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自在

上一章:第四章 自省 下一章:第六章 把柄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一个人心理上的进步,确实可能带来惊人的结果。

已然从多年的浑沌中清醒过来的李珣,其神思之透彻,绝非往日可比。

而一个思虑清晰的人,不会也不可能甘愿陷入被动,见招拆招。

所以,百鬼消失了。

说是消失了也不确切,一个“重伤”的人,怎么会毫无痕迹地消失呢?当然,百鬼不是普通人,他是一个非常有水准的修士,即使是在重伤之下,他也懂得隐踪匿迹,且手段相当高明。

只可惜,还“瞒不过”随后而来的有心人的眼睛。

从第二天起,至少有两名以上的修士,循着那一星半点儿的痕迹,逐步追索。

其追踪之术的精湛,令隐在暗处的李珣为之咋舌。

如果李珣有心,自然就可以利用种种手段,将这几个已经入瓮而不自知的修士,引入布设已好的陷阱,一举功成。

只是,他从一开始,就没想到要打草惊蛇,而且,眼下这微妙的局势,恐怕也是寻常难得一见吧。

落羽宗的杀手在先,魅魔宗的暗探在后,千里无影对天魔魅影,偏偏双方又都是见不得人,彼此交错隐匿,各出奇招,如此精采大戏,让李珣看了直呼过瘾。

虽说如此,李珣也是捏了一把冷汗的。

幸亏他警醒得早,及时将自己放在暗处,否则,他是绝不会知道,在雷喙鹰满怀诚意的邀请之后,魅魔宗竟然还会派探子出来。

自己真是闲适太久了,幸好,他会及早将爪子磨利。

李珣没有将反击提上日程,但是,他在暗处旁观之时,却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观察两个宗门独特的手段方式,并在阴散人的帮助下,分析其内在的心法流变,务必使自己对两宗,尤其是落羽宗的手段,有一个直观的认识。

也许这认识是表面的、片断的,但透过细微错杂的表象,归拢脉络,却是李珣一贯的优势所在。

连续几天下来,他已颇有所得。

而此刻,远从西南而来的飞魂敕令终于到来。

与他所料不差,阎夫人那边果然遭到了落羽宗的偷袭,但因为反制得力,反而使碧水君十分被动。

至此,李珣已没有了逗留附近的理由,宗门长辈规定的时限,也已过去了三分之一,本来充裕的时间,已变得紧迫起来。

但李珣觉得,这是值得的。

在完成了百鬼远遁西南的假象之后,李珣连续跳变遁法,隐秘至极地远走数千里外,这才以明心灵竹的身分,大摇大摆地现身,向着极地狂飙,至于那两个宗门最终会不会上当,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事了。

极地的风景一眼看去,苍茫无边,别有一番壮美风姿,但看得多了,也就颇显单调。

大量的碎土、冰粒,挟带在朔风之中,当空狂舞,纷乱一如当前极地的局面。

李珣皱着眉头加速,避过了后方的乱战。

这已经是他进入极昼圈来,所见的第七起拼杀了。

而最不可思议的是,这些乱斗全部都是散修之间的冲突,更确切的说,应该是散修盟会内部的冲突。

直到这个时候,李珣才明白洛南川当日所说“形势很糟”的出处。

从这半日的所见所闻看来,散修盟会中似乎弥漫着一片焦躁、悍厉的气氛,就像是一个涌动着的火山口,也许只投进去一块小石子儿,都可能引发一场空前的大爆发。

这样的散修盟会,已不像是有规章的组织,更像一个土匪窝!

