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把柄

上一章:第五章 自在 下一章:第七章 转进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“她心中是什么打算?”

李珣非常在意天芷上人最后那几句问话,细思下来,他的眉头几乎锁成了一个结。

这显然不是随口一说,但若不是随意,意思又是什么?

怀疑他?

以天芷上人的性情,若真是心生疑窦,哪会和他玩这种弯弯绕绕,恐怕早把他绑到宗门仙师面前,论他死罪了。

弄不好,越俎代庖也是可能的。那么,就是真有所指、所用了?为了什么呢?

又想了一下,他若有所思,最终,还是拿出参星盘来,按着主事仙师教给他的手法,摆弄两下,看着上面详细又复杂的图形显示,似乎入了神。

良久,才叹了一口气。

“这世道是怎么了?怎么是个人就往别人背后站?还是屏着呼吸那种……”

“咦,你怎么发现我的?”

背后的女声相当耳熟,只是这语气又对不上,李珣神情微动,猛然扭头,却只见到了一团空气。

那声音依然从背后传过来:“怎么,不高兴?刚刚天芷这么做,你不是挺开心吗?”

你哪只眼睛看我高兴了?

这话李珣当然没说出来,眼下他对背后这女人的语气是越发困惑了。

好像有一个关键的地方错乱了,这个声音、这种语气,不应该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啊。

他眼角余光努力一瞥,似乎看到了一块裙裾,然后他迅猛旋身。

很可惜,这次他仍没有看到目标。

背后女修低声笑了起来,有种恶作剧式的快意。

从这笑声中,可听不出她竟然能举重若轻地,施展出如此高段的如影随形功夫。

但在这笑声中,李均却明白了些什么。

想了一想,他忽然叫道:“庄楚!”

后面轻咦一声,李珣扬起眉毛,不紧不慢地转过身来。

这一次,对方没有再动,他看到的,正是不久前才“第一次”碰面的所谓天行健宗客卿,庄楚!

这位先前看上去比冰块儿还冷的女修,在惊讶之余,脸上却还残留着先前的戏谑笑意。

看着一模一样的脸容,却是动静殊异的神情,李珣更确认了心中所想,他摇头叹气,继而方道:“水蝶兰!”

这一次,“庄楚”脸上分明现出了真切的错愕之意,她脱口道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随着这句话出口,前面的人影蓦地虚化了,李珣眼前一花,再定晴看时,眼前“庄楚”,已变成了另外一人。

那微有男儿气的清秀轮廓,妖异的蓝唇,冰蓝色的眼眸,不是水蝶兰又是哪个?

不仅是外貌,便是身上的衣物,也眨眼间换成了她招牌式的细纱蝶衣。

李珣脸上笑容僵住。

水蝶兰艺高人胆大,又全无羁绊,在此现身实在最自然不过,可他一个正道弟子,和眼前妖魔言笑晏晏,那又算是怎么一回事?

“变回去,变回去!”

李珣连连摆手,本来一肚子的得意,尽数消磨不见。

水蝶兰反倒又得意起来,她非但不变回去,反而笑吟吟地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儿,裙袂飘动,青丝飞扬,一时间竟极显出难得的妩媚风流。

“怎么,这样子还比不上那庄楚好看?”

李珣心中叫娘,但他也明白,若他真抵挡不住心中忌惮,四面张望,恐怕这辈子也别想在水蝶兰面前抬起头了。

他想了想,最终长叹一声,在水蝶兰好奇的目光下,拔出剑来,比划两下。

“好了,有什么事就说吧,喂,你愣着干嘛,一边打一边说最好!”

水蝶兰先是恶狠狠地瞪他,最终却哧地一笑,身形再闪,又变成那个庄楚的模样。容貌衣饰瞬息变化,其手段堪称神乎其技。

李珣却皱起眉头,一边收剑入鞘,一边道:“这可不是易容术,幻术?”

