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飞虎

上一章:第二章 暴露 下一章:第四章 自省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“刚才,你做得不错!”

看着秦婉如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云间,李珣笑了一笑,开口道:“毕竟省了我一番唇舌,这样很好。”

阴散人微偏过头去,目光看向极尽远处,没有回应。

李珣看她的情态,哑然一笑,伸出手来,拂过她面颊,轻轻拨动数根飘过的发丝,阴散人冷冷回眸,只是已无法对李珣造成任何影响。

手指轻探,感受着凝脂般的肌肤触感,李珣满足地叹了一口气。

这就是生命的气息,傀儡还是那傀儡,只因身上辐射出的灵动之光,便与之前相去天壤。倒似让他的呼吸心跳,也随之共振一般。

这才是真正的阴散人,这才是真正的尤物!

手臂灵蛇般游过去,在美人细腻柔滑的颈侧轻轻摩挲,李珣口中吐出来的,却是再正经不过的言辞。

“之前你说过,你妹子身上的禁锢之术,不是古志玄的手笔,而是古音的……他们叔侄的差别很大吗?”

阴散人日光轻瞥了一眼那作恶的手指,脸上略现出一个极微妙的笑容,就李珣看来,那应该是嘲弄吧,但这笑容又很快敛去,她最终只是垂眸道:“差别……很大。”

李珣想了想,抽回手来,很耐心地听她说下去。

阴散人又瞥了他一眼,这才继续说道:“两人的差别,可说是在骨子里的。且不管古志玄为人如何,这人其实是极骄傲自负的,有些事情,他不会,也不屑于去做。而古音则不同。”

她冷冷一笑:“与古志玄相比,古音或许有许多事情做不到,但只要是能做到的,她一定会去做……你明白了?”

李珣扬扬眉毛,从这上面来看,好像还是古音更可伯一些。

那么……

将其联系到所经历的事情,李珣越发肯定,当年林无忧所说,夜摩天真正的主事人是古音,一点儿不错。

然而,古志玄呢?

日光扫过阴散人,阴散人会意,沉吟道:“传闻中,他们叔侄之间的关系是极紧张的,当年,古志玄虽不是妙化宗宗主,但仍是大权在握,古音空为宗主,却只能做个传声筒。

“后来,不知什么原因,古志玄自动让权,定居在无回境,外界都猜测二人反目。直到钟隐追杀他时,他才被迫回夜摩天藏身……”

她虽没有直接回答,这种事情,任何回答都是无根无据的猜测,这样说法反而很客观。

李珣觉得其中颇有些值得思虑的细节,只是他现在事杂,一时间也沉不下心去,只能暂且延后,想了一想,他决定还是按部就班地做事。

“找个安静的地方,我问问那边,出了什么事。”

这种支使的言辞,他说得越来越是自然。

阴散人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提出异议,看来,她也正在适应这种角色的变化,虽然适应过程并不好受。

两人找了一处较偏僻的谷地,停了下来。

李珣看了下周围的地势,点点头,开始布置禁法。

所谓的“问问那边”,其实就是要以飞剑传书的方式,向阎夫人求证雷喙鹰所说之事。

这应该是他现阶段唯一能够确认的事情了。

说来轻松,但想一想将飞剑传送上百万、甚至近千万里的遥远路程,送到某个特定人物的手上,这一工程也堪称浩大了。

一般来说,飞剑传书都是在宗门特制的阵诀之上运行,藉天地山川之利,集聚元气,方能达到这一效果。

也只有像阴散人这样,修为绝顶的真一宗师,才能真正地脱离种种限制,念动即发。

除此之外,就要像李珣这样的禁法高手,可以完美复制那庞杂精细的阵诀,也能达成这一效果。

饶是如此,李珣也花了足足两个时辰,才在这荒山野岭将简化的阵诀设立起来。

此时天色已经近黑了,李珣估摸着元气的阴阳变化,开始小心地测试此阵诀集结地气的效率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谷地周围已开始闪烁起微微的亮光。

阴散人站在一边,安静地看着李珣几近鬼斧神工的禁法表演。

虽然不情愿,但她必须承认,眼前这个修道不及百年的小子,仅在禁法一项上所取得的成就,已将她远远地抛在了后面,这又是怎样的天赋和遇合,才能造就的奇迹?

