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道途

上一章:第八章 杀手 下一章:第二章 摊牌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“不做……生意?”

看得出来,不只是李珣这边而已,就连另外两个落羽宗的杀手,也被突然现身的这人、突如其来的一说弄得呆了,林中竟是一片难堪的沉默。

这家伙是谁?

李珣脑中瞬间就将所有可能的人物过了一遍,得出的结论让他自己吓了一跳:“素怀羽?”

他当然只是在心中叫上一声。

虽说没有得到证实,不过从通玄界的传闻来看,有这种迷幻不定特质的人物,除了有“碎心迷魂”之称的素怀羽,还有谁来?

“宁碎背心千遍,不与迷魂一面”,这句有些调侃味道的俗语,便是此界修士对这位落羽宗大佬最贴切的形容。

而此刻,李珣很不幸的,自动跳出来与其照了面……

这段时间真的是诸事不顺。

李珣腹诽未毕,前面那疑似素怀羽的修士却轻叹一口气,悠悠道:“自从雁山一别,我们已经有近两百年没见过面了吧,怎么,我今日饶过了这小辈,你也不肯出来谢我一声?”

……

这敢情好!李珣到这时候才明白,原来这位素大佬从一开始,就压根儿没把这大活人放到眼里去。

他说话的对象,从来都只是水蝶兰而已。

多久了?至少近三四十年来,李珣还从来没有被人这般无视过,而且更糟糕的是,他竟然分辨不清,眼前这家伙的态度刻意与否。

李珣的心脏猛地膨胀了一下。

在修炼《血神子》化形秘法之后,他的内腑脏器,唯一还有点儿“正形”的,也只有这作为气血中枢的心脏了。

然而,这东西如今似也变得分外“敏感”,哪怕是仅仅一点点儿的情绪变化,也能让它产生超常规的反应。

不过,即便是这内脏都要燃烧起来的时刻,李珣的脑子里依然留存着一线冰寒。

正是这一线冰冷的感觉,使他能够定住身形,在一边冷眼看着─看这位素大宗主对着漆黑的树林,声情并茂的演说。

只可惜,水蝶兰却实在不给面子,仍保持着沉默。素怀羽在等待了颇长的时间之后,脸上不由现出些苦涩之意来。

且不说这表情有几分真心,更吸引李珣注意的是,这厮的眸光看似没有个焦点,且一派黯然神伤,可李珣却能感觉到,此人的目光分明就是越过他的肩膀,盯在水蝶兰此刻藏身之地。

同时,天空之中,那所谓的“四方殒生印”,也没有半点儿杀意消散的迹象。

李珣心中念头百转,飞快地思索解决问题之道。

偏在这时,耳中又传来一缕细细的声息,他怔了怔,不自觉按着话音提示抬眼去看,正见素怀羽口齿微张,将要说话。

“喂,究竟是不是来找我的?”

突如其来的问话,将林中有些沉郁的气氛打得粉碎。

素怀羽心机深沉,脸上还没什么变化,但林中其余两个杀手却不自觉拿眼看来。

也在此刻,他们才发觉,原来这话是对他们说的。

李珣此刻一脸的惫懒模样,那眼神也只当穿透了空气,直直看向素怀羽身后。

这一句话,完美承接李珣露面时那一句,直把素怀羽现身后这数十息的时间全然无视。

若论态度之轻蔑,此时的李珣绝不在素怀羽之下。

这差不多就等于把那两位可怜人放在火架上烤了。

不过,这两位怎么说也修行历练数百年,本能地做出了最合理的反应。

他们收敛目光,面色不动,同样也将李珣的问话当成了空气,不过,再看两人鼻观口,口观心的神态,怎么都有点儿尴尬的味道。

李珣根本没指望他们有所响应,只是冷冷一笑,就那么迈步前行,不紧不慢地朝素怀羽那个方向走去。

素怀羽依然保持着目光散漫的状态,但两个杀手却无法以等闲视之,二人虽没有大动作,但轻微的身体颤幅,已透出轻淡若无的杀意。

天空中似乎有一刹那的静寂,而来自四方殒生印的感应,则在这一瞬间中断了。

这一个小小的空白,却让李珣后背汗毛尽数倒立,皮肤上已沁了一层薄薄的冷汗。

如果对方在这空白点上发动一击,李珣绝无法捕捉那致命一击的路线。

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和敌人硬拼一记,然后便会落入全局的被动─直到被人攫了他的命去。

落羽宗果然不可小觑啊!

