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暴露

上一章:第一章 秘闻 下一章:第三章 飞虎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

李珣眼角一跳,飞快地瞥了阴散人一眼,却没有得到回应。

阴散人又将手掌轻放在羽夫人的额头上,气机稍探即出:“暂时还是不要让她醒来的好,最好以‘入神法’保持着灵识的寂灭状态,知道该怎么做了?”

秦婉如明显情绪不高,只轻声应是,垂下目光。但最终她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师父,母亲她……”

“除非古志玄愿意放手,或者……”阴散人神情如水,目光却瞥向了李珣,极之微妙。

当然,秦婉如没有看到这点,只听她沉声道:“或者,去千帆城讨要‘定魂蓝星’,物物相克,也是一法。”

秦婉如眼中光采一闪,旋又黯淡下去:“定魂蓝星?那不是在七百年前,便被毁了吗?”

阴散人漫声应道:“总还能再做的,只是,好像中间还有几份材料,需要找寻。”

说着,她的目光又从李珣面上扫过。

李珣本还在奇怪,一见此状,立时就明白过来。

他心中冷笑,这些话哪是对秦婉如说,分明就是变着法子求他。没有他的同意,便是阴散人再有办法,也不过是镜花水月,落不到实处。

只是,他凭什么答应?

定魂蓝星这个名目,他听也没听过,但看秦婉如的神情,便知这个宝贝也是不一般的。

一旦“答应”了,只是寻打材料,便不知要耗费多少时日,真要是这种情形,究竟是他使唤傀儡,还是傀儡使唤他,怕是说不清了吧……

所以,他神情冷淡,对那瞥来的眼神只若不见。

阴散人见他如此情状,也不急不恼,只是忽尔展颜一笑,将话题移了过来:“这次,你做得不错。”

李珣怔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这是阴散人在对他说话。

不得不承认,阴散人做戏的功夫一流,听着这样的口气,李珣胸口竟是一窒。幸好他近日也逐渐习惯了这感觉,及时一笑低头:“哪里,为师叔做事,是应该的。”

“你有这份儿心,很好。不过,正如你所说,人不能白白使唤,毕竟,你现在的地位也不同了,你来我往才是正理。你想要点什么?”

“呃,不敢当……”

李珣才说了半句,心中猛地一醒,这哪是在夸赞,分明就是说着反话,换着法子求他。

前面一句应该是这个意思:“就算我是傀儡,这点儿面子也要给吧!”

李珣眨眨眼,语气恭顺地道:“师叔别这么说,今日之事,未臻圆满,弟子已是惭愧得很了。”

他言下之意就是:猫儿呢?我吩咐你做的事,你没做好,凭什么跟我谈条件?

“这倒也没什么……”阴散人平平淡淡应了一声,目光却又一瞥秦婉如。

也不知秦婉如将之理解成什么,反正她是一脸会意的表情,看了李珣一眼后,小心翼翼地护持着羽夫人,向下方落去。

此时那些远远遁走的阴阳宗修士也纷纷赶回,见到阴散人和李珣,却也都不敢凑上来,只是遥遥行礼,随着秦婉如下去收拾残局。

很快,高空中便只剩下了关系古怪的两人。

见周围无人,李珣整个地放松下来,抱臂胸前,也不说话,只是冷笑。

阴散人看他这情态,目光垂敛,脸上却是波纹不兴,即使是李珣这当主子的,一时间也猜不透她的心思,只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,她现在心中似是在计算着什么。

“灵识复生后,对心神连接的干扰,竟至于此!”

李珣绝不喜欢这种感觉,虽然他近日来越发地清楚,这其实也是一种修行。

驱魂、炼魄、通心三法部中,驱魂、炼魄不过是应用法门,修至极处,也不过是个倚仗外力的投机者,只有“通心”一部,方是达成无上幽冥神通的正途。

可是话又说回来,若李珣的兴趣真在修行之上,那他六十余年来,又何必如此辛苦奔波,出生入死?只在山上闭关苦修不就成了?