不知不觉地,她叹了一口气。

便在此时,李珣已完成最后一道工序,在山川雾气的催动下,阵诀中央电光流动,浑厚的地气催发一连串的元气反应,最终,虚空中一个黯沉的孔洞稍开即闭,刹那之间,灰芒闪烁,直窜入这孔洞中去。

“一来一回,起码要四、五日的工夫,在这期间,离极地越远越好,却也不能误了时日,嗯,停在哪里呢?”

李珣脑中一转,便做出决定:“嗯,就再赶上一段好了,我记得再向北数万里处,有一个景致不错的大湖,我们就在那儿等着,接到回信后,再启程去极地不迟。”

阴散人不置可否,事实上,她现在也没有这个资格。不过,在李珣话音落下的时候,她却是神情一动,扭头看向远方天际。

李珣修为毕竟不及她,迟了一拍才有所感应:“哪来这么多人?”

嘴上说着,他心里却明白,看来人的架式,恐怕是被刚刚剧烈的元气震荡吸引过来。

根据其影响的范围,大致估计一下,对方之前与他的距离,恐怕也没有超过百里。

正思忖间,第一个人影已出现在天边,紧接着,十余道颜色各异,气感亦强弱有别的剑光便纷纷出现。

遥遥感应,在天空此起彼伏的尖啸声中,流淌着的,分明就是一波波浩荡凌厉,质性雄浑的剑气。

李珣转眼间就在脑中将通玄界所有剑修宗门过一遍。

“势拔五岳掩赤城!这是……三皇剑宗!”

阴散人皱眉考虑了一下,稍一跨步,直接没入虚空之中。

只是前后脚的差别,天空中人影、剑光纷纷下落。

每看清一个人影,李珣嘴角的笑容便苦涩一分,到后来,他已是满嘴发苦──虽然是碰上老冤家,但这种冤家路窄,还是不要也罢。

碧霄客、龙首狂客、东阳山人,当年在龙环山上得罪的高手,现在几乎一个不落的到此。

而最吸引李珣目光的,则是那个站在诸多高手中央,衣饰华贵,容颜娇美的女修,那垂丝耳饰让李珣一下子便认出,不是洛玉姬洛大小姐,又是谁来?

这位大小姐的刁蛮名声,可说是响彻整个通玄界,六十余年,未曾稍改。

说也奇怪,在这数十年间,李珣以“明心灵竹”的身分,和不少三皇剑宗的修士打过交道,偏偏就没行碰到过这位大小姐,反倒是以百鬼的脸而现世时,很是来了几场狠的。

双方的仇怨已是越结越深,若是现在和她打照面儿,一场死战将不可避免。

可是,什么时候,这刁蛮女也懂得尊老敬贤了?

李珣眯起眼睛,心中颇感奇怪。

此时谷底处,洛玉姬正和身边一人说话,话题虽是关于这谷底阵诀的,但口必称“伯父”,且不自觉微躬着身子,脸上竟是出奇的专注。

这模样,可不像是装出来的。

李珣目光从与她说话那人身上扫过,第一印象,便是“平凡”二字。

身量中等,灰色袍服,头发微斑,脸上洁净,手中还拿着一串木制佛珠,时时捻动,从头到脚都是平平常常,和一般的修士没什么两样。站在光芒四射的洛玉姬身边,实在是黯淡到了极处。

以至于李珣都要通过洛玉姬,才能发现他的存在。

通玄界一流的修士,李珣自认为了解的八九不离十,可是其中却没有此人的资料。

偏偏就是这样的人,让一向心高气傲的洛玉姬恭恭敬敬,又透出如此的不平凡,这矛盾的感觉,让李珣迷惑极了。

双方离得极近,他们二人说话的声音,李珣也听得真切,洛玉姬问的是此阵是何人手笔,那人则答──

“禁纹纹路清晰,更难得如此复杂的布置,竟能一气呵成,气机联结绝无半点儿窒碍。你看,引气、催发、归流……三处功用的布置分得清楚,偏是一笔而下,完全融作一处,当属大家手笔。”

此人中气充沛,声音颇为宏亮,与外表倒有些不符,但是尾音颇为悠长,又显得慢条斯理,正如他外表一般,尽是矛盾。

只听他道:“至于这阵中残留余气,不用再想,必是幽冥之气,乃是幽魂、嗜鬼之故技,我久未下山,对此界的后起之秀,已是想不分明了。玉姬孩儿,你可记得,在那两宗门,有禁法修为精深之人吗?”

