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决死

上一章:第二章 惊密 下一章:第四章 迷神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还没轮到李珣表态,显然已被搅昏了头的鲲鹏已惊奇地叫道:“古宗主,你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简简单单的一件事儿,怎么搞得这么麻烦?喂,不是古志玄真出事了吧!”

话音中,天芷上人向前踏了一步,青鸾眸光一闪,气机锁定在她的身上。而她只做不知,定定地看着古音,忽又莞尔一笑。

“你不叫他出来,那我自己去找吧。也不知,他有没有个葬身之地?”

“地”字从舌尖刺出的刹那,她身形全无兆头地前冲,竟然是直直地向挡在前方的青鸾身上撞去。

青鸾眸中寒光一闪,正要出手,那边鲲鹏已然大怒!

“大胆!”

一声吼,他庞大的身形一步跨出,竟然跨过数十尺的距离,后发先至,出掌向天芷背上轰去。

青鸾皱了皱眉头,果然是不愿与人连手的,见状侧退开一步,将天芷让了出去。

而天芷真像是疯了,对鲲鹏雷霆万钧的一掌竟然全然无视,身形速度再增,看她眼神,目标锁定的,只有一个古音!

然而,身为天下顶尖的大妖魔,鲲鹏的速度比之天芷强上不是一星半点,虽然天芷已冲到距离古音仅十丈左右的距离,但是鲲鹏的巨掌,还是先一步印上了她的后心。

清脆的骨碎声连珠炮般响起,只要听到这个声音,人们便毫不怀疑:天芷完了!

李珣睁大眼睛,心神完全被这一幕所占据。他应该感到些许黯然吧,可是,为什么他心中的寒意猛然翻涌而起?

“不对劲!”

水蝶兰双唇开合,贯入李珣耳轮的尽是温温的热气,只是这字句却一个个如同冰碴儿一般,话音未落,场中异变又生。

鲲鹏一掌得手,身形反向上升,而中掌的天芷在扑跌出一步后,眼见就要摔倒在地的身子,蓦地虚化了。

这是速度臻至极顶的表记,此时她所表现出来的速度,较之方才,至少快了一倍!而此刻,在她与古音之间没有任何障碍!

“铮”的一声响,古音胸前斜抱的古琴被天芷一掌击穿,五弦齐断,下一刻,便砰然碎裂,古音身形顺势后移,速度竟不比天芷慢多少。

在此刻,半空中鲲鹏突发厉啸,身形一展,背云气,负苍天,扶摇九重。四方冰雾随声响轰然翻腾,其汹涌澎湃之势,已再度击破通道上的脆弱平衡,巨量元气裹挟着冰雾寒毒,砰然内合。

在冰雾合围的刹那,鲲鹏的身形也直逼向前,在他身后,三头蛟怪亦是一个巨喝,率着身后的诸妖魔直冲上去。

李珣眼前刹那间又是白茫茫的一片,但在这个时候,他反而比刚刚更显得清醒。

如果到这种地步,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他就可以直接到下面送上脖子,受死算了。

“鲲鹏、天芷合谋!”李珣并不清楚促成这诡异合作的原因,但他却将其中的关窍看得最清楚不过。

事情的关键就在于鲲鹏印在天芷背后的那一掌,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杀手,而是以特殊手法为天芷再加上一把力,甚至还有催发人体潜力的功效,而他们的目标,无疑正是古音!

只是,古音真的就是全无防备?未必吧……

接下来,火山喷发般的元气风暴证实了这一点。

茫茫冰雾中,代表青鸾的青色光影不仅没有半分仓促之态,而是矫然飞掠,与鲲鹏苍黑身形交错、撞击,两人每一次碰撞,便是席卷天地八荒的大震荡。

仅仅数息之后,以他们交战处为中心,方圆数里内,别说冰雾,便是空气都给挤得干干净净。

两个绝代妖魔的妖力冲击,在这片空间内的每一个角度中激荡,除非是同级数的高人进去,否则任是谁,只要接近,都要被扭曲交错的元气震荡,撕成碎片。

在这一刻,雾气间信道位置一瞬千变,可说是有等于无。

“抓紧了!”

