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抢劫

上一章:第六章 疑似 下一章:第一章 得宝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从沉睡中醒来,李珣的意识像是突然跳出水面的鱼儿,从一个世界,进入另一个世界。无数新鲜有趣的信息通过各种管道蜂涌进来,又在意识构建的网路中过滤,只留存下有价值的一些,进入他的思维。

“咚”的一声响,“鱼儿”又潜入水中,在熟悉的世界中遨游,可另一个世界中生动鲜活的景色,已永远留存在他的记忆里,烙上深深的印痕。

李珣睁开眼睛,怔怔地看着房梁。昨晚,因为心神的疲累,他少有地进行了一次睡眠。整个过程中没有梦,只有入睡时的神思恍惚以及清醒时的奇妙感应,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尤其是清醒的那一刻,那种跃出水面,与另一个世界接通的快感,让李珣对眼前熟悉的场景,忽又出几分厌倦。这里就好像是深海的水流,无论他怎么移动,都永远将他笼罩在其中。

这一认识让他懒洋洋的不想动弹,也许只有跳跃的思维,才能不受限制,从容往来于六合内外,过去未来。他呻吟一声,又闭上眼睛,也许,他还能再睡一觉。

屋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,李珣刚听出这是灵机,他的屋门便被大力撞开。灵机三步两步抢到床前,大力推动他的肩膀。同时高声叫道:“不好了,不好了!珣师弟,婴宁被人掳走了!”

婴宁?哦,阴散人出手了,这也在预料之中。

李珣睁开眼睛,看着灵机已快急哭的脸,忽然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。惊讶吗?愤怒吗?急切吗?应该是这样。

可是,从心底最深处翻涌上来的倦意,像是无边无际的黑潮,漫过他的灵台,将一切应有的反应,消融干净。

真无聊啊……深深的叹息在灵台长鸣,他的眼珠没有一点儿移动,只是怔怔地看着上方梁柱,脑中充塞的,全是叹息的回响。

灵机被他的反应吓住了,一时竟说不出话。直到外面人声惊动,才猛醒过来,小心翼翼地戳了下李珣的肩膀,试探性地开口道:“珣师弟?”

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在灵机呆滞的目光下,李珣双手齐拍面颊,旋又捂住面孔,大力揉搓。良久,才放下手来,紧接着一个翻身坐起。此时,出现在灵机眼前的,正是平日沉稳冷静的李珣无疑。

“珣、珣师弟?”

李珣还给他一个苦笑:“没事儿,刚刚睡迷糊了,对了,你刚刚说婴宁……”

“婴宁前日晚上丑时左右,被人从坐忘峰上掳去,至今下落不明。”

说话的已不是语无伦次的灵机,而是刚进门的明玑。她神情肃然,清晰的轮廓线条更显犀利,整个人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,令观者屏息。

李珣没有做出夸张的惊讶态度,而是深吸一口气,简单地问了三个字:“谁干的?”

“不知道!”明玑回应的三字便如冰珠滚落,寒意森森:“来人趁着婴宁去坐忘峰看望祈碧的空档,绕开宗门封禁,击伤护送的灵嫣,将婴宁掳走。唯一有过接触的灵嫣,直接被打昏,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见。”

明玑所说的灵嫣,是“落霞剑”明如的得意弟子,自从祈碧受心魔困扰,难有进益之后,灵嫣便成为最可能继承明如衣钵的直系弟子,一身修为不在“明心三灵”之下。她被一击放倒,足可证明来人实力强绝。

李珣心知肚明,对阴散人而言,这不过是牛刀小试。他甚至可以从中得出更多的信息。

比如,阴散人能够手下留情,应该就是为了给婴宁日后出山行道,减少道德上的阻碍。由此也看得出来,阴散人和她徒儿一样,对婴宁相当重视,视其为继承阴阳宗衣钵的最佳选择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“传承”?

