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吞食

上一章:第四章 惊乱 下一章:第六章 狼狗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李珣没有化成血影妖身,毕竟还是人身的战法更合乎他的习惯。即便如此,他的速度也已有了血影妖身时的七、八成,借着允星调匀气血的空隙,他闷声不响,身形直撞过去。

只有近身格斗,才能最有效地限制允星对星河禁法的使用,也才有可能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战斗。

他明白,允星也明白。

经过刚才的交手,允星对李珣的速度忌惮非常,自不愿被他近身。

眼见人影冲至,允星低喝一声,破军仙剑锵然声中,拔出半截,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手法,半截剑身上光芒大盛,剑光所及,森森剑气如日中天,横逐六合,竟没有半个死角。

李珣闷哼一声,只觉得身上如针扎似的,甚至连眼皮都睁不开。而且身形越是突前,痛感便越是强烈。

李珣哪还不知,允星这厮分明就是已盘算好了应对他的策略,较之先前措手不及的情况,相去实不足以道里计。

一时无法再进,李珣身形一滞,又弹上半空。允星则顺势出剑,呛啷的声响在李珣耳中几如雷震。

而周围大气也随这一声响,猛地增重百倍,虽未能锁住李珣身形,却也使得他稍稍一滞,下方凌厉剑气已绞杀过来。

撇去在聚星台上那几下不算,这应该算是李珣进入真人境之后,首次与人正面交手。却怎么也没想到,一碰上便落了下风。

而且,他依稀间觉得,自己行功手段似乎有些不到位的地方,空有一身澎湃真息,却总有几分滞涩,不能圆转如意。

至此,李珣总算明白与允星的差距所在,而此时剑气锋芒已经临体,他只能吐气开声,一次全无保留的真息外烁,气流砰然迸发,硬生生地将周围强压挣开,再迎上那道剑芒。

李珣深吸一口气,手指探出,指尖血红,黯淡的血光从李珣指尖发散出来。

这一招属于血神劫指的范畴,但在遥空攻击层面,又有个名目,叫“血劫蚀元神光”。

这血劫蚀元神光本是以自身精血引动诸方凶魂厉魄,生成的专门蚀人精气的真息气芒,十分了得,只是李珣刚修炼《血神子》不久,也没有收集炼化什么凶魂厉魄,这蚀元神光的威力只能发挥个四五成。

饶是如此,血光闪过,迫近的剑芒也在无声无息中湮灭不见。

然而,剑芒方一消失,李珣心中便重重一沉,生出极不好的感觉来。

他立身虚空,看似浑无凭依,却始终与外界元气交互往来,可是在湮灭剑气的刹那,他分明感到,虚空中某个机括被蚀元神光激发开来,外界元气彷佛被一张无形大口鲸吞进去,飞速地消失。

不过就是一个呼吸的空档,李珣真像是坠入到一无所有的虚空里,浑身轻飘飘的,全使不上力,所有与外界天地的联系,尽数断绝。

不管修行的法门有着怎样的差异,只要修为登堂入室,也就是进入类似于虚空化婴境界的修士,无一例外的,都会保持着与外界元气的往来,长年累月,已经自发地生成了相对的平衡状态。

可如今外界元气被抽了个干净,内外失衡,李珣险些就是一口鲜血喷出去,若非他现在体内经络皆已经化消不见,可能这一下就让他受了重伤。

这让人如坠真空的感觉也只持续了极短的时间,似乎这一招对允星的负担也是极大。

只是在一切恢复正常之际,内外失衡的冲击也顺理成章地再次降临,李珣终还是忍不住,咳出一口血来。

允星手中破军仙剑嗡嗡颤鸣,就趁着李珣咳血的空档,剑气破空,如暴风骤雨般袭来,就此一举抢得先机。

李珣一时间没回过气来,只能勉力抵挡。可是,才挡过一波,他便发觉事情又向坏的一面倾斜了。

星玑剑宗的剑诀向不以威势着称,而是以“星斗入剑,剑化天星”为总纲,极力推演天星变化,以合天道。

李珣没有及时卡住其剑诀变化,而使其尽力施展开来,已经很糟糕,偏偏他还身处星河之中,被允星剑势引动,星河内滔滔星力随剑势起伏,时荡时落,几个来回中,便生就一绝大漩涡,将李珣锁在其中。

如此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三者尽丧,要是他还能在短时间扳回来,那才真叫有鬼了。

此时在李珣的感应里,允星彷佛已经化入了这漫天剑气之中,其活泼的生气与剑气合而为一,又与周围星力水乳交融,分不出彼此,也让他根本找不准目标。

如此劣势,李珣咬牙之余,仍分了一眼到大江对岸,若不是情势不允许,他早大骂出声:“首鼠两端的蠢材!”

