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峰会

上一章:第五章 交易 下一章:第七章 夺人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遥远的天际传来剑啸声,李珣知道,这边的冲突早晚都瞒不过人,也不吃惊,只是屏住气息,以土遁远走。

直奔出百十里地,他忽觉得身上有些不对,便跳出地面,低头一扫,便暗叫晦气。

之前与天芷激战,又被她五色神光刷个正着,李珣不但受伤,连衣服也保不住。现在,说他是衣衫褴褛实在算客气了,残破的布条挂在身上,土遁时不觉得,一到地面上,寒风钻入,与赤裸无异。

无奈中,李珣只好再施展寄魂转生术,唤出幽一,将备用的衣衫取出,又扯下身上的烂布条,换上的却是“灵竹”的衣物,最后才又改换成“李珣”的脸……呃,算是本来面目吧。

正准备要再度转质换气,他眼角不经意瞥见木立在一旁的幽一,心中却是微动。

说起来,刚刚那种险况,幽一竟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,颇是说不过去。从这里便能看出,幽一和已恢复神智的阴散人,在实用性上的差距。

李珣不是没在这方面动过脑筋,他也尝试过让幽一接触《血神子》,看他是否也能来个灵智大开,结果却让人失望。

当时他也只是心血来潮,试试便放开了,现在想想,似乎应该加大研究的力度才行。

心里存了这个主意,李珣手上的速度也加快不少。先收起幽一,再逆施寄魂转生之术,一连串事情办下来,任李珣已做得熟极而流,心中也不免有些烦闷。

就在刚刚一小段时间内,他已经变换了三个身分、换了三种法门,做一次或许还叫有趣,做一百次一定会烦,而接连做了七十年,没有发疯已经很不错了。

叹了口气,清理掉破碎的衣物,他又开始逐一整理“灵竹”应有的物品。这不仅是精细谨慎,也是藉此举动来平复心情。

检视再三,确认没有什么破绽,李珣这才抬头,凭借天空渐渐闪亮的星光来确定位置。

李珣此时所处的荒野,距离水镜洞天约有四千里左右的路程,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,他若加快脚力,说不定还能赶得上水镜宗提供的宵夜。

而相比之下,倒有另一个地方更近些。

那便是二十余日后,灵竹和百鬼的相会之地。

剃刀峰,距此竟然不到三百里,从这里遥遥西望,似乎都能看到山峰苍黑的轮廓。

嘿然一笑,李珣不再犹豫,折向西行。

三百里的路程若当真发力,恐怕真是瞬息即至。可李珣却慢慢悠悠,彷佛游山玩水一般。

倒不是他真有这闲情逸致,而是他一方面顾忌身体虚弱,需要慢慢调养;另外就是,距离剃刀峰如此之近,天知道什么时候会跳出妖凤、青鸾这一批人来?

“不过,以妖凤、青鸾之尊,不至于早早埋伏在这儿,专程等候百鬼这小辈吧?”想想北盟前日围攻阴阳宗的架式,李珣只觉得头皮发麻。就算撇去两大妖魔,单只那十几个修为不俗的“四方接引”,就足以将任何一位真人境的修士围攻至死!

阎夫人是真要把自己往死路上推啊!

一时间,李珣恨得牙痒痒的,直恨不能直接杀回腾化谷去,将那蛇蝎妇人折磨至死。

受此情绪影响,他心窍内,不动邪心很不安分地跳动两下,虽说转眼便被玉辟邪压制下去,却传导出一个非常强力的信息─“真饿啊!”所谓的“饿”,并不是真闹得肠胃空空,而是一种情绪或感知,直接作用于李珣心底深处,再由某种管道,转化成极深重的欲望,由内而外,迸发出来。

在此刻,他脑海中没有任何先兆地想到了《血神子》中,一个非常应景的法门:“饲血食疗法。”眼前的虚空似乎被抹上了一层黯红颜色,李珣忙闭上眼,摇摇头。此时此刻,他终于明白,所谓的“饿”,其实便是他受心魔与伤势的双重影响,对活物精血的渴求,而这“渴求”正随着心魔的加重,越发剧烈起来。

