离。

目标就在五里之外。

他没有耽搁,在茂密的枝叶间几个转折,像一只无声飞舞的蝙蝠,转眼便跨越了这段距离,在临近目标前的刹那,速度陡增!

“呀!”

枝叶紧密的树冠上,响起一声女子的娇呼。

呼声很快断绝,李珣修长却没有一点儿血色的手掌扣在对方咽喉上,指尖轻贴气管、血脉,更以巧妙手法,锁住她冥环窍穴,使她再没有半点儿反抗之力。

“是……是我啦!”

树上女修俏丽的脸蛋上血色尽褪,已给吓得不轻。

刚刚李珣透入她体内的阴火只需稍有动作,便能将她刚刚稳固下来的“无底冥环”搅得稀烂,至少十年苦修付诸东流。

任她如何傲气,也不敢在这时候表现出来。

“我知道是你,好久不见!”李珣脸上神情变得好快,转眼便消去眉目间的戾气,唇角一勾道:“上次鬼灵返生之日,你正在闭关,我倒是想念得很。咱们有两年没有见面了吧,恭喜!”

李珣这句“恭喜”却是有缘由的。

这位女修,正是当年李珣刚刚加入幽魂噬影宗时,口口声声称呼的“应师姐”,应采儿。

她此时忽然改了姓,根据宗门的规矩,显然是有了大姓弟子的资格,便随师承派系,改姓“阎”。

理论上说,两人现在的身分倒是差不多齐平,只是这些年来,阎采儿潜心修炼,而李珣修行在外,为宗门长了许多脸面,在众位大佬眼中,地位自然不同。

这一点,从阎夫人所发的敕令上,也能看出一些。

照常理,师长发给弟子的敕令,要么是表示传讯、命令的“离魂”,要么就是表示训斥、处罚的“拘魂”。

而阎夫人发来的,则是表示同辈交流的“飞魂”,这其实已经逾越长幼之别,但从另一方面来说,也展现出对他另眼相看的态度。

对这一点,李珣明白,阎采儿更明白。

在幽魂噬影宗这样的邪道宗门里,实力和地位便代表着一切。所以,即使李珣这“下马威”式的一手很让她生气,这个一贯骄纵的女修,也不敢表示出不满,最终也只是撇了撇嘴。

“哪比得上某人意气风发,名扬天下。让人等了两天,还以为要给他收尸了……喏,宗主手谕!”

中间那句话说得是模糊之至,便是以李珣的耳力,也没听清楚。而且,最后几个字也让他小吃了一惊。

“宗主手谕?怎么不是夫人?”一边说着,一边接过她递来的玉简,神念一扫,便将其中信息摄入脑中:“嘉奖令?嘿,宗主好大方!”

“当然啦,谁让你把十八冥将灭了一大半,还大挫元难威风来着?所谓‘本宗自鬼先生之后,再无此等英才’的话,可是那病痨鬼亲口说的!”

阎采儿口中的“病痨鬼”自然就是幽魂噬影宗的宗主,冥火阎罗了。

作为阎夫人的弟子,无论是李珣还是阎采儿,对那个以残病之躯,执掌宗门大权数百年的老头,都是戒慎多,尊敬少,有这种称呼并不足怪。

她接着又道:“哼,这病痨鬼觉得大限将至,分外大方,喂,给了你不少好处吧!对了,你在这里停了有二十多天了吧,在弄什么呢?”

李珣对所谓的嘉奖并不怎么在意,对阎采儿看似无心的试探,更是不置可否。

他随手将玉简捏碎,拍了拍手道:“这事情算不得什么,夫人应该不会让你亲自跑一趟,说吧,夫人有何吩咐,尽可道来。”

这就等于是将阎釆儿的话给晾在了一边,虽说师父吩咐的事情更重要些,可是她阎大小姐的面子也不能给这么作践不是?

想到百鬼最初入门时的低调,再看现在那目空一切的模样,对比之下,阎采儿险些咬碎银牙,话中便不由透出些骄纵的本性来:“夫人当然有吩咐,不过,可是人家先问你的,你就不能说一下?”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七章 走火 下一章:第二章 复归
热门: 诺曼风云:从蛮族到王族的三个世纪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 天罡 住手!这是你师弟啊! 男神自带降智光环[综] 学霸和校草双双崩人设 死亡万花筒 战神之王 暗杀1905 第2部 二战简史:黑暗时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