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回程

上一章:第六章 吞噬 下一章:第一章 破局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不知什么时候,“大灌顶光真言”已经停止,不知是那半成居士念得累了,还是下定决心,准备直接冲进来打探情况。

李珣并不关心这个,他正在揣摩天芷上人此时的心态,考虑着这一个毫不顾身惜命的女人,会对正道宗门与散修盟会的冲突,起到一个怎样的关键作用。

正想着,手上一轻,那本已经残缺的《血神子》,却已被水蝶兰劈手夺了过去。

李珣一愣,便哑然笑道:“这种断简残篇要来干什么?如果你真对这个感兴趣,我给你全本的好了!”

“真的?”水蝶兰很是置疑李珣的态度:“刚刚给天芷时,也莫名其妙,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?”

她毕竟也是宗师一级的妖魔,才说了一句,忽的便明白过来,当下立时将手上的册子翻了个遍,末了,才看着李珣,似讽似赞地说了一句:“真够黑的!”

“天芷也没提出异议不是?”

被水蝶兰这么一打岔,李珣倒想起其它的事来。

他拿出刚刚传至的“飞魂敕令”,一边查看,一边漫不经心地道:“人家的修为不比你差到哪儿去,我估摸着,她也有些感觉,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,做这种决断之事,她认第一,恐怕没人敢认……咦?”

看到敕令中的内容,他怔了一下:“十二初一,赶至鬼门湖缴令……冥火阎罗?”

看到是飞魂敕令,李珣本还以为是阎夫人,毕竟宗门之内只有阎夫人这么“看得起”他。可现在,那个一向不愠不火又深不可测的病痨鬼,竟然也来这套?

对一个寻常的宗门弟子来说,这简直就是天降的恩宠,指不定便是宗主对他的看重与栽培。

可是李珣却深知,天下从没有白吃的干饭,尤其是冥火阎罗这样,以重病垂死之身,仍稳稳掌控着宗门大势的枭雄人物,更不会无缘无故地便向他示好。

病痨鬼出招了?李珣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个。

他一边思考,一边将敕令随手捏碎。

这个时候,水蝶兰吹了声口哨,李珣顺着她的目光向南方天空中看去,正好见到一道黯沉的剑光摇摇晃晃地坠下。

这只是一个片断而已,接下来,在短短的半刻钟内,只在南方这一个方向,便有十余道剑光、遁光或坠落,或逃逸,好是热闹。

看剑光、遁光的纯度,以及隐隐传来的纷乱的元气波动,这显然不是天芷那个级数的对战,而是几十、上百个修为参差不齐的修士的乱战。

再注意一下,发生的也不只是南方,四面都有,甚至有些剑光还在向他们所立之处飞来。

“正道宗门攻上夜摩天?”

这荒唐的念头只是一闪,便被李珣彻底抹消。

“那么就是盟会内部的乱战了。鲲鹏和三头蛟怪已经败退,偏偏又伤而未死,以他们对内部一些妖魔的影响力,古音她们想要兵不血刃,一举压下盟会的矛盾,已无可能。这就是说,眼下这是……

“真正的内讧!再简单点说,就是大清洗!”

以雷霆手段,在鲲鹏老妖和三头蛟怪逃脱的空档,趁反对力量群龙无首,一举将所有不稳定份子清除干净,即使造成分裂,也要保住“大头”。这是最理智的作法,也是最无奈之举。

李珣想着这些,只觉得心怀大畅。

数十年来,他总想着给古音等人使绊子,却找不到机会,没想到眼下机缘巧合,借着鲲鹏老妖与天芷上人的东风,只是让阴散人露了下脸面,便轻轻松松造成这种结果,正是四两拨千斤!

从今日起,往昔散修盟会他们动辙三、五位绝顶高手齐出的盛况,将再不复见!

哈哈一笑,他此时已无比清楚:无论是怎样巨大的势力,从内部攻破它,总比从外边强突来得容易,所谓分而化之,便是如此。

先前他不是没想到这一点,但没有这么做,是因为找不到其中分化的关键,也没有那个资格和能耐,敲开那微弱的缝隙。

而如今又是不同。

鲲鹏老妖重伤而退,并不代表着此时的散修盟会又是铁板一块。

像甲道人、冰妖娘这样的一方霸主,此时却要听着古音一个“外人”的吩咐,他们心中又岂会没有心结?

