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问情

上一章:第八章 徒儿 下一章:第二章 绝命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坐忘峰不知何时,阴云聚合,午后的阳光早已不见踪影,天空中的流光轨迹也因此越发显眼。祈碧心中羞愤已极,此时已不辨东西,任剑光流泄而下,只想着远远地逃开,再不回头。

你们那也叫夫妻?

不是睡在一处,称几句相公、夫人,便是夫妻的。真正做夫妻的,那要有家,有家啊!

什么是家?丈夫、老婆、孩子捏在一块儿也不算,他们还要生计、要操持家务,要这家室兴旺发达,他们为的才是家。你们算什么?道侣!纯为修道捏在一起的、互相采补的男修女修,就他妈的是这回事!

除了修道,他什么都不能给你!你要孩子,就是坏他道基,你越是要,他越是不满,到最后,你就是他心里头的魔障,魔障啊!

魔障……祈碧只觉得脑中阵阵昏眩,不知何时,她脸颊上已湿了一片,她要止住眼泪,但最终也只能尽力捂住嘴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单智的言语就如同一把尖刀,狠狠剜在她心口上,挑开一切自欺欺人的伪装,剖露出里面鲜红的血肉。所以,她恐惧了,她要逃开,不管去哪儿,只要能让她将伤口再度掩埋下去……就这样,便好了!

剑光就这么擦过林梢,在枝叶的崩解纷飞中,笔直向前。也不知飞了多远,她似乎听到有人在唤她的名字,一声不止,又连续唤了几声,这声音越来越近,终于清晰到让祈碧不能再无视的地步。

她停下剑光,茫然回顾,一时间却找不准目标,放眼望去,只觉得四野茫茫,尽是草木枯灰,天上地下恍如一色,猛然间竟分不清上下东西。

天地似是在瞬间翻覆,她脑中晕眩,剑光散乱间,身形从半空直坠下去。

“祈师姐!”

贯入耳中的声音越发地清晰,随着这声唤,空中忽地云气四合,“咕噜噜”一连串的气沫挤迫声响之中,祈碧已跌入一团软绵绵的云气之中,氤氲水汽扑鼻而入,倒让她的神智更昏沉了一些。

坐在这团云气上,祈碧怔了半晌,才勉强回神。她抬起头,入眼的那位立身虚空的男子,不是李珣,还有谁来?

与李珣目光一触,她忽地便笑出声来:“珣师弟,你也是来糟蹋我的么?”

话未说完,她再也忍不住心中悲苦,泪水肆无忌惮地倾泄出来,刚刚被风吹干的面颊,立时又打湿一片。

李珣眉头紧锁,一时间也是无言。他对这种事情绝不在行,此时他宁愿再同三大宗主恶战一场,也不想直面这心神受创的女人。

那厮的嘴巴,怎么就分不出个轻重?

心中暗骂几声,但最终也只能是低声一叹道:“祈师姐,我送你回去。”

全不相干的一句话,却比任何劝慰之言更来得有效。不论祈碧如何悲切不胜,对这样的善意总要有所回应,也就是这么一缓,便将她的情绪流动截断,竟让她发起怔来。

面对祈碧的眼神,李珣微有些尴尬,也就不再多说,掐了个印诀,牵动祈碧身下的云气,便要向山下飞去。

哪知才升到半空,又听到祈碧幽幽开口:“婴宁呢?”

“还在睡呢。”李珣随口回了一句,想了想又道:“灵机师兄在上面照应着。”

“我们回去!”

“啊?”

李珣这回是真的吃惊了,他扭过头去,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。

祈碧轻轻拭去泪痕,努力将自己的神色变得正常些,这才迎上李珣的目光:“婴宁聪明得很,我若先下了山,这事便瞒不过她,徒惹得她担心……回去吧。”

李珣默然,半晌之后方点头道:“祈师姐放心,我已经让单师兄从另一个方向下峰,闭关思过去了,这件事,如果师姐不愿……”

他话说了半截,祈碧已经听出未尽之意。她低低一笑,眼神忽地便深幽下去:“珣师弟,你们究竟瞒了我多久?”

