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交易

上一章:第四章 内鬼 下一章:第六章 峰会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考虑着是否召来水蝶兰,一起去剃刀峰踩踩场子。李珣手上不停,将山坡上的禁法纹路尽数销毁。

此时,幽一的巡逻直径已经扩大到三十里,其神念控制的范围更是广大,偏偏李珣仍没有什么吃力的感觉,这让他非常欣慰。

看起来,非但阴散人,就连幽一也终于摆脱了天冥化阴珠的依赖,成为可以常规动用的大杀器。此刻,李珣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精进幅度,这使他心情变得很不错,也更快地做出决定“嗯,还是甭叫水蝶兰好了。她在外面藏了一整天,应该很窝火才对……咦?”远方幽一的感应在此时回馈回来,在直线距离七十里外,某个他极感兴趣的人物刚刚现身出来,同时正有另一个他更熟悉的家伙飞快地接近。这两个人……糟!

李珣瞬间下令幽一全力收敛气息,却仍慢了半步。

最先出来那人分明已有所感应,虽相隔几个山头,其凌厉无匹的气息仍然直透过来,遥空和幽一碰撞一记。

李珣无心恋战,也使得幽一没有展开他惯用的凶悍手段,只是稍触便退,一退数十里,将气息隐藏得更深。

“天芷上人哪……脾气是越发见长了!”李珣咧咧嘴,将幽一收回,不敢再对天芷有什么想法,却将注意力放在了后来接近的那人身上。

天芷这母老虎碰不得,箕不错这奸人也碰不得吗?

他想起那天晚上,无意间得到的消息。当时他问箕胖子,那块“锁心寒铁”是谁订做,箕胖子便说是“天芷上人”。

而接下来,两人动手,细节就没再问,现在想来,昨日传闻千帆城炼制法宝,应该就是炼那粗胚,今天大功告成,箕胖子便来表功了。

“锁心寒铁,嘿!恐怕没什么用吧。”李珣结合前后枝节,已将事情弄明白了七七八八,兴趣却没有丝毫减弱,心中甚至还跳出个大胆念头。

李珣迅速加以评估后,飞快地换装,又用无颜甲遮脸,变成一个普通的散修模样,这才收敛气息,小心翼翼地跟在箕胖子后面,朝天芷上人所在之处潜去。

他不敢太过接近,所幸无论是天芷还是箕不错,都没有刻意压低嗓音的打算。迎着山风,李珣将远处传来的声音听个正着。

箕胖子的声音倒是难得的庄重规矩,他老老实实地问讯道:“上人一向安好?”天芷也不冷不热地响应,至此闲话时间结束,天芷直入正题:“锁心寒铁可带来了?”

“上人的请托,箕某不敢怠慢。喏,这便是锁心寒铁了。

“其材质是在东海海底采集上来,经碧尘砂磨制,昨日又拜托千帆城的大匠师淬炼,刚刚出炉。数道工序无不尽善尽美,上人尽可放心。”

“多谢箕宗主费心。依我二人之约,这是敝宗的‘太阴光极幡’,从此便是箕宗主的了。”

“好,好极了,真是好宝贝。与上人做生意就是痛快。以后若再有什么买卖,上人不妨再与俺联系,旁的不敢说,箕某在生意上的声誉还是有点保证的。”天芷不置可否,只将锁心寒铁收入袖中,没有回应的打算。

箕胖子也不觉尴尬,正要再接上两句闲话,忽地神情一动:“咦,那位是……”不只是箕胖子和天芷,就连李珣也生出感应,向一侧望去。仅数息时间,半空中遁光敛落,天芷处身的山顶上,又现出一个人来。

李珣眯起眼睛,小心地扫了两眼。见来人白发苍苍,略显老态,双目却精光四射,不怒而威,颇具气势。

李珣印象中记得,此人也是不夜城的,与天芷同辈,似是叫许阁老。因他的名号很有人间富贵气,李珣记得比较清楚。

遥遥看去,这位许阁老表情冷硬,一点儿也没有因为箕胖子是一宗之主而有所软化,他只是僵硬地行礼招呼一声,便像根桩子似的站在旁边,不发一言。

山顶上的气氛立刻就变了。

箕胖子何等油滑,见事情不对头,先将手中的“太阴极光幡”收入怀中,确保到手的宝贝不会再飞走,再打了个哈哈,扯了几句没营养的闲话,便出言告别,转身走得无影无踪。

李珣没有动作,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山顶上的局面吸引住了。

等到箕不错走得远了,天芷才开口说话,声音相当柔和:“二师兄,你是生气我把太阴极光幡换出去吗?”许阁老深吸口气,语气仍是硬梆梆的:“宗主明鉴。就算极光幡算不得顶法儿的法宝,却也是先师手制,为了区区一块锁心寒铁,宗主便将它换出去,情何以堪?”天芷没有实时回话,只是拿出那块锁心寒铁,静静地打量。