如果李珣单独碰到这种阵势,不能事先察觉,又或不能及时唤出两个傀儡,必是小命不保!

带着这样的感叹,李珣神色冷淡地与素怀羽擦肩而过。

两人均可以感觉到对方独特的气息,只不过略有不同的是,稍后,李珣身上肌肉绷紧,而素怀羽则皱了下眉头。

这时候,素怀羽的眼神,终于第一次落在了李珣身上。

可惜,李珣只送给他一个拂袖而去的背影,附赠一句话:“扰人清梦!”

林中众人一时哑然,但下一刻,他们耳中便响起一声枯枝裂响。

这在秋冬之际本是再正常不过的声音,此时听来,却如雷霆贯耳─绝没有半分夸张!

初时的干涩声音在全无征兆之下,变成了一声轰天炸雷,震得整个树林嗡嗡乱颤。

树叶上仅存的三两片树叶,也在这声巨响之后,瑟瑟飘落。

而树枝灌木之间,本正酣睡的诸多鸟兽更是如蒙大难,纷纷抢出,一时间聒聒之声不绝于耳,整个树林乱成一团。

在这纷乱之中,素怀羽以一种“不合群”的节奏,缓缓转身,目光四面流转,不知在找些什么。两个手下则不哼一声,身形一起隐没。

而在隐去之前,一缕冰线铮然弹起,搜神冰蚨扑向半空。

素怀羽眸光一凝,身形以可以目见的幅度猛然紧绷,同时低喝道:“收起来……”

“来”字刚吐出半边,素怀羽身侧忽有一道清风抹过,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他将后半个字硬生生咽下去,身形则像是化入空气中,倏然不见。

搜神冰蚨是天生的灵异之物,对外界危险极其敏感,甚至比素怀羽的叫声还要快上一线。

这小东西在虚空中二度弹射,猛地扭转了方向,向地面俯冲,险险与一道寒气擦身而过。

那寒气,锋锐如刀。

这时,放飞冰蚨的杀手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,身形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,口中呼哨一声,一个劲儿朝着冰蚨所飞的方向猛冲,显然是要将这宝贝灵物收起。

可是,他似乎忘了,眼下这林子里可不怎么安全!

果然,他身形方出,便有一道人影斜刺里冲出来,森森杀意,将他牢牢锁定。

锋芒所及,连搜神冰蚨也逃不出去。

在这种生死时刻,这杀手脸上却现出一层重重的红晕来,眼中光芒近乎疯狂,在喉咙间“呵呵”的低响中,他身形竟然没有半点儿退缩闪避的征兆,而是以更快的速度扑了上去。

这一扑,也就代表着四方殒生印正式启动!

天空中,层层密织的气机网络,终于找到了一个真切的目标。

随着“赴死之人”身上锁定的杀意,“四方殒生印”如影随形,像一条灵活的套索,在几个游移间,将林木掩映中的人影死死扣住。

一波又一波的刺骨煞气由四面聚合围拢,不住提升层级,随时都可能砰然迸发。

然而,在将发未发之际,又是一道人影轻烟般逸上半空,在沉沉的夜色下,真如一道虚无的影子。

人影闪没之间,已插入近乎成形的元气漩流之中,所过之处,大气嘶声开裂,天空奔走涌动的气浪激流,不能阻其分毫。

而紧随在后面的,则是素怀羽。

他一身白袍,身形飞升,其速恍若流光,极为显眼,但比之前面的人影,速度竟还差了一个层级。

眼见天空中元气涌动渐成乱象,素怀羽终于不能保持一贯如迷似幻的神色,而是露出货真价实的焦虑与急迫─

“手下留情……撤阵!”