或许是当真感觉到了李珣的怒火,也可能是真的想通了。便在李珣心中大骂之时,毕宿深吸一口气,剑尖斜指虚空,旋又循一个玄妙轨迹移动,直至指向大江对岸某处。

接着,在闷闷低吼声中,剑锋所指之处,砰然震荡,无形有质的震波犹如水上涟漪,虽不兴波浪,却无声无息蔓延开来。

这一剑并没有如何发力,但却正打着允星剑势变化及星河运转的关节点上。

身在其中的李珣感觉最为明显,他本来已被周身强压挤迫得喘不过气来,毕宿这一剑,立时为他辟出一条遁走之路。

李珣不敢怠慢,身影化虹,直窜出去。

虚空中,允星的身形闪现,破军仙剑亦横空斩来。剑刃嗡嗡颤抖,晶芒飞动,几乎已看不清剑身如何。李珣急切间只见到一道朦胧的长条光芒横切过来,竟将他的去势拿捏得分毫不差。

在李珣眼中,允星这一剑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技巧,然而窥得准,发得快,迫得他必须正面格挡。

更要命的是,对方剑芒犀利,之前在聚星台上,李珣的手指、胸口便连续两次被划伤,他可没有那个信心再次面对破军锋芒─尤其是这样高速颤动的剑身,说不定可以将他的肢体绞成碎末!

眼看剑光及体,李珣眼神一凝,肩后竟也飞起一道青光,尖锐至刺耳的金铁交鸣声响起。乍听去像是一声,但事实上,两剑在刹那间至少交击上千次,撞击的部位也没有任何变更。

老天保佑,因为他被人识破,没来得及换装,这才有青玉剑可用。否则,事危矣。

趁着双剑交击的空档,李珣速度又增,几乎是贴着允星的后背抹了过去。

二人护体真息剧烈摩擦,在昏沉的天色下,生出刺眼的电火,李珣强忍住体内真息动荡,先收回青玉宝剑,旋又在身体交错过的刹那,送上一记肘击。

允星也偏移身形,似是想躲开,可大江对岸又是一声闷吼,在吼声中,允星的身子再度一滞,如此便不可能避过李珣的重击,肩背上骨骼破碎声起,燃血元息像是一头恶兽,撞入他体内,大口大口地吞噬他的精血元气。

刹那间,允星脸上血色尽褪,旋又涨得通红,他持剑的手依然稳固无比,先是一剑迫得李珣后退数分,继而便厉声长啸─

“一错已甚,岂可再乎!”

回答他的,是横越大江的剑气嘶啸声。紧接着,毕宿微胖的身体疯牛般奔袭过来,向着允星脑后一剑劈下。

只是这一剑与其说是杀人,还不如说是宣泄心中不可自抑的情绪,可说是全无技巧可言,允星虽然受伤,也轻松闪过。只是让暴涨的剑芒将后面的岩壁一分两半,大块大块的山石剥落下来,声势倒很浩大。

李珣看得很清楚,此时毕宿脸上肌肉已扭曲得不成样子,尽是狠辣暴戾。一剑无功,便又是连环十七、八剑斩出,恨不能把剑当刀使,一口气将允星砍成碎片。

“你他妈疯啦!”

毕宿这轮狂攻不但没有把允星砍死,反而把李珣给逼得站不住脚,连连闪躲,才避开这一轮快剑造成的星力乱流。李珣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窝囊废,你想死也不要拖累我!”

被李珣这么一骂,毕宿的神智倒好像清楚了些,脸上也露出惨笑:“晚了,晚了,他们来了!”