许阁老见状越发恼怒,偏又碍着天芷是宗主之尊,只能压着嗓子低吼道:“宗主!”抬眼看他一眼,天芷脸上的笑容有些模糊难辨:“二师兄,你从小便是同门里最大方的,也最疼我。区区一件极光幡若能引出你的火气,我们现在也没必要再谈下去了。”李珣听得一怔,却又见许阁老身子发紧,良久方又开口,语气却也柔和下来:“宗主,你还能叫我一声二师兄,这很好……也罢,咱们不再绕圈子了,我只想问一句,你换这块锁心寒铁,还特意打造成长钉模样,用它来做什么?兵器?”天芷沉默了一下,摇头道:“我自有打算。”许阁老“嘿”了一声,紧接着又道:“我还想问,宗主你急匆匆教授季涯那孩子五色神光,转眼又要去异地闭关修行,为什么?”

“我自有打算。”

“好!那我再问个以前的,三天前,宗主与妖凤交手之后,一直到傍晚,那段时间,在哪儿?”隐身在侧的李珣几乎要吹起口哨来。

他没想到,天芷竟然后院起火,被自家人发现了端倪。可也就是一转念的工夫,他忽又笑不出来,眼前这幅景象,指不定哪天,就会同样出现在他身上呢?

天芷果然没有办法响应。

事情就是这么简单。谎言永远只是一张皮,远远看上去天衣无缝,可一旦被划开了口子,便什么都遮掩不住。所以,像李珣这样把说谎当成家常便饭的,最怕就是许阁老这样,拧着劲较真儿的!

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,许阁老听不到天芷的响应,却没有半点儿胜出的开心,本来挺直的脊梁反倒彻底垮了下去。他抬头望天,喃喃自语道:“果然如此……”

“二师兄!”许阁老摆摆手,反过来打断了天芷的发言,略显苍老的脸上却不知是什么表情。

“你的习惯,这些年来就没变过。只要你手上沾了血腥,回来一定要用珍珠粉拌泉水洗过。

“那天,你在房里洗了足有一个时辰……师妹啊,对我这看着你长大的师兄,你想说些什么?

“当然,你是一宗之主,向来又是杀伐果断的性子,真有什么人命干系,我也不说什么。可是你告诉我,你换来这根锁心寒铁钉,要钉谁呢?告诉我!”天芷仍没有直接回答的意思,她只是平淡地说:“二师兄,我这是在为宗门打算。”

“为宗门?是了,我从来不怀疑你这份用心。可是我却怀疑你用心用到了魔障!以恶养善,结出的绝不是善果!宗主见识超我十倍,这种道理,你不会不明白吧?”就算在远处,李珣也能察觉到天芷的身躯轻震一下,嗓音有些哑了:“二师兄,善因善果,咱们宗门,恐怕是等不及了!

自祖师开宗以来,我们何曾像今日这样狼狈过?

“被强敌逼着迁宗移址,舍弃宗门基业,二师兄,这是什么时候种下来的善因呢?”许阁老没有就此回应,反而是惊道:“宗主……停手!”他大吼一声,须眉俱动,向前直扑过去,却不是要伤人,而是扣向天芷手腕。然而修为上的差距,让他半途就被震飞出去。

这老儿也是个狠角色,身形刚被击退,袖中便迸射出两道剑光,几乎是以拼命的架式攻上前去。

以天芷的修为,也不能无视这等攻击。她轻叹一声,袍袖卷动,虚空大气翻覆,隆声震荡,遥空而至的剑光被这一击弹得远了,而她犹有余力再度翻腕,虚空轻按,将许阁老再度击飞。

这一回,李珣终于看得分明,天芷左手倒持那锁心寒铁钉,锋芒处竟是对准自己心脏的!