李珣固然也有着向往无上大道的心思,但这虚无缥缈的目标一旦与现实冲突,那么,他将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。

将这个道理放在眼下,其实就是一句话:“当初怎会想给自己找这种麻烦来着?”

且不说他心中的悔意,阴散人在短暂的沉默后,低声开口:“要制作定魂蓝星,首要材料,便是墨丝蚶宝、金击子、碧光天罗这三件异宝,传闻中,碧光天罗千帆城内还有留存,只有墨丝蚶宝,金击子需要收集……”

李珣扬眉一笑道:“好得很,墨丝蚶宝我虽不知是什么东西,但那金击子,是回玄宗炼丹制符的极品材料,其宗门矿山,每年出产不过一两钱,又要用去大半,剩下的百不及一,你要多少?”

阴散人目光沉沉,平静地道:“至少二两有余。”

“起码三百年的收藏!”李珣拍了拍巴掌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那墨丝蚶宝又是什么?”

阴散人简单答道:“东海特产,亦是珍稀之物。”

李珣不再说话,只是拿眼瞅过去。

阴散人当然知道他心中的想法,眉峰稍蹙,旋即道:“重羽知晓诸多北极之事,若能解去灵灭丝,对你不无好处。”

“这个我当然知道,而且,我也很心动。”李珣嘿然一笑道:“可惜,吃不到嘴里的东西,再香也没意思。师叔您比我更了解玉散人,你觉得他会拿这么一个轻易可解的玩意儿,安到羽夫人身上?”

阴散人沉默不语,半晌才道:“这不是古志玄的风格,古音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”

“那就更不必说了!”

李珣想到他同古音有限的几次交往,只觉得头皮发紧。

那古音的心计深不可测,虚虚实实中,让人摸不到她真实面目的所在。李珣这几十年来,有好几次在不知不觉中被她当枪头使,吃亏不少,现在真是有些怕了。

阴散人抬头看他,目光黯沉中,更有几分外烁的压力。

李珣倒也差不多习惯了,心中虽是微悸,脸上却依然保持着笑容。

阴散人最终只是轻轻叹了一声:“其实,这对你来说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以她一贯的性格,说出这种话来,其实与软语恳求已没什么两样。

可惜,仍然不够!

李珣哈地一声笑,正想开口,两人的神情却同时一动。

隐隐的元气震荡由远方传导过来,其中蕴含的信息使两人小吃了一惊:“又是和谁动手?”

既然有意外发生,两人也就不能再纠缠下去,当下由李珣使了个眼色,阴散人面无表情地当先动身,李珣身形化虚,无声无息地跟了上去。

元气震荡的中心,是在地表的某处向阳的山坡上。

等李珣二人暗中潜来,便看到阴阳宗修士布置的营帐,只完成了一半,便都歪歪斜斜地倒伏地上,一行数人将沉睡中的羽夫人护在中央,与另一拨五名修士遥相对峙。

中间还有双方的修士在拼斗,打得尘埃四起,气爆声声。

“哪来这么多闲事?”

阴散人的心情明显不佳,对此横生的枝节,也就没什么好言语。

看她神情,怕是要出手杀人了。

对此,李珣本是抱着看戏的心思,不过,在看到对方修士的面孔时,他眼角跳了跳。

“雷喙鸟?魅魔宗?”

那张脸鹰鼻如勾,眼眸深陷,颇有些鸟相,目光凌厉森寒,一看便知不是个简单人物。

此人李珣见过,正是魅魔宗宗主罗摩什的亲传弟子,号雷喙鹰的,是少数几个既和李珣交过手,又同百鬼打过“交道”的。

李珣对他的印象十分深刻。自认为在阴火外烁之前,纯论修为,不是他的对手。

这就有意思了。这雷喙鹰心机深沉,颇有大将风度,绝不至于无缘无故地和秦婉如这样的成名修士作对,因为这很可能得罪整个阴阳宗。

那么,他是为的什么?