李珣看得明白,水蝶兰也不会差。她提醒了一声,身形转折,几乎是擦着两大妖魔战场的边缘抹了过去。

那其中辐射出来的强压,虽只是一触即止,却也让李珣尝到了都已快要遗忘的窒息滋味。

但很快,他的注意力便被再度出现的人影吸引了过去。

在冰雾缭绕中,天芷和古音最终还是交上了手。

相比不远处的妖魔对战,这里威势不足,但凶险狠辣犹有过之。

古音固然是以音杀之术称雄于世,然而体术修为却也不差,天芷完全不顾自身安危、狂风暴雨般的攻势,竟然也无法一举得手。

但在这时,以三头蛟怪为首的众妖魔,已然穿透冰雾,合围而上。

古音一眼扫过,竟然还有闲情说话,而且礼数不失:“三元神君,你们这一手可不聪明。鲲鹏手上势力不过占了盟会三成不到,高手中,也只有你和鲲鹏还能摆上台面,你们有什么胜算?”

说话间,天芷一掌切过她的咽喉,她后移避过,锁骨处却血光迸现,只是她神色自若,甚至连说话的腔调也没有半点儿变化。

三头蛟怪大笑道:“胜算不就来了?妖凤昨日才携那小杂种去了无回境,连那个魔罗喉也带了去,一时三刻绝赶不回来,眼下你身边,也就是青鸾而已!

“我们也不贪心,只要能宰了你,妖凤、青鸾哪里有能耐统合数万修士?到时盟会分崩离析,能拉走多少便是多少,只要不在这儿受你的鸟气便成!”

大笑声中,他皮肤光泽更是油亮,面部与外露的皮肤上则显出片片鳞纹,妖气凛冽,向着古音一拳捣去。

但是随着击出的那一拳,重心方刚刚偏移,他心中猛然一寒,而比他的反应更早一线,虚空之中,一只素白纤手隔空轻印,他周身冰雾,刹那间便在急速攀升的高温下化烟飞逝。

三头蛟怪的眼珠子差点儿瞪了出去,喉咙里更是发出一声走了调的嘶喊:“妖凤!”

一道红影拨开冰雾障幕,现身出来。那精致绝艳的身姿花容,不是妖凤又是谁来?

或许是时光流逝的原因,妖凤眸光中那凄厉决绝的恨火,此时已被温润莹然的光芒代替,再没有那彷佛要焚透三界的凶厉狠辣,让人觉得这六十年来,她应该过得很舒心。

更使人感叹,时光,确实有消弭一切痕迹的巨力。

只是李珣心中的痕迹依然深刻如昔,甚至还随着时光的流逝,渐渐地发脓、烂透,所以,他不自觉地咬紧了牙关。

“怎么会?昨天你明明……”三头蛟怪没有想到妖凤竟然会回来得这么快,或者说,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离开?

这一个意外让他方寸大乱,幸好他也非弱手,勉强转身抵挡住了妖凤这直可熔金化骨的一击。

但是他的同伴便没有这种实力兼运气了。

妖凤火红的衫袖拂过,登时便有一个实力稍弱的,被其中含蕴的大光明火攻入内脏,惨叫声中,摔落滔滔冰雾之下,不知死活。

妖凤微笑着现出身形,继而摇头一叹。

“阿音说得不错,鲲鹏终究不是成大事的。先前欲擒故纵、调虎离山的法子已是拙劣不堪;事到临头,合力绝杀阿音之势未成,又不知果断抽身;闹得如此不堪地步,还有心情废话……上人心志卓绝,我固是佩服,但这择人的眼光,还值得商榷!”