若是古志玄还在世,他趁人之危,纳妖凤为妾……当然,说不定连青鸾都不放过,两个心高气傲的大妖魔,就没有一点儿怨恨?

便是古音、妖凤之间,不也因为自己而意见相左吗?

想着这种种可以施为的“空档”,李珣激动得浑身发抖,好不容易才在水蝶兰看疯子一样的眼神下恢复过来。

此时,数里之外的天空中,已经有了几个激斗的修士。

他拍拍巴掌,用这响声让自己彻底恢复了平静:“在这待着也没意思了,我正好有事要回宗门一趟,水仙子有什么打算?”

“回宗门?哪个宗门?”

这不轻不重的一刺,李珣只当是挠痒痒,他微微一笑道:“幽魂噬影宗,怎么,你也想去逛逛?恐怕也只有你,才能在被朱勾、落羽两宗追杀的时候,还这么悠哉游哉。哦,对了,还有件事。”

说到朱勾、落羽两宗,李珣一下子想到提供这个消息的雷喙鹰,以及他身后的魅魔宗。

他们针对雾隐轩一事,这几天忙碌,李珣竟然给忘在脑后,此时记起来,忙给水蝶兰说了,而水蝶兰的反应激烈得超乎想象!

“他们找死!”

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,没有露出利齿的水蝶兰,在此刻却像是一只被踩着尾巴的猫,虽没有真的张牙舞爪,但眼神中的寒意,却让李珣这不相干的也微感心悸。

“用得着这么生气吗?只能说我们行事不小心……”

“是你笨蛋,别扯上我!”水蝶兰没好气地回应,但随即她也学李珣一拍巴掌,叫道:“好吧,我决定了。”

“决定什么?”

“近期我要和你在一块儿,你去幽魂噬影宗,我也去。”她整理着纱袖,脸上笑容极是古怪。

“雾隐轩不容有失,我还指望着它度天劫呢。哼,指不定某人便会给罗摩什那老狐狸算计了,不跟着,我怎能放心?”

李珣斜睨过去,暗道要不是有同心蛊,你老人家是不是干脆就要杀人灭口了?

但看水蝶兰过分激动的表现,这话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,而且,他心中小小地打了一个结:“我这正牌的主人都不急,你急什么?”

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,他很快就要为水蝶兰这个突发奇想的提议而伤脑筋了。

和水蝶兰一块儿回去?

不错,水蝶兰实力惊人,又顾惜他的性命,是个挺不错的保镖,在阴散人休养、幽一驻形时间受限的这段期间相当有用。

可是,别忘了,眼前这位可是通玄界最烫手的通缉要犯啊……

“建议你,乔装打扮一下好了!”

最终水蝶兰还是给了李珣点面子,在用幻术简单变了一下容貌打扮之后,两个人一块儿上路。

本来,在李珣的计划中,他是要绕道东北星河,以帮助明玑的理由,使自己的行程不那么突兀。

只是冥火阎罗的一个敕令,便将原本的计划打乱。

眼下已是十月下旬,距离十二月初一,仅有一个月的时间。

要从北极一路飞到西南鬼门湖,时间只是勉强够用,若再算上一些可能发生的意外,时间就更紧了。

水蝶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损他的好机会,一路上对李珣的御气速度大加嘲笑。

不过,偶尔她心情好的时候,也会给李珣指点一下提高御气速度的一些小窍门。

虽然人与妖魔体质不同,但水蝶兰何等见识,二十几天下来,李珣虽不能说进步神速,但怎么说也有了些进境。

随着二人一路向南,因散修盟会而造就的紧张气氛,也在渐渐消减。

但是魅魔宗、天妖剑宗、极乐宗、毒隐宗、冥王宗等五宗联盟的消息,却是在不知不觉间扩散开来。

由于这五宗都是位于通玄界西方的宗门,由北到南,差不多一字排开,故而有些好事的散修就将之称为“西联”,又将极地散修盟会称为“北盟”,相映成趣。

在南方,散修盟会的影响确实在渐渐转小,可是,“西联”的震撼力却是大增。

尤其是伴随着“西联”在东南林海闹下的风波,诸多关于五宗联盟的传言甚嚣尘上,便是李珣两人闷头赶路,也听到了一些,不外乎是些故府秘宝、宗门矛盾之类的东西,没有什么价值。

“不过,这五宗联盟一起,你们幽魂噬影宗应该很困扰吧!”