李珣越来越清晰的脑袋,经过一段时间的梳理,已找出其中某些关窍所在。

其中比较基本的一条是:散修盟会采用的是外紧内松的管理之法。

除了负责具体事物的四方接引,是由数万盟会成员中挑选出来的精英,受到颇严的管制外,其余各项职司,都模糊不清,只是靠着十执议惊人的实力、威煞,强行压制。

本来这些散修、妖魔,都是自扫门前雪的主儿,修道多年,心中也自有一番顺应时势的法则。

有了盟会提供的庞大的修行资源,他们之间,也能自发地生成一些基本秩序。

但这些自发形成的秩序,毕竟还是脆弱的。

在盟会迅猛发展的前数十年中,某些矛盾还能用种种益处遮掩,但随着十年前一举攻破百兽宗之后,举世大哗,散修盟会也随之低调许多。

缺乏了向外扩张、发泄的管道,这些矛盾便不免逐一暴露出来──更通过不久前牛力士的事端,整个爆发。

然而,爆发的冲击却还打不破由十执议、通言堂、四方接引所凝成的坚韧外壳,眼下便形成了这么一幅奇特的光景。

在“闲暇”时,诸散修、妖魔大打出手,抢夺灵药、法诀,结恩报怨;然而若是外敌来袭,十执议登高一呼,便又呼啸结群,一致对外。

这种混乱中又有法度的模样,便是在诸邪宗内,也是极少见的。

正想着,远处破空声又起。

李珣叹了口气,正想隐去身形,忽又觉得不对,举目看去,恰见到一道乌光自斜前方穿行而来。

乌光中隐有血丝,显然此人所御之法器,必然沾染了精魂血魄,以通玄界极忌讳的禁法炼制。掠过去时,破空声隐如万鬼嚎哭,凄厉刺耳,真是最最典型的邪修风范。

驾御法器那人却没有当恶人的自觉,一脸惶恐,目光散乱,只顾着却器狂奔,竟然没看到正前方还站着个李珣。

李珣看得哑然失笑,若说修炼魔功邪法像韦不凡、罗摩什之类,也就罢了,连这种半桶水也出来混,岂不就是取死之道?

少不得,他就要为天下除此妖孽,给自己长长名声。

正准备动手,眼睛忽地被光芒闪了一下。

他吃了一惊,凝眸看时,正看到一道贯空长虹,自数里之外后发先至,在鸟光处一绞,半空中血雨纷飞,那个半桶水被一分两断,摔下地去,死得惨不堪言。

好辣手!

李珣咧咧嘴,放在剑柄上的手也拿了下来。

虽说他并非主修飞剑之术,但眼光还是有的,这一记遥空飞剑,大气中显精妙,正是一等一的御剑术,却不知是哪个宗门的高手?

正想着,远方便现出一个人来。

那把斩敌数里之外的宝剑,则如归巢的鸟儿飞掠过去,入鞘的浊音,李珣在这边也隐隐得闻。

那人显然也看到了李珣,稍稍一顿,便向这边飞来。

李殉眯起眼睛,看着那一个逐渐接近的人影。

看那身姿,似乎是位女修,在渐密的风雪中,嫋嫋行来,颇有风姿。李殉不免有些小小的期待。

眼见对方的面部轮廓渐渐清晰,李珣反倒有些失望。

倒不是说这是个丑女,只是这面目也太平凡了些。五官只是堪称清秀,却也因为常年板着面孔,而在唇角留下一道浅浅的印痕,略显古板冷漠,看着李珣的眼神,也是冷淡得很。

这女修很是眼生,但李珣知道,这种人应是一板一眼,最难应付,当下不敢怠慢,迎面行礼道:“在下明心剑宗李珣,见过这位道友。”

他礼节周到,对面行来的女修自然挑不出什么毛病,同样也行了礼,淡淡地道:“天行健宗,庄楚。”

天行健宗?李珣微微一怔,不自主瞥了她一眼,看刚才那手御剑术的路数,此女修为当不在顾颦儿之下,天行健何时又出了个这样的女性高手,而且这路数……

他心中生疑,脸上也不掩饰,只淡淡地道:“原来是庄道友,刚刚那一手百里飞剑,实在精采之至,却不知出于哪位仙师门下?”

