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吞噬

上一章:第五章 交易 下一章:第七章 回程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李珣看着阴散人笑意微微的俏脸,正要再赞上几句,心中却猛地一激,出口的话音已变了一个样儿。

“很好,说起来,这一段时间,你帮了我不少忙啊。”

语调显得有些异样,他笑吟吟地探出手去,轻捏住阴散人的下颔,仔细地打量她没有一丝瑕疵的娇颜。在这上面,有妩媚、有睿智、有从容、有骄傲,可曾几何时,又多了一丝温顺?

温顺?温顺的阴散人,还是阴散人吗?

他盯着阴散人的脸,笑容变得有些古怪:“说吧,你想要什么?”

阴散人似是没想到李珣会这么说,但只是略一思索,她便坦然道:“定魂蓝星!”

李珣怔了一下,才想到定魂蓝星是个什么玩意儿。

说起来,这些天意外频发,他早就将有关于羽夫人的事情丢在了脑后,便是偶尔想到一点儿,也都是关于阴散人和玉散人之间的仇怨,至于定魂蓝星以及相关的珍稀材料之类,他已经忘得差不多了。

不过……

“看不出来,你对妹子也是情真意切!”

他终于放开手,言辞中却颇有些嘲弄之意。

只是阴散人的情绪似乎有些变化,她定定地看过来,冷声道:“有何不可?”

“哦?”李珣眼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芒,但更多的还是好奇。所以,他决定先听一下阴散人的理由:“为什么?”

“自小时起,重羽便不算是一个合格的修士。”

哪儿跟哪儿?李珣眉头大皱,只是阴散人的语气竟是从未有过的古怪,是一种李珣从未体验过,甚至连想也想不到的轻软温柔。

“她性子纯净温和也就罢了,偏又分心俗务,满脑子都是些不合时宜的古怪念头。若在下界,她或许能做个相夫教子的贵妇人,只是在这里……”

说着,她摇头一笑。

李珣能够看出来,在她的笑容里,情绪复杂得很。

只是稍顿,她又接着说了下去:“我则不同,自小便好强争胜,要做的事,绝不容任何人压在上头。只是,小时力弱,有些事情终究是一个人干不成的,我就想到要重羽帮忙。

“说是帮忙,其实,我们要去做的,在我看来,天经地义,对她来说,却是最痛苦的事情,你明白的,有的人天生不适合那种日子!

“就这样,在她一年又一年的煎熬下,我爬到了宗主的位子上,我对她说,从今以后是我报答的时候了。然后……”

李珣不自觉地跟了句:“然后?”

阴散人凄冷一笑:“然后她就被古志玄掳了去。”

李珣干笑一下,感觉这个时候他应该说些什么。

劝慰一声?

别开玩笑了!他只能轻咳一声,尽力保持着一个冷漠的态度,皱眉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阴散人目光落在空茫无依的虚空中,看着漫天飞雪,呢喃道:“为了救她而走火入魔,乃至失去宗主之位,我从来没有后悔过,我曾以为,这就是我的报答,是我不在意所失去的缘由。可是,我错了。

“《阴符经》我早晚要参,那好没意思的宗主座位,我的兴趣也一日低过一日,如此说来,我又失去了什么?那不过就是顺水推舟、借势而为的借口罢。

“自始至终,我并没有失去什么,所以,我也就体会不到,重羽当年终究是什么滋味……而现在,我有些明白了。”

阴散人目光落回到李珣脸上,在他疑惑的目光下,她唇边泛起笑纹。

“何为牺牲?分明是苦痛摧心,偏要强迫着自己做下去!以前……都不算的。”

李珣的脑子已经给搅成一团浆糊,毫无疑问,眼下的阴散人,绝对不是正常状态下的阴散人。

她究竟想干什么?李珣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要提高戒备,而在这个时候,阴散人轻声道:“我自认为做了很多,可偏偏就打不动你。细细思量,只能说明我做得还不够好,你说,那要怎么才算?”

“呃?”