“嗯,也许。”

水蝶兰有意无意的一句话,倒真让李珣有了些想法:“确实,从西北到西南,一路上除了少在中东部活动的大千光极城以及西极禅宗之外,就只有幽魂噬影宗一宗未加入这个联盟。

“前两个宗门都是紧卡着边极,后方不是沙海,就是群山,都有大片的迂回之地。只有幽魂噬影宗,北挨毒隐,南接冥王,便连更西边,都有个极乐宗……

“东边儿稍好一些,法华宗里大都是一些只知道苦修的和尚,但是总和三皇剑宗扯着个边角儿啊!”

细细思量一下宗门周围的形势,李珣越发感叹,如今的幽魂噬影宗,和数千年前鼎盛之时,实在是云泥之别。

宗门实力衰退也就罢了,连生存空间都被压缩得如此厉害。

“内耗害人哪!”

深知宗门此时形势,李珣确实没什么好讲,叹了一口气之后,继续花心思去体会御气飞天的诀窍。

距离幽魂噬影宗的势力范围,只有不到半日的路程了。二人现在所在,勉强可算是幽魂噬影宗与毒隐宗之间的缓冲地带吧。

而正在这个时候,水蝶兰轻捣他的腰眼,李珣一怔,转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话才出口,他也感觉到,在下方群山之中,有隐隐的元气波动传上来,而且,元气质性很像是幽明气。

“下去看看!”

李珣和水蝶兰潜隐身形,一路向下。两人还在半空中,便看到在一山顶处,七八个人影打成一团。

这些人的修为在水蝶兰看来,固然是低微得可以,便是李珣,也不放在眼中──只是,这是怎么回事?

两边都是幽魂噬影宗的弟子,然而这情形显然不是师兄弟之间的切磋,飞剑法宝统统出炉不算,那手法分明就是要置对方于死地。

也就是二人飞下来这段空档,便有一人被当胸一掌打得吐血倒飞出去,在地上挣扎。

在众修士的脸上扫过,李珣的疑问很快就得到解答。

“叶如?”

看到那个熟悉的秀雅面孔,李珣知道自己已经没立场置身事外了。

自从他设计杀死归无藏,将下面这小女人“解救”出来,宗门内已公认叶如是他百鬼道人的禁脔。

虽然其中情况很是微妙,但眼看着自己的女人打生打死,他实在不得不插手。

朝水蝶兰稍做示意后,他直接落了下去。

山顶上这群弟子杀红了眼,见有人影自空中落下,想也不想,本来还在交战的一对敌手,竟然同时向李珣攻来。

李珣目光一闪,手掌探出,只是凭空一抹,便将左侧那小子臂上外烁的阴火抹消干净,抓着他的手腕,一个巴掌搧了上去。

“混帐玩意儿,也不看看我是谁!”

说话间,他一脚踹在另一人的肚皮上,将那人狠狠地踢到数丈之外,抱着肚子爬不起来了。

被搧耳光的弟子先前还惊怒交加,但一见到李珣的脸,立时大喜道:“百鬼师兄!快来帮我……”

话未说完,又是一个巴掌搧过来,将他打得眼前金星乱迸,什么话都要吞到肚子里去。

“停手!”

