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绝路

上一章:第四章 言谈 下一章:第六章 疑似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妖凤与天芷的战斗整整持续了一个半时辰,这才偃旗息鼓。李珣临近水镜洞天之时,听到过路散修的谈话,都是啧啧赞叹两位宗师人物的无上神威。这时候他也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。

作为名义上的散修利益的代言势力,散修盟会在散修中间,并不具有约束力,十个散修中倒有七个不愿意受到散修盟会的节制。

可是话又说回来,散修盟会那几位标志性的散修、妖魔,又隐隐间成为诸多散修崇拜的对象,他们言及之前那场激战,自觉不自觉地便将立场与妖凤等同,似乎与有荣焉。

散修与散修盟会之间微妙的关系,在此刻显露无疑。李珣似有所得,不过,他最终还是把精力放在眼前的事上。

他正安然站立,眼前粗可数十人合抱的苍青巨树,枝影婆娑,即便是在严冬之时,仍绿意盎然。李珣对此并无兴趣,他只是稍侧过身形,避开巨木已中空分叉的巨大枝干,向着斜上方横扯出来的一棵粗干,静静地躬下身去。

嗡嗡的议论声立时响起。

天空地下数百名各宗修士与诸方散修,有的明白,有的糊涂,却同样兴致盎然地就此情形发表议论,和身边的朋友或陌生人争辩。有些难听的言辞不可避免地顺风飘来,李珣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。

除了第一次祭奠时,他以大礼参拜,接下来数次,他都是躬身行礼而已。毕竟林阁的墓穴还是在连霞山上,此地仅仅是他殒命之所,礼行得重了,反而显得虚伪。

从这一点看,颜水月的评价倒也没什么错处。

如是三拜。李珣再躬到地,身子稍稍停顿,藉此整理心中软弱的角落。

待到将已经模糊的影子尽数排开之时,他行将起身,而此刻,眼角处烙上了一个红影。

周围的嗡嗡声响猛力断绝,喧嚣的水镜洞天之前,忽成死地。

李珣的身子也僵了一僵,他看得很清楚。那多层细纱织就的火红裙袂,刻画着精致图案的同色鞋面,曾经是他噩梦中反覆出现的景色。

当然,还有这可以烧伤灵魂的灼热气息,便是偶尔想起,也能令李珣浑身颤栗……当然,那已不是因为恐惧。

他缓缓直起身来,半侧过身,目光直直看向仅在数尺之外的身影。对方身上辐射出来的力量实在太过刺眼,使李珣不得不微眯起眼睛,却依然看得清清楚楚。

果然,来人正是天妖凤凰。

自从少时一别,李珣还是首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这位给予自己绝大屈辱的妖魔。

她仍是一身大红裙装,肩上披了件同色披风,而只在风帽边上,露出一圈雪白的貂裘,修长的身子笼罩在披风之下,看不清身姿曲线,却别有一番静谧安详。

是了,时光流水匆匆过,对她而言,恩怨本身已算了却,在时光长河的冲洗之下,李珣已很难从她素净雍容的脸上看出当年凄怆绝厉的影子,凤目中流动的火光也倦怠了,像是波涛不惊的深海。

李珣迎上这样的眼神,心中却止不住困惑。难道她忘了,就是她亲口所说:“你日后若敢进我十里之内,我便让你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!”

声音似乎还缭绕在他耳边,李珣忽觉得脸上隐隐作痛,那是曾经一记重重的耳光。还有比这耳光更痛的痕迹,正深刻在他心底最深处,随着回忆的深入,齐声悲嚎。

李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将嗓音锁定在最稳重平和的水平线上,稍稍欠身之后,方道:“栖霞元君,别来无恙?”