庄楚闻言,也扫了他一眼,眼神中竟颇有些古怪的神气。

因为落羽宗一事,李珣这几日正是敏感的时候,见状戒心又涨。

不过很奇怪的,这个看上去便极严肃的女修,竟是露出一丝笑容:“我半月之前方入宗门,也不过就是个借地修行的散户罢,哪有座师?”

李珣露出恍然之色,然后立刻修正态度,以弟子礼重新见过,言语中也多了几分敬重。

“原来是庄客卿当面,弟子刚刚失礼了。”

所谓客卿,就是由宗门延请,加入宗门,而享受宗门修行资源,同时也为宗门出力的散修。

一般都是实力相当强大之辈,才有资格受到这个待遇。这也就怪不得,庄楚的剑诀少有天行健宗的气象。

这庄楚倒也奇怪,不管李珣行什么礼,都不太在意,只是略一点头,这让李珣更加相信,刚刚那一笑,对她而言,实在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。

李珣对应付这类人也有经验,他只是按部就班地回应道:“弟子奉命前来极地,听候调遣,庄客卿可有……”

不待他说完,庄楚便淡淡地道:“你们宗门驻地在不夜城西,不过今日正轮到你们当值。你去海边布禁之地,或许能见到他们。”

李珣忙谢了一声,庄楚也不理会,迳自转身离去。

看她驾着的经天青虹,色泽颇正,当是正宗的炼气术无疑。李珣看着青虹消失在视野中,低下头,眼中尽是疑云。

他正值心神高度集中之时,对一切异象,都有一种几无道理可言的直觉戚应。

这个庄楚看上去也还算正派,但李珣总觉得有些古怪,尤其是在与她说话时,体内气脉隐隐波动,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异状。

他心中越发谨慎,再抬起头来时,已是全无半点痕迹,只是摇摇头,向着不夜城的方向飞去。

庄楚这个名字,已经列入了他的危险名单之中。

虽然心中生疑,但起码在为人指路这种小事上,庄楚没有说谎的必要。李珣亮着明心灵竹的身分,一路飞进不夜城,找主事的仙师报备之时,那仙师的说法,与庄楚并无不同。

只是,那仙师在听到他的名号之后,眼中的闪光,又是为了什么?

看着接下来,那仙师热情的招呼,李珣觉得自己的神经绷得有些过了,他自嘲一笑,也不准备按此人的意思,去城西休息,而是直奔宗门所负责的地段。

这样,也可以给人们留下一个好印象。

一路上和各个熟悉或不熟悉的修士打着招呼,李珣匆匆出了不夜城,向海边飞去。

越是接近海边,他越能感受到极地的混乱不堪。

去年才由千帆城妙手神匠修复的万里极光壁,又立在了海边,将不夜城与夜摩天分隔开来。

可即使这样,李珣也能听到隐隐的元气嘶啸之声,从海上传过来。

触目所及,剑光流火更是时时映现,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横亘万里的法宝的功用。

不过,直到海边,李珣才发现,原来万里极光壁的布置,与当年已是不同。

此时,看光线折射的角度,显然光壁已呈弧形,应当是将以不夜城为中心的大面积土地半拢起来,挡住夜摩天人马从正面经过的通路。

这样当然比那种象征意义上的阻挡实际许多,也相当明智。

不过,似乎有示弱的嫌疑。

李珣便很奇怪:“以天芷上人的性格,怎会如此?”

正想着,他已迈入明心剑宗的“防区”。

这广及千里的临海荒滩,平平望去,几乎没有任何起伏,直可望见海天交界之处。

纯以布置禁法的需求来看,这真是个糟到不能再糟的地方。

而这种地方,也绝不是明心剑宗一方独有。

至此,李珣更真切地感觉到,在极地,诸宗所面临的尴尬境况。也无怪乎十年前,散修盟会剿灭百兽宗时,各宗近千修士只能龟缩不夜城中,任其借道而行,留下千古笑柄。

李珣再一次想到天芷上人,那位性情泼辣直率,又颇为高傲的美女城主,在面对那种情形时,又会是怎样的感受。

眼角忽地飞腾起一个人影,李珣停下身子,扭头看去,脸上随即便露出笑容:“灵喆师兄。”

迎上来的,正是位列“明心三灵”之中的灵喆。他是李珣五师叔李明和的弟子,生性活泼大方,是山上长幼都极喜欢的人物。这一点,与他师父悲慨苍劲的古风格调,极是不同。

灵喆是出了名的与谁都能说到一处去,李珣与他的交情虽不如灵机那般深挚真诚,却也不错,见面自然高兴。

“诸位仙师、师兄可都在?”