受此提醒,李珣再细看一下,果然,在秦婉如脚下,还躺着一位形容邋遢的男修,身上穿的,却是一袭兽皮制的外袍,看似粗糙,却宝光隐隐,古怪得很。

感觉中,此人似是受了很重的伤,气息微微,眼见是不活了。

想来,这就是双方冲突的根源了。

而这时,李珣心有所感,回头一看,却见阴散人唇齿微微开合,显然是用什么手段与秦婉如联系。

李珣咧嘴一笑,心念也透了过去,阴散人略一皱眉,并无推拒,与他心念契合,将对话的情形送了过来。

“百兽宗?”

李珣很是吃惊,秦婉如脚边那半死不活的兽皮大汉,竟然是已经宗门离散的原百兽宗修士,叫齐飞熊的,而且,还是一个颇有名气的灵兽护驾,这已相当于明心剑宗的长老身分了。

十年前,散修盟会攻破玄灵洞,毁去宗门法器,宣告百兽宗溃灭。

其实除了宗主狮驼王及有限的几个死硬派以身相殉之外,大部分的宗门修士,均星散四方,成了无宗无派的散修,也算是散修盟会给百兽宗留下的余地。

这齐飞熊并没有什么复宗归根的心思,自然也不会为了那虚缈不实的目标,去浪费自己的大好性命。十年来,他就在此界游荡,真成一个无拘无束的散修,日子过得还算惬意。

只是一月前,几个魅魔宗修士寻着了他,说原本百兽宗几位有名的护驾、御兽使已在罗摩什的资助下,准备东山再起,光复百兽宗,请他共襄盛举。

齐飞熊却不傻,不愿给人当枪使,便出言拒绝,哪知那几人当即翻脸,说他不加入也成,但要将身上这件“百兽结魂袍”送上。

至此他才明白,原来魅魔宗的目的,是这百兽宗仅存的数件宗门法器之一,他当然不肯,双方便动起手来。

打打逃逃,本来局势还好,但不久前雷喙鹰加入,当即把他打得呕血三升,亡命而逃。

好巧不巧正碰上阴阳宗一行,他与秦婉如也算旧识,急切之下,便高呼求救,只把事情说了个大概,便旧伤复发倒下。

秦婉如本来并不想介入此事,只是魅魔宗迫得太急,她这边又有个性急的主动跳出去动手,幸好雷喙鹰那边也颇为谨慎,只放一人出去拼斗,双方则都是趁机迅速整理思路,想将这意外造成的影响,消弭到最低限度。

阴散人的到来,自然使秦婉如底气更足。只要有阴散人压阵,除非是罗摩什亲至,否则,魅魔宗哪能翻起什么风浪来?

不过,不远处那雷喙鹰的感应当真敏锐,鸟脸上抽搐了下,竞向这边看来,显然是感觉到秦婉如的举动,心中生疑。

阴散人赞了一声:“罗老妖收的好徒弟。”

一声赞之后,她也不客气,使个眼色,让李珣出去应付。

李珣心下微有不满,但是他也知道,对外,阴散人的地位毕竟不同。眼下这种情况,若是雷喙鹰当先一步喝破,对阴散人来说,便会很被动,而早一步出去,又像是怕了他。

相比之下,自己的身分虽有些尴尬,但若是小心应对,效果应该更好。

心中计较完毕,李珣也就不在这上面斗气,暗哼一声,脸上却露出笑容,施施然迈步,从林木的阴影后走出来,当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“百鬼道兄?”

雷喙鹰的惊讶显然不是装出来的,不过更引起李珣注意的,是那个不同寻常的尊称。两人的“交情”完全是打出来的,以雷喙鹰身分地位,没有必要搞这些虚套。

李珣脑中飞转,脸上却一副清闲悠哉的表情,负手笑道:“怎么着?鹰道兄、秦仙子在这荒郊野岭,是在争抢什么宝贝?百鬼不才,在一边看看可好?”

一语既出,双方的神情便都有些古怪。

李珣笑吟吟地看着,眼睛却光明正大地落在了秦婉如脚下,齐飞熊的身上。

“是啊,是抢件宝贝,还是件活宝!”雷喙鹰嗓音略显尖厉,有金铁之声,颇具特色,只是接下来,语气便颇为和气。

“一别数年,百鬼道兄风采更胜往昔,当是修为再有精进,实是不胜之喜。今日见面,却是巧得很,有些事项要与道兄商量,还请道兄暂且袖手旁观,待此间事了,再详细告之,可好?”