洛玉姬脱口叫道:“必是百鬼那厮!”

那厮个头啊!李珣暗骂一声,对那个修士却是警惕到了极处,同时也就更好奇这人的身分。

正大动脑筋的时候,他背上忽地一冷,猛一回神,正看到那人的目光自他藏身的方位一扫而过,其澄静冷澈处,便如同一汪深潭之水,直寒到李珣的心尖儿。

李珣的瞳孔立时缩成了针尖儿大小,心中只存下了一个念头:“这家伙的修为,可怕极了!”

只听那人微笑道:“百鬼?哦,记得了,这些年,那些小和尚也常常在我耳边聒噪,说这百鬼道人堪称邪宗第一流的后起之秀,十分了得,可是他吗?”

洛玉姬听了这个名字就生气,也不顾长辈在前了,只是切齿道:“什么了得,只是懂一些偷袭暗算门道的卑鄙小人吧!”

那修士放声大笑,笑声殷殷如雷,这却是天生的豪迈气度,当即压过他原本的朴实纯厚,但他的神情依然如观赏小儿女情态的慈父一般,十分和蔼可亲。

李珣耳中嗡嗡作响,但脑子里面却是灵光电闪:“小和尚?这家伙最近住在和尚庙里,且看来与姓洛的一家交情深厚。他是……”

答案,伴随着一声巨喝轰然而来!

“百鬼道士,出来!”

刹那间,李珣脑中被这声贯脑音波震得一片空白,刚刚想起来的东西,也给冲了个七零八落,如此威煞,便是李珣见惯了妖凤、阴散人这样的绝顶宗师,也无法等闲视之。

按住狂跳的心脏,李珣还没想好该如何应对,耳边一声冷凝如冰的嗓音便响了起来。

“所谓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吹破天来,不外如是。”

阴散人开口了,这完全是傀儡自主的决定,但李珣反而心生感激。

若不是这样,他刚刚一个失神,怕是就要出大丑了。而且这种时候,恐怕只有阴散人出去应对,才最合适。

果然,阴散人此话方出,谷底便是一声惊咦:“怎地?阴美人儿?”

说话的正是那个修士,只是这言辞刚一出口,那边紧接着就是一声佛祖,那修士苦笑一声道:“原来是阴道友当面。这数百年不见也就罢了,见了却引我犯了口戒,这可算是怎么一回事?”

听他说话的口气,李珣更确定了此“人”的身分。

他晃晃还有些昏沉的脑子,也不再徒劳地藏匿身形,直起身子,站在了阴散人侧后方,居高临下,看了过去。

谷底分明响起一阵低哗,数十道目光齐刷删地射了上来。

真正望向李珣的,也只有一个洛玉姬而已,其他所有人的眼神,都死死地盯着阴散人,目光如刀加剑,恨不能将其千刀万剐而后快。

也对,当年三皇剑宗的“一皇二君五王侯”是何等风光,纵横此界,无人敢攫其锋,偏偏半途杀出来个阴散人,举手间,一代“天君”,便硬是给折磨成了疯子。

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,偏偏在之后的数百年间,三皇剑宗空有高手如云,却奈何不了凶手一星半点儿。

这样的经历,便如同白衣上的污渍,在三皇剑宗千年以来的辉煌中,显得分外刺眼。

只是,阴散人对此却全不在意。

她居高临下,俯瞰谷底,视其余人等如无物,只对那修士笑道:“你这一头没牙的老虎,不在琉璃天吃斋念佛,到这里鬼吼猫叫,安的是什么心?”