一语飞度七十载,无数重嶂飞影在眼前如水般流过,给李珣的话音注入了莫名的沧桑。然而,相对于妖凤立身鸿蒙,几同寿天地的人生,这点沧桑不过是水滴一点,落入大海之中,连片水花都溅不起来。

妖凤深沉的眸光没有任何变化,唇角却微微牵起,略消减几分雍容威仪,透出令人捉摸不透的意味。目光在李珣脸上一扫,她转脸看那根旁出的枝桠,末了低语道: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他……也算后继有人吧。”

旁人听来,这只是寻常的赞赏和感慨,然而只有李珣这深知根底的当事人才明白,这无异于最毒辣的讽刺。而且,妖凤完全不是有意的,只是将心中所想,直接说出来罢了。

李珣眼中像是镀上了一层冰冷的膜。他不恼恨妖凤直言,却特别在意七十年过去,他在妖凤眼中,依然没有一个本质的长进。

是的,他从不自视过高,但也不会妄自菲薄,他比任何人都明白,妖凤这一回,是真正地小看他了。

简单的对话之后,两人再没有什么可说的。李珣眼神垂地,妖凤抬眼看天,场中陷入最尴尬的静默──至少在旁人看来,是这样的。

妖凤初至时带来的威压渐渐消去,周围不自觉退开的修士们,压抑着呼吸,开始第二波的议论,这回议论的对象中又加上了妖凤,不过,声音却比先前要微弱太多了。

这似沉默又似僵持的气氛在持续了一小会儿之后,终于被外人打破。

数里之外,琅琊水镜之天的入口,有人沉声开口,音质清亮,语气却未必佳:“远来本是客,却不是栖霞元君为何而来。”

妖凤听到这声算不得客气的招呼,冷诮一笑道:“原来是水镜先生亲至。坦白说,我为的就是传说中的彻天水镜。我倒想看看,当年一语害我家破人亡的谶言偈语,究竟是怎么造出来的。”

这句话听在李珣耳中,大有古音的无赖架式。家破或有,那人亡不是她自己搞出来的?此时却光明正大地将罪状安在水镜宗头上,当是师出于古音而更胜于古音了。

李珣冷冷发笑,声音不大,在此时的环境下,却极是清晰。妖凤自然听得清楚,回眸看来,虽未必生气,可目光中陡然亮起的锋芒,却在无言中提醒李珣,操持着把柄的,究竟是哪位!

无言地偏过头去,李珣见好就收,即使如此,他的胆色在周围人中,也是一等一的了。

天底下有几人敢在妖凤眼前落她的面子,还能站得好好的呢?

将李珣镇住之后,妖凤又道:“我虽是孤陋寡闻,却也知道,彻天水镜运转,需是在天星移位,阴死阳生之时,数万年来,从未改变。

“偏偏今年,贵宗说变就变,向后顺延一月,称得上是轻松自在,我心有好奇,故而来此一观。”

这话就是直指水镜宗妖言惑众了,固然有强词夺理处,但效力还是有的。周围修士,尤其是诸多散修,嗡然议论之声大起。不能说水镜宗的信誉就此扫地,可在家门口受到置疑的感觉也绝称不上太好。

水镜先生不愧是一宗之主,只涵养一项便远超常人,虽不见人影,可他嗓音甚至比之前更来得清雅出尘。

“元君误会了,此次水镜大会,关键并非是谶言偈语。也不瞒元君,早在一月之前,彻天水镜上,偈语已现,只等着诸宗道友前来,再公示而已。”

此言一出,周围的议论声更是嘈杂。

妖凤的态度也很奇怪,听到这便似心满意足,微笑之后,再不言语。

倒是水镜先生言语殷殷,越发客气:“元君远道而来,我宗自然要尽地主之谊。洞天内无甚奇处,只是清净而已,可为元君暂歇之地。水月,还不领路来!”

旁边早吓呆了的颜水月听闻此语,“啊”了一声,小脸上紧张得都要哭出来。

让她这个修道数十年的后辈,去靠近妖凤这绝顶妖魔,委实是难为她了。偏偏她不懂得掩饰,生动的表情落在旁人眼里,既让人为她担心,又令人发噱。

妖凤倒没有难为小姑娘的意思,她前行两步,忽地扭头朝着通天古木上发话:“无忧,还不下来?”

