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秘闻

上一章:第七章 劫持 下一章:第二章 暴露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“怎么来得这么快?”

李珣虽是做好了一切准备,却没有想到羽侍竟然如此“爽快”,就这么将她隐藏的王牌放出来。原本他还以为,这起码要等他三、五次骚扰之后才会来的……

感觉着万丈虚空之下,那风驰电掣般袭来的悍厉气息,他想也不必想,转身便逃,同时发信给阴散人,让她那边迅速发动。

这一切刚刚做完,后背处便是汗毛倒竖。

冰冷的杀意却如同喷涌的岩浆,从九地之下冲击而上。

他从牙缝里吸了一口凉气,头也不敢回,半生不熟的“噬影大法”全力发动,便是在这艳阳高照的天空下,也化为一道如虚似幻的影子,瞬间没入附近的云层之中。

稍后半息,那广及数里方圆的厚厚云层,便在最中央处被硬生生穿透了一个大洞。

水汽蒸腾,云絮乱飘,魔罗喉那使人一见难忘的魔影闪现,就停在被它刚刚打出的大片虚空正中。

野兽般的红瞳在狭小的眼眶里乱转,与之同时,至少有上千道侦测气机被它投射出去,理论上,方圆数十里内,没有任何生灵能逃得过它的捕捉。

很快的,目标闪现。

它开裂的嘴角边拧出了一道极诡异的笑纹,枯干的手指伸缩两下,即将到来的血腥,使它忍不住兴奋起来──这是它自有灵智数万年以来,唯一能带给它快感的东西。

等等!一、二、三……目标远不只那一个,而是整整九个之多!这和那死猫所说的不太一样啊!

魔罗喉所独有的直线式思维使它怔了一怔。

也就是在这个空档里,它所侦知的九个目标中的七个,身上都迸发出强烈的气机感应,成千上万的气机交错相连,彷佛是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纲,将它罩在其中。

丝丝元气缠绕在上,彼此相接,却出奇的没有发出任何一声气爆声响。

魔罗喉本能地警惕了。

便在此时,那只死猫又发来了信息,这一次,却是让它迅速赶到其所在的方位,应付另一个强敌。

它愤怒地低吼了一声,从六十年前就是这样,那只该死的猫,那群该死的女人!

虽然愤怒,但它的行动却没有一点儿停滞,高瘦的身形猛地一层,周围的大气便猛地膨胀起来,即将粘上的气机大纲硬是给吹开一段距离。

它藉机身形一错,便要扑入附近的云层。

“变!”

一声叱喝响起,随着这一声喊,已经疏离许多的气机大纲倏然一振,无数元气流束丝丝揽动,彼此交错。

只一瞬间,魔罗喉便感觉到,那边的真息质性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正是在质性变化的作用下,它之前爆发的力量,便在无声无息中抹消,再不能造成任何影响。

被气机聚拢的元气,在刹那间转为透骨的阴寒,其异力竟将它身体凝滞了片刻。

紧接着,这成千上万的气机便缓慢运转起来,每一次气机的交错,都会生出一层变化,而千万次交错,也就是千万次变化。

在此期间,魔罗喉悍厉的真息左冲右突,却总是被这些紧复的元气波动先一步卡住,如是几番,它终于忍不住焦躁,对天长嗥。

嗥叫声中,它高瘦的身子猛地一缩,无数灰白气芒便由它肩上那诡异的长刺中喷射出来,如同当空洒下一片灰雪。

雪花哧哧嘶啸,彼此之间,还有密齐如蛛网般的气机连接。

在一侧云层中藏身的李珣,看到这情形之际,当场呛了口云汽进去。

“冰封鬼域三千里……只听说他卷走了老祖的元气,可没听说它连这样精深的法诀都卷到手了啊,这个连我都没学呢!”

呆了一呆,他这才反应过来,忙下令道:“再变!”