话说了半截,他猛然省悟事情关键,迅速改口,正是卡在要害处。

一声叫罢,夜空中便如同怒潮西来,隆隆轰鸣,四条人影从虚空中现身,又被瞬间鼓胀崩裂的巨量元气震得向四面倒射而出。

水蝶兰终于现身。

她负手立在虚空之中,浅蓝色的唇瓣微抿成一道弧线,冷冷凝眸。

只是水蝶兰的眼神,一刻也没有停留在素怀羽身上,而是俯视林间,一语不发。

素怀羽摇头苦笑,停在她身侧数丈远,也学她看向下方。

满胀的高压让下面的林子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呻吟,至少数百棵林木被从天而降的元气湍流摧折倒下,林子里的鸟兽面对这天灾般的景象,连逃命的勇气都失去了。

一时间,林子里满溢的都是腥臊气味。

“嘿,开个玩笑而已,不用这么紧张吧!呃,这小东西我先保管一段时间,怎样?”

在那位奋不顾身的“诱饵”杀手眼前,李珣轻轻松松抓住了搜神冰蚨,稍一用力,这不怎么安分的小家伙便僵起了身子。

“诱饵”刚刚在生死在线转了一回,又在地面上狼狈滑行了好一段距离,竟然还是空手而归,心态早已失衡,见到李珣的笑容,哪还能忍得住,他厉啸一声,身子弹射起来,向着李珣扑至。

“青四!”

素怀羽的低喝声传过来,不过,“诱饵”的冲击已经不可能再收回来了。

李珣再一次面对殒生印,只不过这次是真的“面对”!

当对方整个地出现在李珣视界中时,曾经可以摧裂整个脏腑的强压,却几已化做清风一缕。

“果然还是背后伤人来得更合适你们!”

嗤笑声中,李珣的身影倏然间扭曲了,在这短暂的时间内,他的肢体以人类绝无法成就的扭曲幅度,在虚空中涨缩一下。

恍惚间,那身体已成了一团非固态的黑雾,似要随风而去,却又在些微的缝隙中穿行无碍。

对这样诡异的身法,“诱饵”几乎看呆了眼,因一腔激愤躁动而生成的锐气,立时消减大半。

偏在此刻,他脑子里又极不应该地对素怀羽的喝声起了反应,一个犹豫间,眼前忽有一个人影直撞入怀中来。

剧烈的冲击透胸而入,体内猛然飙升的高压挤迫着血液,眼见就要裂喉而出,然而又有一股突来的高热,刹那间灼烧全身,那急速拔高的温度,以最霸道的方式,将一切乱溢的血流瞬间抹消干净。

一口心头血,临到嘴边,只化为一声低呃。

“诱饵”睁大眼睛,张了张嘴,但喉咙里什么都没有跳出来,然则他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,直到猛力撞上一棵大树,才摔落下来,委靡在地。

林间出现了一段时间的冷场。

李珣没有趁势追击,只是摊开手,做出个“我无辜”的模样,镇静自若地接受上空素怀羽冷冷的眸光。

在林中潜伏的另一个杀手也现身出来,跑到“诱饵”身边把脉。

“诱饵”体表没有任何伤势,内脏也没有任何实质的损伤,但是脸色真是差到无以复加,甚至连皮肤都失去了光泽。

李珣这一记燃血元息的手法,不损肉身而损精血,一击便打掉对方起码百年修为,堪称阴损绝顶,也算小出了当日重伤垂死的一口恶气。

将数对怨毒的目光彻底无视掉,李珣扫了一眼狼藉的树林,皱皱眉头,也飞上半空,只是与素怀羽保持距离的作法相比,他倒是大模大样地与水蝶兰站了个并肩。

“这地方你也能待得下去?”

李珣是指那些给惊得屁滚尿流的鸟兽造成的腥臊味道。

也亏他还记得水蝶兰对气味儿特别敏感,虽然还有点儿作态的成分在其中,水蝶兰仍相当受用,回给他一个浅浅的笑容。

“早就受不了了,不过……白毛难得有这般诚意,不如听听罢!”

“白毛?”

