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合作

上一章:第一章 往事 下一章:第三章 潜入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李珣发现,他此时只剩下一个词句可说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……之前的一些小设计快要被她发现了,她现在随时有可能从无回境杀回来,而我只能束手待毙,就是这样。”

李珣“哈”地一声笑,古音这等于是什么也没说,这让他如何相信?

古音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,却依然从容道:“有些事情,你现在还不必知道。但有一件事,我觉得你最好明白,这六十余年来,栖霞至少动过十次以上杀你的念头,都被我压制下来,若我身死,恐怕你的命,也不会长久。”

“这是威胁?”

“当然。不过,我还可以告诉你,你只要将我刚刚说的话传给栖霞知晓,她会立时杀回来,除了时间长短,事情结果不会有任何变化。”

李珣心中憋闷,古音这种摆明了无赖的态度,他早在六十余年前便见识过。

可如今放在自己身上,那滋味比起看热闹时,自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但他很快便抓住了古音的语病,冷笑道:“你刚刚说,散修盟会禁不起分裂,眼下却又讲要和妖凤、青鸾闹翻,甚至还扯上我一起干!如此自相矛盾,让我怎么信你?”

“我何曾想过和她们闹翻?引你为奥援,并不代表我要和她们开战啊?不错,你也许是自钟隐以后,修为进境最快的修士,再过一两百年,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钟隐。只是现在,用你来抵挡栖霞她们……呵,抱歉,其实我并不想笑的。”

李珣深吸了一口气,勉强压下心中的怒火,旋又盯着古音的眼睛,想弄明白,为什么这堂堂一派宗主,骨子里却比下界的流氓痞子还要来得卑劣无耻!

可是,看着看着,他的目光却开始偏移。

在室内的微光下,古音斜依靠垫,衣饰简约,脖颈、手腕等处显露出来的雪白肌肤与珠光辉映,虽不见多少艳色,亦是眼前一亮。

而且,那文雅从容,似乎一切均在掌握中的姿态,却比她本身还要来得魅力十足。

李珣当然没有忘记,就在上楼之前,他从宫侍口中得到有关古音的“故事”。

他更不会忘记,就在月前,在北极夜摩之天的某处冰层下,他从天芷的回忆里,“看”到的片断……

完全在无意识中,他咽了一口唾沫。

古音的目光从他滚动的喉结上扫过,继而悠悠叹息。

“看起来,我们都不怎么适应角色的变化。可对不住,我们确实没有时间再磨合了,我现在只要你一句话,我们可以‘合作’吗?”

话音未落,李珣已经感觉到,楼下某处,一道森森杀意已经锁定在他身上。

这感觉他太熟悉了,除了魔罗喉那恶心的玩意儿,全天下再没有第二个!

老套的伎俩……但不得不说,这很有效!

就算李珣功力大进,眼下也没有信心能在魔罗喉令人恐惧的爆发式攻击下,撑到阴散人救援的那一刻。当然,他可以选择和古音同归于尽,可是,他认定这是个赔本的买卖。

“总和这家伙住在一起,那每天要多少熏香啊!”

李珣不冷不热地刺了一句,而这显然还在古音的忍受范围之内。见古音无动于衷,他只能把话题移到现实层面上来:“好吧,你要我做什么?”

“不,你什么也不必做!”

迎着李珣的眼神,古音一派轻松。

“你去星河办你的事吧,相比这里,那边其实也没什么,我会让宫侍去帮你。这里我只是希望你能适应立场的改变,当事情真的临头时,不要首鼠两端,要知道,我们现在,就是站在一条在线……为了各自的性命。”

李珣冷冷一笑,不置可否─现在,他已经不用再掩饰心中的某些情绪,或者,这也算是进步?

他承认,他已经有些相信,古音现在需要他的帮助。

当然他更相信,在他的利用价值用光之后,古音也会毫不犹豫地把他解决掉。

“对了,也不能说是没有事情做,有件事,确实需要你帮忙。”

古音倒似真的刚想起来,轻轻击掌道:“是关于你那老冤家百鬼道人的事情。你在四月可有时间?”

“时间倒有,什么事?”

“你若能抽出时间来最好。四月初二,你可以去北齐山的剃刀峰,那里有场约会极是重要。一方是我们,另一方,就是你那老冤家!”

北齐山!剃刀峰!

这两个熟悉的地名便如同两记大锤,震得李珣脑袋嗡嗡乱响。纵然他养气功夫了得,脸上也保持不住平静,一时间目瞪口呆。

他的反应当然瞒不过古音,这女人扬眉道:“怎么,很吃惊?”