心中一跳,李珣再看她时,却只看到了低垂下来的发丝帘幕。在天风吹荡下,青丝漫卷,交错眼前,恍惚迷离中,让人猜度不出她心中所想。

这时候,李珣忽然明白,自己又做了一件错事──女人的心思,哪有那么好猜度的呢?

苦笑一声,他并不申辩,只站在云端一角,保持缄默。祈碧也没有再问,仍保持着跪坐的姿势,低垂发幕,遮掩住了所有的意绪变化。

这场景,似曾相识。

李珣静静地看着,恍惚间竟出了神。耳畔的风声似乎化做了别样的呼啸声,寒气浸骨,依稀间,透过那一层黑暗,两点星火在冰冷的水下燃烧。

纵然彼此之间那样接近,几至吐息可闻,李珣却仍不明白,那里面是充盈着悔恨和绝望呢,还是抽吸旁人的灵魂,伴她永沦幽狱!

额前突然沁入一丝凉意,李珣心神猛然清醒,抬起头来,只见到天空中灰蒙蒙的一片,数点雪粉飘飞,渐渐密织如幕,在山风吹荡下,从一个山头移到另一个山头,终将整个天地笼罩在雪幕之下。

“这场雪来得好急……”

李珣长长地吁出一口气,刚才,他心境的波动已经很危险了。若不是被冰雪的寒气惊醒,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来。

有此变故,李珣心中也暗暗警惕,境界突破过快,兼又心魔深种,别的还好,眼下这灵竹的身分,务必要十二万分的小心。

再看向祈碧时,却见她在这雪雾中,只不过数息时间,发际肩上,便沾上了薄薄一层雪粉,愈显得凄怆迷茫。

李珣自问不是个软心肠的,可看到此情此景,要让他袖手旁观,他也做不到。

叹了口气,他又使了个印诀,云气上嗡然微响,气机穿梭牵引,生成氤氲暖气,将飘飞的雪花挡在周边。祈碧也感到了这一变化,她微抬起头,眸光在李珣脸上扫过,旋又低垂下去。

正当李珣以为云气之上将再度恢复到沉默状态时,却听到了祈碧的低语声:“珣师弟,陪我说会儿话吧。”

李珣迟疑了下,还是走了过去,也学着祈碧跪坐下来。也许是靠得近了,他分明嗅出,云上的暖湿气味里,已掺入了佳人的体香,芳馨幽远,别是一番滋味。

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祈碧却也不急着说话,她伸出手来,轻轻梳理微有些凌乱的发鬓。

白雪皓腕,乌云青丝,这堪称妩媚的姿态,只宜于闺阁之内,妆台之前,祈碧将其现于人前,未必是有心,却是在无意中改变了两人之间的氛围。

面对这情形,李珣心中不免有些其他的念头,却又很快被抹去了。

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,眼看着就要回到婴宁休憩的所在,祈碧才平淡地开口说话:“若是珣师弟处在你文师哥的境况下,会怎么看我?”

只听这句,李珣便大致猜出来,单智那厮说了些什么。

看到祈碧唇角显露出来的苦涩,他心中一叹,话音却平静得很:“我与大师兄经历不同,也想不出他眼下是个什么境况。不过,在我看来,祈师姐便是祈师姐,大师兄怎么想,与我无关。”

他语气冷淡,话意却极是亲近,让人如何听不出来。祈碧抿唇一笑,心情似是有所好转,可接下来,她的问话便让李珣有些吃不消了:“你不管你文师哥怎么想,所以,你也就不管你单师兄怎么做,是吗?”

这个罪名李珣是万万承担不起的,所以他立刻摇头否认,苦笑道:“单师兄的心思我也只是了解个大概,却实在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……话又说回来,我管天管地,也管不住别人的念头啊!

“而且,对师姐你,山上诸多师兄弟里,揣着份心思的,恐怕也不止他一个!”

这纯粹就是混淆视听了,但效果着实厉害,祈碧脸色先是大红,继而又青白交错,怔了半晌才知失态,口中骂着“胡说八道”,身子一挣站了起来。

李珣跟着跳起,脸上仍端正颜色,没有半分嬉闹的模样。

“祈师姐,这话你当然不爱听,可是修行道途漫长,谁都有个耽搁、走火,师姐修行时间比我长得多,类似的感悟应是有的。单师兄眼下便是误入歧途,而师姐你,又何尝不是?”