尖锐的呼哨声中,一个粉红色的影子从高处浓密的枝叶间翻滚下来,人未至,清脆的笑声已令人心情活泛,十分舒畅。李珣不由抬头去看,那翻翻滚滚落下来的少女,从初识到现在,总让他疑惑不已,辨不清其中的玄机。

全天下能有这般手段的,也只有他名义上的亲师姐,林无忧林大小姐了。

犹记得在嵩京长街上初识之际,有个闲人说这少女再过两年长成身段,便是倾城倾国之姿。可如今近七十年过去,说话那人恐怕已经骨肉化灰,而无忧小姑娘依然是那般天真姿态,没有任何变化。

难道她就长不大吗?

李珣隐然觉得其中有些问题,但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。无忧天真恣意的笑脸在他眼前闪过,紧接着便是一声招呼:“啊哈,师弟你也来了!”

在人前,这称呼对李珣是个不小的困扰,难得他能保持面色不动。

还好,林无忧保持了她一贯的高深莫测的举动,并没有让李珣为难,银铃般的笑声中,她踢踏着脚上的绣鞋,一路风尘,跑了个不见踪影,只听她遥遥唤道:“水镜洞天天光云影的美景我一定要看个清楚!”

妖凤早习惯了女儿这般形态,她微微一笑,自顾自地缓步前行。这时颜水月才真正反应过来,仓促间向李珣打了个“小心”的眼色,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。

李珣暗吁一口气,忽又想到古音透露出来的信息。感觉中,现在妖凤和古音的关系应该还维持原状,否则,刚刚那个照面,妖凤又岂会给他半分面子?

这事先不必管,难得有了空档,他不如……一道凌厉如刀的目光忽从人群中透过来,打在他脸上,强大的压迫力令他心神一震,脑中倏然断绝。他身上打了个激灵,猛然回首,眼神自动过滤掉人群的诸般面容,直指那目光起始之地。

耳中响起一声轻咦,已经远去半里路的妖凤似乎也有了感应,定住身形,移目看来。只是此刻,李珣已顾不其他,在眼睛捕捉到目标的刹那,他便呆怔起来。

因为,他看到了另一个“自己”!

入目的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形象,高瘦的身体披着由雾松铁织就的苍黑道袍,大袖飘飘,俊秀的脸上微笑隐然,而笑容生就的纹路却颇有几分阴森冷厉。

围观人群中有眼尖的,只顿了半息,便有几个叫声轰然而起:“幽魂百鬼!”

明心灵竹,幽魂百鬼,近年来,通玄界如日中天的两位后起之秀,在传说中的多次较量比拼之后,终于在人前显露出本来面目。

看虚空中寸步不让的目光交击,纵然远比不上天妖凤凰压倒一切的神威,却更使人热血沸腾,难以自制。

果然……是她!李珣从呆怔中回醒过来,第一件事便是忍着差点爆出口去的狂笑。

至此时,他高悬的心脏怦然落地,全身都轻松下来。说实话,把阴散人留在万里之外独立办事,他心里还是有些没底的,而看到此人之后,那些担忧便尽数飞到九霄云外。

此时就算妖凤要取他性命,怕也没那么容易。

他表面上做出冰冷眼神,与其针锋相对,暗地里则调控体内沉潜多日的蛊虫,以特殊的方式,向对方问好。哪知才做了小半儿,一道神念横空杀出,直烙在他脑中。

如滚沸水的力量让李珣差点儿惨叫出声,耳中则响起妖凤的低语:“不要忘了剃刀峰之事……若你真能与此人齐名而不落下风,那件事,我便答应了,也无妨!”

最后几字已经微弱至不可闻,但除了第一句之外,李珣却是稀里糊涂,满头雾水。这没头没尾的,都是什么啊!

李珣心中震动,眼神便也有所散乱。对面的百鬼便在此时收敛神光,冲这边勾动唇角,冷诮一笑,就那么转身离开。

百鬼身形所到之处,诸修士波分浪裂,不自觉闪出一条道来,其威势便是本尊到此,怕也远远不及。看得李珣只有苦笑:姑奶奶,您演过头了吧!

