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摊牌

上一章:第一章 道途 下一章:第三章 入魔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水蝶兰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,在分开后,她用了一段时间定下心神,然后便向李珣讨要搜神冰蚨。

“我依你的吩咐,制僵了它,才放在里面。”李珣一边从怀里掏出个玉瓶,一边笑问:“不过,若是怕它寻到我们的踪迹,杀了便是,何必养起来?指不定便多了个脱漏行迹的祸害。”

“我喜欢,不成吗?”

水蝶兰当真是半点儿道理不讲,一句话便将李珣噎了回去。

不过,李珣连苦笑都还没来得及放出来,水蝶兰又笑吟吟地拍拍他胸口:“放心吧,我这也是为你好。我也知道,这小东西一看便是‘子蚨’,而‘母蚨’一定是在我那个便宜师弟身上放着。

“哼哼,当我不知道么,不过就想用这个玩意儿做饵,等我一口吞下去罢了!”

“你现在不正吞了么……”

这话李珣当然不会明着说出来,他也相信,以水蝶兰之能,便是踩着陷阱跳下去,也有能耐毫发无损的翻上来。

水蝶兰手上结了几个符印,覆在玉瓶之外,似是断去了子母蚨之间的联系。然后笑呵呵地将玉瓶收起来,心情看上去相当愉悦,愉悦到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李珣尝试分析无果,干脆不再多想,此时天光大亮,也差不多该赶路了,他招呼了一声,飞动身形,水蝶兰哼着不知名的歌调跟上来。

她心情倒真不错!

对水蝶兰奇特的心理变化,李珣心里不免有些嘀咕,不过,很快地,随着朔风南来,他的心神不可避免地朝着风来的方向,渐趋迷惘。

“喂,喂,喂!”

最后一声唤,直接在他耳膜中炸响,震得李珣身子一颤,差点儿真息错乱,从半空中摔下去。

李珣惊怒之下,猛地回头,正碰上水蝶兰玩味儿的目光。

“啧,走神了!在想什么?”

“在想……哈,当然在想北边的事情。我在想,明心剑宗出了这么大的事,我这个平日出尽风头的弟子,又向来与明玑仙师交善,此刻反而不见踪影,他们会怎么想?”

李珣话中自然有不尽不实之处,但能说到这种程度,已经很让水蝶兰惊讶了。

这个时候,她只能顺着口气往下说:“这倒是,不过,以你现在的模样,要是去了,指不定他们两宗反过脸来,一起灭了你也说不定!”

李珣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,显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。

水蝶兰笑嘻嘻地又道:“这样也挺好啊,不如趁势让‘灵竹’人间蒸发,反正这种事情在此界常见得很,说不定,还能让那边为你掉几滴泪呢!幽魂噬影宗这边反而容易,冥火阎罗不是很看好你吗?他总比清溟来得好说话吧!”

水蝶兰已经是第二次这样提议了,不过,李珣的反应并没有本质的差别,他摇头一笑:“哪有这么简单……”

一句之后,任是水蝶兰怎么挑拨,他都闭口不言,水蝶兰没有办法,也只能赌气不再开口,两人间的气氛又僵滞起来。

不过,临至入夜时分,当水蝶兰遥遥看到东南林海周边苍青颜色之时,这个气氛便被她主动打破了。

“呀呼,终于回家了!”

李珣注意到,她用了一个敏感的词汇,而且,又是用得如此自然,任他此刻心情如何低落,听在耳中,也不免泛起微微涟漪。

但很快的,李珣就被眼前的事情占去心神。

“回家开门……也是件麻烦事!”

