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内鬼

上一章:第三章 阴阳 下一章:第五章 交易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从礼仪的角度而言,一宗之主,请宗外人士登上云辇,无疑就是极亲近、极看重的表现。

算起来,明玑虽与秦婉如辈分相当,但在人前也不敢怠慢,依足了礼数。李珣随着她进退趋奉,脸上肌肉都发了僵。直至进了云辇内部,才算松了口气。

和明玑不同,李珣毕竟来过,方一进来,目光便自发地瞥向辇内卧榻之上。却见纱帘之中,羽侍身躯之上,悬着一团深蓝色的光球,旋转不停。偶有几道略淡些的同色光丝,从光球中投射出来,从羽待身上穿过。

明玑的目光也很快被这奇异的玩意儿吸引过去。

一旁秦婉如柔声解释道:“那便是家母了。她老人家身受灵灭丝之苦,需‘定魂蓝星’方能解救。本宗费尽周折,才由千帆城的大匠师制成这一枚,眼见就要得竟全功,却不想被妖凤偷袭。幸亏厉宗主及仙子拔剑相助……”对此中情由不太了解,明玑也只能嗟呀两声。

秦婉如微微一笑,转脸对李珣道:“当年灵竹道友年岁尚幼,修为平平,才有被救一节,而今不过七十载,却已经名震天下。今日更将当时情状,整个倒了回来,倒让本座有了白云苍狗之叹。”她摆出前辈尊者的架式,似乎真是在叙旧,李珣不愿被她牵着鼻子使唤,只是喏喏谦逊了几声便罢。

明玑却窥准了她话中枝节,一语卡在其中:“秦宗主今日所遇局面,应也是一时大意所致。只是妖凤及其身后的散修盟会势头正劲,又有令堂这一节,却不知秦宗主是否仍准备按原本计划南返呢?”秦婉如知道明玑是把话题引向诸宗合作的方向,却也不刻意纠正,只淡淡道:“家母此时状况不稳,一时间倒急切不得。

我意欲暂留水镜洞天数日,稍事观察。此外,妖凤欺人太甚,只恨我修为粗浅,一时尚抵御不得,所以……”她忽地将话截住,静了一静,方冷笑道:“我也修书一封,请师尊出山,为我主持公道。料那妖凤也不敢再为所欲为!”说话间,她美目顾盼,在二人面上扫过。

李珣看得出来,秦婉如还在拿架子,显然对诸宗会盟一事,仍有所抵触。只是,她拿谁出来不好,偏指望阴散人。

要知道,此时阴散人只怕还在东南林海内照顾婴宁那孩子呢,哪里赶得过来?

李珣强忍着笑,把目光移到别处。云辇内虽算宽敞,但男女有别,可以着眼的地方实在不多,他眼睛转了一圈儿,只能盯着内壁上悬着的挂饰,耳边有一搭没一搭地传入两位美人儿的“闲聊”声。

正在无聊之际,李珣心中忽地微微一动。这没来由的感觉就像是向心湖中投下一颗小石子,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,却又不知石子是从哪里飞来,怪异极了。

李珣终究不再是秦婉如口中“年岁尚幼”的小鬼,几十年来的风雨磨砺给了他极为丰富的经验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他很快便澄清心境,保持原来的姿势不动,一点点地盘查附近可能对心境造成影响的因素。

稍等片刻,在视界的极限处,李珣终于发现了变故所在。

那是床榻上的羽侍。

虽然姿势和呼吸没有任何变动,可在定魂蓝星与其气机交换的过程中,比之先前有了极轻微的改变,蓝色的光丝好像比之前少了一些,速率也有所变动。

而明玑与秦婉如仍在闲聊中交涉,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变化。

李珣皱皱眉头,他对定魂蓝星的运作不算了解,自然也不知什么才算正常,男女之别更使他不能死盯着床榻不放。是以虽是心中疑惑,却只能按下不表。

恰在此时,耳中传入秦婉如的柔软腔调,里面涉及到他:“说起来,我与灵竹道友也算有些缘分。托大一些,还算是长辈,难得相见,不好让道友空手而回……”李珣听出她话中意思,惊讶过后,正准备开口推拒,秦婉如已先一步道:“明心剑宗御剑之道天下独步,且用志惟一,最是精纯。寻常那些法宝对道友而言不过是添乱,可有可无,我这里却有一件小玩意儿,颇适合道友所用。”说着,秦婉如即从袖中取出件小东西递上,乍看像是颗黄铜铃铛,只有龙眼大小,上雕简略的纹饰。秦婉如将其置在掌心,稍一滚动,便发出低低震响。