阴散人微微仰起头来,吁出一口长气,似乎要通过这个动作卸下什么重担似的,然后,她忽的拉近了与李珣的距离,两人几乎是脸贴着脸,吐息可闻。

李珣眉头紧皱,这种距离让他颇不舒服,不过出于自尊考虑,他的身形纹丝不动,只是用冷冷的眼神看了回去。

两人的目光在虚空中交集,出乎意料的,李珣的目光凌厉依旧,而阴散人则垂下目光,不与之争锋。

下一刻,阴散人的身形缓缓屈折,她光洁的额头轻擦过李珣的胸口,贴着身体的中心线,向下移动,就这么……跪了下去。

是的,跪了下去!

她就这么弯曲着身子,后臀轻沾着脚跟,腰身以最大的幅度屈折,匍伏在冰雪上,将她的脸蛋儿轻贴在李珣的脚面上。

李珣顿时脑子一片空白,耳中传入了对方喃喃低语:“帮帮我,请你帮帮我!”

当李珣终于理解了这短短的八个字之中的涵义时,火山喷发般的情绪,从李珣心底最深处激涌上来,直贯入脑际。

他感觉着自己的脑浆已经快要沸腾了,脑中每一根神经都在抽搐,在巨大的优越感中,在滔滔的满足感下,他的魂魄都有了放声高歌的冲动。

终于,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在颤抖,不,不只是手指,他整个身子都在发颤,尤其是被阴散人的脸面贴着的脚趾,甚至开始了不自主的抽搐。而同时,他发现,阴散人的身子也在颤抖!

李珣猛打了一个寒颤,脑子一下子清楚了许多!

要知道,李珣从未对阴散人失去过戒心,但是不可否认,阴散人正通过一件又一件的事实,证明其所能具备的强大作用。

以至于此刻,李珣已经依稀觉得有些离不开她了,只是仍凭借着相当的戒心,来控制自己依赖的欲望。

然而,当这个美丽而成熟、聪慧而深沉的女人,像一条瑟瑟发抖的狗儿,不顾羞辱,匍伏在脚下,恳请你施舍的时候,又有谁能拒绝她的诱惑?

而诱惑之后,又是什么?

李珣眼中忽的燃起了火光。

他低吼一声,一把扯着阴散人的臂膀,将她拉起来,又把她拽到了附近冰川的阴影中。

阴散人被他突然变得粗暴的手法惊了一下,但很快明白了他的念头。

这一次,她的反应不再像灵识初复时那样消极,只是叹息般地吁出一口气来,微昂起修长的玉颈,让李珣的嘴巴顺利地贴在上面,轻囓重咬,顺势撕扯开她道袍的结扣。

她低吟一声,手臂内环,手指轻轻扶着李珣的后脑,身子则抵在后面的冰壁上,随着李珣越发深入的口舌挑动,轻轻颤抖,继而呢喃出声。仔细听来,那仍是先前恳切至乎绝望的语句─

“帮帮我,帮帮我!”

李珣头向下移,手掌则贴过来,轻扣着她的脖颈。

阴散人会意,她的嘴唇颤抖几下之后,终还是停了下来,叹了一口气,手臂正想往下移,脖子上忽的一紧。在这一刹那,她甚至听到了皮肤、软骨摩擦的怪音。

她的惊呼声被死死地卡在了喉咙里,紧接着便是天旋地转,砰的一声响,她被李珣扭倒在雪地上。

李珣的手掌依然紧扣着她的脖颈,但真正致命的,是李珣通过幽络透射过来的风暴一般的神念强压,在这样的重压下,她脆弱的灵识火光便如风中之烛,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。

再看李珣的眼睛,那其中燃烧的幽幽冷冷的火苗,却像是可以直接烤炙到她灵魂中去。

被粗暴地从悲切绝望中扯出来,那瞬间的氛围变化,让阴散人惊得呆了。而很快她就明白,这是李珣在操控她的情绪,把握她的内心。

至此,她总算清楚地认识到,李珣,这个以前的小小爬虫,正掌控着她的一切!