雾隐轩自辟天地的大神通,辟得方圆数千里洞天福地,若在下界,已等若一个不小的国家。

然而隐没在苍茫无尽的东南林海中,却不啻于沧海一粟。

诚然,它以巧妙的构思,隐秘的手段,汇聚东南林海数以万计的灵脉为己用,勾连以亿计的气机,隐然与整个森林相通。

只要懂得必要的禁法,同时以雾隐轩为起点,修士们可以在一息的时间内,到达东南林海中任何一个角落,当真是念动身至,神妙无方。

不过,这种神妙毕竟也是有限度的。

限度就在,一切神通妙法,都需以雾隐轩玄奥精微的禁法为根基,通过轩中的统御中枢,调动元气,方可施行。

这就在无形中,立下了两个前提条件─精深高妙的禁法修养,以及超凡脱俗的修为境界。

缺乏前者,无异于猫挠乱线,全无头绪;缺乏后者,也很难在广袤至不可思议的森林中,准确捕捉、统御精微的灵脉气机,达到预期的目的。

水蝶兰不用讲,就算修为惊天动地,却纯粹一个禁法白痴,能够勉强从李珣这儿学会了进出的方法,已是天幸。

至于那些对李珣来说,闪念即成的架构方式,她半炷香之内能做成,已经是神佛保佑。

李珣则差在修为上,虽说距离标准,也就是真人境的修为无限接近,但终归还是差了一线。

境界高低使李珣不得不通过小段时间的澄心静意,方能在庞杂的元气中,寻到并控制住目标。

而这小段时间,足够别人杀他一百次!

这个问题,在水蝶兰被罗摩什成功袭击之后,前所未有地凸显出来。

“看来以后被人追得急,也不能草率从事。”

李珣摸着下巴,细细考虑。水蝶兰知道他在想什么,不过这样费心,以致谨小慎微,却让她有些不耐烦了。

“快开门吧,想那么多干什么!”

“不可不慎……”

“慎你个头!以你的修为进境,再过个一年半载,便是纯正的真人修为,那时候还不念动即成?至于我,哼,钟隐死后,天底下能追杀我到喘不过气来的家伙,离降生还差十万年呢!”

“人家不是死……”

李珣哭笑不得地响应,只是这话刚出口,他心中便是一跳。

这无意间说出的几个字,似乎牵涉到一个极奥妙的玄机,但这灵光也仅仅一闪,便消没不见。

这灵光闪动之短暂,使得李珣甚至没法去回忆,只能顺嘴说下去。

“诚然,吃一堑长一智,这种事小心些便成,可关键不在这里!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你能保证今后每一次开启门户,都不让他们生出感应,进而……等等,是了!”

李珣猛地一击掌,心中恍然:“好个罗摩什,这是他算计好的!”

“呃?”

“不是吗?你想,如果你受了伤,身后又有罗摩什这样的人物追杀,当然,此时也没有万里之外我这档子事,你会怎么做?有多么远逃多么远,或者……”

“逃进雾隐轩!”水蝶兰一点就透,脸上笑容也有了几分别样的味道:“由此可以探知门户,运气好些,说不定可以踹门进去!”

李珣精通禁法,看得却是深入许多。

“所以他们‘请来’了玉岚道人,也不需‘踹门’之类,只要能捕捉到你调动的元气流向以及气机架构,便等于送给玉岚推演的象数,若赶得巧,能捕捉到三两回……谁敢保证玉岚没有这能耐?嘿,还多亏你当时往回赶,这才免了麻烦!”

水蝶兰嗯了一声,眼珠打转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李珣也不管她,继续说话,顺便整理思路。

“看起来,罗摩什倒是颇有先见之明,我们先前做的那些,应是白费力气。这样说来,雷鸟儿那回,试探倒在其次,关键还是摆下迷魂阵势……也不对,或许,罗摩什还没搞清楚咱们两个的关系?”

“便是搞明白了,也未必相信!”

水蝶兰笑吟吟地回应:“不管这家伙拆不拆穿我的身分,他都会在你身上下工夫。不过,我们这一路行来,可瞒不过有心人,你可以等等嘛,说不定就有人找你了呢?”

“嗯,可以考虑!”