这种时候,李珣对周围生灵的生机脉动,有着近乎于野兽般的灵异感应。随着欲望的增强,他几乎掌握了方圆百里一切生灵的位置和状态,而这范围还在不断地扩大中。

同样是用野兽的方式,他很快就发觉这个范围内,没有能引起他“食欲”的对象。而再向前飞行约二十里,他忽然停下身形,眼睛眯起。约在一百一十里外,正有三名修士纵向斜切过来,状态反应……彷佛凉水浇头,李珣猛地清醒过来。他再度摇头,却还嫌程度不够,干脆用手掌猛拍面颊,在响声和疼痛里,将神智调整到合格状态。

此时,百里外的三个修士正飞速接近,而他只能把勃发的“食欲”埋藏到身体更深处。

不过就是十几息的工夫,夜空中已能够见到那三个衣袂飘动的人影。这三人没有御剑,速度却煞是惊人,显然修为了得。

李珣吸了一口气,没动身子,只是冷冷地看着对方接近。

从路线来看,对面三人应该只是路过,眼看着双方就要交错过去,那边忽地轻“咦”一声,继而竟打起了招呼:“咦,前面的可是明心剑宗的灵竹道友?”李珣眉头一挑,同时也发现了来人的身分。便保持了不冷不热的态度,淡淡响应道:“原来是北盟‘四方接引’的道兄,灵竹这里有礼了。”最先说话的那人也是一身道装打扮,面色红润,眉间有一道竖痕,姿态神气颇有些上位者的味道。

李珣也见过他,知道此人是“逆水十妖”中的丁道人,虽不比其兄甲道人身列执议之位,却也是“四方接引”中有数的强手。他身边两人,地位稍低,修为却不逊色太多。

李珣记得,这三人均参与了前日围攻阴阳宗的乱战,算一算,在附近停留的时间也不短了。也就是说,他们真在这里……打埋伏?

他在这里考虑,对面丁道人却笑吟吟地说话:“天色已晚,灵竹道友却是去哪儿啊?”

“在水镜洞天里憋得狠了,出来透透气。倒是丁道长行色匆匆,想必有事在身,我这里便不打扰了。”道不同,不与为谋。至少在不知内情的家伙眼里,就应该是这样。李珣实在懒得搭理他,三言两句应付过了,便继续前行。

丁道人倒也是很好说话的样子,并不阻拦,笑着点头道:“道友走好,只是这天色黑得透了,此处离水镜洞天也太远,不如早回,说不定还能吃上宵夜。”李珣以微笑响应,双方别过,再行了数里路,他便发现,背后那三人,分明仍将注意力搁在他身上,隐隐间如针芒在背,不知谋划些什么。

“给剃刀峰戒严吗?那百鬼还肯来才真有鬼!”受了这一干扰,李珣去踩点的心思便淡了,以至于真在考虑,是不是要回去吃宵夜算了。心中犹豫,飞行速度便又慢了几分,恰在此时,侧后方数十里外,厉啸声起,透过虚空,仍撼人心神。

李珣回头,心中犹自感叹:“啧,又是个真人境的高手,古音、妖凤她们究竟是什么打算,这种排场,别说百鬼,就是厉斗量想来,只怕也得掂量掂量。”念头未绝,那边夜空中便有数道电光,一闪而逝。过了一会儿,依稀间还有几声悦耳的清鸣,顺着风飘过来。李珣此时感应分外敏锐,转眼间便将那边的反应尽数探了个明白。

“一人在逃,五个人追,咦,连丁道人几个也追去了。后面……又来人了,还打成一团,乱了,全乱了!”因剧烈拼斗而跳动不停的生机脉动,已非李珣所能轻易把握。在感应彻底紊乱前,他收拢心神,第一反应不是追上去看热闹,而是掉转身形,直坠到下方莽莽群山中,藏匿好气息,免得殃及池鱼。