水蝶兰理所当然地点头。

李珣叹笑一声:“你真有胆!你好像不知道,当初我识破你幻术的‘虹影珠’,就是天芷上人送给我的,你竟还敢用幻术在这边乱逛?万一……”

“怕什么,只是来玩玩,又不招惹她,谅她也不敢和我翻脸。”

用“庄楚”冷肃的面孔,表现水蝶兰笑吟吟的神情,那感觉真是古怪极了。

不过水蝶兰接下来便又回到之前的话题上:“你还没告诉我呢,你是怎么发现我的?不要说,又是那个什么虹影珠!”

“哪有,只是那只放在身子的虫子乱蹦乱跳,我才生疑的。”

李珣根据的,便是他体内那微妙至极的气机波动。

他从未养过蛊,自然也不知道这“同心结”在体内的表徵如何。只是,在见到庄楚后,这极有针对性的一而再,再而三的变动,如何能不令他生疑?

想来,他一进入极地圈,水蝶兰就那么凑巧地迎上来,恐怕与那个“同心结”脱不了关系。

另外,有如影随形的手段,偏又做这些“无聊”之事的高人,数来数去,也就这么几个,其中真正与李珣有交集的,只有水蝶兰一人而已。

看着水蝶兰恍然的神情,李珣皱眉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这张脸,这个身分,又是怎么搞的?上次见面,怎么不和我说?”

他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,水蝶兰则盯准了最后一个,冷哼道:“你离极地三千里的时候,我就发现了,某人呢?我到眼前都认不出来,告诉你又有什么用?”

这语气实在古怪得很,李珣微有些尴尬,却也能及时回应:“敝人不像水仙子,精通蛊术,肚子里又没有小虫乱跳,哪能分得清楚?再说,你这幻术也确实了得……不过,有必要么?”

“我这不是在逃命吗!”水蝶兰脸色变得飞快,转眼又是笑吟吟的,话中却没有一点儿诚意。

“我被落羽、朱勾两宗追杀,现在很惨的。不弄个新身分,又怎能逃得过去。”

把我当傻子啊!客卿身分难道是想弄就弄的?

李珣瞥她一眼,心中却在飞速转动。

客卿这种身分,在邪宗比较常见。

散修看中的是宗门庞大丰富的修道资源,以及势力庇护,而宗门则看重那些散修颇强的个人实力,双方一拍即合,其性质倒有些像是人间界的保镖、护院。

而在正道宗门内,这种事情便非常非常慎重了。

且不论修为如何,那名声必定是极好的。

这种名声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积累下来的,那动辄就是成百上千年不间断的口碑,水蝶兰哪有这种资源?

“你好像不知道什么叫拦路打劫!”水蝶兰轻拍“庄楚”的脸蛋儿,笑吟吟地道:“只要让她作一个美梦,便什么都会说出来,所以,本小姐以后便是庄楚了,要记得啊!”

“杀手玩腻了,想皆田君子?”

李珣哑然失笑,但心中才不信水蝶兰会是一时兴起。

以水蝶兰的性子,又怎么会受得了正道宗门那些一本正经的德性?而且,她为什么不跑向别处,反而专门找顾颦儿所在的天行健宗?

李珣嘿了一声,却也不想把这种事情说得太明白,他只是顺理成章地问了句:“顾颦儿也来了?”

“哈,这次你要失望了,她留在宗门进修。”水蝶兰斜睨了他一眼,笑吟吟地道:“其实就算她来了,这里也不是东南林海,你们两人要白昼宣淫,恐怕是找不到地方的!”

对这种话若当了真,那就真是没完没了。李珣绝不上当,只是一笑,忽又想起一事。

“你刚刚……就在旁边?”

看着水蝶兰点头,李珣咧了咧嘴角:“天芷上人也不是省油的灯,你太……”

“怕什么!”水蝶兰傲然道:“且不说她有没有能耐和我斗,便是有了,我可还攥着她的把柄呢。她又怎么有胆子和我作对?”