也许是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李珣很难理解有关于“传承”的问题。

所以很快将注意力拉回到眼前。作为婴宁名义上的师尊,他必须有所表态,而这态度很大程度上就将成为明心剑宗处理此事的准绳,轻忽不得。

他沉思一会儿,方道:“四师叔,最要紧的,是要明白掳人的鼠辈究竟存了什么心思。婴宁身世最单纯不过,但因她是元胎道体,旁人掳她只有两个可能,要么,是看中她的资质,以传衣钵;要么……”

后面的话不用再说下去,明玑自然明白。

李珣飞快地看了下她的脸色,紧接着又道:“若是前者,事情还有转圜余地。可若是后者,则必须早早行动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弟子以为,婴宁年纪幼小,品貌一流,修为不佳,必须有人扶持才能御剑飞行,这样的组合扎眼得很,一方面我宗需尽力搜寻。

“另外,我们可以去和雁行宗做笔生意,以他们的耳目,未必不能察觉。”

因为对阴散人的手段极有信心,他这些话都是持公心而论,极有见的。只是这样未免太过冷静,李珣早在连霞山上谋划时便想到此节,眼下虽是状态不佳,依然能表露出几分忧色。

“婴宁之事,人力固然重要,但多半还要看老天。倒是山上,有件事不得不防。婴宁出事,山上应属祈师姐最为伤心,偏偏这段时间她受的刺激太多,若是由此出了事……那该如何是好?”

旁边的灵机刚刚插不上话,现在却配合之至,他跳起道:“正是如此,祈师姐把婴宁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,若知道此事,怕是要疯了……”

李珣见说得不像话,不客气地叱了声“闭嘴”,然而此时效果也已经出来了。他和婴宁只相处了极短时间,感情相对淡薄,若是太过热心反而不美。可祈碧不一样,几十年的同门情谊,让李珣做出情感偏向,合情合理。

明玑听了,眉目间明显柔和许多,她道:“传讯中没有说阿碧的事,我会借用水镜宗的传讯台向宗门询问。难得你有心了!”

说至此处,她微声一叹,旋又振作精神,冲李珣轻嗔道:“不要再赖在床上。你刚刚提议说与雁行宗做生意,那这事儿便由你去说。抓紧时间,明日就是水镜大会,几十个宗门集在一处,唠唠叨叨,那时什么事儿都办不成了!”

李珣自然不会怠慢,忙跳起身,正要出门,后面明玑又低喝一声:“回来。”

李珣愕然回头,却见到明玑向他伸出手掌,雪白的掌心上数道犀利清楚的纹路,再一次证明其性情的同时,也让李珣摸不到头脑。“这是……”

“把‘吞海灵犀’拿来!”

所谓“吞海灵犀”,就是前段日子明玑从厉斗量手上赢过来,又送给他防身的法宝,李珣还没机会用上。

虽然奇怪明玑为什么会讨要这送出去的宝贝,但李珣还是迅速将其从腰间解下,恭恭敬敬地送了过去。明玑拿在手中,微微一笑,道了声:“借我用上一天,明日还你。”

李珣只感觉到莫名其妙,但也不好多问,只能点头应了。这才向她及灵机告别,出门去寻颜水月,询问雁行宗落脚处去了。

直到离开精舍,李珣才重重吐出一口气来。刚刚真是好险哪!幸好头一个进来的是灵机,修为见识都还差些。若换成是明玑,当时他的身心变化,绝对瞒不过那双利眼去。

遮掩了半晌的忧色终于爬上了脸。他可以感觉到,玉辟邪对“不动邪心”的压制越来越弱,骨络通心之术好像也力有不逮,他只是偷懒了一晚,心窍内的邪气便渗透出来,干扰灵识,且在无形中控制了他的情绪。

他刚醒来时的情感低潮,表面上看只是沿续昨天的低落情绪,可若任凭那“黑潮”在心中肆虐,将其情绪压低到某个极限──极则生变,他抑郁的情绪将瞬间爆发,再引燃积压在心窍内的暴戾血煞。

如此,身边的灵机恐怕会第一个被他斩杀,身心魔化之下,也将向《血神子》的无底深渊再迈一步。

正如典籍上所说,天魔修行,如操舟急流,有进无退,顺势者一日千里,逆势者舟覆人亡。他这强行压制,应该也算逆势而动,自然讨不得好果子吃。

他心中烦闷,办事却是麻利。只花了一个时辰,便在雁行宗那里商定了细节,告辞出来。此时天已正午,李珣不愿在外面多待惹事,干脆低眉敛目,只向宗门精舍飞去。

可这事情当真奇怪,他越是不想惹事,麻烦偏偏自动找上来。才飞了百余里,便听到背后有人大叫:“灵竹道友,灵竹道友!”