以他现在的状态,若一不小心撞进战圈,除非将幽一叫出来掩护,否则怕是连逃命的力气都没有。对此,李珣自然是很不爽的,可越是想到这个,他便觉得,自己是越发地“饿”了。

追击的队伍似乎在这附近僵持住了,至少三方的乱战将本来强弱分明的局面搅得混乱不堪。李珣纯凭感应辨别良久,才大致分出三方的差别。

最强的当然是北盟一方,在丁道人几个加入后,只真人境的高手便有四人。然而,他们一边要追击最前方逃窜的那人,又要阻挡后面追上来的强敌,颇有些首尾不能相顾,处境非常尴尬。

正因为如此,逃窜那人才能在附近绕圈子。

李珣倒是对此人的逃遁方式颇感兴趣,看起来像是无头苍蝇般乱窜,事实上却在通过某种法门,将自身的气息“烙”在一个相对广大而又地势复杂的区域内,留存相当长的时间,本人方位又飘忽不定,是专门针对高手的感应,大行鱼目混珠之道。

看来,此人非但修为极好,脑子也是极聪明的,若让其逃出视线,想再抓着,短时间内,就没可能了。

至于后面与北盟交手的一方,其气机反应,李珣隐约中有些熟悉,潜心感应一会儿,他终于得出结论,这好像是……阴阳宗?

秦婉如疯了?北盟没去找她的麻烦已经是老天保佑,现在她竟然自己送上门去?

李珣正吃惊的当口,忽觉得周围气氛有些不对。自身感应还没结果,鼻子却本能地抽动两下。

好香啊!这香味儿不是花草香、不是肉香、与女人的肌体香气也无关,而是一种极特殊、极刺激的血香!

这是精血的香气。香气通过某种特殊的管道,直接为他所感知,李珣在剎那间便分辨出,这精血的所有者,必定活力四射,充盈着难以估量的生命力,一身修为又相当精纯,如果能吸一口……“呀哈,小师弟,真巧啊,竟然能在这儿看见你。”李珣给唬了一跳,猛然转身,背后是座高崖,头再往上抬,却见高崖之上,正露出林无忧笑嘻嘻的面孔,还伸出手向他打招呼,一副玩得很兴奋的模样。

“怪了,怎么被她靠这么近才发现?”李珣不免对自己刚敏锐起来的感应有些怀疑,不过,对于碰上林无忧,他却是有心理准备的。

向崖上点点头,李珣飞身而起,落在这位怎么看都是“师妹”的师姐旁边,还乖乖地叫了声“无忧师姐”,当即把小妖精喜得眉眼不见。

只是,李珣更为在意的,倒是这高崖上,与林无忧身上的香气截然不同的另一种香味,幽深淡远,若有若无,品流极高。

他的模样落在林无忧眼中,惹来嘻嘻一笑:“别找了,青姨见你上来,当然有多么远,走多么远,她最讨厌和男人相处的。”原来是青鸾,要是这样,也怪不得他没有感应。李珣恍然之余,也对林无忧的敏锐有所认识。

交往这么多年,李珣早看出来,这小妖精天真无邪中,又有许多捉摸不透之处,偏偏又看不出一丝半点儿的伪装,好像这些别有深意的言行,完全发自天然,矛盾古怪之处,让李珣想想便觉得头痛。

和这小妖精相处,还是直接点,坦白些,若是运气好,说不定还能收获点什么。所以,李珣也不再客套,劈头便问:“无忧师姐,那边是怎么了?和剃刀峰之事,有没有关联?”小妖精很无所谓地摆摆手:“没什么关系啦。听青姨说,是羽姨刚从阴阳宗手里逃出来,现下脑子还不怎么清楚,我们要赶上去帮帮她……咦,你怎么了?”李珣睁大眼睛,半晌才失声叫道:“羽姨?羽夫人?”林无忧一副“你大惊小怪”的不屑模样,摇头道:“这没什么可奇怪的吧,羽姨被阴阳宗抓走,自然要逃出来。只不过现在她脑子不太清楚,没有自己回来罢了。”没什么可奇怪的?恐怕是大大的奇怪才对吧!