如果他愿意,他随时可以将自己刚刚复生的灵识,再度打回到浑沌状态。甚至,还可以更进一步,直接除去她身上的幽玄印记,抹掉她立身存世的最后一点儿依仗。

六十年风水轮转,此时,她为虫蚁!

完全与生灵无异的身体反应,忠实地体现了她的心情─皮肤血色消褪、心跳增速、瞳孔缩小,甚至于在滴水成冰的天气里,生出一层薄汗来。也因此,她微露半边的酥胸香肌越发腻滑。

只是她不明白,这突如其来的情绪爆发,究竟是缘自于什么,她自问没有露出……

这一次,李珣主动地低下头来,让二人的脸庞只隔着短短数分的距离,吐息可闻。

在这冰原上,二人每一次呼吸,都带起一阵白雾,而此刻,他们的呼吸都有些急促,以至于在袅袅的雾气中,让双方的脸都模糊了起来。

即使这样,阴散人也无法忽略掉李珣那一双阴沉诡谲的眼睛,她甚至觉得,自己魂魄都在那样的眼神下颤抖。

这是一种新奇,但绝不让人喜欢的感受。

这时候,李珣低声开口:“你说,你是为了自己的妹妹?这真是个好理由!那么,你为她做了些什么呢?”

不等阴散人说话,他便将那些事情一件一件地说出来。

“你帮着我进入阴阳宗的权力圈,这很好;你救了我的命,教给我如何消除体内隐患,我很感激;还有刚才,你的提议他妈的简直就绝了!我更是没什么话说。

“是的,只凭这些事,我应该给你帮助,去帮你弄那个什么定魂蓝星。可是,我不放心,相当地不放心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阴散人不由自主地摇摇头,这是在她身上极罕见的乖巧。

李珣则微微一笑:“我也是刚刚才想到。因为,你从来没有给我一个称呼!总是你你我我,包括在刚才,你像狗一样摇尾巴的时候。哈!”

自顾自地笑了会,他语气一变,幽幽地道:“我可以叫你师叔,叫你师父,或者其它的一些什么,而看看你,是用什么来称呼我!这会让我觉得,你非常地不尊重我,更直白些,是看不起我,你依然对你现在的地位保持着严重不满。而且,似乎没有一点儿改正的迹象。

“所以,我当然要怀疑你的态度,进而怀疑你的用心。其实,这是很简单的一件事,就像这样……”

两人的脸面贴合,阴散人感觉到李珣吻了一下她的面颊,又将嘴巴贴在她耳边,轻轻吹了一口气。然后……

“阴重华!”

这是一声突兀的低喝,声音并不大,但这短短的三个字,却如同万斤巨石,隆隆地自她脆弱的灵识之火上碾过。

从灵魂深处传来的痛苦,瞬间蔓延到她的全身,她的身子剧烈地抽搐起来,一身的雄浑元气,彷佛在瞬间被抽了个干净,那极度的虚弱感,使她本能地想要大口吸气。

然而李珣此时手上猛地加力,死死地扣着她的脖子,让她无法从外界获得任何能量!

她喉咙里发出了“呵呵”的气流闭塞声,神智不可避免地昏沉下去。

恍惚中,似乎有一只黑沉沉的大手,攥紧了她脆弱而又含蕴无穷的灵识之火,粗暴地揉捏,要挤出其中所有的秘密。她本能地要反抗,然而,没有任何作用。

她感觉到了虚弱,彻头彻尾的,从肉体一直到心底最深处的虚弱。

她已经无法阻止任何事,以至于她要绝望地嘶喊起来,她也真的喊出声来─李珣不知何时已经收回了卡在她咽喉处的手,但她声音却比一只垂死的羊羔更低弱,被狂风一吹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有意思!”

她听到李珣这么说。

紧接着,一连串低沉的音符流入她的耳中、心中,像一声声碾过天际的雷鸣,从肉体和精神两个层面,攻了进来。

“阴重华,你想干什么?你准备怎么做?你做了什么?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她无法回答,也不用她回答,傀儡之于操控者,便如同一个透明的容器,外面只铺着一层黑布。乍一看去没有缝隙,但只要掀开这层布,里面有什么,将一览无余。

无疑,之前的李珣并不熟悉这个。然而一旦等到他有所了解,那么,所有的秘密都将不再是秘密!