念至此处,李珣猛醒过来,看妖凤那态度,莫非……扭头再看向妖凤,却见她身形早淡至难以目见,所经之处,别说“波分浪裂”,根本就是见不到一个人影。目观这无俦威煞,再想她刚刚所说的言语,李珣不由为月后的另一场约会担起心来。

他心中念头百转,虽暂时没有结果,却也不愿在这里被人当猴子看,环目一扫后,他亦御剑飞腾,化为一道虹光,转眼远去数十里外。

脱离了人们的视线,李珣长出一口气。他本来的打算此时已经完成一半,没想到那“百鬼”的嗅觉之灵敏,更在想像之上。

藉着他祭师的机会,两人已建立了初步的默契,如此的距离,更有“同心结”相互联通,再见面也就是画蛇添足了。

御剑在空中绕了个圈子,确定下方向,李珣直直降下,落在某个无人的山坳中,看周围没有人注意,他迅速变装。

此时百鬼的身分不好再用,血影妖身又太显眼,想了想,他干脆用上搁置许久的“无颜甲”,化成一个面目普通的男子,再罩上一件长袍,便成了此间最常见的与会散修,融入人群,恐怕最熟悉他的人,一时半会儿也认不出来。

唯一有些不便的,就是手上没有一把剑器,无法御剑飞空。其他如御气飞行和驾云之术,都有些扎眼,想了又想,他只能使出普通的神行之术,挟以少许五行遁法,过山蹈水,如履平地,速度倒还过得去。

认准了东华山的方向,他一路疾行,无人处便贴着地面御气飞掠,千余里的路途,小半个时辰便已走完。

从李珣此刻所立的小山丘上遥遥看去,东华山腰处的精舍已可略见飞檐轮廓,正如颜水月所说,里面冷冷清清,半个人影也无。

以七修尊者的高傲自负,最大的可能便是在精舍中调息打坐,懒得出来现世。

李珣也无意打扰,他只是对七修尊者携来的弟子感兴趣。据他所知,他最担心的那个徐亢,便是七修的得意弟子,怎么也有三两成的机会,随行侍奉。

遥遥打量了会,见精舍院落中确实没有人影走动,他低哼一声,并不冒进,而是返身折回。

七修尊者怎么说也是邪宗内仅在罗摩什之下的绝顶人物,耳聪目明之外,更有神通感应,不是轻易能瞒得过的。一个不小心,便可能被七修衔尾追杀,那可就真是笑话了。

记得来时路上,碰到几个颇嚣张的散修在那边占地采药,当时急着赶路,并没有在意。但如今,那些人便是最好的问路石了,用慑神手段抓两个扔进去,身为后辈,那个七修的弟子,哪有不冒头的道理?

心中计较得当,李珣脚下又加快些许,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,他正要消隐身形,耳中却听到一声铿锵的剑鸣。前方山体拐角处,亦有淡淡的光芒透过林隙,射入眼中。

李珣心下奇怪,身形闪动,迫近过去。才奔出几步,他鼻翼抽动,已从迎面而来的山风中,嗅到极浓的血腥气。

自从血影妖身小成,李珣最闻不得的就是血腥气,对他来说,这气味比任何烈酒都来得刺激,直勾得他恨不能放手大杀一通,以发泄心中焦躁之气。

他眼中闪过黯沉的红光,速度再增一线。而此时,隐隐话语已顺着风飘过来,依稀间,这是个尖锐的女音:“……也就罢了,为什么还要活生生地抽取他们的精血?”

又有冷笑回应:“既然是邪魔,自然就要有邪魔手段。别说抽他们的精血,便是就此零剐细剁,做几样菜出来,你这黄毛丫头,又能奈我何?”

李珣眨了眨眼,这两个声音都挺耳熟,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。他心中猜测,身形直拔而起,像一头夜枭,在山林中稍做盘旋,便无声无息地贴在某处悬空的山壁之上,冷眼下看。

入目的第一人便让李珣睁大了眼睛,他很想咬咬手指头,看看老天爷是不是闲着没事,专门逗他玩来着。那个一身黑袍,满脸冷笑的男子,不正是他要寻找的徐亢么?在这里遇上他,也不是知是幸或不幸。

与徐亢对峙的是一个身姿颇佳的女修,手持利剑,颇有气魄,由于背对李珣,周身气息又相对内敛,李珣一时间也认不出是谁。

不过,相对于徐亢来说,这并不重要。李珣舔了舔嘴唇,心中杀机渐渐积蓄。能力提高了就这点好处,一件很复杂的事情,也许用最简单的方式便可以解决,当然,这方式也就是最粗暴的!