他们?天垣翁?李珣方一怔,然后便觉得有一盆冰水从头顶直浇下来,整个脊柱都凉浸浸的,寒透骨髓。何止天垣翁,恐怕连厉斗量、甚至是清溟都可能在其中!

毕宿在惨笑之后,又是一波疯狂的快剑。

在这种心态之下,他出手根本就是全无章法,只是让剑气狂飙将大江两岸的山壁岩石轰碎无数。看这情势,不出二十剑,这家伙杀不掉允星,可能就会反手抹掉自己的脖子!

在剑气围剿中的允星,即便肩背受到重创,剑势却越发稳重,分明就是固守待援。

这也就代表了允星再不照顾兄弟之情及宗门声誉,只等着天垣翁前来,清理门户。

李珣怔怔地看着这一幕,忽觉得脑袋空空,手脚冰凉。

宝贵的时间也飞快地消逝。

毕宿早已是强弩之末,虽然剑气依然强盛,但就算是此刻心乱如麻的李珣也能看出来,只要允星出手一剑,毕宿便再无幸理。

可是,允星却只是抿着嘴唇,将自身护得如铜墙铁壁一般,冷冷地看着毕宿走向疯狂。

“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!你至今,仍贪心不足吗?”

极耳熟的言辞忽地流入李珣耳中,李珣身子一僵,却强忍着没有回头。

这是阴散人开口了。

她并没有现出身形,而是像一个幽灵,在李珣耳边低语。

说也奇怪,当这声音响起的时候,他慌乱的心情忽地平顺了不少,不远处毕宿的呼喝大叫也似是离得远了,让他可以相对冷静地思考阴散人的语意。

“我贪心?”

“蝜蝂小虫,几乎独得天下之利,却不愿意放弃一星半点儿,才被活活压死。你总是绞尽脑汁,恨不能将所有的好处揽在怀里,只是别忘了,人力有时而穷,就算是钟隐这样的,不也是护不住青吟吗?”

阴散人的语速极快,这一大段话只是平常说十几个字的工夫,便都讲完了。难得她咬字清楚,使李珣听得一点儿不差。

而这样的语速也让李珣明白,时间紧迫,他再没有选择的余地了。

李珣咬了咬牙,强迫自己绝不再想以后的变故,而将目光移到了毕宿那边。

此时,毕宿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,随时都有可能倒下,看他这般情态,李珣忽有所悟。

这家伙,明明是一位真人境高手,眼下却发挥不出哪怕一成的实力,这不正是被心中的负重压垮的典型吗?

他分明还有其它选择的。

一念至此,李珣心中若有悟。他低声道:“好吧,就听你的。只不过,就算是壮士断腕,总也要在搏命之后吧?”

在这种事上,就算两人之间没有任何关系,也是心意相通的。阴散人轻笑出声,并没有回应,而是在李珣背后轻推了一把。

李珣趁势发力,身形闪动,瞬间来到毕宿身后。

这人怕是已经傻了,竟一点儿反应都没有,便让李珣锁住了他的后颈。真息透入,剧烈的痛楚让他身躯一颤,也就在此时,李珣在他耳边大喝道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快走!”

这没有半分创意的言辞,有几分效果,李珣也不知道。但被这巨响一激,毕宿身形再震,却已懂得回头看来,眼中却已全无焦距。

看到这情形,李珣便知道,这家伙被心魔蒙昧的灵觉,想在短时间内恢复已是不可能了。

但这样,正好!

李珣发力一提,两人的身影就这么拉扯着越过允星的头顶,加速飞掠。允星也没想到李珣会在这种时候玩这么一出,但也只是一怔,便气机转换,由守转攻,御剑追来。

然而,身形方动,他耳边忽地便响起一声惨嘶。抬眼看时,却见刚刚才被拉走的毕宿,口喷鲜血,倒撞而回,正卡在他御剑的线路之上,若他再不收力,绝对会将毕宿一剑剖开两段。

“无耻!”