“此物名为‘扫雪’,可缀在剑柄之后,用心精炼数日,其声息退可守心澄意,进而干扰敌心。没什么杀伤力,只可算是个小玩意儿,聊做纪念却是恰好。”李珣与明玑对视一眼,都有些迷惑。

若是太贵重的宝物,他们自然是不会收的,可这“扫雪铃”论珍奇还称不上,仅是实用而已,正是纪念用的好物事,若再加以拒绝,未免有些不尽人情。

稍一迟疑,明玑略微点头表示同意。李珣得了指示,方躬了躬身,从秦婉如手上接过。铃铛入手,他心中立时一跳,面上却是不动声色,只是再行谢过。

秦婉如送出纪念之后,也就顺理成章地送客,明玑也不再多言,扯了下李珣,起身告退。

李珣偷瞥了下二女的脸色,观其神情,其结果似乎还在双方可接受的范围内。

由于要掩饰开小差的举动,在下了云辇之后,李珣也没问明玑详情。倒是明玑叹了口气。

“只阴阳宗一支,仍不足成事,也怪不得秦宗主如此谨慎。撇去西联诸宗,与北盟有利益冲突的宗门,实在少之又少,会盟之事,可以休矣。”李珣小心翼翼地回应道:“这毕竟不是行军打仗,北盟势力虽强,也谈不上各个击破,百兽宗一事后,各宗应该不会给古音以犯事的口实吧。

“这样看来,倒是玄海幽明城那边,群情复杂,难保北盟没有什么动作……”话未说完,肩膀上早挨了一记。这一剑鞘挨得好没来由,李珣睁大眼睛,委屈得很。

明玑用剑鞘压着他的肩膀,似笑非笑:“我总算明白你近些年把功课都用在哪儿了!自家修为还没上去,哪来这么多计较?

就算你是古音肚里的蛔虫,叫人家一个指头弹飞,照样不顶用呢!”李珣哭笑不得,只能摇头道:“蛔虫就算了吧,再说……不是已经有一位了吗?”他有意压低了声音,话中若有所指,所得便是另一记剑鞘。

在他夸张的呼痛声中,明玑的笑容忽地沉淀下去,显露出沉静的一面。

“此事不要再提,我看秦宗主在此事上多有保留,想必有所顾忌。说出来徒增麻烦。”李珣喏喏应声,跟在明玑身后,缓步前行。走了没几步,忽听得声音入耳:“我倒忘了,借你的吞海灵犀还未还你。喏,接着。”从明玑手上接过挂饰,李珣仍在装胡涂:“四师叔用这玩意儿干什么了?昨晚上……”

“昨晚上用它与‘血魔’交了回手,可惜,药不对症。”明玑倒很坦然,三言两语将昨夜的事情描述一遍。

“从前日徐亢等人的死法上来看,血魔应该深浸魔道多年,出手戾气甚重,其燃血元息必受邪祟怨气滋养。

“这‘吞海灵犀’固然比不上‘玉辟邪’那般效用,但也不至于毫无作用……故此,我与释无涯宗主都觉得,昨夜出现的那血魔,与前日的,并非同一个!