三头蛟怪闻言,本已青灰丑陋的脸上,颜色更是加重。

他有心唤同伴一起攻上,却见妖凤虽只是虚空而立,却稳稳压住阵脚,其积累万年的威煞,令众妖魔心神颤动,竟是无以为继。

那边古音轻笑一声,身形忽的左右摇摆,连续避过天芷数次杀招,轻飘飘地飞起,落到妖凤身边。

天芷回身要追,身形却又一个踉跄,苍白的脸上,显出一丝异样的红晕,而这红晕甚至蔓延到她的瞳孔中,看上去极是妖异诡谲。

古音轻声叹息:“上人且先定下心神吧,你现在……”

“这是……七情火?”天芷上人微抬起头,看着半空中并肩而立的两位佳人,忽而笑道:“这百多年来,你口蜜腹剑的性子一点儿没变。先前我还奇怪,你为什么不拿你的‘七杀琴’,反倒用那寻常古琴,原来还有这一招在等着我!”

稍一顿,她缓缓地迈出一步:“定下心神?七情灼烤,若稍有宁心定性之举,必然全身乏力,百窍闭塞,如何还能动手?古音,此时已经撕破了脸,你还装腔作势干什么?”

古音心思被点破,脸上却没有半点儿不好意思。

她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上人此时动不动手,还能有什么区别?本来上人见鲲鹏被青鸾挡住之时,及时抽身,也能保得平安,只是上人自己绝了这条路吧。”

天芷上人哈的一笑,嗓音微有些沙哑:“今天我既然到此,便从未想过活着出去。我只是要把当年你加之于我身上的耻辱,一分不少地还回去!古音……我等这一天,等得真是好久了!”

说话间,她一步步向前,在这过程中,她玉容上红晕一波波地扩散,内火燃处,已使她口鼻间都沁出血来。

看她这玉石俱焚的决心,妖凤亦不由动容,偏头对古音道:“你做了什么好事,让她不惜这般模样!”

古音但笑不语。

这时候,她们似乎将周围三头蛟怪这些敌手都忘了个干净,也正因为如此,三头蛟怪才越发地进退两难。

他很清楚,以古音的手段,绝不会打毫无准备之仗,这次他们败定了。

别看眼下鲲鹏被青鸾抵住,打得热火朝天,但只要他想走,便是在场所有人合力,恐怕都拦不住他,可自己呢?

想想牛力士的死法,他心中不寒而栗。

恰在这时,古音将目光移了过来,冲着他微微一笑。

“三元神君,我知道你们只是一时胡涂,依附鲲鹏行事,并非主谋,盟会正值用人之际,我不会自折臂膀,若你这时降了,此间事了,我绝不与你为难,可好?”

三头蛟怪立刻感觉,所有同伴的目光都盯在他的脸上。那其中有犹疑、有惶惑、更有期待和解脱……

一刹那间,他只觉得浑身乏力,再看古音莫测高深的眸光,他苦苦一笑,低下头来。

古音唇角轻勾,她自然看得出来,三头蛟怪只是一时气沮,未必真的心服,不过,她也只要这一时气沮便足够了。

目光再移回到天芷身上,这倔强的女修,在她说话的空档,已将七情火强行压下,步伐再度恢复了稳定,而看着她的眼神,则一如既往的充满灼热、怨毒。

叹了一口气,古音手掌轻轻拍击,清脆的声响在隆隆的气爆中显得微弱不堪,以至于在她不远处的三头蛟怪都听不太清楚。

然而,就在响声过后,他忽觉得不对,再扭看时,已是冷汗横流。

就是这么一瞬间,周围冰雾之中,不知现了多少人影出来。

一眼看去,甲道士、冰妖娘、离魂和尚、损益天君这四大执议,赫然在列,加上原本在这儿的诸人,十大执议中,除了已死的牛力士,和不知死活的古志玄,全齐了!

而能够在冰雾之中停身的,无一不是修为精湛的高手。

若是这些人一起压过来,别说他只有三个头,便是三百个,也不够杀的。他只觉得满嘴发苦,但也不免庆幸:好在自己低头还算及时,这条老命算是保住了。

这上百名精英修士无声无息地现身,所营造出来的惊人压力,便是天芷也不能无视,她怔了怔,停了下来。

古音再不看她,而是转过脸去,看青鸾与鲲鹏的激战。

鲲鹏老妖不是笨蛋,他自然发现情形大大不妙,早想脱身退走,只是论修为、论速度,青鸾都不在他之下,他想要急速脱身,哪有这么容易?