“徐亢,别以为你‘幽都妖剑’的名头能吓住人,姑奶奶我还不怕你!”女修像是被激怒的小野猫,嗷嗷叫着,露出尖锐的利爪,李珣看了,眼中却是一亮。

并非是少女如何动人,而是在身姿晃动的时候,李珣分明看到,她耳边的金丝耳饰,有如千丝垂绦,叮叮连响,悦耳动听。这种极具特色的耳饰,李珣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。

洛玉姬啊……李珣倒真是有些惊讶了。在他印象中,洛玉姬就是以众凌寡、仗势欺人的典型,没有绝对的优势,便绝不出手。当然,统筹调配的能力还差得多。

不过,眼前这情形却让人刮目相看。

李珣也看到她脚边那几具尸身,正是刚刚气焰嚣张的几个散修,想来和洛大小姐也是非亲非故,她能为了这些素不相识的人物,和修为远在她之上的徐亢作对,所谓“行侠仗义”,还真不只是说说而已。

当然,如果她张牙舞爪的时候,脚下能稍稍动弹一些,显得不那么僵硬,效果应该会更好。

看着洛玉姬强抑着心中恐惧,“仗义执言”的模样,李珣不由微微而笑。也罢,今天他也扶弱锄强一回,帮帮这大小姐又如何?

李珣做了决定,对面的徐亢也不是傻子。他早就认出眼前色厉内荏的泼辣少女,正是三皇剑宗宗主洛岐昌最疼爱的千金宝贝,也是打心里不愿诉诸武力。

万一有了什么伤损,洛岐昌登门问罪,天妖剑宗固然不惧,可他这麻烦制造者,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想想自己出来已经太长时间,又因为受到眼前女修的干扰,采集精血的任务还没完成,徐亢越发不愿在这里僵持,再应付了几句,确认洛玉姬没胆纠缠,他冷笑声中,就那么纵起身形,退向身后的密林之中。

难道洛玉姬还有胆量追上来不成?

洛玉姬是没有追上来,她只是如释重负地跺脚大骂。浑然不知在她头顶后方,有一个新晋魔头,正逐丝逐毫地释放出凛冽杀机,锁定住正退往林中的徐亢。

“绕道去宰了他呢,还是现在就下手?”李珣评估着利弊,最终决定还是谨慎些,避开洛大小姐这目击者,去别处下手。

徐亢飞退的身影已贴近树林边缘,李珣冷冷地盯着他,身形也开始移动,但下一刻,他的眼珠子差点就先一步飞了出去。

徐亢冷笑的表情永远凝固住了,身后的林木摇摆,枝叶簌簌,有如一声低沉的叹息。

这细细的微风里,徐亢的身子像是一个硬灌入空气的猪泡,猛烈膨胀,伴随着如鞭炮般连续不断的骨骼脆响,他七窍同时溅出鲜血,再轰然炸开,血沫四溅。

同这四溅的血沫一起迸发出来的,是令人呼吸顿止的刺骨杀意。那种纯粹的凶暴戾气,李珣这一生中,也仅在血散人、魔罗喉这两个绝代凶人身上见识过。

更要命的是,对方在击杀徐亢的同时,分明捕捉到了来自李珣方向的气机感应,两相接触,李珣只觉得心中如中巨锤,差点就喷出血来。

“退!”

完全出自最本能的反应,李珣想都没想,身体一翻,便施展土遁之法,直没入身后的崖壁中去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四章 言谈 下一章:第六章 疑似
热门: 大国战隼 想当boss的我终于如愿以偿了[综] 九天神帝 东方快车谋杀案 虫图腾2:危机虫重 波吉亚家族 天地白驹 仙剑问情6:天人永殇 男神自带降智光环[综] 谁在收藏中国:美国猎获亚洲艺术珍宝百年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