这是她第二次说天芷上人“不敢”与她斗了,而且,还多了一个“把柄”。

李珣摇头失笑,但笑了半截,他脑中一激,笑声戛然而止。

水蝶兰自然明白他的想法,嘻嘻一笑,将声音压低了少许:“注意喽,是很大很大的把柄!”

李珣瞥了她一眼,蓦然开口道:“玉散人?”

与之同时,水蝶兰叹了一口气:“可惜,以后恐怕是用不上了。”

此言一出,两人一齐怔了怔,继而同时开口道:“什么用不了?”

“不会吧,这种事情,难道已经是人尽皆知了吗?”

二人面面相觑。李珣的反应更快一些,他抢先一步笑道:“事情听起来很有趣,不介意说一下吧?”

水蝶兰却没有这么好相与,她抱臂笑道:“凭什么?”

李珣看她神情,也不是多么坚定的样子,心中一转,便笑道:“以你我的关系,何必这么藏着掖着,要知道,你可是知道我最致命的一个秘密,眼下这点儿小关节,比之我那个,又如何?”

“你倒是自信得很!”

水蝶兰目光在他身上一扫,却又是一怔:“这段时间,你的气色不错啊,比我想像中的要好许多,难道又吃什么灵丹妙药了?”

“一颗还不够吗?”

李珣苦笑一声,但从水蝶兰的反应中,也证明自己因为心态的变化,而和以前,确实是不太一样了。

但他绝不愿给水蝶兰转移了话题,尤其在这个时候,他对水蝶兰另一句话所透露出来的信息,更感兴趣一些。

所以,他主动地道:“不是人尽皆知,而是我知道的较多一些。不过,这也算不上什么把柄吧,你不可能让玉散人去承认他和天芷有勾搭,便是他说了,也没人……呃,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

看着水蝶兰再度变得惊讶,乃至啼笑皆非的表情,李珣发现,自己好像估计错了。

可是,从天芷上人的反应中,明明牵扯到玉散人啊?

就李珣的认识,只要沾到玉散人的,无疑都是那种调调儿。

“你说天芷和玉散人,勾搭?”

水蝶兰先是哧哧两声闷笑,但很快便如同刚刚的天芷上人一般,笑不可抑:“老天爷,你脑子里面究竟都在想些什么啊!勾搭,就算玉散人有心,天芷也绝不可能让他得逞的……”

“哦?为什么?”

“因为……”水蝶兰终于忍住笑,看着李珣道:“除非她想数百年修为一朝丧尽!”

这话却是严重得很了。

李珣神情一正,声音也不自觉压低了:“怎么说?”

“你不觉得,天芷的修行进度,很有问题吗?”

进度?刹那间,李珣脑中一切有关于天芷上人的情报,流水股淌过。

“问题?很正常啊?传说她是在两百年前进入的真人境,修道时长四百年左右……”

李珣心算了一下,排除他本人这个例外中的例外,此界修士修到真人境的平均年岁约是七百年左右,而天资上佳者,甚至可以精减时日到一半或更多。

最典型的便是当年的钟隐,修行不到二百年,便将玉散人打得吐血飞逃,若嫌钟隐也是“例外”,明玑也成。

“‘灵犀诀’已是极难精进的了,明玑修到真人境,也只花不到四百年……”

“不要用明心剑宗的水准去评估不夜城。要知道,灵犀诀说到底也是玄门正宗,讲究的还是精微惟一之道。但不夜城的极光千变不同,何为千变?就是反覆庞杂,生克精微。相应的,修炼进程,更是复杂得要命。”

水蝶兰展现出她一代妖魔的见识,侃侃而谈。

“这一门修行在前期耗费的心力,远超世上任何一部法诀,入门百余年,未有开窍的情况,比比皆是。你可以找个不夜城的修士问问,他入门花了多少年,天芷又花了多少年?”

李珣考虑了一下,估计道:“天芷自然是比他人要快……”

“错了,应该说,没有任何差别!”水蝶兰轻轻晃动手指。

“在修行的前两百年,天芷没有表现出任何超越同侪的能力。然而,在接下来的两百年中,她的进度,是正常人的三倍以上!这是为什么呢?”

