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一拳

上一章:第七章 夺人 下一章:第二章 搏击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“不但是妖凤,连青鸾也杀回来……羽侍这香饽饽,果然没那么容易吃到嘴里!而且,不愧是青鸾,这威压、这手段,好得很,好得很!”心中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,然而这种种情绪混杂在一起,无疑却是最好的燃料。

在嘴边喃喃的低语声中,从心底深处烧起来的大火正呈燎原之势,遍及李珣身体的每个角落,尤其是眼眶,彷佛被热油浇了进去,剧痛中,整个视界都是一片血红。

他微垂下头,抚住断裂的肩膀,同时努力抹去脸上一切表情。

他并没有封闭掉痛觉,因为他需要用疼痛来清醒自己的脑子。透过血红的视野,他仔细看着筋络肌肉参差不齐的断面。

青鸾的手段粗暴得可以,这条手臂并非是被切断,而是被青鸾硬生生地砸下来!所以伤口不仅大量出血,而且筋络骨骼受损严重,就算有此界最上等的断续灵膏,想要恢复到以往的灵敏,也相当困难。

当然,这是对普通的修士来说。

李珣的一缕神念已经与坠地的残肢勾连起来,彼此气血筋络遥生感应,只待启动“燃血锻体”的法门,便能彼此相融再生。

只是,他还要再等等……再等等!不说身分上的顾忌,单只是眼下这奇妙的局面,就值得他当一会儿“废人”。

李珣咬着牙,强抑住体内翻涌的血气,身形稍稍后移,将身体藏在二女视线的死角中,尽力淡化自己的存在。

商侍,是古音的心腹;青鸾,则是古音的臂膀。“臂膀”与“心腹”就算劲儿不往一处使,却何至于遥遥对峙,气氛紧绷?

这里面的味道,必须要细细品味!

不过,商侍的警戒心相当重,她瞥过来一眼,没发现李珣的神态有异,只是皱眉提醒道:“赔上一条胳膊还不够吗?”她说话的空档,青鸾一言不发,只是凌空摄着羽侍,转身便要离开。

商侍见状一惊,也顾不得李珣是个什么反应,飞身上去,低呼道:“执议……”青鸾冷冷回眸,身为绝顶妖魔,仅是眸光中透出的威压,便让商侍为之一窒。

只是,商侍终究仍属心志坚毅之辈,稍稍一顿,便垂首拜道:“婢子这五妹只是区区侍儿,此时伤重身污,理当由婢子照顾,不好污了执议的手。”

“污不污我的手,不用你来操心,退下!”青鸾的响应极其霸道,当即将商侍下面的言语堵回到肚子里去。

商侍虽仍有心想做些动作,可青鸾的眸光就定在她身上,彷佛是一条无形的铁索,将她箍得动弹不得。

“果然有问题,大大有问题!”至于是什么问题,李珣依稀有些概念,不过,随着眼中血色越发浓重,他的思路便像被抹上了一层黏胶,迟滞不前。

在起伏涌动的血浪中,李珣的眼神不自觉地盯在青鸾身上,虽然眼前景物渐渐模糊,可对方堪比烈阳当空的生机脉动,却要比任何目视的景色都更为刺眼。

还有,那一片流溢在虚空中的醇香,同样以青鸾为源头,勾动着他的心弦,心中有一个尖锐的声音嘶喊着:“冲上去,撕了她,那血啊,血啊!”李珣闷哼一声,放在断肩上的手指猛地加力,用剧烈的疼痛切断了心中虚妄的狂想。