允星心中猛醒,但对李珣这一手,却也无可奈何。他猛力收剑,身形停滞下来,再将毕宿一把抓住。

他也留个了心眼,手指方沾上毕宿,便透出数道真息,先制住穴脉,再察看体内伤势。

一探之下,允星眉头便皱得紧了。

李珣下手实在狠毒,推毕宿回来这一掌,趁其六神无主的空档,以燃血元息强力摧垮毕宿五脏六腑,偏又留下一线生机,让允星无法弃之不顾。

耽搁了这么一回,允星再抬起头时,天空中早没有了李珣的踪影,而怀中毕宿猛力地呛咳起来,大口大口的鲜血喷出来,在胸口处染上大片血污,甚至还冒着淡淡的血色烟气,灼热如沸油,令人毛骨悚然。

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”

允星长叹一声,抱着毕宿落下地去。

他此时已绝了去追李珣的念头,只是尽力为毕宿调匀气息,按照他的估计,天垣翁一行马上便到,到那时毕宿的性命应该能够保住。说不定也能从毕宿身上得知此事背后的勾当。

偏在此时,他耳朵微动,捕捉一声似是山石滑落的微响。刚才这里被毕宿几轮快剑,弄得满目疮痍,山石滑落很正常,可允星道心明透,本能地觉得其中有些古怪。

然而,也就在他将注意力分到岩壁上的那一刻,毕宿胸口蓦然炸出刺眼的血光。

就在允星眼前,毕宿胸膛滋声涨裂,一抹血影从他心口处弹射出来,直扑允星面门。

也在这一刻,毕宿仅存的生机被抽吸一空,甚至连元神也瞬间崩解,不复存在。

血魇?卑鄙!

允星脑子里只来得及闪过这念头,身形本能地便要后移。

但是,通明的道心偏偏止住了这一动作,几乎是在血魇与他的面孔仅有一线距离的时候,他口发厉啸,冲击力极强的音波轰然迸发,将血魇吹得七零八落。

还来不及为自己识破血魇的外强中干而高兴,他耳中便传入一声饱含意外的惊咦。

但比这声惊咦更早一线,背后寒意已经袭体。允星虽未目见,却可以运用灵觉还原身后的影像。

那应是一只修长的手掌,抹过空气,直插他的后心。护体真息感应到外力的同时,嗡然外烁。

可是,那手掌透出来的真息乍阴乍阳,一瞬千变,几乎没有任何直接的碰撞,完全是折分消融,掌力轻拂在护体真息上,便如同热汤泼雪,转眼间就将其破开了一个空隙,指尖甚至已经刺破了后背的衣物。

允星闷哼一声,破军仙剑化做一道精芒,如有灵性般绕体而飞,外界浑厚的星力被剑芒引动,瞬间在他皮肤外生成一道交织着刺芒的屏障。

耳边又响起一声轻咦,背后那人终于还是被破军仙剑的锋芒稍挫了一下,手指微缩才又刺出。

这给了他脱身的空间。

允星不由庆幸之前没有被血魇惊得向后退,否则,这仅仅一线的空间,也不可能扯出来。

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,他的身形已向侧方抢出。

才移出数尺,声音第三次入耳。

而这回,是一声清清楚楚的冷哼。

哼声本身并没什么,可在哼声消褪的瞬间,他全身激灵灵打了个冷颤。擎苍江的水响倏忽间远去了,在一刻,他整个灵魂都被抽离出去,被一股无以名之的伟力抛入了一个苍茫的天地。

在这里,他彷佛看到了辽远的天空中,驾风飞腾,如垒如城的彤云万里,暴烈的狂风呼啸着,似乎要把他扯成碎片。

允星喷出一口鲜血,但也正是这一口血,让他从那可怕的幻境中解脱出来。

他很快就明白,自己是被某位绝顶高手的神念锁定,灵台震荡,才生出种种幻觉。只是他想不通的是,身后这位,其修为恐怕尚在宗主天垣翁之上……哪位真一宗师到了?

虽然满腔疑惑,又是面对着无比恶劣的形势,但允星心志坚定,并无丝毫动摇。只是咬紧牙关,扭转在强压下略有僵滞的身形,破军仙剑嗡然震鸣,在电光石火的空隙中,连续八次虚劈,在虚空中留下了同样数目的寒光轨迹。

“八阵图?”