“果然还是不动邪心精进太快,控制不住了吗?她还真下得去狠手。”李珣进一步证实了自己的猜测,而许阁老则目眦欲裂,将自身浸淫近千年的御剑之术发挥到了极致。

飞剑已褪去形体的桎梏,剑光震荡,如水流注,继而虚空化雾,从内核处透出一蓬淡绿的莹光,如虚似幻,将天芷罩了进去。

“好厉害!非但御剑法登峰造极,还揉入极光玄法,修为稍次的,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旁观的赞声未绝,耳边就是“唰”的一声轻响。由于距离拉近,对此印象深刻的声音,李珣的感受只有更深。声音好像响在他心尖儿上,那是山岳之重的伟力,偏以飞羽之态翱翔的绝妙。

五色神光于焉再现。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五色光芒分列,当空一展即收,化雾的飞剑真像是被大风吹散,嘶嘶声中,溃散开来,散落的杂音最终合为一道扭曲的鸣金怪响。

许阁老终于吐血,然而他却像是着了疯魇,身形不退反进,趁着五色神光收拢的剎那,咬牙逼上前去。

也许是为他气势所慑,天芷明明还有发力的机会,却停了下来,被许阁老双手内合,死死扣住了左腕。

这结果恐怕连许阁老本人都无法想象,他分明呆了呆,才记得要说话,哪知刚一个“宗主”出口,耳中就贯入一声低喝:

“放手!”这不客气的命令,自然激起许阁老的倔气,他非但不放手,反而加了把力,咬牙道:“宗主,不管你修了什么邪道法门,就算是血神子也一样,现在回头,为时未晚……呃?”他惊讶地垂下头,正看到天芷的拳头抵在他胸腹交界处,深深下陷。汹涌的力量在他内腑中激荡,卡死了他说话的力气源头。

与之同时,又一声命令响起来。

“滚开!”许阁老张了张嘴,溢出来只是血沫。但他却没有松手的意思,喉咙里“呵呵”两声,竟强行冲开了阻碍,一腔血气喷出口时,竟然微笑起来:“天芷师妹,你理亏时,最爱动手,这个也和以前一样!”山顶忽然刮起一阵热风,闷燥的空气发出哔剥的碎响,连声一片。许阁老白发飘扬,脸上却露出惊恐欲绝的表情,死死盯着天芷的一双眼睛,再也移不开。

“装从容?”有一个声音,从九幽之下传上来,顺着热风,卷向四方:“找死!”清晰的皮肉撕裂声、骨骼破碎声,直贯入李珣耳中。山顶上,许阁老挺拔的身形猛地向上一跳,又落下来,“咕噜噜”的血沫翻滚声,稍迟一线,也溢流下来。

“天芷!”荒腔走板的嘶叫仍未断绝,许阁老却已经完全丧失了正常的意识,只是用尽最后一点儿力气,抓着天芷的手腕,嘴里喷溅着血沫,嘶吼连声:“师妹啊,你若再一意孤行下去,宗门声誉将被你置于何地呀!”

“声誉?”天芷手上忽地一停,但随即哑然失笑: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此界从来只有保下来的宗门,没有传下去的声誉!从来都没有……这个,是师父告诉我的!”许阁老双眸大睁,下一刻,空气中响起一声瓜果破碎似的闷响,红的、白的、流质的、半流质的碎沫四处飞溅。许阁老像一截木头,栽倒在地,手臂、手指均呈现不自然的扭曲,身子又抽搐两下,便不再动弹。

李珣止住了呼吸,在他眼前,时光恍若倒流。

天芷再一次举起满是鲜血的手掌,摆在眼前,怔怔地看着发呆。鲜血一滴滴流下,那修长纤细的手指,以及深蕴在雪白肌肤下的莹莹宝光,渐渐显露出来,让李珣不自觉眯起了眼睛。

这一刻,天芷的面容前所未有地模糊起来,李珣只看到她脸上残留的红白斑痕,恍惚中,那扭曲的痕迹,竟是要把他的灵魂吸摄进去。

李珣猛然惊觉,像是刚从噩梦中逃出来,竟然是遍体冷汗,被山风一吹,又激灵灵打了个寒颤。

山顶上空气突然凝住,李珣实时感应,心中方叫了声不好,扑面的风压封严了口鼻,眼前昏暗无光,好像整个天空都倾颓下来。

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,李珣本能地展开土遁之术,身形瞬间沉到距地面近十丈的深处。然而,他耳边仍爆起一声闷响,那是手掌与地面的拍击声,而比声音更快一步,他周围的土石,已被贯顶巨力化为齑粉。