一侧尚在袖手旁观的秦婉如瞥他一眼,纤手提起,掌心中赤红气芒嘶嘶发啸,无数气机抛射出去,转眼间融入到既成的气机网路中。

她一加入,虚空中真息质性又是一变,刚刚还像是在极地的冰原,阴寒僵涩,此刻,虚空中气机便活泼地跳动起来。

穿插其中的真息,便如电光流火,倏忽万变,搅动得这片天空像是刚刚炸开的火山,岩浆喷涌,灼热难当。

“好个极变阴阳法!”李珣大赞一声。

冰封鬼域三千里固然是搅乱刚刚阴寒封禁的上佳选择,但魔罗喉一定没想到,当空数位阴阳宗高手,最擅长的就是逆转阴阳,极致变化之道。

这么一变,它必定要吃个闷亏。

果不其然。

质性相克,任魔罗喉一身修为如何恐怖,遭了这当头一棒,也有些昏沉,身形也显得有些萎缩。

然而,就在下一刻,狂怒的魔罗喉便向在场的所有人展示了──什么样的怪物,才称得上是宇内公认的大妖魔!

它的眼珠在瞬间完全变成了血红色,瞳孔中射出已如实质的气芒,打在虚空中,竟也是哧哧作响,且粘稠得真如血水一般,映得周身一片微红。

被这样诡谲妖异的眼神扫过,任李珣胆略过人,也要倒抽一口凉气。

这还没完,一波树木乾裂的卡卡声响起,魔罗喉漆黑的身子上面,同时开裂了千百个如婴儿小嘴般的血口。

那种外面焦黑,里边血红,且血肉蠕动的模样,让人看了便忍不住干呕,只觉得世上恶心之事,莫过于此。

也在此刻,本是纵横往来,流变不息的气机网路,忽地就凝滞僵涩起来,倒似是将刚刚封禁的效果给反弹回来,那一种手上有力,偏又给搅在泥潭里的感觉,让人憋闷得直想吐血。

魔罗喉尖声厉啸,漆黑的身形由极静倏变为极动,李珣眼前一花,便失去了它的踪迹。

“糟……”

李珣就不明白,为什么这所谓的宇内七妖,一个个怎么都有如此变态的速度。妖凤、青鸾如此,水蝶兰如此,连这个魔罗喉亦如此!

只是,前三者的速度多表现在飞行绝迹、移形幻化之上,让人看来赏心悦目。而眼前这厮,却纯是凭着它妖异的体质和兽性,进行最野蛮的瞬间爆发。

没有任何美感可言,当李珣捕捉到它的身形之际,已是一大蓬血光披散之时。

与李珣紧邻的阴阳宗男修成了第一个倒霉鬼。

当魔罗喉粗枝般的手臂扬起、划下之后,他由左肩窝起,直至大腿根,半边身子便蓦地离体而去,伤口处鲜血不正常地急速喷射,只瞬间,便让他的身子乾瘪下去。

只是那男修气脉悠长,一时却不得死,在凄厉的嘶叫声中,两边身子先后摔下云层,那长长的尾音一路坠落下去,无休无止。

秦婉如身为未来宗主的热门人选,不可能容许魔罗喉对她的手下大开杀戒,纤指轻颤,以一路极尽矫健凌厉的指法,封住了魔罗喉移位的去路,也成功引起了它的注意。

魔罗喉偏过脸来,下一刻,它的身子便随着面部的偏转一个旋身,极妖异地正了过来。长臂一伸,大气中响起一声闷爆,将秦婉如搅射而出的指力打得七零八落。随后它身形闪动,由中宫直迫过来,竟是要和秦婉如近身相搏。

只看到它那丑恶的身子,便能让人作呕三日,更何况是与它贴身搏斗?任秦婉如怎样心思深沉,看到魔罗喉飞身扑来,也不免花容失色,本能地想拉开距离,一时间又哪来得及?

便在此刻,她身后响起一声低啸:“左臂架肘!”