“我?”

祈碧明眸中略现棱光,与李珣目光一对,却先是抵受不住,偏过脸去:“是了,我又何尝不是?”

语音低弱千回,渐至于无。李珣正考虑着还要不要趁机进言,却听到耳边细细低语:“……所以,我最佩服的就是你啊,珣师弟!”

“呃?”

祈碧没有看他,只是将目光投向漫天飞雪。在这浓密的雪雾中,坐忘峰的轮廓若隐若现,比平日远多了一份神秘苍茫。

“我也知道,天都峰一事后,心中已是心魔深种,我也曾努力过,只是每至夜深人静之时,往事翻涌而上,便不克自制,灵台群魔搅扰,几乎生不如死!几十年来,修行上再难有寸进。

“可是珣师弟你,当日年纪尚幼,所受刺激甚至更在我之上,这几十年里,却能精修猛进,一跃成为此界最顶尖的后起之秀……人与人之间的差别,便是这么大吗?”

李珣皱了皱眉,祈碧这无心之言,却正好道破他的修行与旁人的不同之处。若祈碧的见识再长进些,说不定还能从中察觉出一些别样文章。

不过,李珣现在也不怎么在意了,只是微笑道:“我的性情与师姐不同,或许这就是原因所在……”

“也许吧。”从祈碧的语气,便能听出她对此并无兴趣,她的本意也并不是纠缠这些旧事。

止住李珣解释之后,她低语道:“修为停滞不前,若只是影响我一人也就罢了,偏偏也连累了他。这些年,他分心旁骛,进境平平,我都是知道的,却不愿多想……“其实我应该感谢单师弟,若不是他,我未必能看得清楚!只是,近日,我不想再看见他!”

她的言语前后颇不连贯,显然仍难以自拔,最后一句固然是少有的决绝,却依然摆脱不了自苦自伤的格局。李珣暗叹一声,终于绝了再劝的念头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别人自苦自伤,又关他什么事?

真是奇哉怪也。

察觉到自己的心态变化,李珣便又担了份心思。此时居高临下,已经可以看到山洞外来回踱步的灵机,看他那张掩不住心思的面孔,李珣便知道,想要将事情化解在无声无息之中,难啊!

不管怎么说,事情总算没有继续恶化下去。单智这回还算听话,也可能是被吓住,早早便向宗门申请闭关,等李珣他们下峰时,他已经“潜心修炼”去了。没有此人在眼前,祈碧和灵机总算还能维持正常的神情。

将祈碧与婴宁送回居所之后,李珣已觉得疲累欲死,正待回去歇息,却见到灵机皱着眉头跟在后面,亦步亦趋,没有半点扰人的自觉。

李珣又好气又好笑,转头道:“你怎么还不回去?留这脸色给我看吗?”

灵机的脸色没有好转,闷了半晌才道:“今天都怪我,我太心急了……”

“他自己入了魔障,又能怪得谁来?”李珣先为大家撇清干系,接着又道:“我也担心他心态不稳,不过,事已至此,当面规劝的法子便再不能用,我们只能暗中招呼着,免得他一时想不开。”

嘴上说着,他心中已是冷笑:想不开?恐怕还会做出什么事来吧!

本来只随便一想,可记起单智被他叱责下山之时,那死白绝望的面色,李珣便留了份心,但嘴上不停,又道:“不过此事也能算是个契机,如果他能从中幡然醒悟,那还是你的功德呢!”

灵机知道这是李珣有意帮他调理心情,便撇撇嘴角,强笑两下,只是脸色很快又沉了下来。李珣翻了个白眼,对朋友的软心肠实在无可奈何。

勉力又劝了几句,总算让灵机按捺心情,回去歇息。看着他御剑归去,李珣反倒又倦意全消,在自家门口呆站了会儿,先前存下的念头开始明晰起来:单智那小子,不会真做出什么事来吧!