大概五马分尸也就是这种感觉了。

李珣全凭经过千锤百炼的躯体才抗过这一击。全身的骨头好像都移了位,昏天黑地中甚至辨不清自己的脑袋在哪里。

而地面上,第二波强压没有任何的缓冲时间,再度撞入地下。

这一回,天芷的冲击明显具有针对性。

李珣连叫出傀儡的时间都没有,闷哼声中,身体倏然虚化,化做一蓬血雾,融入已成稀汤的土石流中。上方劲力激荡如雷鸣,却仍然大部分击空,双方真息稍做碰撞,便彼此错开。

借着碰撞的反作用力,李珣的身势飞涨,彷佛喷泉一般,从地下喷射而上,血气弥漫,将自己的身分反映了十成十!

运用特殊法门消解余波带来的震荡,李珣稍喘一口气,心里思量,天芷见到这情形,应该缓一下手吧。

念头未绝,他便看到了一对已被血色浸透的眼眸。李珣立刻便为自己的想法后悔了。他咬了咬牙,一边祈祷天芷不要使出五色神光,一边硬着头皮伸手,迎上贯胸而来的那记手刀。

双方肢体相接,大气中响起了水被浇沸的怪响。“哧哧”的杂音中,李珣的手臂已被扭成了麻花,皮肤接二连三地裂开小口,喷溅出滚烫的血液,又在半空蒸发成雾,凄惨无比。

李珣惨哼一声,终于还是架不住冲击,身体倒飞出去。犹在空中,他便厉声喝道:“天芷,你不要后面的法诀了吗?”天芷充耳不闻,身形没有任何迟疑,又是隔空一掌送上,劲力所过之处,连山体都崩塌了半边。

李珣暗叫“我的娘”,却已来不及躲闪,无奈之下,刚被扭了麻花的手臂蓬然炸开,旋又收拢,转眼间竟又恢复如初。

真是讽刺啊,当初他传授天芷心法,为的就是找个试验品,以验证修炼血神子的后果。可眼下,所谓的“试验”早因为化阴池中的意外而破产,在此刻,他本身魔化的程度,恐怕比“试验品”深重不知多少倍!

这些杂念在脑中一闪即逝,李珣随即将双手内合于胸前,十指不知在虚空中交错了多少回。

在令人头皮发炸的嗡嗡声叫,合掌处彷佛炸开了一个小太阳,无数黯红色的光束如剑如矢,齐齐迸发出去,在虚空中交织如网,竟将临头狂飙撕得粉碎。

这一手却不是血影妖身的手段,而是李珣在急切中抢出的“青烟竹影剑诀”。忽略行气法门,纯以剑意统御,想不到效果竟然这么好。

再度冲上来的天芷似乎也被惊了一下,但身形稍滞又进。余势未竭的剑气像一蓬当头洒下的急雨,与她护体真息碰撞交锋,铮铮之声,不绝于耳,却没有造成任何损伤。

也许是先前一击奏效的缘故,这时候李珣反倒出奇地镇定。他目光瞥向天芷的左手,大概连天芷自己都不知道,即使是在交手之时,她的左手依然倒持锁心寒铁钉,将锐利的尖锋对准自己胸口。

或许,在她潜意识中,她更想用这种方式,来终结自己的狂乱吧。

李珣也只有这一瞥的空档。来自天芷的强压再一次扑面而来,而这回,李珣脚下没有动弹,他只做了个简单的架式,静待着接下来那狂风骤雨般的攻击。

咚的一声大响,在天芷泼辣的拳锋之下,李珣的前臂被猛捣回去,撞在自己胸口上,首当其冲的肋骨发出一声呻吟,可是却没有断裂。

与之同时,李珣咬着牙,另一只手拇指前按,已运出了“血神劫指”的法门。只是天芷袍袖飞卷,轻松消融的同时,差点儿把那指头给扭下来。

肢体的碰撞之后,才轮到真息冲击的剧烈爆发。

以二人为中心,山坡上平地起了一圈龙卷风,土石草木触之即毁,一时间还不知有多少鸟兽遭殃。

此时的李珣像是被塞到了深海之底的泉眼中,肉体上连续不断的冲击,对于他而言,几乎已是快要遗忘的记忆。这格外提醒他,此刻他抵住的不是别人,而是天芷上人,是此界最顶尖的大宗师之一。