秦婉如听得是李珣的声音,急切问也不管是什么意思,抬起左臂,让出了肋下的空档。一道冷光便在她抬臂的刹那穿刺而过,抵在了魔罗喉伸出的掌心上。

剑尖与掌心相接,发出一波令人牙酸的“吱吱”磨擦声,随后便是清脆的剑刀碎裂声。

无数亮闪闪的碎片先是爆散出去,又很快在双方激荡的真息碰撞中给搅成碎末。

李珣低呃一声,胸口微闷,已是受了些小伤,但他的行动并没有受到影响,顺势一扯秦婉如的背心衣物,两人向后飙射离开。

前方魔罗喉闷声不响,身形只是在与李珣掌剑相交时稍滞了一下,随后速度再增,直迫过来。

不可避免的,它经过了剑身碎末抛洒的区域。

李珣的鬼鸦剑早在与水蝶兰拼命时给震成了碎片,青玉剑又绝不能在这里使出来,刚刚那把剑只是临时借来,质地一般,碎了确属正常。

然而,李珣干脆地碎剑,心中却是另有计较。

在抽身退却的同时,他手指一弹,微微发亮的气芒无声无息地飞射出去,几与魔罗喉同时撞入了满天飞舞的铁粉中。当即“兹啦啦”一声响,天空中猛然亮了一下,魔罗喉一往无前的去势倏停。

虚空中像是张开了一个口子,强大的吸陷力道虽然只是一闪而逝,却将它扯得身子一晃。

这全无半点儿来由的异状让它心生警惕,停下观望。

这时候,那些目标早趁势跑得远了。

李珣咧嘴一笑,对刚刚那手颇为自得。

这是他前些时日刚从雾隐轩中学来的“弹指惊雷”的布禁之法,乃是不言宗的招牌手段之一,初次使来,没想到效果竟然如此美妙。

秦婉如可没他这么好的心情。

这次她召来的人手中,虽说独当一面的高手一个也没有,却都是对她忠心耿耿,或是有最稳定的利益联系的,几乎代表着她在宗门里小半儿的班底。

刚刚转眼就折了一个,若现在再有伤损,对人对己,便都说不过去了。她当机立断,下令剩余六人立即有多远跑多远。

而她此时的心情也来了个大变样,从先前“力所能及拖着时间”,开始变成“怎么那边还没办好”的抱怨。

天幸,便在魔罗喉那狞厉的眼神再度投射过来之前,秦婉如看得清楚,那妖怪眸光中杀气一窒,偏头看向了远方天际。很快的,它就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吼,身形一展,向着那边去了。

秦婉如与李珣同时吁出一口长气,旋又闻声互看一眼,见对方脸上都是如释重负的模样,又相视一笑,宛如多年好友。

一笑之后,两人颇有默契地扭头看向那边天空,心中所想,枝节虽有不同,但意思却差相彷佛──

“那边儿,没问题吧!”

“重羽,一别数百年,你不认识姐姐了?”

羽侍没有及时回应,而她的手下们,则开始用奇特的眼神观察这对同样美丽,却又有着截然不同特质的女修。

姐姐?这个羽侍的姐姐……

五名手下中,有两个脑子比较灵活的,忽地便想到了那段已经相当久远的公案,也就顺理成章地想到了,那两个可以使通玄小儿止哭的名号。

首先是玉散人,然后是……

阴散人!

惊讶及恐惧的情绪只是刚刚开始萌芽,他们耳边便响起了羽侍变了声调的呼喊:“笨蛋,不要分心……”

迟了!便是他们不分心,又能如何?

癸道人眼角处同时炸开了两团血光,那刺目的颜色转眼将他的视界染成了一片血红,而两声沉闷的脑腔破裂声,更是为其作了极精确的注脚。

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他感觉到自己已开始忍不住打摆子,此时他心中再没有半点儿其他的念头,占据他全身心的,只有一个字──

“逃!”

只可惜,未等他转身,眼角的余光便瞥见一个模糊的影子,一闪而过。他心中一寒,立时嘶声叫道:“贫道是逆水十妖之末,大哥是甲道人,望前辈看在我大哥面上……”

难得他能在短短一瞬说了这么多字,只可惜,最后“饶命则个”四字还是没来得及出口,脑上早中了一掌,乍阴乍阳的真息透顶而入,像穿透一层薄纸,从头顶贯穿到脚底,抹消了他一切生机。

转眼之间,五个颇有些能耐的修士俱都殒命,尸身一个接一个地掉落下去,可想而知,片刻之后,便要摔成一团烂泥。

阴散人拂了拂袍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。

杀掉五个修士,对她来说,便和拂袖整衣没有任何区别。

尤其是在她贯通《阴符经》的今日,就算是玉散人在此,她也丝毫不惧……当然,前提是某人愿意的话。

她目光再看向羽侍,脸上略有无奈。

“重羽,我不想伤你,只是你也不能让你怀里那小畜牲坏了我们姐妹相聚的时间,不是吗?”