李珣不痛不痒地说完,冲着水蝶兰打了个手势,示意自己要集中精力开启门户,让她注意戒备。

水蝶兰耸耸肩,不说话了。

约过了小半刻钟,丈许方圆的空间内,忽地响起一波又一波嗡嗡的颤鸣,成百上千道气机脉络勾连聚合,与距离最近的灵脉遥生感应,又透过在无边无际的森林里的无数次跳变,最终与雾隐轩的禁法中枢连接起来。

李珣睁开眼,向水蝶兰点点头,两人同时迈前一步,旋即像是没入了一层透明的水波中,身形瞬间同化进了茫茫的夜色里。

下一刻,二人出现在湖心小轩处。

虽然已不是第一次,可是每一次的进出,都令二人不由得感叹造就雾隐轩的鬼斧神工。

而在这里,李珣的心便踏实得多,近在咫尺的禁法中枢,免去了李珣气机感应的一步,而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他精湛的禁法水平。

可以这么说,当李珣站在这小轩中,整个东南林海便成为了他的躯干。

这巨大至不可思议的身躯,以及蕴藏其中无限雄厚的元气,使李珣可以面对世上任何一位绝顶宗师而不落下风─就算是罗摩什也一样。

所以,当李珣站在这里,他的神情便整个不同了。

敲了敲轩中石桌边沿,他启动了分光镜,三个轩窗同时镀上了一层光膜,东南林海数千万里方圆的景致,便如流水般在上面掠过。

“留在这里的人倒还真是不少。”

凭借着分光镜对气机的敏锐感应,所有修为在水平以上的修士像是被筛出的沙子,一个个被挑拣出来,几乎每一个都给了一个特写,然后再整体性地加以认识。

水蝶兰心算了一下,接着报数:“一千多呢,当然不会全是西联的人马,采药的、修行的应该占大部分,不过,过几天,自然又是一番情况。咦,那些管事的怎么一个不见?”

李珣嗯了一声,操控着分光镜来回切换画面,一边随口道:“连玉岚都给放走了,他们留下又有什么用?而且,你不要说,和罗摩什那一仗,你纯粹是挨揍来着!”

水蝶兰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怎么可能!他固然是伤了我,但他也别想好受!嗯,也对,此界随机数太多,他既受了伤,当然也要先回山才好安全调理。”

说到这儿,她反而有点儿失望:“真可惜呢,若这家伙还留在此地,有你坐镇中枢,我大可出入自如,玩也玩死他了!白费了这么一个……”

话说了半截,水蝶兰嗓子一呛,差点儿咬着自己的舌头,她瞪大眼睛,指着分光镜上显出的人影,吃吃道:“阴、阴……阴重华?”

她自然有吃惊的理由。

分光镜投射过来的画面中,一位道装打扮、气度雍容高华的绝色女冠,正在一处绝高的山峰上冷冷屹立,俯视林海,眸光森森然如千里阴霾,卷绕逸飞,深不可测。

那神情气度,不是阴重华,又是谁来?

李珣瞥了她一眼,耸肩道:“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见她,吃什么惊啊!我进来之前把她放出来警戒,眼下正好让她绕上一圈,搅搅场子也是好的。”

“不是……”水蝶兰又怔了半天,才猛地回神,伸手揪着李珣的领子,眯起了眼睛:“好啊,你骗我!谁说自己一身修为尽废,连个幽明气都使不出来着?”

李珣一脸的莫名其妙:“我确实是使不出来啊!只是阴重华这边,自从她修通《阴符经》之后,‘冥络’断绝,纯凭自身摄气驻形,与我只有‘幽脉’相连,也就是一丝心神连接而已。

“像这样根本不用驱魂炼魄通心之术,便能驱使自如,放出来很正常吧……而像幽一,我现在便只能感觉到,而驱使不得,我这也叫骗你?”

水蝶兰愣了一愣,还没说话,李珣又奇道:“便是骗了你,至于发这邪火吗?喂,你不是因为受伤,损了心神吧?”

被李珣这么一说,水蝶兰更是讲不出话,现在连她自己都有点儿怀疑,是不是真因为受伤,让自己控制不住性子。

这心底变化何其微妙,对于修士而言,更是紧要关键,她自然不能等闲视之。

窒了一窒,水蝶兰只能低哼一声,松开了手,却也别开脸去,仍有些余气未消。

对她这模样,李珣完全摸不到头脑,只能继续半解释半抱怨地道:“我这样已经够倒霉了,若是两个傀儡尽去,我一身能耐,起码折去八成,要是我被宰了,你也不好过不是?”