“都在,都在,就是忙得屁股冒烟儿就是了。算算这两天你也该到了。正好,这方圆数千里的禁制,便都由咱们‘小辈禁法第一’的灵竹大师包办罢!”

李珣捶了他一拳,但也顺势进入正题:“怎么,这里的禁制安排很吃紧吗?怎么说,也是在极光壁之内吧!”

此言一出,灵喆的笑容中便有几分苦意。

“什么内外,你远远看着不知道,其实这极光壁早就是千疮百孔,挡着千军万马一时半会儿,那是还有点儿看头。但若是单独三两人……嘿,千帆城牛皮吹得震天响,结果也不过如此罢了!”

能让一贯乐天的灵喆如此诉苦,李珣也差不多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。只是他在内陆,却不知道极地局势竟然糜烂至此,他奇道:“情况一直这么糟吗?还是牛力士……”

“可不就是这个牛力士!”

灵喆苦笑着指着海边。

“当初那头疯牛就是这里撞过来的,你可以看看,好大一个口子,杀进来百十人绝没问题!听说,当时跟来的,至少有上千人,甚至连古音也追过来了,把不夜城搅得大乱。

“也就是从那一天起,情况就一天比一天糟糕。我们这边儿乱,对面儿更乱,据说每天都有几十人伤残,古音、妖凤也不管管,真不知她们是怎么想的!”

李珣听了,也陪他一起苦笑。

灵喆毕竟乐观,脸上的苦色持续不了太久,便又笑道:“这些事烦也没用,来吧,我带你去见三师伯,看看他给你这禁法天才布置什么任务……耶?好像不用了!”

两人一起望向海边方向,那里一道清光扶摇直上,与之同时,那处也有一个人影卷着血光,向海那边退去。

灵喆叹了口气:“喏,又一个!”

刚刚败敌的,正是“洞玄剑”明松。

在明心剑宗内部,他的实力仅在洛南川之下,位列宗门第六位,在通玄界也是极了不起的真人境高手。

李珣与灵喆在这边说话,自然瞒不过他,清光稍停,便往这边飞来,而李珣两人也赶忙迎了上去。

明松外貌堂堂,凤目长眉,三缯长须,也是道骨仙风。

但李珣搭眼便看到,这位三师叔的外袍,怕是又有段时间没有清洗了,皱巴巴的极是古怪难看。

当然,李珣只做不见。

他很明白,这位三师叔素来是大处精明,小事糊涂,偶尔还会因为法诀上的问题发发邪疯,但事实上是,明松是二代弟子中,与洛南川、明吉、明玑并立的擎天四柱,也就代表了明心剑宗未来千年的上层架构。

面对这样的一个人,李珣不敢怠慢,躬身行礼如仪。

明松待李珣极是亲热,这其中当然有他与林阁同为清溟之徒这一层关系。

此外,还有单智这个废柴弟子的缘故。

李珣是山上少数几个能管得住单智,使他能暂时安心修炼的人物,这令心中有愧的明松,分外感激。

坦然受礼之后,明松扶起李珣,笑道:“你来了就好,如今这极地局势越发难办,单人独力,是抵不住对面万马千军,也只有回玄宗的道友,以及珣儿你这样的禁法高手,才最有效用。”