就李珣的预测而言,不论结果是羽侍顺利摆脱古音的钳制、又或是被北盟抢回,甚至“定魂蓝星”失效,她自己跑回来,这些都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。

可是眼下这上不着天,下不挨地的局面,又算怎么一回事?脑子不清楚?这种孩子气的理由,也只有林无忧才说得出来。

李珣不由得回想起当日秦婉如奇怪的举止,包括妖凤临去前,大有深意的“闲话”,还有莫名其妙被指认为内鬼的“婵玉”。

这种种事态联系在一起,再勾连上羽侍的出逃,让李珣心中怀疑的裂隙,不住地扩大,却仍抓不到关键。

或许,他应该把“婵玉”之事,当成件正事来办?

心中犹豫不定,胸口却忽地一疼。他低叫了声,便发现是林无忧拿指头狠狠戳他,满脸都是不高兴,想来是自己只顾着思考,将小妖精撇在一边,把她给惹恼了。

看这毫无伪饰的孩子气表现,李珣只觉得头大无比,正想法子应付,却见林无忧好像戳他戳上了瘾,一下不够,又连续几下,纤细的手指随着李珣肌肉起伏,竟逗得她咯咯直笑。

李珣哭笑不得,也不顾忌什么,伸手抓着她的指尖,苦笑道:“你做什么啊!”林无忧却不着急回答,也不再试图戳他,而是笑嘻嘻地盯着他看。那眼神怪极了,从头面到胸口,再从胸口到脚尖,若不是李珣拖着,她甚至还要转到后面去,打量一下李珣的肩背和臀围,这眼神让李珣背上汗毛倒竖,隐约觉得问题不小。忙扯住林无忧,苦笑道:“停,停!这天色也不早了,我可还有正事呢!”不出他所料,用“正事”这言语一激,林无忧立时一蹦三尺高,张牙舞爪地叫道:“什么正事,你的事叫正事,我的……事,难道就不叫正事了吗?”林无忧话语中,有个关键词被她刻意模糊了过去,李珣耳力虽好,也没听真切。倒是林无忧自己,在说完这句话后,脸上竟罕见地红了一红,比之既往的大大咧咧,更富少女气息。

李珣却有点不妙的感觉,但等不及他想个明白,小妖精便摆出了极好奇的模样:“你有正事,什么事啊?”话锋变幻之快,好像前面的事情全然没有发生过一样。李珣知道已探不出什么,便只好拿出剃刀峰之事搪塞。

“古宗主不是说过,要我去剃刀峰与百鬼‘相会’嘛,再过二十来天,便是约期,我趁这个时间来熟悉环境。对方是禁法高手,若被他事先做了布置,会很麻烦。”

“原来是剃刀峰的事啊。”林无忧一副“不过如此”的表情,看起来倒是深知其中究竟。

李珣心中一动,也不兜圈子,直接就问道:“无忧师姐,说起来这事也怪,古宗主是什么时候和百鬼搭上线的呢?还神秘兮兮地订了个秘会日期,这里面……”小妖精“切”了一声,大摇其头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表姐才没和百鬼搭线呢。跟她搭线的是百鬼的师父,幽魂噬影宗的阎夫人。”李珣不用装都是兴致盎然的模样,追问道:“那又是怎么和幽魂噬影宗搭上的?”

“嗯,听我娘说,好像是阎夫人打猎,反倒被猎物伤了,表姐出手救了她。两人便约定一起打猎,然后平分猎物,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“打猎?”这词汇很常见,可出现在这里就相当奇妙了。面对林无忧简而化之的描述,难得李珣还能明白大概,他想了一会儿,便抓着其中最关键处问道:“什么猎物啊?”这回林无忧皱着小脸想了半天,也没想出来。李珣只好从已知的线索上推断。

阎夫人并没交给自己什么东西,只说是用某种手法,开启碧火流莹咒法的封禁;而古音一方携来的东西,是用金丸神泥封着,且装在紫玉盒中,怎么想都不会太大,这又是什么猎物呢?

想了半天不果,只好放弃,然后便开始问最切身之事:“古宗主说,要趁这个机会,把百鬼给了结掉,真的吗?”

“嗯,好像是真的吧,不过,娘亲说还有些变量……对了,你真的和百鬼打了几十年,不分胜负吗?”对着小妖精好奇的眼神,李珣只能硬着头皮承认。

林无忧微微抬起下颔,似乎在思考,却在不自觉间,显露出雪白的脖颈。李珣目光扫过,看到她细腻的皮肤之下血脉的跳动,竟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。

这响动让林无忧回过神,瞥见他古怪的表情,颇有些奇怪。又伸手在他胸口拍了拍:“喂,想什么呢?”