“前日那个,修为更加老辣,暴戾之气更重。而昨夜那个,应该降一档次,修为却比前一个来得精纯,啧,哪来这么多魔头!”李珣听得背后冷汗直冒,在一侧强笑道:“那四师叔可知道,当日在星河杀死允星的,又是哪个?”明玑眉头皱得更紧,半晌方道:“不能轻下结论。不过,经你这么一提醒,我倒想起件事来……”

“什么事?”明玑欲言又止,末了只是笑着摇头道:“算了,你不用管这事,只要记得以后出门在外,万分小心便是了!”听她这么说,李珣自然没法接着问下去,只能闷着头思索,自己究竟哪句话出了楼子。哪知再走了没几步,明玑忽地转过身来,李珣一个失神,差点儿迎头撞上。

急切中,胸口被一只纤长的手掌轻轻按住,李珣借着一点力,停下身子,满脸茫然地看过去,却见明玑神采凛然,分明心中有了决断。

“帮我个忙……厉宗主前面,替我道歉,我有急事,要先行一步。”

“啊?四师叔去哪儿……喂!”李珣真见识到她说做便做的性子,还来不及问个明白,便见她排空直上,向着东方飞射出去,有心想追上,又哪来得及?

在原地怔了半晌,李珣习惯性地想挠挠头,手刚抬起半截,他才发现,自己手上还捏着“扫雪铃”。心念微动,他勾着手指晃了晃,听着清亮的铃声,脑子里却想着之前秦婉如做的手脚。

在他刚从秦婉如手中接过这铃铛的时候,他清楚地感觉到上面过热的温度,立时明白,秦婉如必定是有什么消息,通过这手段传达出来。

由此回想起妖凤临去时大有深意的感叹,再联系云辇中微妙的变化,李珣感觉到,这其中应该有秘密等待他去挖掘。

有意思!

手指探入内壁,敏感的指尖初一接触,便知道里面确有文章。李珣不动声色,目光四面一扫,重将铃铛收入袖中。甚至还有闲情就近找了个水镜宗修士问路,才施施然向目的地行去。

向厉斗量等人解释,并向明惑报备之事可以不提,等到诸事齐备之时,天光又暗了下去。

此时,与会宗门大多已经回返,水镜洞天周围便显得十分清净。

由于正道九宗还要商议一些事项,李珣一行人只能继续逗留下去。不过,因为正道九宗弟子相处和睦,水镜先生干脆在洞天内划拨了几处住所,将诸宗弟子一古脑儿送了进去。

李珣不管其它人如何兴奋,他在有了新住所的第一时间,便随便找了个理由,将自己埋在屋子里,继续研究“扫雪铃”中的秘密。

仓促中,秦婉如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,所以李珣也没花多少时间,便找到铃中机关,抠住铃壁内的铁珠,轻轻扯动,便有一块只有绿豆大小,似是碎玉的残片掉出来。

怪不得铃声有些杂音,原来是这东西搞怪。

李珣笑着摇摇头,拈起碎玉,稍一透入真息,便知这是块类似于记录玉简的玩意儿。秦婉如在其中留下一条信息:“宗门不稳,婵玉为内鬼,师尊分身乏术,故借师弟之剑一用。”接下来,便是阴阳宗内部相互联络的方式,秦婉如希望李珣在一月之内,能以此将那个叫婵玉的内鬼引出来,一剑斩了。

“哼,阴重华分身乏术,难道我就清闲了?”李珣对阴阳宗内鬼什么的不感兴趣,倒是对信息中那句“分身乏术”颇为在意。

看这意思,大概是秦婉如认为阴散人应来水镜宗保护姐妹徒儿,没时间去管宗门的闲事。

只是,这决断的语气,味道怎么这么怪呢?

想了半天不得要领,李珣只能转念去想那个“婵玉”,如果他记忆不错的话,此人应是阴阳宗元老一流,在秦婉如抢夺宗主之位时,似乎也是出过死力的……不过,想想星玑剑宗的毕宿之类,李珣倒也能理解。

婵玉、羽侍、秦婉如、古音、妖凤,甚至还加上阴散人,这些名字在他脑海中来回流动,渐渐地似乎有一条线索将其勾连在一处,只是恍惚间好像还缺了一节,以至于越想越胡涂。

正想着,外面忽然又是一阵骚乱。李珣撇撇嘴,口中嘟哝着“多事之秋”,顺手将玉片捏成粉碎,再起身出门。

其实,说是骚乱未免有些过头了,不过就是几个修士在那里嚷嚷“祭炼法宝”之类,李珣听了半晌,才明白,是某个千帆城的大匠师借了水镜洞天内一口寒泉泉眼,正在炼制某件法宝。