说话柔中带刚,又颇坦荡,正是大宗弟子应有的气度,显出此人的修养确实不错。

只是那所谓的“事项”倒让李珣心中跳了跳,不知怎地,心中略有不安。

他面上依然不动声色,自动将有关“事项”的词句忽略,只微笑道:“鹰道兄是熟人,秦仙子也与我薄有几分交情,这袖手旁观的事,我是做不出来的。

“不如这样,若是诸位看得起我,不如将事情始末告知,由我做个调停,如何?”

雷喙鹰犀利的眼神打在他脸上,李珣则以不变的微笑回应。

以雷喙鹰的脑袋,当然能想到他与阴阳宗之间的“暧昧”,但若真的点明,却没有半点儿好处。

现在,雷喙鹰就该好好计算一下,再加上百鬼这样的强手,会对他们的行动造成怎样严重的后果了。

雷喙鹰目光闪烁半晌,蓦地一笑。

“其实,我与秦仙子是没什么过节的,今日之事,本就不该发生……也罢,看在百鬼道兄的面子上,这个夺宗门法器以自肥的叛逆,可以暂且放他一马,想来,秦仙子、百鬼道兄在知道其中缘由后,也不会回护这等鼠辈。”

他这也算是话中有话,颇有些威胁之意,不过无论是李珣又或是秦婉如,对此都不在意。

雷喙鹰也有自知之明,微微一笑,便不再多言,只是唤回手下,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那齐飞熊,转眼便笑道:“百鬼道兄,可有闲暇一叙?”

李珣虽是颇悠哉地点头,心中却凝重得很,能让雷喙鹰乃至魅魔宗做出让步的事项,猜它怎样重要,都不为过。

而这段时间他所做的事中,唯一和魅魔宗有交集的,只有……

当下,他也不多说,径直随雷喙鹰到数十丈外林木遮掩之处,冷眼看着此人布下重重禁制屏障,心中的猜测是越发笃定。

雷喙鹰细致地做完这一切之后,方开口道:“交往贵在坦荡,敝人也就不再绕什么弯子了,百鬼道兄,敝宗主摩什上师嘱托我,为他老人家传个话……所谓匹夫无罪,怀壁其罪,这个道理,以道兄的智慧,当有所得。”

饶是李珣心中已有准备,听到这句话,眉头也跳了跳,不过,他很快就顺势扬起眉毛,做了个询问的神情,其表情变化堪称天衣无缝。

雷喙鹰隼利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的表情变化,却无法从中得到任何信息。未了只能叹笑一声。

“百鬼道兄,家师很看重你的心计手段,可是,道兄却是看轻了家师乃至五宗联盟诸位仙师的智慧……”

李珣终于确定了雷喙鹰的来意,他心中震动,脸上则将那一丝疑惑化做了然:“雾隐轩?”

雷喙鹰没想到他竟然这样坦率地“承认”,大喜之下,忙道:“正是雾隐轩,道兄……”

李珣哑然失笑道:“鹰道兄问错人了吧,当日在东南林海,我被这所谓的五宗联盟打得抱头鼠窜,至今郁郁。而如今,你们却找我来要雾隐轩?哈,荒唐!”

不等雷喙鹰开口,他又扬眉道:“看鹰道兄的模样,雾隐轩之事,难道已经尘埃落定了?贵联盟集数宗之力,高手无数,也没得着好处?还是在这儿乱放烟幕,扰人视线哪?”