李珣低喝一声,这一喝却是用上了离魂神音,以他绝对优势的修为轰然一震,周围还在动手的诸弟子耳中顿时隆隆轰鸣,又直震荡到脑际,一时间,放出的法宝、飞剑都差点儿控制不住,一个个骇然停手,看了过来。

这一下子,几人惊喜,几人恐惧。

喜的人无疑都是阎夫人这一边的弟子,而另一方,看着地上那个抱着肚子惨哼的同伴,都是噤声不语。

李珣早将他们的身分看得明白。

这些人中,除了叶如是阎夫人的弟子,有些身分外,唯一一个有点儿能耐的,就是刚才与叶如对战的精悍男子。

李珣对他有点儿印象,好像是宗门长老苍冥子的一个弟子,叫朱泓的,噬影大法还有些火候。想来就是另一边的头头。

“好嘛,苍冥子和碧水君果然站一边去了。”

李珣暗中腹诽一下,脸上却神色不动,只是眼神变得凌厉狠辣:“好啊,一段时间没回来,大家都长本事了。”

他才松开被他抓着的那弟子的手,那弟子面露痛苦之色,却屁都不敢放一个,退到李珣身后。

不只是他,在分开之后,叶如这边三人都移到李珣后面,自发地以李珣为主。

这里没什么长幼之分,有的只是实力。

朱泓只是苍冥子座下一个很普通的弟子,和李珣这样的大姓弟子根本没法比。即使双方的座师已是水火不容,但面对李珣时,还要乖乖地听训。否则李珣砍了他,也没人会拦着。

他垂着头,不让李珣看到他脸上的敌意,嘴上则硬硬地回应道:“百鬼师兄,虽然大家有矛盾,但手下还是有数的。”

“有数?”

李珣目光扫过刚刚被朱泓一掌震飞的那人,见他面色如土,虽还未死,但一身伤势恐怕要休养个一年半载,才能见好。

这也叫有数?李珣冷嗤一声,但再看叶如等人竟然也能接受,立时就明白,眼下宗门的冲突,已经惨烈到什么地步了。

他心中不满,却知道这种大势不是他所能拉得回来的。

李珣冷冷一笑,他才正要说话,却忽有感应。抬头看去,正见到两个人影急速飞来。

朱泓飞快地回头,虽然很快就在李珣冷冷的目光下,再度保持恭恭敬敬的姿态,但脸上的喜色怎么也遮掩不住了。

“啊哈,百鬼师弟,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!”

人未至,声先来,只是这一声招呼却是热情得很。李珣也同样露出笑容:“冥璃师兄,别来无恙?”

飞来的那人,正是当年与李珣同往龙环山探寻故府的冥璃。他是冥火阎罗座下三徒,在幽魂噬影宗地位极高。因为当年龙环山之事,李珣和他算是有几分交情。

冥璃一踏上地面,便笑吟吟地和百鬼把臂问好,十分热络,只是和冥璃同来的那位,脸色可就不怎么好了。

此人一身湖水绿的长袍,脸色白皙,颇为英俊,一头黑发乌亮,披散肩后,乍一看,倒像是碧水君亲至,将其风范学了个十成十,只可惜却没有碧水君那份修为。

李珣瞥了此人一眼,知道他是碧水君颇为喜爱的一个弟子,天资极佳,和当年那姥姥不亲、舅舅不爱的归无藏可不一样,入门五十多年便成了大姓弟子,虽不如百鬼那样的神速,却也是很不简单了。

朱泓趁着冥璃和百鬼正说话的空档,忙向此人行礼:“阴拓师兄,这边……”

阴拓低哼一声,朱泓摸摸鼻子不说话了,阴拓也不开口,只是站在一边,看冥璃和李珣说话,养气的功夫还算不错。

冥璃嘿声笑道:“百鬼师弟,这段时间你回来得挺频繁哪,记得有段时间,你是连着七八年没回宗门一趟,怎么,有闲了?”

说着,他放在李珣胳膊上的手,却是捏了捏。

李珣心中一跳,立时就明白了他的暗示,冥璃是知道冥火阎罗所发敕令的,然而,某些人却不知道。只是什么时候,冥火阎罗行事需要这般小心翼翼了?