千帆城打造法宝的手段,向为此界翘楚,平日里极少现于人前,却不知为何一反常态,弄得如此高调。

不过,李珣对此兴趣缺缺,摇摇头,正要回去歇息,忽听到后面有人唤他:“灵竹师弟。”声音比较陌生,李珣愕然回头,入目的也是一张不怎么熟悉的面孔。此时,他的博闻强记才发挥了效用,只一愕的工夫,他便记起来人的身分:“季涯师兄,好久不见。”来人正是不夜城的得意弟子,三代首席季涯。

李珣与他有过数面之缘,最近的一次,就是在不夜城举宗内迁之时,两人虽交情泛泛,却还算谈得来。

看季涯行色匆匆,不像偶然遇上,倒像是专门来寻人的。李珣的脑子瞬间就跳到“那位”身上,旋又暗中发笑,摇头否决。

片刻之间,季涯来到近前,与他把臂笑道:“灵竹师弟,真是让我找得好苦。”

“呃?”没想到向来沉稳的季涯会如此急切,李珣一时间怔住。

季涯略有些不好意思,缓了缓劲,正要说话,却见周围人声不少,又有些迟疑。

李珣察言观色,知他有难处,便笑道:“不如我们到屋里去说。季涯师兄有事,只要小弟力所能及的,必当效力。”他这虽是套话,却也动听。季涯感激地点点头,与李珣走到屋内。他也是有养气修为的,初时的急切过后,也知道自己颇为失态,趁进屋喝口茶的功夫,也慢慢调适过来,再开口时,便平静许多。

“我刚刚太过急切,失了常态,还请师弟见谅。只是此事于我太过重要,所以……”李珣忙道无妨,心中却在猜测季涯会提出什么难题来。

哪知对方再饮一口茶后,却蹦出这么一句话来:“我记得师弟你说过,当年你初见上人时,上人曾赠你一颗虹影珠,可是如此?”

“不错,确有此事。此珠珍贵无比,又曾救我于大难之中,上人的恩情,我一直记着。”李珣在这事上倒不含糊,说出的话不似以往,起码有八九分真实。

季涯闻言,身子一紧,勉强才压住腔调,小心翼翼地问下去:“那虹影珠,师弟可还带在身上?”

“嗯,如此至宝,怎能不随身携带,确实在我身上。”季涯脸上已掩不住喜色,他深吸一口气,放下茶杯,用希冀的目光看过来,甚至连声音都略微有些打颤:“那,师弟可否将此珠借我两日,两日后,我必定归还!”李珣完全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,但他深知人心变化,是以也不犹豫,点头道:“这宝珠本就是上人赠予我的,如今师兄你要用,尽管拿去,也不用订什么归期。”说着,他伸手入怀,将那黝黑的珠子拿出来,只见珠子在掌心里滴溜溜打转。

季涯站起身,先郑重谢过,这才将珠子小心翼翼地拈起来,透入真息,半晌才吁出一口气,如释重负。

“这回多亏灵竹师弟,否则我必是后悔终生。”

“哦?什么事情这么严重?呃……若是事关贵宗机密,师兄就不用说了。”季涯此时正满心感激,兼又喜事临门,哪还收得住口,呵呵笑道:“对我虽是大事,灵竹师弟听听也无妨。

“其实也就是刚才,上人对我说,将传授我‘先天五色神光’的法门……”

“啊呀,恭喜师兄!先天五色神光堪称贵宗极光玄法的最高法门,师兄得授此法,无疑是上人认定你登堂入室,可传道统。”季涯几百年来塑成的稳健沉着,此时已不知飞到了哪里去,直笑得合不拢嘴。

“承师弟吉言,我初听闻这个消息,也是欢喜得傻了。哪知上人还说,这五色神光之法,需实地演示,而其威势所及,除山岳强压之外,对神智冲击尤其厉害,像我这般修为,非有护持心神的法宝不可。