李珣不自觉地屏住呼吸。

水蝶兰没有让他失望,她轻巧地掀开了底牌:“天芷她在修炼本宗法诀的同时,还炼制了‘心魔’。”

“心魔?”李珣怔了怔,下一刻,他的嗓子便猛地一堵:“哪个心魔?”

“还有哪个?使执念淬火以为锋芒,令七情凝固束作手柄,可得破天之锋……你学了《血神子》,连这点最基本的入门心法都不知道么?”

李珣喉咙干涩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他又怎能不知?

心魔即执念,一般而言,心魔高涨,便等若走火入魔的先兆,对修行并无半点儿好处,不论正邪,无不需要消却或者压制心魔,只是手法不同而已。

然而,通玄界却仍有一类法门,专门以磨砺心魔为精进之法,使人在心魔肆虐中艰修苦进。

其精进速度固然绝顶,但以心魔为根本,这种法门,便如同在高空走钢丝,稍一不慎,便是万劫不复。而且,从来没有回头路可讲。

《血神子》便是这一类修行法门的典型代表。

李珣先前修炼不动邪心,只是肉身法门,还没有具体牵扯到心魔一法,但是,在他前面,却有两个极好的例子。

血散人,修炼中前期,受心魔影响,好战嗜杀,成为天字第一号杀神。

此外,便是他的第一任师尊,林阁。

这些年来,李珣见识长进,对先前一些看得不明白之处,也都有了新的认识。

当年,林阁自言“上天无路,下地无门”,看似是走上绝路,其实就是心魔精进之法。

这样,才能使他在最短的时间内,获得与妖凤比肩的实力。

只是,林阁终究还是不懂得心魔精进法的奥妙,修至半途,便无以为继,最终惨死在妖凤手下。

但以他二代弟子的水准,便是有用心机处,能使得妖凤受伤,也足堪自豪了。

耳边,水蝶兰的话音悠悠传入──

“她也算是有能耐了,当初她不过就是一个末学后进,却不知怎么勾得玉散人对她生出兴趣,却又极力抵御玉散人的诸股手段,以自己修为、名声之得失,锤炼心魔,竟然最终功成……我这些年来,见过的狠人儿里,她也算得一号人物!”

李珣随即想到当年天芷对他说过的“夜摩天观景”之事,但仍然不敢就此相信。

“心魔精进法,毕竟不是正途,她堂堂名门弟子,诸事顺遂,哪来的这么重的执念?她又执念什么?”

“天知道!”

水蝶兰也不可能完全了解情况,对这一点,只能一语带过,旋又低笑道:“难得当了回磨刀石,古志玄那表情,真是有趣儿极了!”

“磨刀石?”

“这可是古志玄自己说的!”

水蝶兰笑嘻嘻地道:“当年北海莲聚,我本还以为自己空跑一趟,却没想在对岸看到天芷与古志玄说话。我一时好奇,上去听了一阵,当时,古志玄便是这般说法……”

“我以众生磨炼心性,却不曾想,还有被别人当成磨刀石的一天。”

李珣喃喃复述这一句话,本还有些好笑,但越是体会,心中寒气便一时重过一时。

尤其是当他脑海中浮现出这两个男女轻言浅笑,口中却都是如此语句的场面时,他忽地感觉到,他与那些顶尖儿人物的差距。首先,便是在心性上。

“可是,玉散人就甘做这块儿磨刀石?”

“怎会!照我来看,古志玄恐怕也是心里痒痒的,不过,他的性子骄傲得很,天芷一副摆明车马、坦坦荡荡的模样,他只会用诸般手段,挫折其心志,使其心魔反噬,反而不会用强。而这样,也就正遂了天芷的心意。”

水蝶兰同为天底下最顶尖的宗师人物,她的分析,应该比较贴合玉散人的心理,李珣姑且信之。

不过,他还需要更多的细节:“时间呢?什么时候?”