李珣一听见这嗓门,心中便暗叫声“晦气”,可因为某个原因,他也不能装着听不见。只好停身回头,先行了一礼,脸上排出笑来:“箕阁主,今日有闲?”

来人正是那面善心黑的箕不错,这厮也不管双方的辈分差异,哈哈笑着,赶上来便一巴掌拍在李珣肩膀上:“好样的!”

见李珣茫然,箕胖子嘿嘿笑道:“怎么,你还不知道?昨个儿你在通天巨木下和妖凤对峙,不落下风,已经传得满天下都是了。人人都说明心剑宗出了个厉害弟子,一身傲骨,便是天妖凤凰,也无可奈何。好啊,好啊!”

对这些虚妄的传言,李珣根本懒得理会,又因为是对这胖子,连表面做秀的功夫也免了,只是冷笑两声,不置一词。

胖子何等奸猾,立时便看出李珣的心思,眼睛眨了眨,忽然道:“既然灵竹道友不惧那天妖凤凰,却为什么对俺百般防备?俺可看出来了,这两日来,你灵竹可不厚道,防俺跟防贼似的!”

突然翻了脸,仓促间,任李珣如何冷静自制,脑中也有片刻的空白。

再看那胖子,只见他脸上每块肥肉都在抖颤,由此生成的纹路汇在一起,乍看是笑,可透过一层再看,却是模糊诡谲,辨不分明。

这一刻,李珣想到了东海上,胖子那尸骨无存的“师弟”。紧接着,他又想到,眼前这胖子,还是位执掌万年名门的一宗之主。

再次为箕胖子认真定位,李珣也定了定神,面对箕胖子意味不明的眼神,微微一笑:“何来防备一说?箕阁主无论如何都是前辈,我这做晚辈的,对前辈恭敬,是再正常不过。

“当然,若箕阁主往别处想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箕胖子闻言哈哈大笑,又大力拍了拍李珣肩膀,方道:“小子有前途!

至少这嘴巴,比你那些同门长辈要厉害太多。嘿嘿,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,大家都懂,何必解释。”

他一改先前油滑的姿态,老气横秋,大有海派作风。只是可惜这依然是他的伪装,看似坦白的态度,却依然回避了他最终的目的所在。

若在往常,李珣此时已经见好就收,为大家存份脸面。可今日,他心情正糟,碰上胖子这胡搅蛮缠的,心中火气忍不住突突外冒,但口中语气越发从容。

“箕阁主言重了,在下昨日听箕阁主传授心法,言及此界宝物、奇物之分,自觉所获匪浅,极是佩服。由此,我倒想起一件事来:外界传说,箕阁主近来出游在外,收集各类宝物,是否便是行那追本溯源的心法呢?”

箕胖子咧开嘴角,正要发笑。李珣却不给他机会,紧接着又道:“如此修行手段,玄奥精微,非我这后辈所能臆测。

“只是我听说,箕阁主以绝妙手法,取走了星玑剑宗的一枚定星,却也留下了一颗可代替定星的黑曜石,虽是不告而取,终究存了一份公义在,如此作派,令人佩服。”

恐怕只有老天爷才知道,箕胖子的“公义”在哪里。光天化日,众目睽睽之下,难得箕胖子脸皮厚度惊人,只是哈哈笑道:“什么公义不公义,俺只是有个公平买卖的心思……”

话说了半截,李珣便插言道:“有此一点,便属难得。说到这里,我到有件事情,想请教阁主。”

“你说,你说。”

李珣微笑道:“灵竹不才,忝为明心剑宗弟子,当年蒙师门长辈青睐,得了一件宝物,也就是箕宗主看到的那块玉辟邪。可解百毒、辟万邪、明心境、做无上护持。七十年来,贴心存放,不知用它挡过多少灾劫。

“这也罢了,偏偏那位长辈已不在人世,每每睹物思人,如有寄托,难以割舍。我这里突发奇想,这宝物理应价值几何?箕阁主堪称此界最顶尖儿的鉴赏大师,正是本色当行,若为此宝标价,该用何物抵换之啊?”