水蝶兰斜睨了他一眼,脸上总算露出点儿笑容:“便是没有傀儡,凭你的狡诈,也不是一般二般的人物能宰得动的!倒是你这个傀儡,人家不是受创未愈,还在休养吗?你怎么不懂得怜香惜玉,放她出来吃苦?”

“怜香惜玉?”

李珣总算品出点儿味道来,但却是越发地哭笑不得。

“且不说人家稀不稀罕,只说她可不像我那样死去活来,退二进一。她在化阴池中煅形炼体,集聚精气,得的可全是好处,难道我还用她不得?”

“好处?”

“不错,先前由外物施为,幽玄之身未免失之粗陋,经由化阴池这么一洗,她存世驻形也就越发稳固,再加上那劳什子《阴符经》古里古怪的,倒让她修为精进许多,你看她这模样,哪有半点儿虚相?”

“哦?那还真要恭喜了!”

嘴上说着“喜”字,水蝶兰的语气却仍有点儿夹针带刺,她眼睛看着分光镜中仪容高华的女冠,脑子里却总闪过雪原之上那妖精打架的场景。来回几次,竟搅得她心里极不是滋味儿。

阴散人站在高处,又没有丝毫隐匿气息的打算,自然会吸引附近修士的目光。

不过,此界有眼无珠的人物还是少数,大多数人遥遥见了,便会敛形收声,然后有多么远跑多么远。

而那些没见识的……峰下数具尸身,就是榜样!

阴散人仅现身半个时辰,以她为中心的千里方圆,已经半个修士都见不到了,而震荡的余波仍在向更远处扩散。

可以想见,再不用多长时间,阴散人驾临东南林海,有所图谋的消息,便会轰传整个通玄界,给本来已经蠢蠢欲动的局面,添上一把火!

水蝶兰当然明白阴散人高调现身的用意,不过,对这场面,她老人家就是瞅着不爽!

她可没有忍气吞声的好习惯,既是觉得心里不舒服,便要再刺那色鬼一记,眼前的情景却让她同李珣一起惊咦出声。

高崖之上,阴散人早有感应,她微微偏头,看向数里外虚空处,唇角也勾出一丝冷诮的弧度。

虚空中,一个人影像是踏在平地上,一步迈出,瘦长的身形便从无到有,现身在她眼前。

此人一身灰袍,宽大到有点儿不甚合身,乍一看去,倒像是将袍服晾在晒衣竿上,看上去有些滑稽。

夜风吹来,他青灰色的头发在夜风中飘舞,露出削瘦苍老却出奇端正的面孔,而在凌乱的发丝之下,一对眼眸幽暗无底。

不过最引人注目的,还是那道从左额角斜下,擦过眼角、鼻翼又折回到耳根处的深紫色魔纹,就像是一条妖异的藤蔓,诡谲中却有着吸人眼球的邪异魔力。

在雾隐轩内,李珣与水蝶兰对视一眼,同时叫道:“罗摩什!”

这突然现身的老态修士不是旁人,正是当今邪道绝代宗师,魅魔宗宗主,罗摩什!

此时,这位邪道宗师似乎并没有发现有人在用特殊的方式观察他。他用左手提起一个长颈圆胎银壶,冲着阴散人摇了摇,笑言道:“当此良宵,偶遇故人,为人生一大美事,阴美人可愿与我共浮一大白?”

这话音若是个翩翩少公子说来,必是清朗出尘,潇洒风流。只可惜,罗摩什枯干瘦长也就罢了,偏偏他的声音嘶哑含糊,似乎是被什么卡着了嗓子,说出话来,也让人不忍卒闻。

但奇怪的是,这模糊艰涩的字句在耳中一转,又变得出奇的清晰,且越发使人印象深刻。

说话间,罗摩什伸出另一手,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,手上便现出一件黄铜颜色的三足酒爵,也不管阴散人答不答应,轻按银壶,一线酒液便自注入杯中。

引人侧目的是,这酒液颜色鲜红如血,注入之后,甚至在酒爵内沸腾翻滚,咕咕有声。

阴散人眸光顾盼,在酒爵上一扫,旋又灿然一笑道:“我不食荤腥久矣,罗老儿你习惯了以血代酒,却来难为我做甚?”