将鲲鹏的窘态尽收眼底,古音哑然失笑:“这次要让这鲲鹏老儿学个乖,在别人的地盘上打算盘,别摸不准算珠的分量!”

她微偏过头,对刚到的冰妖娘笑道:“请冰岚夫人帮把手,把那位上门的恶客轰出去吧。”

冰妖娘怔了一下,旋即点头应是。被她这么一说,众人的目光都望向天芷,一望之下,眼前便都是一亮。

他们何曾见过一宗之主如此狼狈的模样?

这些散修、妖魔无不是对通玄界诸宗门看不顺眼的人物,在极地数十年,也没少同天芷等人打过“交道”,此刻见天芷如此这般,都在心中暗呼爽快。

开始只是有人冷嗤几声,但转眼间,便是几百人齐声狂笑,笑声震荡大气,中间还夹杂着污言秽语,如同洪流一般,瞬间将天芷没顶!

看着天芷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,再听着周围那扭曲的大笑声,即使只是旁观,李珣也感觉到心脏被狠狠地扭了一把,憋闷得难受。

“古音太狠啦……还不如直接杀了她呢!”

一贯以嘲弄别人为乐的水蝶兰,都能说出这种话来,可见此时的氛围糟糕到了什么地步。

李珣低哼一声,但“杀”字一出,他忽的想起一件事来:“等等,你刚才说,谁请你杀掉天芷的?”

“古音啊……耶?”

两人对视一眼,齐声开口道:“她哪有这么好心?”

李珣眉头大皱,感觉事情越来越奇怪了:“你怎么接的这个生意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鲲鹏,若你现在低头,你还有活命的机会!”

突然扬起的声音将水蝶兰的话语打断,说话的是古音,她精擅妙化音杀之道,这短短一句话,起伏顿挫,煞是动听。只可惜,对方不领情。

虽然是在激战之中,但鲲鹏老妖依然放声长笑。

“把古宗主的话当真,还不如相信古志玄不玩女人。古音,你要来便来,若没那胆子,我这就去了!”

其声如雷鸣,在冰雾中隆隆碾过。李珣看得真切,在雾气中,鲲鹏老妖苍黑色的身影猛地胀大了一圈儿。

青鸾一袖拂出,正中他胸口,然而,退去的不是鲲鹏,而是青鸾。

在衣袖击中之际,彷佛有千百张大鼓一起擂响,迸发的无形音波在冰雾中一催,其轨迹几可目见。

一层接一层的波纹催动着冰雾寒毒,涌动的寒毒有如一场突降的暴风雪,呼啸而来。

本来就摇摆不定的通道再度崩溃,将所有人都卷入到寒毒肆虐之地,但更烦人的是很难透视的冰雾,只一瞬间,这上百人便都成了睁眼瞎子,本来生成的合围之势,便为之一乱。

而在这冰雾迭障之中,唯一还能见到的,便是鲲鹏愈来愈膨胀的身躯,那就像是一滴墨汁滴入水中,苍黑的颜色无可抑制地扩散开来。

李珣只是一愣神,眼前便已尽是这令人压抑的颜色,比黑暗的天空更深沉百倍!

“北溟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”

当这玄门中最优美的典籍复现在李珣脑中时,他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最初诵读时那逸兴思飞的壮美。

事实上,任何人被一只广达千里的巨鸟压在身下时,都不可能感觉到“美”的存在。

有的,只能是压抑和恐惧。

“这便是鲲鹏法身了……”

水蝶兰嘴里咒了一声,一扯李珣道:“不能再待了,否则等这老王八蛋一飞冲天的时候,我们全都要给他吸到肚子里去,恶心死了!”

“难道你进去过?”

这句拙劣的笑话还未出口,他眼角的余光便瞥到古音脸上,那一抹仍未消去的笑容。

这个时候,撼人心魄的“吭吭”之声响起,这低沉的声响,简直就是从人的五脏六腑之中发出,愈震愈强,直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然而,看着古音面上的表情,李珣恍惚间觉得,这声响恐怕也不过如此罢……

“我已说过,在别人家拨算盘,总要先试试珠子分量的!”