说着,他脸上便现出极真切的疑色来。

雷喙鹰被反咬一口,哭笑不得,但此人毕竟也是了得,很快便调整心绪,也不管李珣如何转移话题,只是把住根基,从容一笑。

“道兄使得好障眼法。可惜,所用非人。萧重子是个什么材料,道兄应该也清楚,若是连那种废柴都能在莫宗主等人眼皮子底下夺宝而去,我们五宗联盟干脆解散算了。”

说话间,他自怀中取出一件东西,放在掌心。

这是一块铁石类的玩意儿,只有指甲盖大小,却像是被火炙烤过,焦糊糊的看不出本来材质。

李珣刚看到这个,眼角便又是一跳。

这个变化却是瞒不过人了,雷喙鹰看得真切,低笑道:“若是寻常衣料,在腐骨仙师的‘赤血乱’下,怕是早要化灰而逝。只是贵宗出产的‘雾松铁’果然材质非凡,只是被剧毒蚀了一层下来,与毒物融在一处,稍有残余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拿眼去瞅李珣身穿的道袍。

这件道袍,也正是由“雾松铁”拉丝织就,李珣绝没有想到,竟会在这种事上出了纰漏,眉头不由一皱。

雷喙鹰依然不肯放过,趁势又道:“这是前几日腐骨仙师在整理毒物时偶然发现。据他讲,此毒近期内只是在东南林海,那处湖底用过一次,由此,道兄应该不会否认,当日腐骨仙师施毒之际,也在湖底吧。”

李珣眸光一闪,嘿然道:“湖底?我没到过什么湖底,道兄莫要欺我,雾松铁固然是本宗特产,但由于质地优良,每年各宗求购的数目,可是不小,如何就能证明,这雾松铁,便是从我身上刮下来的?

“按照这个说法,当年百兽宗灭门,若是在那里扔下雾松铁袍子,凶手反而是我宗喽?”

这分明有些强词夺理,但是出于某种考虑,雷喙鹰却不能当真翻脸,只能道:“道兄不愿承认,也是人之常情……”

“鹰道兄!”李珣微笑着打断他的话,不急不慢地道:“就我看来,贵方这先入为主的思路,恐怕是要不得的。”

雷喙鹰也不急,同样一笑道:“道兄莫急,咱们从头说起。道兄应该不会否认,当日在我方清场的时候,曾与联盟几个弟子发生冲突吧。那时,道兄走的是地下水路,这应该也没错!”

看李珣承认,雷喙鹰便点点头,随手折了根树枝,在地上画出纵横数道线路来。

抬头见李珣微带疑问的眸子,他施施然道:“这是那日之后,由当事人回忆、复原的路线图。据当事人回忆,百鬼道兄似是对地下水道颇为熟悉,至今,也应该有所记忆才是。喏,这里,便是那几个弟子追丢道兄及水蝶兰的地方。”

他在简图上画一个小圈,稍隔一段距离,又划了一个大圈:“这是事发的湖底,距离道兄消失之处,不过三五里的路程,而且,中间有水道直接相连……”

他在两个圆圈之间,再划上一道,口上一刻不停:“当然,除这直达的水道之外,还有其他的四条水道,道兄确实可能任选一条脱身。不过,也请道兄注意,其中有两条水道在当时已经完全落入我们的控制之下,而另两条,则由后面追上来的弟子分头探查,当然,最终一无所获。

“只有通向湖底的那一条,由于转折颇多,又极隐秘,才被他们忽略过去。在这里冒昧地问一句,以道兄当时状况,又是怎么脱身的?”

李珣面色不动,若说对东南林海地下暗河的理解,当世恐怕无人能出其右,只是转眼间,他就想到了一个不错的说法。

然而,雷喙鹰却根本不给他回答的机会,只是一顿,便又道:“按道兄所说,这一路上,都和水蝶兰在一处喽?”

李珣脑中一转,漫声道:“不错。”

“好的很!”

雷喙鹰抚掌笑道:“在湖底,那乌吉和尚致死之因也有了解释,乌吉也算是个高手,却被人一掌砍断了喉咙,其致死手法普通得过分,固然找不到什么痕迹,但这分明已是返璞归真的修为。精擅暗杀之道,且又有这般实力的,在当时的东南林海,也只有一个水蝶兰了吧。”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一章 秘闻 下一章:第三章 飞虎
热门: 八零后修道记 湖畔 长安第一美女 A变O怎么了 清明上河图 火并萧十一郎 惟我独仙 武极天下 权谋高手李鸿章 西蒙·亚克的使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