便在此刻,青鸾似乎有所感应,向这边瞥了一眼,但随即就像是被污了眼睛般,嫌恶地扭过脸去。

李珣自然注意到这些,他吐尽胸中浊气,想抿住嘴,只是嘴角反而裂开,停了停,他又松开了捂着伤口的手,身体轻轻地打颤。

在他的感觉中,水蝶兰明显已经感觉到这边的变故,正急速地靠近。

远方天际,天芷与妖凤的碰撞再起,强光中,飓风呼啸而来,横扫半边天空,周围的大气温度陡升,似乎能把人的衣衫燃起。

在不住拔高的风啸声中,李珣深吸一口气,外界燥热的空气入胸,将他的血液煎烤的滋滋作响。他低唔了一声,在这类似于呻吟的呼声中,将脑袋垂的低无可低。

流动在他血脉中的“誓蛊”小虫,开始了奇妙的震动,与远方的同类遥相呼应,将明确的讯息以这种管道传递出去。

青鸾不管他人心中的弯弯绕绕,奔流的狂飙也无法对她造成任何影响,瞥了一眼商侍之后,她拂袖便走。

羽侍像被一条无形的长索拴着,随她而去。

商侍见状,忍不住再度叫道:“执议!”青鸾仅是冷冷一哼,没有再开口的兴趣。

然而,她身形甫动,数十尺外,忽有人嗔声道:“谁家的垃圾乱丢,血糊糊的,恶不恶心!”这个距离……青鸾心中微吃一惊,不由回眸看去,偏又有人在另一方向说话,语气无奈得紧:“你夫君我的啦,扔过来让我接上成不?”话音方落,青鸾眼角,便有一截黑乎乎的断肢飞上半空,正要从她头顶飞过,而上面甩落的污浊血液,几乎就要洒在她肩头。

青鸾眸光冷澈,也不作势,体外数尺凭空起了一声暴鸣,那截断肢在空中乍然一凝,旋即被无形的大力挤成粉碎。细碎的骨渣血沫如同一场急雨,蓦然倾泄而下。

这完全出乎了青鸾的预料。

她本来是看着这断肢碍眼,想将其凭空蒸发,却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状况。她知道其中必然有人搞鬼,可眼下最急迫的事情,还是要避开这污秽的玩意。

她身随意动,只一闪便在数十尺外,没让污秽沾上半点,可身形未停,感觉便与先前大异。

回眸看时,却见昏迷的羽侍竟然留在原地,丝毫不动,被当空血雾喷了个满脸满身,形貌凄厉之至,以青鸾的洁癖,那是绝不愿再沾手的了。

“好快的手!”青鸾吃了记闷亏,却也不恼,冷静地将眸光转到声音初起处,细细打量,入眼的是位袅袅娜娜的俏女郎。

女郎上身着一件广袖轻纱短襦,长袖由多层淡蓝细丝织就,朦胧婉约,下裙则是一袭纱罗织就的百迭裙,上绣蝶纹,又缀明珠,腰间缒有温玉环绶,一身打扮素雅大方。

不过,目光移到女子唇边,见其上轻抹的冰蓝唇彩,便又得出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叛逆味道。

这女子,青鸾是见过的。

当年古音大索天下,求一只异类血吻,便是这女郎送来,取了悬红而去。思及此后古音对她的评价,留给青鸾的印象还相当深刻。

“‘逆水勾’水蝶兰?”当这个名号从她唇间流出之际,青鸾蓦然想起,关系到古音西南大计的幽魂噬影宗一事,近来常勾连出这个女修,当然,更少不了与其同时出现的另外一人──是了,刚刚被她砸下手臂的,不正是百鬼道人吗?