那修士环目扫过周围情绪已明显过激的同伴,平凡无奇的脸上露出一个极苦恼的神情来。

“阴道友这些年来神出鬼没也就罢了,怎么还喜欢搞这些狭路相逢的戏码?”

阴散人微微一笑,却不回答,而是扭头向李珣示意道:“看见了没,这位虔诚向佛的居士,你可万万不能小看了。毕竟在数千年前,他也是杀生无数,搅得此界动荡不安的一代妖魔啊。”

果然……李珣终于可以肯定这个低调平凡的修士是谁了。

前半生是杀生无数的魔头,而后半生则诚心向佛的“人物”,在通玄界历史上,也只有这么一位──

当年纵横天下的插翅飞虎,如今西极禅宗的山门护法,半成居士。

只看他如今的称号,谁会相信,他也如妖凤、水蝶兰一般,身入宇内七妖之列呢?

李珣既然有所准备,脸上也就平淡得很,他略上前半步,向着那修士行了一礼:“后进末学,百鬼道士,见过居士。”

如此一来,谁都知道,百鬼与阴散人的关系不一般了。

谷中修士都颇为惊愕,却不知山壁上,李珣的感觉同样古怪。

他是在奇怪自己与宇内七妖的“缘分”。

对一般修士而言,宇内七妖个个都是神龙不见首尾的绝顶妖魔,有些人一辈子也未必能见到一两个,而一旦见了,那后果也是不堪得很。

偏偏是他,至今已与七妖之六打过照面,却仍是活得好好的,且与其中数位都有较密切的联系。

难道,这就是传说中的“有缘”?

想到这儿,他不由哑然失笑,至于这幅表情落在谷底修士的眼中,会是种什么感受,那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事了。

“百鬼道人……原来是这么个样子,和那些小和尚讲的差得太多。嗯,也不像玉姬孩儿说的那么面目可憎。”

半成居士点点头,一点儿也不为阴散人的调侃而动容,接着又笑道:“只是我叫道士,却跳出个道姑,阴道友这一手,玩儿的又是什么?”

阴散人微摆拂尘,同样笑道:“你堂堂一代妖魔,跑到琉璃天去当个小护法,别人为你不值。而今日,我也给人当个护法,你觉得如何?”

别人只当她在说笑,或者是在找碴,李珣却听出这话中的自我调侃来。

不过,半成居士的反应也很有意思,他抚掌道:“只听这一句,便知道友修为长进。若是当年的阴宗主能说出这种话来,如今阴阳宗气象必然不同。”

此言一出,李珣分明感到阴散人心中微有波动。

但她脸上一点儿不显,只是摇头失笑:“老虎没了牙齿,嘴巴倒更甜了些。可惜,我听得虽然舒坦,你身边那群废柴可满心的不是味道。这么顾前不顾后,看来西极禅宗的斋饭,喂得饱肚子,喂不满脑子啊。”

话音方落,那边脾气最暴的东阳山人锵然声中,拔剑出鞘,冲着阴散人大骂道:“阴重华,你嚣张的日子到头了,当年祸害我二哥的仇怨,今日便要清算干净,快下来受死!”

吼叫声中,便是之前没拔剑的,也都铮铮亮剑,大战气氛,正是一触即发。

“蠢材!”李珣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字眼儿,人可以鲁芥,但鲁莽到这个地步,就实在说不过去了。

他这么一吼,半成居士尽力营造的气氛登时毁于一旦,白费了这老妖怪一番好心──一会儿两个真一宗师斗将起来,误杀周围一片,别怪人家没尽过心!

阴散人冰寒入骨的眼神自东阳山人身上一扫而过,虽未真个动手,但其中透射的威煞,却让东阳山人不自主地提气抵挡。

气机感应,谷底登时剑气铿锵,肃杀之气四溢。

便在这一触即发的空档,半成居士叹了口气,想必是也是对东阳山人的行为颇感无奈。

但他吃斋数千年,修养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很快便又调整心情,脸上仍是温和得紧。

在僵冷的气氛下,他的话音显得分外柔和:“若是佛祖在此,当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之语。只可惜,我无佛祖的大神通,不能消解干戈,更不能袖手旁观……阴道友,自当年一别,咱们也是老长时间没有切磋过了。今日趁这个机会,来一场如何?”