“嗯,我在想怎么对付百鬼……对了,说起来,我还不知道那天具体的安排呢,难道说真让我埋伏在周围,看着你们交易,只等摔杯为号,再杀将出来?”即使只是个拙劣的笑话,但因他活灵活现的演绎,还是让小妖精笑得前仰后伏,非要抓着他的胳膊,才稳住身子。

笑了半晌,小妖精才拭泪道:“瞧你说的,不过,我倒是真不清楚。娘亲和青姨是为了救羽姨才到这边来的,过两天也就回去了。

“看,我们身上连信物都没带。那是表姐一手安排的,你若真好奇,就去问表姐派来的人好了。”

“啊?”李珣此时甚至有一头撞死的冲动,搞了半天,原来妖凤和青鸾都是局外人,那他为了牵制妖凤,挖空心思,兼受皮肉之苦才请出来天芷上人,岂不是纯粹添乱?

林无忧很奇怪他的反应,看他两眼,方又道:“要是你没信心,我可以告诉娘亲,让她留几个人手给你。说起来,你和百鬼真的是不共戴天啊,他究竟是怎么惹到你的?”李珣干笑两声,三言两句应付过去。哪知林无忧倒像是真的关心起他来,刻意压低了声音,凑在他耳边道:“我给你说啊,剃刀峰这事,你也别太当真,表姐在这事上又骗人了呢。”

“骗人?骗我吗?”林无忧摇摇头:“她才懒得骗你,被骗的是那个阎夫人啦。听我娘说,阎夫人派人来,是要拿回一件要紧的东西,是事先和表姐约定好的。可是表姐不想给她,又顾忌什么事,才借你这把刀子用用,结果成或不成,都不关她的事喽。”

“……这样?”李珣听到这个与他猜测迥然不同的答案,一时间竟是怔了。难道说,他竟是错怪了阎夫人?

“喂,你今天怎么搞的,怎么老走神啊!”小妖精大是不满,微嗔道:“好不容易才见一面的,不说些有趣的事也就罢了,还这么没风度!”见小姑奶奶发火,李珣是没什么主意,只能再找理由道:“我是在奇怪,羽夫人那边怎么还没消停,那么多高手,不至于劳而无功啊。”说话间,他的注意力真的转移到远方的追逃激战上去。

正如他所说,那边仍然没有结束的迹象。李珣倒有些奇怪,既然有青鸾这绝顶妖魔在此,不管羽侍多么机警,只怕也逃不过去,可为什么青鸾不动手呢?

提了这个问题,林无忧回答得很是理所当然:“有厉大胡子和无涯和尚在旁,青姨也不好出手的。”李珣脑子绕了个弯,想到厉斗量下巴上那圈铁青色的胡渣子,一时间啼笑皆非。但他马上又反应过来:“厉斗量和释无涯在这儿?”林无忧听他嗓音都有些变了,回头做了个鬼脸儿,吐舌道:“胆小鬼,他们起码还在两千里外呢,只不过真要打起来,千里路途,瞬息即至,也没什么差别就是了。喂,你干什么去!”李珣回头苦笑:“当然是有多么远跑多么远,要被他们看到咱们在一起,我就算有一千张嘴,也解释不清了!”说罢,他一溜烟下了高崖,只留下小妖精在那里顿足发嗔。只是才潜行了十来丈,上面忽地便响起小妖精清亮的嗓音:“师弟,小心点,我娘觉得那个百鬼很不简单呢!”李珣暗道只要你娘不插手这件事,我便真的放心了!不过,他也能听出来林无忧的呼声中透出来的关切情绪。

这一刻,他倒有些感动,便回过脸,向崖上招招手,这才伏地顺着山体绕了一个大圈,飞身去了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五章 交易 下一章:第七章 夺人
热门: 爱国者游戏 姑获鸟之绊 枯叶博物馆 玄武天宫 九真九阳 入眠 易中天中华史:从春秋到战国 边缘人的战争 出轨的盛唐:武后 豪气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