正想着,不远处的百鬼便惨叫一声:“我的胳膊!”叫声中,浑身浴血的羽侍终于失了凭依,由高空中翻翻滚滚地落下。

一旁商侍神色微变,瞅准空档,身形急泄而下,追了过去。

青鸾秀眉轻蹙,将动未动之际,却又见到水蝶兰唇边微微冷哂,她若有所觉,身形也凝定不动。

羽侍下落不过五十尺,商侍便破空赶至,伸手去接。

眼见手指尖已触到羽侍的衣带,她目光不经意自羽侍脸上掠过,只见这位相处了千百年的五妹,闭目昏睡,眉尖似蹙非蹙,似是在梦中也扭结着惶惑与悲哀。

商侍无声一叹,手指骈划如剑,似揽实刺,便要割断羽侍的心脉。

“便从此……解脱了吧!”手指刺下,指尖所触却是一片虚无。

羽侍的身体周围,瞬间弥漫起一层淡淡的灰白光雾,在远方强光的照射下扭曲波荡,让人看不清内部的变化。

商侍反应极快,见情势有变,指尖真息登时由内敛转为外放,再不遮掩,然而指劲透出,依然打了个空。

紧接着,眼前血光迸发,一股甜腥味道扑鼻而来,她心中凶兆闪现,再顾不得羽侍,身形飞速后移。

才退开数尺,鼻尖之前爆起一声惊雷,激荡的气流刮面如刀,逼得她睁不开眼,劲力透入,更是震得连骨头都酥了。

无需目见,她便知道有人拦在她和羽侍之间,送来这记重拳。

“好厉害,这一记冲拳若是打实了,我必死无疑。这人是谁?”念头未绝,拳风已离她远去。她忍着眼睑的疼痛,睁开眼睛,接着便大吃一惊:“百鬼!”不提这风格迥异的暴烈手段,只凭百鬼立身此处的诡异,商侍便已经胡涂了。

商侍可以肯定,在她出手之前,百鬼道人仍在数里之外惨呼,不过就是半息时间,这家伙凭什么出现在这里?分身术吗?

不等她想个明白,对方眸光从她脸上扫过,虽半身血污,又残去一臂,偏能从容不迫地道:“道友未免太心急了。既然与此人交恶,何必再来攀亲,不如由敝人携去,使她们母女团聚,也算积一件功……啧,青鸾!”身后气流涌动,如浪滚云翻,将李珣的从容姿态尽数扫落。饶是他避得及时,余波袭至,周身气血也为之一乱,只勉力护得身边的羽侍,翻翻滚滚遁了开去。

暴风刮来,商侍的脸颊隐隐作痛。不自觉伸手轻抚,却蹭到了几道细细的伤口,应该是之前百鬼拳锋余劲所伤。

她对自身姿容并不怎么在意,也不去管伤口如何,随手拭去血珠,心中却想到此前古音的郑重吩咐──事情要做,却不要让阎夫人有翻脸的理由!

现在想来,她唯有苦笑。

不能让阎夫人翻脸,她便不能在明面上与百鬼为敌,可事情牵扯到羽侍,便又勾连到妖凤、青鸾的立场,一个处理不慎,便是天翻地覆。

这般复杂事态,该让她如何是好?

还没等她理清头绪,青鸾第二波攻击已破空而来,视十余里距离如无物,挥袖间,湍流激荡,倾泄而下,其势雄浑无匹,却还能挥出犀利如剑的寒意,当者披靡,正是青鸾名震天下的“灵化七神击”!

李珣怪叫一声,身形再移,同时只手在虚空一按,也不见发力,却引得四野齐震,周围如剃刀峰等高山,甚至嗡嗡颤抖,彷佛随时会倾倒下来。

声势相随,这片天地也像是随时都会崩溃一般,元气交迸,如怒海狂涛,乱流激荡。

北齐山脉为此界地脉主干之一,气穴灵脉不计其数,李珣以禁法截留地气,积蓄了二十余日,其储量已到了喷发的临界点,此时小试牛刀,气势之足,甚至出乎了李珣的预料。

青鸾遥空一击,湍流如蛟如龙,但在这狂涛中扭动挣扎几回,也声势渐弱,最后竟化为乱流中的一股,拂过李珣身侧时,徒然卷动袍袖而已。

“好大气!”这一声赞语却是出自水蝶兰之口。

在青鸾出手时,她不知是何想法,竟然袖手旁观,任凭李珣于惊险万状中将攻势接下,自己却看得极是开心,抚掌笑道:“要是不借禁法之力,还有这般手段,那才真叫长进!”恶狠狠剜过去一眼,只是李珣也只有这点空闲而已。

青鸾再击无功,也不作态,干脆利落的第三击轰然而降。与之同时,她莹白如玉的手掌翻转,竟同时攻向水蝶兰。

李珣顾不得水蝶兰那边,伸出单手,骈指虚划。

转眼间,三十里范围内十二处禁法尽皆归拢,彼此通气连枝,相互摩擦作用,将聚拢地气中的杂质清除干净。这一反应随即向四面扩散,继续澄清周围积蓄的地气洪流。

十二处禁法贯通连绵,各自的精微变化合为一处,由此再衍生出来的种种变化,较单一禁法何止复杂百倍?李珣却能在这交缠如乱麻的万亿气机中,抓住最核心之处,推而广之,堪称以一羽之力,撬动十万大山!