在这低低的呢喃中,方圆数里的星力发出一波又一波非正常的震荡,随着破军仙剑劈刺的轨迹,轰然内聚。

只一瞬间,允星周身三尺,便显现出八条玉一般颜色的光柱,围绕着他旋转不停。

而以八柱为中心,澎湃的星力便如同大海中了无声息,却又千变万化的暗流,将一切的外力抵消、扭曲、分解。

接续而来的杀意只是在八阵图成形的初期给了一定的震荡,随后,便再也构不成威胁。而此时,稳住阵脚的允星才刚腾出空来,回眸看向那位竟然有脸在背后偷袭的真一宗师。

一望之下,他不可避免地震惊了。

“阴散人!”

轻摆拂尘,阴散人并没有立刻再攻,仅是很感慨地叹了口气:“若不是在星河中,你哪有机会做成这八阵图?”

允星横剑当胸,在八阵图的卫护之下,抿唇不语,脑子里却在急速思量。

几十年来,神龙不见首尾的阴散人,突然出现在星河内,看样子,是和那个李珣同路。甚至不顾身分,暗袭一个后辈弟子……这算是怎么一回事?

看允星保持沉默,阴散人微微一笑,正要说话,心中却忽有所觉,扭头向后看了一眼:“啧,来得好快!”

话音未落,臂弯处的拂尘当空扬起,三千银丝犹如擎空画笔,在迷蒙的夜空中,画出复杂交错的轨迹。

随着拂尘的上下起舞,允星的心脏不可避免地有些紊乱,他隐约感觉到,在这些虚实交错的轨迹中,蕴含着一波令人窒息的力量,这个念头刚一闪过,拂尘空中的狂舞已完成了最后一笔。

没有任何理由的,允星只觉得头皮发麻,耳中深处,则传来一声悠远苍凉的长吟,直接在他脑中回荡。

转瞬间,长吟猛地扩散开来,风雷鼓荡,如同在他脑子里连放了几十个炸雷,诸力相激,允星七窍溅血,向后便倒。自始至终,他都不明白,自己究竟是怎么中招的。

仅是稍后一线,远方天际,一道淡紫剑光势若流星坠地,破空而来。剑芒与大气激荡,鸣响声却古怪地由高处落下,渐转低沉。

也正是这低沉的声浪,切入天地之间,竟引得山峦江水嗡嗡共鸣,似是引得星河内三垣七岳、九泽三江之灵气,凝于剑锋。

虽相隔数十里,阴散人仍感觉到那无可抵挡的锋芒。她秀眉微蹙,旋又不屑地撇了撇嘴,手中拂尘在虚空中最后一拂,发出丝丝的破空声,继而轻伏在她臂弯处。

八根玉色光柱在允星倒地之初,便齐声共振,消去一波外力,但在阴散人最后一拂之下,失去允星控制的八阵图,虽然没有立刻崩溃,但运转的节奏也发生了混乱。

阴散人便在这短短的间隙内,闲庭信步一般走入星力的乱流中,伸手去取允星的性命。

距允星还有三步,阴散人只需探探手,便可以将允星的脑袋割下。她也确实探出了手去,然而,在犀利的真息行将划开允星喉咙之前,她听到了一颗水珠的滴响。

这里是擎苍江边,隆隆的水声从来都是主流。然而,阴散人听得真切,这一声,是只有在深邃寂静的岩洞深处,才能听到的最纯粹的水滴坠落的微响。

下一刻,这一滴水便化做了风云激荡、怒浪排空的大洋,恍惚中倒倾万里,直灌入星河中来。

“镇海八法,厉斗量!”

阴散人定住了身子,也就是这一迟疑的工夫,头顶上虚空开裂,淡紫色的剑光直贯而下,几乎是擦着阴散人的脚边,插在地上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四章 惊乱 下一章:第六章 狼狗
热门: 撒野(左肩有你原著小说) 野性的证明 诡案追踪2 男友粉的人设不能崩 庄恬恬,你快跑 艺术谋杀 察举制度变迁史稿 世事如刀,我来领教 朝歌/病美人存活攻略 我在古代搞建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