此话一出,东阳山人及一部分修士的脸上,便不自主地露出喜意。

这正是他们敢向阴散人叫板的最大依仗。

阴散人固然了得,但插翅飞虎的名头也不是虚的,有半成居士主攻,再有几名高手在旁牵制,今日胜算当是极高。

李珣在高处低声冷笑。

笑声中,阴散人几不可察地向他这边一瞥,然后才笑道:“好得很,你学不来佛祖的神通,倒是把那股子迂腐劲头学了个全。这应算是‘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’吧。为这么一群废柴,可值得么?”

这话其实暗含有罢手的意思,只可惜,是说给聪明人听的。

半成居士脸上神情方一松,那边已惹恼了东阳山人。

仗着一腔的莽夫气,他怒啸一声,御剑直上,身边的龙首狂客想拉都没拉住,只能嘿了一声,也冲了上去。

阴散人眼眸中寒光连闪,自她复生以来,诸事不顺,难得有这么一个泄火的机会,她岂有拒绝之理?当下身形微微一侧,让过剑气正锋,直取对方中宫要害。

动作虽然简单,但在滔滔剑气中如此闲庭信步,本身便体现了双方几近天壤的差距。

大气嗡然震鸣,紧随其后的龙首狂客到了。

那把使人印象深刻的阔剑自东阳山人肩上笔直刺出,其剑气之雄浑阔大,比之东阳山人更上一个层次,而论稳重老辣,则是远胜。

东阳山人毕竟也是有真功夫在身的,见师兄帮忙,身形也随之一转,双方剑气内聚,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阴散人眸光一闪,身形便如汨汨流动的山泉,一个妙至毫巅的转折,便从剑气之间一个极小的缝隙中“流”了出去。

这一瞬间的气机强弱的变幻转化,让出剑的二人难过得直想吐血,剑势便不由一挫。

若阴散人反手回击,两人至少有一个要吐血重伤。

只是,在逸出剑气聚合圈的同时,阴散人身形一展,竟是直上千空,与二人错了过去。

此时,龙首狂客背上已经湿了一片,扭头看时,却见一个灰袍人影无声无息升了上来。

天空中响起一声低低的梵吟,也就是在这个转折的工夫,半成居上已与阴散人过了一招。

双方的身形都是一滞,大气中并没有太过明显的元气震荡,可是在场的所有人,口鼻之间都是一闷,皮肤也有些发紧,直转到内呼吸状态,才稍好过一些。

只听得高处阴散人慨叹一声:“当年虎魄妖刀坐啸生风,那是何等的英姿豪气,如今却落得枯枝朽木,行吟念佛,琉璃天那些老秃驴,果然不安好心!”

说话间,她手腕一转,拂尘挥洒,漫天银丝如雨,光芒耀目,刺空之声,夺夺作响,也将方才沉闷的气压整个地击碎。

虽然地面上诸人明知这“银丝雨”不是针对他们,但在这凌厉无匹的攻势面前,仍不免一阵骚动。

“碧霄客”胡不离见这种情形,眉头大皱。

真一宗师交手之际,那种一瞬千变的元气震荡,以及偶尔偏栘的重击,非常要命,说不准就会出什么意外。

此时最好的举措就是移开了一个安全距离,可是,这岂不是自家惹的祸事,送给别人来背?

不管结果如何,这次三皇剑宗的脸面,必要给抹灰无疑──东阳这次做事,真是太鲁芥了!

他一边想着,一边挺身护住洛玉姬,只是后面这大小姐实在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主儿,见他谨慎的模样,大感不满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二章 暴露 下一章:第四章 自省
热门: 关上门以后 千劫眉·神武衣冠(第二部)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马来铁道之谜 在反派家里种田[星际] 假面饭店 沉睡的人面狮身 欧洲:1453年以来的争霸之途 此刻不要回头 天空之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