羽侍还不怎地,“猫儿”却在阴散人说话时,又抽搐了一下,将脑袋埋得更深了。

在阴散人大开杀戒的第一时间,“猫儿”便机巧地投身到羽侍臂弯之处,缩起脑袋,这才没让阴散人顺手给劈了。

而羽侍也在它入怀的第一时间,通过它,向只在百里之外的魔罗喉求援,如果顺利的话,只需要三两息的时间,魔罗喉便能回援救命。

至于百鬼……那就再说吧。

然而,直到五名手下全部死难,魔罗喉依然是踪影全无。羽侍的脸色苍白得几乎透明,本是轻抚在血吻身上的纤手,已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量。

“猫儿”吃痛,嗷地一声叫,却不敢动上半分。

阴散人脚下踩着云雾,缓步行来:“重羽,你为什么害怕?在怕我吗?怕你的亲姐姐?因为古志玄?他值得你卖命吗?为这么一个有杀夫之仇,强暴之恨的家伙?”

羽侍抿着嘴唇,极轻微地摇着头,身子却忍不住向后退去。

阴散人的眸光渐冷,但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,身形倏闪,转眼便到了羽侍眼前。

血吻怪叫一声,猛地闭眼,将脑袋埋进了羽侍的臂弯里。

只是,羽侍只在眨眼间,额头上便给点了一指──其实她本是个真人级的高手,绝不至于这么稀松,只是心中混乱,才被阴散人一击得手。

她眸光渐暗,脸上却现出如释重负的神情,最终合起双眸,倒伏在阴散人怀中。

阴散人再叹一口气,一手扶着羽侍,一手则抓着血吻的后颈,将它拎了起来。

这小家伙是李珣点名要的,现在看来,其中也是颇有奥妙啊。

“猫儿”虽未能化为人形,但灵智与人无异,它瞳孔中现出极恐惧的色彩,前爪当空乱拱,倒似是求饶一般。

阴敌人见它灵慧,也启唇一笑。

“小家伙倒也知趣,只是,我何时要……”

“杀你”两字尚未出口,她眸光忽地一寒,再看手中“猫儿”的身子,却是不正常地放松下来。紧接着,它额头上红光微闪,一位少女的声音便从中发出。

“耶?你这女道士真没道理,干嘛抓着我的‘猫儿’不放?”

阴散人的见识比李珣超出何止百倍,只一眼,便看出嵌在“猫儿”头顶的红色宝石,是通玄界一种极珍贵的法宝,专用于遥控远方的生灵神识,和驱尸傀儡术有些相似,只是没有那样彻底。

至于好处,大概就是不用损伤载体的性命吧。

“锁魂圆光?古志玄这些年来倒是越来越大方了!”她低低一笑,反将血吻提得更高了些,达到与她目光平视的高度:“是无忧侄女吧,当日一别,倒是好久不见了!”

她如此动作,倒像是和“猫儿”交谈一般。看上去颇有些滑稽,只是当事人双方却没有这样的想法。

“耶?我见过你吗?你是谁啊?”

林无忧这话说得很实在,当年在嵩京时,双方虽算有过交手,但阴散人藏身暗处,她确是没见过的。

只是,若说看不出阴散人的身分,恐怕也有些做戏的成分在里面。

阴敌人并不在意,只是笑道:“古志玄可在?”

“父亲大人?在闭关啊。喂,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究竟是谁呢?我总不能就这么喂喂地叫着,或者直接叫你女道士……哎呀,娘亲,你抓疼我了!”

那边一阵嘟哝的杂音之后,“锁魂圆光”中再传来一个清晰的声音──不急不缓,雍容自适的低音。

“阴重华?”

“栖霞元君?”