他心中计较,脸上则一点儿不显,只是笑道:“不是有闲,是有事。我这边有一位道友想托庇于本宗,做个客卿以静心修炼。我将她带来,看看宗主是否同意。”

此话一出,冥璃和阴拓齐齐一怔,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,原来他们头顶上还有一个人影。

水蝶兰此时装扮的,是一个面目清秀可人的女修,看上去颇为和气,只是对冥璃他们的目光却是爱理不理,更没有下来见礼的意思,反倒是拿一种颇玩味儿的眼神向下打量。

冥璃终究还是有脑子的,他很快清醒过来,掩饰道:“这倒稀奇,不过,既然百鬼师弟你有心,想必宗主也会考虑……对了,我是听到这边出事,和阴拓师弟赶过来瞧瞧,怎么了?”

李珣微微一笑道:“巧得很,我也是刚到。见到这群小兔崽子们下手没个轻重,正要问问缘由,师兄就到了。”

他嘴上不留口德,但那些弟子连个屁都不敢放。

随着他的话音,冥璃眼中寒光暴闪,自诸弟子脸上一扫,众人都是噤若寒蝉,只顾着低头。只有李珣身后的叶如袅袅婷婷走出。

场中人们的目光,立时都集中在她的身上。

这位当年被李珣评判为“心志不坚”的女修,在众人的注视下,却丝毫不怯场,柔声道:“三位师兄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事情的起因说来荒唐,以朱泓为首的几个弟子,在这附近发现了一个百阴气穴,借地气修炼时正巧叶如等人路过,见他们吸收阴气太过频繁,便提醒了一句。

朱泓等人则以为叶如他们想抢这气穴,双方发生口角,然后就变成了打斗,火头上来之后,便是谁都停不住了。

李珣和冥璃都还没说话,那边阴拓先向朱泓以目相询,见朱泓点头承认之后,便开口道:“如此说来,是叶如师妹这边先挑衅的了?”

虽然话中意思严厉,但他语气却颇为沉静,配合他英俊的外貌,以及犀利的眼神,显得极有气度。

叶如本还想反驳,但与他目光一对上,竟然觉得脑中一眩,差点说不出话来。

李珣将这一幕都看在眼中,却是不动声色,温言道:“叶师妹你当初说的是什么,可有挑衅之意?”

他的声音则颇有安神定心的效用,叶如看他一眼,脸上一红,这才道:“绝无此事。我只是觉得,朱泓师兄他们汲取阴气速度太快,很快这气窍就要入不敷出,对地脉走向颇有影响,所以……”

李珣挥手止住她说话,脚下却是一拂,将地上长长的草叶压倒,露出下面的山石泥土来。

一看之下,脸上便是一怔。

他抬头示意冥璃来看,冥璃只看一眼,便苦笑起来,对他摇了摇头。

众人都看得莫名其妙,只有阴拓还能猜到一些。

只听李珣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前些年,我宗在此地附近,也发现了一个阴气窍穴,只是规模远在百阴窍之上,当时为了占住那里,我们还与毒隐宗打了一场,你们为什么不去那里修炼?”

这话问的却是朱泓。

朱泓脸上一怔,看着阴拓沉着脸,便有些心惊,但又不能不回答,只好小心翼翼地道:“那里有几位师兄练功正在要紧关头,我们不敢打扰,只能再找一处……”

冥璃和李珣同声一叹,便是立在一旁的阴拓也抿着嘴唇,显然心思与两人差不多。

这种古怪的模样,让半空中的水蝶兰再忍不住好奇,飞了下来,一拍李珣肩头。

“你唉声叹气个什么劲儿啊!”

此话一出,旁人立知她与百鬼的关系,大大不同。

李珣却不管这些,示意水蝶兰来看:“见到这些土缝了没?这里四面地气聚合时的表征,本来不至于这么明显。可惜,统合地气的百阴窍穴都快被吸得干了,使周围地脉很不稳定,以至于表层土质受损,若再吸摄下去,这周围的山势恐怕就要崩塌了!”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六章 吞噬 下一章:第一章 破局
热门: 穿成反派的猫 总有人类追求我[系统] 干完这票,我就退隐! 权谋高手李鸿章 凶手在隔壁 玫瑰与紫杉 歌唱的沙 刺局3:截杀局 先秦凶猛:战国大鳄 万历15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