李珣知道不好,但此时再掩饰已不可能,只好将错就错,切齿道:“百鬼?你们何时和他搭上的线?”

古音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,微笑道:“你和他的仇冤倒结得很深。没关系,这次就是个机会,如果你看他不顺眼,便和赴会的同伴,一起杀了他便是。只是要注意了,最近这百鬼风头正劲,若没有十分把握,便不要露了行踪啊!”

“……”

李珣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他脑子里面念头纷杂,但七来八去,归作一处,却只有那么几个字─

“阎夫人,你好!”

他又吸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,向古音拱了拱手,转身便走。哪知才走到楼梯口,后面古音又在叫他。

“这段时间,你可以考虑一下,要我付出什么代价,我们才能具备基本的信任关系。或者说,我希望你能对我坦白一个利益的结合处……不骗你,想看透你的想法,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!”

李珣停住身形,酝酿了一下,猛然回头道:“包括你自己?”

这话并没有让古音太吃惊,只让她唇角绽开一抹灿然的笑容:“其实,我一点儿都不介意。只可惜……你们终究都会厌倦的!更重要的是,我根本不知道,这个期限……在哪里!”

你们?

李珣咀嚼着这个微妙的词汇,缓缓下楼去了,不知为什么,他满肚子的火气,在这个过程中,丝丝散去。

午夜方过,月亮便已经沉入地平线之下,李珣立身的水域地带也越显幽暗,但因视野宽广,借着点点星光,周围数里的任何细微变化,都瞒不过他的眼睛。

在他身边,宫侍微仰起头,看着幽暗无边的星空,已经有小半个时辰没有说话了,李珣却没丝毫气闷。

事实上,之前那段时间,李珣都在消化新近获得的信息,浑不知时间之流逝。

而在他再生出对其他事情的兴趣时,远方元气波动,二人等候已久的那位,恰恰在此时到来。

两人同时将目光投向数里外的夜空,那处,一个人影紧贴着水面,飞掠而至。

三人目光遥遥相接,李珣分明看出那人眼中止不住的错愕之意。

想到不久之前,自己的反应比对方只强不弱,李珣颇感同身受。虽然如此,他脸上却一点不显,只把目光向宫侍一瞥,很快,就得到了肯定的响应。

李珣拇指一弹,一颗明珠斜斜飞上十丈高空,直落向那边。

夜色中,珠光莹莹,颇为醒目,来人探手将明珠拈住,身形亦停在李珣二人身前丈许,目光在珠子打量许久,方点头道:“信物无误。宫夫人,久违了。这位是……明心灵竹?”

李珣与来人目光一对,脸上恰到好处地现出一丝苦笑,拱了拱手,道了声:“毕宿先生。”

来人一身藏青长袍,身形微胖,背上负剑,其剑柄上嵌着一颗紫色圆珠,十分醒目;面白无须,眸光转动中,颇有几分世故。

这人李珣也曾经见过,正是天垣翁四大亲传弟子中的‘转轮星’毕宿。

事实上,在此之前,李珣绝没想到,古音在星玑剑宗,竟然埋下这样一颗位置极高的暗子。

只可惜,这颗棋子近来却没了做棋子的觉悟……

犹记得在上一次二人见面时,李珣是明心剑宗前途无量的后起之秀,毕宿则是星玑剑宗最有资格继承宗主大位的人选之一。怕是没人能想到,他们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再会。

尴尬的气氛在二人之间流动。还好毕宿没蠢到说一句“怎么是你?”这多少给了双方一个缓冲的余地。

宫侍也理解他们现在的心情,在旁插言道:“你来迟了!”

毕宿看起来对宫侍颇有些敬畏,忙致歉道:“今夜当值,碰到了点儿小事,晚来了一些,莫怪。”

李珣很敏感地听出来,宫侍对毕宿称不上客气。比较对自己的态度,这一点尤为明显。

在先前的联系中,毕宿已经知道这回要做些什么,眼下宫侍也无需多言,只大略地讲一下其中的利害关系,接着问道:“要到什么时辰,才能进星河里去?”