“差不多有两百来年了吧,当时天芷应该是刚进真人境,便被古志玄发现端倪,呵,当时的场面真是好玩儿,很少见到古志玄那种哭笑不得的神情的。天芷也算是有本事了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?我当然就被他们发觉了!”

水蝶兰脸上没有半分不好意思,极随意地道:“若是古志玄在意此事,问题还严重些。只可惜,他不在乎,天芷就算在乎,也奈何我不得。自然,也就留了这个把柄在我这儿。”

李珣扫了她一眼,忽地生出些戚戚之感。

被水蝶兰捏着把柄,确实是件苦事儿,他就怀疑,天底下能将水蝶兰灭口的人物,出生没有?

正想着,他心中又是一激:“天芷……好厉害!”

李珣虽还没有修习心魔之法,但也知道,这心魔精进的历程,最是凶险不过。

想想林阁,只是因为妖凤的“压迫”,数百年修为修到绝路不说,还反噬肉身,致使肌体残疾。

而天芷上人,身为一宗之主,面对的压力较林阁强上何止十倍?

与玉散人“交锋”已经很是危险,此外又有水蝶兰这个不知何时引爆的威胁──身败名裂的痛苦,比之散功能轻到哪儿去?

在这种双重压力之下,她竟然能够支撑到今天,了不起!

感慨中,脑子里浮现起玉散人当时的情状。

他笑了笑,但转眼便是一声叹息,只不知,那个一心向着古志玄的女人,有没有能让他“哭笑不得”的时候?

他不自觉地抬头,望向那光暗交界之地,低低叹息:“自重者,人恒重之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水蝶兰竖起耳朵,显出十分在意的模样。

李珣见她以庄楚的面容做出这种姿态,不由一笑,也在此刻,他又想起那更关键的事情来,便顺势岔开道:“对了,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水蝶兰睁大眼睛装无辜:“哪句?”

“就是你说的‘可惜,以后恐怕是用不上了’这句!”

难得李珣能将其说得一字不差,连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,水蝶兰听得极是开心。

可是在这时,就看出她的可恶来,她笑嘻嘻地眨眨眼道:“我说过吗?你想必是耳背吧!”

李珣拿眼瞪她,她也斜睨过来。

“不是你耳背,难道是我不成?”

李珣知道水蝶兰是因他岔开话题而不满,不过,此事可说是他心中最深的伤口所在,他又怎能轻易示于人前?

两人目光交击,水蝶兰立时知道,不可能从李珣那边捞来“好处”,登时大感不满,扬眉一哼,拿剑拍拍手心道:“送你个把柄,也算对得起你了。至于你愿不愿意急就章地拿这把柄去办点儿什么,我也不管。记着啊,不到快死的时候,别来烦我!本姑娘忙着呢!”

看着她如少女般刁蛮的模样,李珣一时为之气结。

还不等他说些什么,水蝶兰便又是一哼,竟就这么御剑去了。李珣唤之不及,只能看着那剑光,顿足不已。

只是,才顿了三两下,他便忍不住失笑。

也不知是怎么了,他与水蝶兰相处,总忍不住露出些毛躁气来,再看水蝶兰,亦是如此。

这其实也不是二人的真实性情,只是在没有完全习惯二者关系之前,彼此做出的一种无可奈何的姿态吧。

而且,水蝶兰透露的信息,也远比表面上的多了许多。

李珣脑中闪过天芷那惯常的冷冷哂笑的神情。

就本心而言,他无法想像这样一位高傲的女修,在玉散人怀里做小鸟依人状的模样。

所以,从水蝶兰口中得知隐情之后,他心中反而舒服了许多。并且,他甚至还对天芷还生出了几分惺惺相惜的情绪来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五章 自在 下一章:第七章 转进
热门: 民调局异闻录2·清河鬼戏 刺心2·浮云蔽日 独断大明 贾志刚说春秋之四·天下大乱 九州·缥缈录I·蛮荒 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 八大胡同艳闻秘事 睡在豌豆上 热搜预定 刺心6·无冕之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