一念既起,李珣倒有些坐立不住,稍做思量,也驾云飞起,朝止观峰下去了。

明心剑宗已出师的三代弟子,除了文海、祈碧夫妇及李珣居住在止观峰,其余均散居在连霞山各峰谷之中。

单智的住处便是一处低谷,距离止观峰并不远,李珣花了小半刻钟便飞抵那里,排闼直入。

山谷中白雪霭霭,遮去大半草木布置,一眼望去,倒是出奇的爽利。

按照李珣的想法,此记单智应该立刻扑上前来,哭着闹着请他出个主意才算正常。可是,出乎预料的是,一直到单智居所内,里面竟是半点儿声息皆无。

天色已暗了下来,屋内也没有点灯,黑暗晕染了大半个房间,与窗外透过来的雪光交织在一起,诡异阴森,又深寂至难以捉摸。

李珣皱起眉头,瞳孔涨缩几次,很快适应了屋内的光线,可是目光仍梭巡了两圈,才找到单智的位置。这个可怜虫正缩在角落里,蜷成一团,整个身子都隐没在阴影里。

踏前一步,李珣正要说话,目光所及,嘴唇又闭合起来。

单智在发抖,在静寂的大背景下,簌簌的落雪声、上下牙床“得得”的撞击声、还有那似乎将骨肉抖落的怪响,种种声息合起来,又化为一串低细的呜咽,融入到渐渐扩散的黑暗中去。

李珣静静地看着,看这可怜虫咬着大拇指,无意识地压抑着,让呜咽零碎不成声。露在外面的半张脸早是涕泪交加,扭曲的脸上却看不清是恐惧、绝望又或悲伤。

这一幕,又是似曾相识。

李珣恍惚间觉得,最近自己就像垂垂待毙的老朽,眼前闪过的一切总和前尘往事勾连不清。自己的心肠也在似真如幻的迷蒙中,不知成了什么形状。

人心果然是最奇妙的东西,在这一刻,李珣发觉,他心中不屑、鄙夷、无聊之类的感觉迅速地淡去了,留存下来的,则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,而最终,这心绪也化为一叹。

叹息声像是一根尖针,猛刺在李珣头皮上。这瞬间的疼痛让他从纷乱的意绪流动中猛醒过来,近乎仓促地退出去,再不愿待在这突然压抑得令他喘不过气来的空间里。

李珣冲出屋外,在冰冷的雪雾中做了个深呼吸,这才感觉好些。他又拍拍脸颊,在清脆的响声中,调整心情,脑子里却仍闪动着单智颓废绝望的眼睛。

这眼睛绝没有焦点,却死死地扣着他的心脏,使其依着某个律动,发出低低的颤音。

“见鬼!”

低骂一声后,李珣飞身起来,头也不回地朝着止观峰飞去。

他是在不住地上升,然而在更深的感觉中,他却觉得,自己彷佛正从临渊台上坠落下去──前一刻,他俯瞰众生,不可一世,转眼间却基石崩塌,以至于沦落到与那条可怜虫比肩!

是的,即便他绝不愿承认,但事实如此:现在的单智,就是六十四年前的李珣!二者之间,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差别。

这真他妈的……李珣可以说是“逃”回止观峰的,他心中满是烦躁,涌动的气血无数次冲击着心防。理智和冲动一起告诉他,现在他需要做点什么,证明也好、发泄也罢,总之一定要办出那可怜虫力不能及的事情出来,多少也是个安慰。

然而,在回到小楼之后,他反而开始发呆:是要做点什么,可做什么呢?

在无所适从的心态支配下,李珣游魂般从楼下走到楼上,再转回来,如是三五圈,却仍找不到目标。

太阳穴旁的血管已在突突跳动,如果手边有把剑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拔剑便斩,先毁了这小楼,再杀遍止观峰上下,一吐胸中积郁。

李珣涨红了脸,重重地踏着步子,第五次走入书房。来回踱了两圈,正要再出去,鬼使神差,他的眼神无意识地扫过书桌上摆放的石板,还有旁边的笔架、砚台。

脑中似乎响起了声玉罄的清鸣,使他濒临崩溃的理智缓了一缓。他抢前两步,盯着那块石板,怔了半晌,忽发掌击下,打得石板四分五裂。

“有了!”