初始时,无数个问题便如同无数只黑手,贪婪地从她的灵识之中,粗暴攫走相对应的答案。

而到了后来,这就变成一场比任何飓风都要再狂暴一百倍的冲击,足以席卷一切;又像是一个暴徒,猛烈地踹着她的肚子,要将她的五脏六腑都倒出来,看个分明。

保存在她灵识之内的一切,都被翻倒出来,从她记事起的种种记忆开始,一起到嵩京城外的种种,包括她成为傀儡这数十年中,浑浑噩噩却依然忠实记录的场景……

千百年的酸甜苦辣一起翻涌上来,又在转眼间被人无情地攫走。那种直接掏空灵魂的空茫与虚弱,让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本能的呼叫,便丧失了最后一丝力气,软软地躺在地上,眸光迅速地失去了神采。

灵识之火闪了一闪,迅速地衰弱下去。

在火光熄灭前的一刹那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直落在她心底深处。霎时间,她的生命似是又从头来了一遍,无数似熟悉又陌生的情景流水般注入进来,与她的灵识契合如一。

然而,她可以感觉到,在这缓缓流淌的情景之外,还有一个巨大的阴影,在同她一起观看。

看她最痛苦的过往、最不堪的记忆和最隐秘的思绪。

只一转眼的工夫,自己对他,便再无丝毫秘密可言。

她的神智比刚刚清楚一些了,但在某一刻,眼睛却丧失了焦距,眼前的男子的形象涨大又能缩小。等她所有的感官都恢复正常的时候,她发现,自己身无寸缕,下面是冰冷的雪地,李珣则压在她身上。

犹记得小时候,在宗门典籍上看到:目迷五色,故袒身而易藏心迹。重衣容而轻于心,取败之道也。

那她现在,又算什么?

肉体的冲击、千百年的情感洪流、再加上所有隐秘尽付他人的恐惧,三股巨力汇集,齐攻之下,她就像是一只被利箭射穿的大雁,在一声尖鸣之后,猛地坠落到无底深渊中去。

重羽啊……这就是你最熟悉的感觉吗?

温热的液体自眼角轻轻滑落,擦着她鬓边的发丝,滴在雪地,转眼不见了痕迹。

李珣扑倒在阴散人赤裸的肉体上,精疲力竭,但却忍不住想笑。

成了!

这些日子以来,辛苦思虑的法子果然有效。

自从当日他心念大变之后,他就一直为了弥补以前所露出的种种破绽、弱点而努力。

阴散人这个不确定因素,自然是重点照顾对象。

宗门秘法上当然有控制傀儡的高招,只可惜李珣是借着“天冥化阴珠”而一步登天,火候差得实在太远,最关键的控制傀儡、精进修为的“通心”之法,连想都别想。

无奈之下,他只能琢磨一下“笨功夫”,就像刚才那样,以粗暴的手段,强行攻破阴散人的灵识,撷取其中记忆。

结果很让人满意。

他不但确认了阴散人的“清白”,而且趁其最虚弱的时候,在她心中留下刻痕,便于以后控制,可以说是一个简化版的“通心”之术。从此以后,他可以对阴散人彻底放心了。

只是就长远而言,这不是件好事。尤其对他自己的修为影响更大,甚至有可能使他再无法窥得“驱魂炼魄通心大法”的至高层次。

可一个安全无害的阴散人,难道不比这个要强上百倍?

唯一可惜的是,因为手法的过于粗暴,阴散人刚恢复不久的灵识,又受到重创,起码在最近一段时间,是无法派上用场了。

李珣叹了口气,撑起身子。

阴散人怔怔地看着天空,她的肉体无损,然而心神上的重击,却是比任何伤损都可怕得多。

也许她身内已经恢复了足以移山倒海的力量,但她甚至连动一下小指头的力气都没有。

李珣居高临下打量她娇艳动人的身姿,眼中仍像是燃着火,目光所到之处,仍能引起她一阵本能的抽搐。

不过最终李珣还是没有再做什么,只是自顾自地穿上衣服,这才命令道:“你去歇着吧!”