古音似乎完全无视这震撼人心的情景,她的声音也破开了“吭吭”的声波巨浪,传入每一个人耳中。

下一刻,她伸出手来,做了一个下切的手势。

“铮”的一声清鸣,如同一把钢刀,直直破开虚空中雄浑的声浪,已经如海浪般起伏跌宕的冰雾,在这一刻,没有任何先兆地静止下来,彷佛这天地已于瞬间冻结。

吭吭声蓦地拔高,显得尖锐起来。那剧烈的冲击直迫众人心神,但在场的所有人均是修为到了一定层次的高手,均能固守心神,不为所动。

不用古音再多说,聚集在她周边的修士、妖魔猛然散射四方,眉头都不皱一下地没入到冰雾中去。

紧接着,密密麻麻的气机从各个方向抛射而出,循着数条既定的轨道,迅速统合。

感觉中,只是这瞬间,周围的冰雾便被这细密的气机,织合成了一个整体,而天地元气,则以特殊的方式在其中流动。

如此,不知方圆几许的茫茫冰雾,已化成一个巨大无比的牢笼,将身姿纵横千里的鲲鹏法身,牢牢锁住。

这个时候,鲲鹏老妖已是怒极而啸,声波至恢宏处,入耳的尽是响声震荡,早辨不明音色如何。

形势至此,恐怕整个夜摩天都在颤动。

李珣则是被这天才式的手法所震惊,看得挢舌难下。

他看得清楚,表面上,古音是汇集数百修士之力,群起而攻之。但实际上,她是利用诸修士为媒介,将这方圆数千里的天地元气统合在一起,也只能这样,才能将如此的庞然大物禁锢起来。

正如古音所说,这里是她的地盘。她对这万里冰雾的了解与控制,又怎是鲲鹏老妖所能想象的?

李珣震惊之余,忽的想明白了一件事情:

“是了,古音早就知道天芷与鲲鹏的算计,只是看情形,天芷恐怕只是为个人恩怨,而鲲鹏则是图谋她的势力。所以,她今日反制,重点还是落在了鲲鹏老妖身上……天芷不过是个幌子吧!”

鲲鹏老妖空为一代妖魔巨擘,纵横世间近万载,终还是栽到了古音的手里。虽然他此时还有挣扎之力,可是用膝盖想也知道,古音如此设计,又怎会没有后招?

念头方动,他便看古音手臂一缩,从袖中拿出一支短笛来,举手就唇,轻轻吹出了一个颇清脆的音符。

或许是幻觉吧,李珣倒觉得这笛声的余音并不清亮,反有些闷闷的浊气,倒像是刀子砍入皮肉的声音……

就在此刻,那响彻天地的嗥叫声戛然而止。代之而起的,是一阵诡异的沙沙声。

“下雨了?”

这昏话刚出口,水蝶兰脸色就是一变,无论是她又或是李珣,都被眼前倾泻而下的“瓢泼大雨”惊得呆了。

那暗红的颜色,刺鼻的腥气……这分明就是一场血雨!

嗥叫声停止,并不等于是震荡结束,相反,在血雨降下之时,方圆千里的天地元气几乎是在疯狂地嘶叫、撞击,撼动着数百修士结成的庞大壁垒。只是,没有任何效果。

“她割开了他的喉咙……”

模糊的指称所讲述的意思却是无比清晰,两人本能地张开护体真息,挡去这看似无休无止的“倾盆大雨”,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。

此时李珣的心中只存着一个念头:古音,实在是太可怕了!

而“可怕的古音”此时正放下笛子,扭头对妖凤笑道:“大功告成!”

妖凤神情如水,看不出喜怒,只是略一摇头:“只不过在鲲鹏脖子上开个小口吧,说‘大功告成’还是早了些。”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二章 惊密 下一章:第四章 迷神
热门: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…… 狂神 螺丝人 六脉神皇 密使 庶子风流 冷剑烈女续 狼烟北平 撒娇精王者直播日常 穿成反派的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