李珣忙道不敢,只是这种客套话也就是顺口说说,他很快就问起海边的布防情况。

明松先示意灵喆去干自己的事,他则领着李珣向海边行去。一边走,一边给李珣介绍。

果如李珣刚刚所看到的那样,万里极光壁已呈弧形内收,且弧度比李珣想像的更大一些。

弧线前端的直线长度,大约就是两千余里,这样,便减小了受力面,增加了纵深。

正道十宗,除不夜城为地主、水镜宗未到之外,其余八宗,均至少派出三位真人境高手,坐镇此地,共计九宗人马,将纵深划分为三块区域,即接战区、缓冲区和屏卫区,依次后移。

每块区域又分东、中、西三部,共三区九部,由九宗轮替看守。

今日,便是由明心剑宗当值接战区,位置靠西,与中部不夜城,后方天行健宗相连。

“天行健宗?倒是挺巧!”

李珣又想到了那个给他以古怪感觉的庄楚,心中合计着,要找个机会从灵喆等人身上,探探她的底细。

他面上则是神色不动,点头道:“弟子知道了,嗯,三师叔,我给分了什么差使?”

明松轻咳一声,道:“咱们这些人里,数你的差使最麻烦。你不是与我们在一起,而是被派人流动哨,负责修葺各处损坏的禁制,这也是诸宗长者对你的看重,你要理解才是!”

李珣对这一点已是有了准备,闻言只是眉头稍皱,便应了下来,当下也不废话,直接向明松了解所谓流动哨的情况。

明松想了想道:“其他都还好,只是每日辛苦些,在各处转转,修修补补,有时会有各宗道友求援,你也要及时赶到……”

他顿了顿,又道:“但有一点,你要特别注意。流动哨除了维护禁制之外,也有遇敌示警的任务,如今局势糜烂,要想将所有人都挡在海外,已不可能。

“现在我方主要是抓大放小,原则上说,只要不是真人境的高手,尽可放他们过来,而若是真人或以上,及时发出信号,自有各区负责的道友应付,你万万不要逞强!”

这话与清溟的吩咐倒也是差相彷佛,李珣自然应了,但很快就皱眉道:“三师叔,都说阎王好办,小鬼难缠。弟子来此一路上,见了不知多少场—混战,如此这般,极地乱局恐怕永无止息之日……”

明松摇摇头,叹气道:“这点我们也都知道,只是最近,不夜城即将有变,各宗也是顺应形势罢了。”

“有变?”

李珣本想再问,但看明松没有深讲的意思,只好将一肚子疑问暂时按下,问起其他的问题来。

只是,又说了没几句,海边便又有散修冲关,明松只好舍了李珣,前去封堵。

这一去,便再也腾不出时间来。

李珣在后面观望了一下,终于还是拔出剑来,朝着一个刚刚冲过明松剑气封锁的散修追了过去。

“原则上……嘿,也就是看心情好与不好了!”

李珣才帮着明松砍翻了两个散修与一个小妖,便被他赶回不夜城去,到主事仙师处,领了流动哨所必须的几件法器。

直到这时,李珣才想明白,主事仙师与他初见时,那笑容由何而来。

这分明就是早已知道他的分派结果,却按住不发,让李珣先去见同门,也算是送出个情面,李珣自然是要道谢的。

主事仙师笑眯眯地受了礼,这才给李珣安排流动哨的具体工作。李珣听了几句,便明白为什么自己给安排在了这个岗位上。

只因为流动哨的工作,除了要求修士在禁法上有一定造诣之外,还要修士心思灵动,知道进退。

否则,本来是要你示警,你却拔剑冲上送死;或者要你当机立断砍人的时候,你却为了几只耗子招惹一大批高手过来,这种人必是做不了流动哨的。

“看起来,自己的形象在各宗之间,已经定型了。”

李珣暗自沉吟,浑浑噩噩过了几年,有些事情到现在才真正地清晰起来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四章 自省 下一章:第六章 把柄
热门: 天罡 汉当更强 牧野流星 笼鸟 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 大宋帝国之残阳烈 代号D机关2:DOUBLE JOKER 我在豪门大佬心头蹦迪[穿书] 反派上将突变成O[穿书] 终极猎杀(特种兵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