叫声中,他袍袖翻卷,将满桌碎石清得干干净净,随手扔出窗外,顺便又掬了一层白雪进来,真息潜运,使之化水,滴入砚台。他则拿起旁边似是颇为名贵的墨条,在方砚中磨了两下。

墨是好墨,只可惜研墨的手段差劲。看着浓淡不均的墨汁扩散开来,李珣心中又是好一阵烦闷,他闭眼不看,待定了定神,便又一掌拍在桌上,匡声大响,砚台也跳了跳,在这声乱响中,他咬牙道:“研墨!”

阴散人纤长的身形应声自虚空中闪现,她莲步轻移,走到书桌之前,稍稍打量室内布置,继而抿唇一笑,将目光移到李珣的脸上。

李珣别过脸去,似是看窗外的雪景,并没有搭理她,更没有把话说第二遍。

阴散人也不计较,先轻展素手,铺开纸张,又放了镇纸,左手这才摆动拂尘,搭在右臂臂弯处,小指向上轻勾袖管,显出一段如白玉般的小臂。

她拈起墨条,食指抵在顶端,拇指和中指夹在两侧,用最标准的姿势,慢慢磨动。她似乎全不知这是明心剑宗最核心地带,举手投足间悠然自得,也没有半分被人支使的味道。

而且与李珣相比,她研墨的手法便高妙得很了,磨动时细润无声,虽只是来来回回几个动作,却在迂回中显出虚静清妙的气度来。

李珣无意间一眼看到,便再也拔不出来,只觉着随着玉手乌墨的移位,他躁动的心情竟略有平复。

他不自觉地坐到桌前,持起笔来。狼毫尖锋吸纳墨汁,渐转乌黑,看着雪白的纸张,他定了定神,提笔在白纸右端,以中楷写下“禁法秘要直指”六字。

初一下笔,他便觉得满腔火燥随着笔锋运转,倾泻而出,转折间棱角分明,剑拔弩张,然而写到“直指”二字时,着墨越发方润齐整,虽不失劲健开朗,却也内敛得多了。

稍一思忖,他换了管软毫,继续下笔,这次则换了小楷。他满腔躁动,均在开头六字上融化开来,此时心境灵明,只觉得文思飞扬,近千字的总纲序略,一气呵成,如珠如链,好不快意。

直到最后一笔落下,李珣方口吁长气,心中积郁,一扫而空。他搁下笔来,正要将眼前这篇作品细细品味,阴散人却先伸手拿起来,一边轻轻吹乾墨迹,一边着眼阅读。才看了几行,便是一笑。

“口气虽大,但也是有真料的,难得深入浅出……不过,你真想把这些心得写下来?”

如果说李珣初起念时,还只是为了彰显个人的“地位”,等到写完这篇序言,他已经将杂念沉淀下去,是真的想作一篇大文章出来。所以,阴散人问罢,他就毫不迟疑地点头道:“难得有了想法,为何不做?”

话是这样说,但真做起来,却远不像所说的那么容易。

先前所做序文,是站在高处落笔,笔法简约,仅起到提挈纲领的作用,并不甚难。

而到正文处,李珣不但要照顾到体系的严密,还要努力将其中的理论、凡例等控制在明心禁法的范围之内,分外考验他由浅及深、由一知十的推演功夫。

长夜过去,天色微明之时,李珣数易其稿,不过才写了两千余字,初步阐明了禁纹刻划、复合、推演的基础。

这小半篇文稿远比不上写序文时的文思泉涌,但写完再看,依然是字字珠玑,极有大家气象,李珣本人也十分满意。自觉一夜思索下来,禁法之道的根基又增厚不少。

他写了一夜的文章,阴散人也在旁边研了一夜的墨。难得她由始至终都是从容淡定的神气,研墨时亦清幽恬淡,便是偶尔看看,也养眼得很,让人不觉得累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八章 徒儿 下一章:第二章 绝命
热门: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Ⅵ 极限 克里姆林宫的红衣主教 共享天师APP 仙剑奇侠传2 老间谍俱乐部 无量真仙 穿成短命炮灰女 震旦3·龙之鳞 司礼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