此话一出,箕胖子肥脸僵住,还好他反应极快,很快又在脸上挤出笑来,正要说话,耳边忽灌入一声赞叹。

“说得好!”

平空响了一声掌心雷,继而长笑声起,一个人影视虚空如平地,一步走来,便跨越半里许的距离,到二人身边。口中则言道:“至宝有价,情谊无价。灵竹此言,深得我心。”

过路的修士发出微微的骚动,十之七八都停下身来,驻足观看。

李珣和箕胖子同时扭头。见到来人面目硬朗,冬日依然一身薄薄青衫,遮掩不住磊磊的肌肉轮廓。浑身上下辐射出来的力量,纯粹到令人无法直视,正是镇魂宗宗主,厉斗量。

李珣叫了声“厉宗主”,旁边箕胖子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,却也呵呵一笑,举手招呼:“原来是厉兄,近日各方奔走,难为你了。”

胖子肥脸上表情之真挚,令李珣也自愧不如。只是厉斗量显然也非常清楚他的德性,满布铁青胡碴子的嘴角挑起来,不咸不淡地回应道:“哪里,同是四处奔波,我只是动动嘴皮子,还比不上箕阁主的辛苦。”

厉斗量嘴上说得轻松,可李珣却看出来,他眉宇间阴郁之色,比当日在星河之外,还要来得浓重,想必是串联各宗会盟,效果不佳所致。

箕胖子想到的则是另一层意思。以他的性情,打灵竹这晚辈的主意,并没什么“以大欺小”的困扰,可这也要分场合。

如今厉斗量横插一手,摆明要替灵竹出头,再纠缠下去,未免得不偿失。他心中很快便有了决断,笑道了句“厉兄过谦”的话,转脸对李珣道:“灵竹道友的宝贝,若是在旁人手里,俺怎么也有个七件八件可换,但牵扯到人心,价值便难以估量。

“厉宗主说得好啊,情谊无价,若是能换得来,又哪还称得上情谊呢?

好,好得很!”

他咧嘴一笑,竟就那么拍了拍李珣肩膀,摆摆袖子,头也不回的去了。

李珣冷眼看着他背影远去,心中估算着,是不是瞅个机会,将这胖子干掉完事儿,免得被他日夜惦记,睡不安稳。

一旁厉斗量却点头道:“箕不错为人无甚可称道之处,但却不是睚眦必报的性子,该放手时就放手,仅就生意人而言,还算合格。”

李珣知道他是在点醒自己,忙回过神来,一躬到地:“多谢厉宗主为我解围,否则被这胖子缠上,还不知如何收场。”

厉斗量性子直爽,胸怀气魄均是一等一的豪迈。见李珣施礼,也不刻意推辞,道一声“罢了”,旋又笑道:“我也只是推了一把,若非你先前用言语将他挤兑住,以他缠人的性子,哪能轻易罢手。

“嘿,可惜我没你这份好口才,东奔西走数月,却没有半分用处!”

言罢,眉宇间忧色更深。李珣心里和明镜似的,这时候却只能装糊涂,垂手敛目,闭嘴不言。

厉斗量见他的神情,知道自己也是急得狠了,抓着个小朋友也来诉苦。自嘲一笑,冲李珣挥了挥手:“这两日北齐山周围不太平,你还是快快回去吧。对了,若你那闪灵儿师叔有闲,请她去水镜洞天一趟……嘿,尽尽心力吧。”

李珣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,脸上也恭恭敬敬应了,向厉斗量再行礼之后,转身离开。路上再没有什么麻烦上门,他顺利回到宗门驻地,但在找明玑回覆时,却听到这么一个消息。

“出去了?什么时候?”

将注意力从对小婴宁安危的猜测上移开,灵吉挠挠头皮,回想道:“你走后不久吧,说是去找老朋友,怎么了?”