双方梢停一下,阴散人微笑了起来,想来,那边妖凤亦应如是。

最后还是妖凤先开了口:“当年青鸾回来,言道散人与韦不凡碰到些麻烦,如今得见散人无恙,确是可喜可贺。”

阴散人在心中苦笑了一下,面上则一点不显,只是笑道:“多劳元君费心了,一别此界六十余年,天下情势大变,让我这游魂散人亦感茫然,古志玄好手段,元君亦是好手段!”

“手段再好,也比不过散人出手不凡……散人这般拿着我的侍女,夺走我儿的爱宠,却是为了什么?”

阴散人眸光中寒芒一闪,却是因为妖凤那一声“侍女”有些动气。

但很快,她又定下心来,低笑道:“此事说来,倒与元君无关,若是有闲,不如去把古志玄叫来。闭关闭关,终日闭关,却也不见钟隐之流,闭了什么关,好没意思来着。”

“散人之言,深合我心!”妖凤在那边赞了一声,又向一边吩咐道:“去‘洞玄厅’看下,看你父亲是否有心一会旧友。”

那边林无忧很闷地“哦”了一声,阴散人却忽地道:“今日就不必了。近期我将至极地,到那时亲会旧友,岂不快哉!嗯,这只血吻我倒是喜欢得紧,暂借数日如何?”

“不行!”不待妖凤说话,林无忧便抢先一步急道:“我养的猫儿,凭什么给你?娘亲,你帮我说句话啦!”

那边妖凤轻声一笑:“乖囡,散人随心所欲是出了名的,说与不说,有什么两样?散人若有能耐,便拿去好了。只是……”

顿了一顿,她话音已经转为冷澈心脾的森寒。

“散人要记得,此时的通玄界,与往日已经大大地不同了!”

随着最后一记话音的断绝,猫儿额头上的“锁魂圆光”光芒也黯淡下去,这是妖凤那边主动切断了通讯。

阴散人不是给吓大的,对妖凤的警告虽不能说全无反应,但至少她也没有完全放在心上。

她只是眯起眼睛,拿着猫儿的后颈晃了晃,想从中找出“锁魂圆光”的控制枢纽。

可能是将猫儿晃得急了,这血吻“嗷”地大叫一声,本来软趴趴的身子猛然紧绷起来,颈上毛皮更是滑不溜手,只一扭,便让阴散人手指一滑,差点儿松脱开去。

阴散人看得很清楚,便在那叫声之后,一圈灰白色的气芒忽地便从血吻毛皮之下扩展开来,如水波荡漾,瞬间扩散到皮层毛梢,再嗡然外烁。

阴散人轻咦一声,这种气芒质性她实在是再熟悉不过,分明就是极为精纯的死阴之气,这小妖怪怎会有的?

转念一想,当年它吞吃血故人的赤兵鬼链,如今又和魔罗喉有不清不楚的关联,无论从哪边撷取死气,倒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心中念头百转,手上却是熟极而流,气机几次回转,便将这一波冲击化消于无形之中,端的是轻松无比。

然而下一刻,她便再轻松不起来。

就在她分心化解血吻的气芒冲击之时,百尺外的虚空,蓦地暴起一道则飓风般狂暴的杀气,无视距离限制,席卷死气狂飙,冲击而下,猛地轰在她澄澈冷凝的道心上。

来得好快!

阴散人微有些惊讶,而此刻她眼角余光,已瞥见一道漆黑的残影,当空划来。取的却不是她的要害,而是她臂弯中的羽侍。

“魔罗喉!”

低喝一声后,阴散人身形倏地后退,此刻她两手没空,面对这突然冒出、与她同级数的大敌,不可避免地落在下风。

魔罗喉得势不饶人,两只长臂便如螳螂一般,转瞬数百次刺击。

精纯的死气,带着它天生的吸蚀魔性,击在空处,亦夺夺有声,直若劈开虚空一般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七章 劫持 下一章:第二章 暴露
热门: 九州·缥缈录3·天下名将 大宋超级学霸 心动满格 作践 隋朝其实很有趣儿.下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[娱乐圈] 从末世回来后我变成了小白脸 悟空传 汉阙 东入边关无故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