“本来,我也有一颗‘虹影珠’来着,只是不巧,参加水镜大会之前,把它送给一位师弟冲关所用。

“事到临头,自己反倒给难住了。偏偏上人又说,水镜大会之后,她便要闭关修行,只有这么两天有闲。还好我急切之下,及时想到了师弟你,真是天幸!”说罢,他哈哈大笑,李珣陪他笑了两声,才似若无意地问道:“上人要闭关么?迁宗不过数月,宗门里的事情应该不少才对。”

“确有不少杂事,不过,上人说她正在冲关的要紧处,一时也耽搁不得。好在宗门内还有师尊和各位师伯、师叔可以分担,短时间内,想来并无问题。”李珣嗯嗯连声,脑子却记起,天芷上人虽然修为绝顶,却没有亲授弟子,像眼前这位三代弟子首席,其师尊便是天芷的师兄,极影真人。

两人再说了一会儿话,季涯便开口告辞,临别自然又是连声的感激,并说必在两日内归还云云。

李珣有口无心地应着,脑中想到的却是另一件事。

天芷……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?

转眼又是一天过去,正道九宗内部的商议已经告一段落,可有些尴尬的是,等他们抬起头来,发现事态和会前几乎没有任何差别。就连阴阳宗,也仍然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态度,并没有热心倒贴的趋势。

李珣对此毫无兴趣,因为他正紧张着。旁人或许还不觉得,可他本人已经有了危机四伏的感觉。尤其是今天灵喆无意间说的一句闲话,更让他心生触动。

“今天怎么没见水月师妹?”灵喆只是随口说说,李珣却从中感觉到水镜宗所持的微妙态度,这也给了他更大的压力,就像有人在后面,拿鞭子抽他的脊背。在没法将知情人灭口的前提下,他只能把其它的事情做得尽善尽美。

没有明玑在旁,李珣的顾忌便少了许多。他随便找了个名目,告知几位同门一声,便出了水镜洞天,消失在莽莽群山中。

水镜洞天位于北齐山中段。这北齐山灵脉众多,是此界最大的药材集散地,本是修士来往较密集的地区。

不过,由于地势及封禁的存在,以水镜洞天为中心,方圆数千里,还是显得颇为幽静。

尤其是水镜大会结束后众人离去,周围又有“血魔”出没,更是很难看到人影。

不过,李珣仍然小心谨慎,因为他知道,不管是阴阳宗这香饵,还是不久之后的剃刀峰之会,都使得妖凤一行人不会离开太远。

他寻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山坳,此地为茂密的长青树木遮掩,长年不见阳光,腐枝烂叶厚近尺许,轻易不会被人发觉。

李珣在山坳的斜坡上清出一块相对干净的地面,弯腰刻画禁法纹路,这没有耗费他太多时间。

禁纹刻画完毕,李珣再一次确认周围数十里内再无修士打扰,这才启动骨络通心之术并寄魂转生的法门,将一身真息尽数转化为幽明阴火,并重启无底冥环。

剎那间,他真息质性天翻地覆,已压抑了数月之久的滔滔阴火,灼然膨胀,几乎有些弹压不住。

深呼吸了两次,李珣才将状况稳住,由此也可见出“血神子”的干扰并不只限于玄门正宗,便连幽明气的修行也受到影响。

李珣潜心观察,发现本来幽微杳冥的阴火质性,沾染了不少凶厉之气,或许杀伤力更上一层,可许多精微变化又使不出来了。

皱皱眉头,他也知道这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解决的问题,便先放在一边,集中精力,运转驱尸傀儡术。

这比之前要来得容易,不过数息,久违的幽一便从虚空中跨出来,雄壮的身体却比幽灵还要来得无声无息。

也在此刻,李珣体内的幽明阴火便像决堤的河水,喷涌而出。

幽一隐在风帽后的双眸亮了起来,赤红的光芒像是两把燃烧的利剑,与澎湃的力量融作一处。

“砰”地一声,幽一周身数尺的空气,真的燃烧起来,殃及地面上的枯叶层,一时间飞灰弥漫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三章 阴阳 下一章:第五章 交易
热门: 冷剑烈女续 彩虹六号 大唐行镖 大明之五好青年(混在大明) 朕的爪子一定要在上面 为将之道:美国名将指挥的艺术 燃烧的岛群 最强狙击手 天神主宰 没人要的白月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