“老朋友?算了,也没什么大事。”

李珣不以为意,又去找明惑,请他代明玑去了。把事情都办好之后,李珣突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才好。

回到师兄弟身边,看他们如咬牙切齿地诅咒拐走婴宁的“魔头”、再随声附和吗?李珣觉得自己已经没了那份做秀的耐心。

所以,他远远地避开了正在讨论的师兄弟们,在宽敞的精舍院落中转了几圈,看着天光一点点地消减下去,他觉得,自己的心境也随之灰黯无光。唯一有区别的是,第二天清晨,天光还会亮起,而他则将再没有机会了。

靠在周边的院墙上,听着前方传来隐隐的话音,激奋、高昂、冲动,李珣尝试着倾听,然而仅仅数息,他便过耳不闻。因为那是在灵魂层面的疏离,他和那些师兄弟们已经找不到情感上的契合点,只能冷冷旁观。

在这一刻,他感觉到无比的孤独。

孤独的感觉一发而不可收拾,有如涌涨的潮水,在沙沙的拍岸声中,漫过灵台,又奔流而下,冲刷着肌体的每个角落。潮水寒冽,幽无迷幻中,似乎要把他的灵魂冻僵、凝固!

他本能地拒绝这种变化,可是突来的情感潮水无可抵御,他仅有的一线灵明,也在冰冷深寂中沉浮挣扎,直至没顶。

他呻吟一声,贴着墙,软软地倒了下去。凹凸不平的墙面和他背心磨擦,细碎的痛感一直延伸到后脑处,眼见就要坐倒在地,一块特别突出的石块将他的后脑狠撞了一记。

他怔了怔,身子本能地上挺,也就在肢体的无意识紧绷下,心中似乎“卡嗦”一声响,心窍外面严密的封锁就此崩开了一道缝隙。

滚烫的血浆像是喷发的火山,再没有障碍能够阻挡。锁控着“不动邪心”的封禁一条条崩溃,惊人的热量以心窍为中心,膨胀开来,刹那间将冰冷的血液蒸至沸腾!

“唔!”

李珣猛地咬破了嘴唇,将喉咙里翻腾的咆哮声硬压了回去。他伸出手,扶着院墙,勉力撑起身子,在原地僵了一下,忽然后翻,跃过仅有丈许的外墙,落在精舍之外,踉踉跄跄地跑开。

他没有御剑腾空,只是凭藉两条腿,高一脚浅一脚地前进。虽然黑夜已经降临,漆黑的夜色却没有给李珣造成任何困扰,不管是嶙峋的怪石还是横出的树枝,包括地上爬动的小虫,都被他收入眼中。

然而,这些东西,无一例外地被蒙上一层淡淡的血影,随着身体的移动,视界中所有的一切,像是被血流冲刷,扭曲变化,妖异之至。

不知走了多远,眼前景物的扭曲程度更加严重,李珣只觉得连整个天地都在晃动、崩解,从中流淌出来的,便是那永无休止的血红色浪潮。

他的肢体不住地颤抖,因为在皮肉包裹之下,汹涌澎湃的血流已经燃烧得快要炸开了!

依靠最后一点灵明,他驱动体内的“同心结”,发出信息,再抖抖索索地拿出“无颜甲”,覆在脸上,将外袍反穿,做完这些的时候,他全身骨节都在咯咯作响,体内纵有可毁天灭地的伟力,他却再也控制不住半分!

脚下一软,他摔倒在地上,好像压折了一棵小树,却感觉不到一点儿疼痛。恍惚中,在心底深处,有一头凶兽纵声长嗥。嗥叫声透过胸腔,震动声带,让他再也忍耐不住,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怪响,与嗥叫声共鸣。

火流终于席卷了他全身的每一个角落,然后轰然爆开,无可抵御的伟力瞬间拔升了无数个层次,催毁所有、吞噬一切。

在此刻,甚至连记忆也被燃烧殆尽,李珣只感觉到那没有上限的火热,他的灵魂被这热量充斥着,融化、变形、纯粹!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六章 疑似 下一章:第一章 得宝
热门: 异世种田发家致富 嫁给前男友他爸[穿书] 沙雕学霸系统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 闪电小兵 步兵攻击:80年纪念版全本无删节 暗黑者外传:惩罚 十角馆杀人预告 刺局3:截杀局 九重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