毕宿回道:“现在是丑时三刻,再过一个半时辰,约在寅时末,星河将移至附近,又恰是我当值,进入绝无问题。”

“寅时末……”

李珣稍做沉吟,刚刚获得的这个确切时辰,与当日收集的一些信息合在一处,使他对星河运转的推演更深了一层。

可越是深入,李珣越明白,星河能进入六大绝地的行列,绝非浪得虚名。其随天星变化而生就的无限可能性,绝不是李珣在短时间内就能破解的。

如此,对毕宿便不能轻易下手。

这边想着,毕宿迟疑了一下,又开口道:“至于那件事……”

他明明是对宫侍说话,眼晴却看着李珣,语气吞吐。李珣心中冷笑,也不说话,只把眼神往天上瞧,将这事情抛给宫侍。

见李珣这种作派,毕宿心中倒松了一口气,再看宫侍,这美人儿淡淡开口:“古宗主的意思是,‘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’。”

此话一出,毕宿脸色大变,虽然很快又按捺下去,可是李珣的余光分明看到,他眼中很有些焦躁,乃至忿然不平的味道。

偏偏宫侍美目顾盼,将眸光移到李珣身上,素来不假颜色的脸上,竟现出一丝微笑。

“今日,是你与灵竹共事,自然由你二人商量,最紧要的,便是量力而行。”

她这记推手,毕宿自然看得出来,不过也只能顺着转下去。

他也将目光投在李珣脸上,虽说辈分比李珣高了一辈儿,眼中却隐隐地透着求恳之意。

李珣早从宫侍那边得到消息,心中敞亮得很,脸上却恰到好处地露出疑惑之色,装模作样地与宫侍咬了咬耳朵,才做恍然状。

他目光扫过,将毕宿紧张的神情尽收眼底,心中暗叹,面上却是一阵思索之后,才出笑来。

“原来如此,毕宿仙师应是没弄清楚古宗主的意思。今夜宗主令在下潜入星河,绝不是要神不知,鬼不觉走个来回,而是刻意制造事端。

“所以,不管是入星河、救明玑、还是毕宿仙师那件事,都要在这‘事端’上打主意……这才是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啊!”

毕宿也是个聪明人,闻言脸色立时转晴,抚掌大赞道:“妙啊。不管多少变故,总都是一件‘事端’,诸事合一,便能少去许多手尾,安全大增啊。嗯,却不知可有什么具体的谋划?”

李珣瞥了宫侍一眼,唇角微勾:“今夜大局,自然是由宫夫人统筹。而星河中具体行事,也只有仙师这样熟悉宗门事务者,方可施为。至于在下,仅能追随骥尾,勉力相助了。”

他口中说得谦虚,可毕宿活了数百年,又怎能听不出其中曲折,忙顺势笑道:“仙师之称不敢当。道友这些年来闯下好大名声,又是古宗主麾下干将,我们平辈相称即可。

“这样,宫夫人与道友怎么也要对敝宗里的形势有所了解,借着这段时间,我稍述大略,再与二位商议,可好?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宫夫人很自然地接过话头,颔首道,“灵竹方从远方赶来,对事态不太了解,你不妨从发端处讲起,把事情串一下。”

毕宿笑着应了。他这人处世圆滑,口齿清晰,很快便将事情缘由讲了个明白。

前半部分与李珣所知的差不多。也就是明玑的那位族弟与同门发生争执,拼斗之下,被对方下毒手击杀,引来明玑兴师问罪。

明玑也当真了得,竟然在天垣翁眼皮子底下,将凶手一剑两断,同样还了个神形俱灭。

如此,一贯护短的天垣翁下不了台,可是又对明心剑宗略有顾忌,不好下杀手。干脆以绝高修为,又挟星河之力,将明玑镇在了“聚星台”上,声言要将其禁锢千年,受星力绞锁之苦。

“这其中的关系,不外乎亲疏有别之类,本是宗门常有之事,却不想惹上明玑这个好事的!”

毕宿身为天垣翁亲传四弟子之一,纵然已是投了古音,立场却还站在星玑剑宗这一方。说到明玑,虽顾及李珣的身分,但语气仍不免有些调侃。

“这明玑也算不走运,她打上门来之前,‘聚星台’上刚遗失了一枚‘定星’,使得‘星河’之内元气失衡,宗主干脆便将她锁在定星位上,代替‘定星’接引星力,这段时间下来,可是狼狈得很。”

李珣眉头微皱:“定星?”

“正是,这定星是接引周天星力的关键之物,聚星台上共有三百六十六枚,由此生成三千散星阵法,吞吐星力,维护星河运转。

“可是数月前,四空千宝阁来了个叫箕不错的胖子,本说是与宗门做些常规的生意,哪知他竟趁机下手,将定星窃去了一枚……嘿,据说这厮近期已登上千宝阁主之位,真是莫名其妙!”