澎湃的劲力在虚空中交错厮磨,隐约中甚至有扭曲的电光游走不定。看似僵滞,但也仅仅持续了一瞬间,李珣便被彻底弹飞。

天芷没有任何停歇,接着追上,拳拳到肉的打击,再度降临。

“差距啊!”李珣总算明白了自己与此界最顶尖人物的距离。

没有五色神光,甚至没有任何极光玄法的痕迹。有的只是心底魔性所激发出来,强绝霸道的力量。

在天芷泼辣的格斗风格下,李珣像是在面对一个人形飓风。拳头、手刀、坚肘、膝撞……无数堪称致命的打击光临了他全身每一处要害。

若不是李珣在化阴池中千锤百炼的肌体强度,以及血影妖身独特的化劲法门,他现在恐怕已成了一滩碎肉,全身上下也找不到一块完整的骨头。

但李珣毕竟撑下来了,持续了小半刻钟的恐怖冲击,他几乎一点不漏地接下来了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天芷因为心魔反噬而狂乱的情绪,终于退潮。李珣敏锐地抓着了这个转折点,再度厉喝道:“后面的法门,你不想要了么……还是你今后想要再杀个师兄解气?”天芷被血色浸透的眸子里,似乎闪过了一道亮光。

李珣心中一喜,却骇然发觉,对方没有半点儿收手的意思,反而是他急着开口,泄了力气,脸上先挨了一记重锤,紧接着被一记掌刀砍在肩窝上,若不是化劲及时,恐怕就要被劈成两半。

饶是如此,李珣也停不住身子,被手刀上狠辣的螺旋劲一扯,半边身子的骨头都要散架,只能借着余力,在虚空中飞快旋转。

人在半空,耳中则传来天芷久违的清醒声音:“是你?”

“好机会!”李珣这回却是绝不缓手了,窥准天芷神智转为清明的空隙,身体借着旋劲,忽地一记肘锤捣出。

天芷亦如他刚才一样,有些发怔,直到重击及体,才反应过来,真息本能迸发,却没想到李珣使了个虚招,轻松借力反向旋转,手臂挥动,如鲤鱼穿波,在澎湃呼啸的元气狂飙中几次摆动,竟轻轻巧巧拈住了天芷的左腕。

双方真息及肤便止,均停住了下一步的动作。

感受着天芷皓腕的柔腻手感,李珣微微一笑,扭扭脖子,全身骨节发出连串喀啦轻响,将刚才因重击而移位的关节、肌肉尽数恢复原状,显得轻松愉快。

做了这宣示性质的举动,李珣才开口道:“上人进境好快!我估摸着,上人也应该需要接下来的口诀了……至于这锁心寒铁,治标不治本,有不如无啊。”说着,他缓缓放开手。

说起来,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“首次见面”。

李珣早用其它身分把天芷看够了,而天芷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将她彻底拉入魔道的“神秘修士”。不免目注他良久,方垂眸收起手上的东西,唇边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。

“想不到仍是个藏头露尾之辈,不免让人失望。”李珣眨眨眼,不知对方用什么法子看穿他脸上那层假皮的,但这不是重点,他哈哈一笑道:“上人对我失望不打紧,对我手上的法诀失望,才真是糟糕。这回来寻上人,我可是正经做生意来着。”天芷却没有接他的话碴,而是转脸去看满目疮痍的山顶,神情复杂到了极点,末了方道:“你在旁都看到了?”李珣却装胡涂:“看到什么?”天芷冷冷一笑,不欲与他多费唇舌。哪知李珣忽地拍手笑道:“可怜那许阁老,被血魔斩杀当场,堂堂天芷上人,竟然追之不及,啧,似乎名不符实啊。”

“……你搞什么鬼!”天芷回过脸来,眸光冷冽,却没有干脆地拒绝这“人情”。

李珣心中越发敞亮,先前拟定的计划至此完全通透,心情一时大佳。笑吟吟地道:“上人高智,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。事实上,我这次来,本是准备了五百字,现在心情一好,就再加三百字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四章 内鬼 下一章:第六章 峰会
热门: 梦幻花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飘香剑雨 将进酒 星辰诀 诡案罪3 锦医卫 独战天涯 逍遥初唐(大唐技师) 你的宝贝已关机[星际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