罗摩什亦是一笑,笑容牵动脸上肌肉,使左脸上的深紫魔纹蠕动不休,只是看了,便让人背上生寒。

他看起来并不生气,只是摇了摇头:“那真是可惜了,这是我一个时辰前,亲手猎杀的昂浑兽血,又以镝鸟冠头为引,最是甘烈,阴美人好没口福!”

言罢,他举杯一饮而尽。

或许这血酒当真过瘾,方一入口,罗摩什脸上便鲜红欲滴,几乎要发出光来,半晌才颜色沉下。他也在此时呵出一口气,神情倒是愈显得懒散。

阴散人轻摆拂尘,笑吟吟道:“罗老儿修养日深,这脾气倒是不比往昔,和善许多!”

这是只有极少数同辈人物才知道的细节。

罗摩什自年少时便性好饮血,每每不克自制,便杀生以求缓解。道行深后,虽不再好口腹之欲,但为蓄养杀机,出手前一段时间,他绝不近血腥。

此时,他既喝了血酒,便等于是说,并无动武之意,只是来叙旧了。

阴散人对这一点自是清楚,她微微一笑,亦敛去周身活泼跃动的真息,算是一个回应。

罗摩什不理她的讽刺,自顾自迈步走上悬崖,踏在实地,又和阴散人保持了个客气的距离,方道:“早就听说阴美人儿破关而出,再履此界,如今看来,六十载闭关苦修,果然有所增益。这周身气度,晦沉如渊,想必是《阴符经》大成,成道可期啊!”

阴散人倒也不谦让,只是笑吟吟地道:“为山九仞,功亏一篑者,古来多有。虽说可期,又岂敢等闲视之?”

“不错,不错!也就是咱们这些临门一脚之辈才清楚,成道绝非等闲事,像钟隐那般视天劫如无物的,从古到今也没几个,还是诸多手段都要齐备才是。”

看来罗摩什颇有些志同道合的快意,他手指轻弹杯沿,发出重浊的声响,继而笑道:“古来度劫两件事,洞天内外自分明。我观阴美人儿心思沉敛,这内里洞天当是无忧,而你那宝贝侄女儿这段时日亦是掌宗阴阳,再无变数,想来这外洞天也是水到渠成了!”

“老狐狸!”

分光镜内外,三人心中同时骂了一句。

不过很快,水蝶兰这边就喜笑颜开:“妙啊,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,快,让你的阴美人儿再逗逗他!”

“什么你的我的?”李珣摇头不已,“阴散人也不是傻瓜,何必让我教她?”

果然,阴散人闻言,眉目间渐蕴冷意,但依然嘴角生春:“我早非阴阳宗之人,你罗老儿拿这旧历搅个什么?倒是你,陷空山怎么说也是洞天福地,你又宗门弟子数万,坐霸西北,何必再绕到这东南林海寻开心?”

话说到这处,便等于是将层层掩饰一发地揭开。

可罗摩什或许酒足饭饱的关系,也真好性儿,只哑然笑道:“寻开心说不上,自寻烦恼倒是真的。阴美人儿与我之境界参差彷佛,应当知我此时尚喜外物否?”

阴散人淡然一笑:“洞天道统,与外物何干?便是外物,为后世遗泽,光大宗门,也是有的。”

罗摩什呵呵一笑,笑音就像沙石过隙,沙沙作响。

“一人成道,何需两个洞天。陷空山虽然比不过雾隐轩,怎么说也足够我霞举飞升,我还多此一举做甚?至于为后世遗泽之类,嘿,当年屈拙语据此洞天,都能不遗本宗后进,我还比不了他?”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一章 道途 下一章:第三章 入魔
热门: 三个人的双胞胎 神拳 星峰传说 顺水推舟 失控的玩具 沉默的证人 亡灵颂歌 夜色苍凉 凶鸟·忌讳之物 绿林七宗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