李珣此刻的脸色说多么古怪,就多么古怪。

宫侍奇怪地瞥他一眼,但却不愿节外生枝,蹙眉问道:“明玑被锁在定星位,对我们的谋划有何影响?”

毕宿也皱起眉头:“若说影响嘛,那就是不可能无声无息地将明玑纵走,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,只要定星位一动,整个星河运转便会受到影响,这是绝瞒不过人的。”

“那箕不错又是怎么做到的?”

李珣这一句话正问到点子上,毕宿朝他点点头,道:“当时那箕不错寻了一枚纯度极高的黑曜晶,用移花接木的法子替下了定星。这黑曜晶本就是制作定星的主要材质,具有吸纳星力之效,所以在短短半个时辰内,竟然没有异常,直到那厮逃得远了,我们才发觉不对。”

末了,他又补充道:“其实箕不错是用定星作为继承阁主之位的试炼之物,用来代替的黑曜晶,也并不比一枚定星的价值差到哪儿去,完全可以再用它做一枚定星出来。也正因为如此,宗门才没有深究……”

李珣微微点头,总算明白当日允星所说的那些话,究竟是什么意思了。箕胖子为人奸狡,可见一斑。

他这边想着,忽又觉得身边有异,抬头一看,才发现宫侍与毕宿都拿眼看他,愣了一下,旋即料到两人此时的想法,忙笑道:“其人故伎,绝不能再用第二次。

“而且,以我的修为,能潜入星河周边,探出些消息,再安然逸出,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,若再做出纵走明玑的事情,反而不美。再说,毕宿仙……先生今夜当值,事情闹大了,他恐怕也要担责任。”

毕宿立时轻松下来,不管心中如何想法,表面上还是很感激地对李珣点点头。

宫侍将二人的“眉来眼去”都收在眼中,心中冷笑之余,也在一旁诱导:“那么,以灵竹道友的意思,就是仅在周边游弋……”

“不,这也不成。”

李珣笑吟吟地摇头,与宫侍一唱一和。

“若是这样,并不能引起双方足够的重视,而且,毕宿先生那事,也很难扯动过来。照在下所想,若要诸事齐备,且中间衔接天衣无缝,有几件事,必须要做到火候。”

宫侍没有说话,毕宿却是神情大动,很是客气地道:“灵竹道友必是胸有成竹,我愿闻其详!”

李珣微微一笑,并不推辞,开口道:“这样,我说出来,由宫夫人与先生合计合计。

“这其一,我进入星河,形迹暴露之地,不应过浅,也不能过深,这一点儿要痛而不伤,既要引起足够的重视,也不能引得贵宗雷霆大怒,免得连个纠缠喘息的空档也没有,便化为齑粉。”

毕宿嗯嗯连声,道: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我心中已有几处地点,与此条极为相符。”

“其二,既然要诸事合一,那就要挑动所有目标。这声势一定要惊动我那宗门,至少要搅起风波,让双方产生磨擦,同时,毕宿先生谋图的那位,也要牵涉进来,这样我们才能浑水摸鱼。

“如此,关键就在我形迹暴露之后的撤退路线上,由这条线,将诸方联在一处,这便要由毕宿先生细细谋划了。”

这一点合情合理,毕宿自然只有点头的分。

李珣接着道:“最后一点,也最为关键。要知道,真到下手之时,毕宿先生受身分所限,而在下修为尚浅,也力有不逮,若要得竟全功,恐怕还要宫夫人暗中相助。偏偏这星河运转复杂多变,内外联络是个大难题,这一点,毕宿先生……”

毕宿闻言一笑,慨然道:“这不是问题,星河运转虽然复杂,但方位变化却与周天星宿轮转相应,有定制可循。宫夫人完全可以按照时辰变化,掌握星河方位,而确切地点,只要再定下一个联络之法,便绝无问题。”

李珣轻“哦”一声,旋即笑道:“如此甚好!”

说着,他与宫夫人的眼神一触,均知道,毕宿这人,大半边身子都撞进了鬼门关里去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一章 往事 下一章:第三章 潜入
热门: 金屋里的白月光[穿书] 人体了解一下 杀人之门 我遇见了我 乌鸦之城:伦敦,伦敦塔与乌鸦的故事 我的温柔是锋芒 覆雨翻云 云海玉弓缘 迢迢 仙羽幻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