李珣再保持不住“无视”的态度,开始用极其古怪的眼神打量素怀羽;与之同时,素怀羽也在用饶有兴味的眼神打量他。

看得出来,这位绰号“白毛”的一派宗主,对李珣与水蝶兰的关系相当感兴趣。

水蝶兰将这两人的神情尽数收入眼中,却丝毫不以为意,只是道:“以后与落羽宗打交道要记得了,他们最爱杀身求道,你刚刚手下留情做甚?杀便杀了,生意照谈,买卖照作,死几个人,算得了什么?”

李珣撇了撇嘴,懒洋洋道了声:“受教!”

素怀羽看起来真的不以为意,但李珣却感觉到其随之瞥来的一眼,眸光如针如芒,锋利无匹,不过很快便又化入丰富多变的神情之下,不见半点痕迹。

素怀羽最终只是抚掌笑道:“水师姐或是在朱勾宗待得久了,染上了些俗气,却忘了本宗既然向杀中求道,又何来生意、买卖一说?”

他眼也不眨一下,便将之前他亲口所说的“生意”之词,一口否决,神情偏又渐渐凝重,令人不得不重视他的态度。

“况且,此一时,彼一时也。嘿,眼下除了北盟、西联之类的巨孽,又或明心、星玑这般,闲着没事儿斗气比剑玩儿的主儿,谁还有能耐去充大头?”

“明心、星玑?”

李珣心中跳了跳,但他也知道这绝不是开口询问的时候,最终还是忍了下来。

不过,他这边忍得住,能心意相通的水蝶兰可无所顾忌,顺理成章地问了一句:“哦,这两大剑宗掐出火来了?”

“难得水师姐您有闲情!”

素怀羽并没有多想,只当水蝶兰好奇,又或是表示“稳重”的态度,笑回了一句,方不紧不慢地道:“说起来,这还是我向雁行宗买师姐您的行踪时,得来的添头。

“据说里面颇有不少弯弯绕绕,好像谁杀了谁的弟弟,谁又杀了谁的徒弟之类。

“总之,现在天垣老儿将那位辣手的明玑圈在‘星河’之中,宣称要将她禁锢千年,嘿,明心剑宗大不如以前了,要是钟隐还在,给天垣老儿十个胆子试试?”

“哦,是这样……”水蝶兰似若无意地瞥了李珣一眼,很快做出不感兴趣的模样:“算了,这事儿与我们无干,倒是白毛你,千里迢迢过来,总不是打个招呼问安吧?”

“果然还是水师姐最知我性情。”

素怀羽微微一笑,坦然道:“我这人向来缺乏勇气,更没有半点杀身求道的念头,之所以能够坐在这个位子上,也不过是个‘无利不起早’的手段罢了。

“当年水师姐叛宗时,我便极不同意那几个蠢货的主意,只可惜,刚刚登位,不得不有所折衷罢了,也因此,我赔上了十三血羽!”

水蝶兰微蹙眉峰:“我可不知道,你竟还有这絮絮叨叨的习惯。”

“哪儿的话,其实我这么说,只是想告诉师姐一件事,前几日,洪长老练功不慎,走火入魔,已然自绝于道,这事儿……”

李珣听得云里雾里,一脸茫然,但水蝶兰却是再清楚不过。她轻“哦”一声,然后便笑着鼓了鼓掌:“恭喜,白毛你终于全权在握,大展长才之日,近在眼前啊!”

素怀羽欠了欠身,竟是生受了。

不过,他很快抬起脸来,眼中光芒却是一个大变样,在旁的李珣也能看出,那光芒是何等热切。

“水师姐,事到如今,以你的智慧,也就无须我饶舌。洪长老死去之后,宗门再不复当年排挤之忧,而此多事之秋,师姐可愿意回返宗门,助我一臂之力?”

水蝶兰闻言扬起了眉毛,李珣则翻了个白眼儿,将脸转向一边,耳朵却竖了起来。

水蝶兰在做出一个讶异的表示之后,很快便笑吟吟地道:“难得你能说出这种话来,不过,我现在自由自在过得挺好,何必再去自寻烦恼?”