随着这句话,李珣收回了最后一丝压制着她灵识之火的杀气,这让她暂时有了一些力气,吃力地略撑起半边身子,娇艳的身姿自然生成一幅起伏有致的胜景图画。

她昂起头,看着李珣的脸:“想得到墨丝蚶宝等材料,对你而言,并不吃力。而且不只灵灭丝,那只血吻身上的锁魂圆光,说不定也要用到……”

李珣显然没想到她心中还记着这个,怔了一下,才笑道:“我知道了……等你恢复了以后再说。”

他这话显然有些敷衍了事,阴散人神情一黯,张了张口,似乎想再说些什么,但却又卡在喉咙里。

这欲语还休的姿态,显出她的精神确实不济了,正常状态下的阴散人,又怎么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?

李珣不愿再多说,正要施法将阴散人收回,耳中忽地听到一声低叹:“那不过是举手之劳吧……主子!”

李珣惊讶地看过去,而在此刻,阴散人却别过脸去,不让李珣看到她此时的神情。

只是,下一刻,她便被捏着下颚强行扭过脸来,她飞快地闭上眼睛,但李珣的眼神打在皮肤上,却是热得发烫。

在这一刻,她听到李珣平静的声音:“你的脑子还能这么好用,我就放心了!”

无可违逆的意志突入进来,代她开启了通往仅属于幽玄傀儡的独立空间,将她吸摄进去。

李珣吁出一口长气,不得不说,刚刚做完的事情,以及收集到的信息,实在是很巨量,他必须缓缓,让心中意绪平静下来。

偏在这时,击掌声响起─

“啧!厉害,真是厉害!”

李珣偏过头去,正看到水蝶兰笑吟吟站在一个小冰峰的顶部,居高临下,抚掌叫好。李珣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到了那里,但可以肯定的是,刚刚那一幕,她一定从头看到尾!

“见笑了!”李珣的反应不愠不火,看上去倒像刚刚完成了一件值得称道的画作之类,没有半点儿不好意思。

水蝶兰对他的反应嗤之以鼻,身体就像没有重量,被寒风一刮,便轻巧地落在他身边。似乎近了些,又特意退了两步,这才点点头,表示满意。

李珣以目光相询。

水蝶兰笑吟吟地道:“我现在明白了,不和你在一块儿,没意思。但和你挨得太近又过于危险,只能这样保持距离了……话说回来,天底下能这么整治阴重华的,你大概是头一个,谁知道你后面会不会把这手段发扬光大?”

“发扬在你身上吗?”

这话李珣当然没说出来。对这种事情他还是要讲究些避讳的,见水蝶兰相当知趣地没有深究,他也一笑岔开话题:“我听阴散人说,你又去千极关了,那边情况如何?”

“还能有什么情况?都撤回去了,哼,连个催我的信息都没发过来……”

“哦?”被她这么一说,李珣倒想起之前没有问清楚的一件事来:“对了,你还没说,你是怎么接的这件生意?”

“自然是对方先下单子,询问意向,我确认接手后,那边才表示身分。其实我知道竟然是古音时,也给吓了一跳。”

想到上一次分别时,水蝶兰的理由,李珣顺口问了一句:“上次分手,就是为了办这事的?”

水蝶兰眼珠一转,笑嘻嘻地摇头道:“那是另一件,这是我叛出朱勾宗之后,才接手的。我也是给千机和素怀羽逼得紧了,否则,哪会把这麻烦事儿一口答应下来?”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五章 交易 下一章:第七章 回程
热门: 青发鬼 诡案罪4 光明皇帝 穿越之太乙仙隐 乱世宏图 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2:终结篇 当炮灰男配有了公主系统 明珠劫 中国文化读本 无良皇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