语气并不如何决绝,但素怀羽很知趣的没有再多说废话,他轻叹一口气,脸上颇有几分黯然。

李珣用余光瞥去,直到这个时候,他也分不清这家伙神情变幻的真假,这种的深不可测,和自己颇相似啊。

沉默了一下,素怀羽缓声道:“师姐的心思,我是知道的。不过,在此,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:此界今后多事,宗门恐怕再也禁不起任何无谓的损耗了。

“我今日便要下令,与师姐前尘旧事,一笔勾销,那所谓的格杀令,也就此作废,师姐这边……”

听他如儿戏般将代表宗门声誉的格杀令消去,就算先前已感觉到这苗头,李珣也不免为之瞠目。

偏偏一边的水蝶兰没有半点儿意外,低哼一声:“我闲着没事儿,惹你们干嘛?”

被呛这一下,素怀羽反而尽展欢颜,甚至很夸张地举手加额,以示庆幸:“师姐能这样想法,实乃宗门之幸……”

“是吗?”

水蝶兰妖异的蓝唇抿出一个古怪的弧度,打断了素怀羽的感叹,又向李珣的方向扬了扬下巴:“看在几百年的香火情分上,我提醒你一句,有些事及时放手,那才真是大幸!”

素怀羽微微一笑,转脸向这边看来,李珣与他目光交集,均是刺芒敛隐,却机锋暗出。

说起来,这是李珣头一回同一派宗主正面放对时,沉稳之余,尚且行有余力。也在这一刻,他明白,不知不觉间,他的心境修养已臻至一个新的层次。

两人的锋芒稍露即隐,素怀羽看起来颇有些惊讶的样子,道:“说起来,这位是百鬼道人吧,修为渊深也就罢了,却想不到所学如此庞杂,后生可畏呢!”

这话是两人正面交谈的第一句,倒也很符合素怀羽的身分,不过,在眼下这情形中,味道儿便有些古怪。

李珣何等敏感,自然品得出来。照他原本性情,此时绵里藏针、以退为进方是正理,然而在响应之时,心窍中一波热流涌上头,话到嘴边也变了味儿。

“求生图存,不免多下工夫。”顿了顿,李珣唇角微勾,又道:“贵宗杀中求道,甚至于以身相殉,百鬼心力孱弱,自问不能效仿,只能尽力保命而已。”

以百鬼的身分,如此说话,无异于挑衅,素怀羽如何听不出来?

只是他虽心中恼怒,脸上偏是云淡风轻状,一笑间,便转眼去看水蝶兰,却见其正盯着百鬼,脸上微有惊讶之意,显然这种回答也令她颇吃了一惊。

大凡才智之士,心中想法总是要多一些,见水蝶兰如此情状,在没有彻底搞清二人关系之前,素怀羽更不会轻易表露不满。

他顿了一顿,最终还是将这口气咽下,只当没听明白,向李珣点点头,又与水蝶兰说话。

“水师姐难得有心情提携后进,我这边自然也不能搅了兴头。也罢,拼着与碧水君交恶,便让这单生意黄了罢……话说回来,若阎夫人座下都是这般弟子,日后,本宗也不再接碧水君的买卖了,反正早晚没得做!”

他这虽是顺水人情,但面子却给得大了。

李珣就算是心中别扭,也不好再说什么,同样点了点头,算是承情,目光也瞥到水蝶兰那边去,正看到水蝶兰冲这边眨眨眼,态度亲昵,没有半分顾忌。

一瞬间,素怀羽的脸色变得分外古怪。

此时天色欲曙,在晨风的吹荡下,三人已经渐渐飘离了那个纷乱的林子上空。

在更清新的空气中,也在渐渐明亮的光线之下,水蝶兰的面容美丽至乎妖异。

素怀羽的目光从这上面流过,似乎突然间被灼痛了眼,稍稍眯了一下,再一沉吟,忽然便开口告辞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八章 杀手 下一章:第二章 摊牌
热门: 余污 人妻受的反击 宅妖记 贾志刚说春秋之七·孔子世家 谜踪之国III:神农天匦 狂探 我的邻居是皇帝 调教太平洋 纯阳 捡回一群神兽后我暴富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