初时那声势还不怎地,可是随着禁法的深入,以李珣为中心,虚空好像在无声无息中塌陷了进去,开裂的空洞中“滋滋”地溢出灰暗的雾气。

青鸾遥空一击,劲力所至,却是虚无缥缈,无一点可用力处,又彷佛触及了某个不可思议的天地,奇异的反应令她心神一凛,不自主将大半注意力都移了过去。

利用这个空档,水蝶兰笑吟吟地旋身,轻松地脱出青鸾攻击的范围。

青鸾冷冷瞥去一眼,面上青气闪过,甩手回击,铮然鸣响中,水蝶兰头顶响起了郁郁闷雷,强大的压力刺得她头皮发痒,显然她游戏般的态度已经彻底激起了青鸾的杀意。

然而,就在青鸾的注意力来回摆动之际,虚空中震动连连,震波在空间中扫荡形成的细细杂音,渐渐汇聚于一处,由低而高,昂然如凶兽嘶吼,撼人心魄。

青鸾眉峰微蹙,终于察觉有些不对,肩头微动,身形陡然化为一道淡青色光矢,破开云气,飞射而来。

对于青鸾而言,数里路程不过是弹指即至,她已下定决心,强攻一点,将这看了碍眼的百鬼先抹去再说。

只是出乎青鸾的预料,在距离百鬼只有数尺之距挥出的手刀,却只是斩中一个虚而不实的影子。

霎时,百鬼的身影如泡沫般粉碎,连带着他身后的羽侍也消失不见,然而他所立身的虚空,已经彻底下陷为一个可怕的空洞。

在虚空中开洞的情形很是古怪,只凭肉眼更难以看清其中的究竟。

即便是青鸾,也完全是凭借她的灵觉,才发现这个似乎是通向另外一个世界的洞口。

方才,若非她反应及时,差点便直接栽进去。

这感觉……黄泉恸鬼窟!

不,是通幽鬼路!

也就是这一闪念的时间,一点惨白至几乎透明的火光,从深幽无底的空洞中探了出来。

高空中,激荡的烈风呼啸而过,然而火光仍以自己独有的频率跃动着,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
看上去,这火光彷佛就是空洞之后广袤空间呼吸的投影,带动着难以想象的巨大能量。

青鸾拥有着敏锐的灵觉,这使她获得了比常人更多的信息,正因为如此,来自于遥远空间的波动犹如一场风暴,冲击着她的灵台。

深埋在心底的回忆在这一刻翻涌上来,青鸾只觉得颈上寒毛根根倒立,紧接着便是不可抑止的戾气上冲,涨得两边太阳穴隐隐作痛。

她蓦然撮唇长啸,借着啸声,满腔戾气一泄而出,啸声中,她隔空一指,正中那记惨白火光。

这一指,并非是要与火光及其背后雄浑伟力正面相抗,而是以精妙奇绝的手法,以另一波振荡搅乱火光跃动的固有频率。

虚空中,火光蓦然颤动两下,与之相应的,空洞中也荡漾出一圈微微的波纹。刹那间,彷佛千万只秋蝉一起鸣响,蓦然拔高的尖音恨不能把人的脑壳撕开。

青鸾脸上青气再闪,身形蓦然扬起,一飞冲天。

黑暗的天幕下,蓦地炸开一团焰火,也许颜色稍显苍白单调,可光芒所及,虚空自燃,转眼间席卷十里方圆,迫得商侍及水蝶兰等脱身不迭。

紧接着,更远七处绝不相干的山石地面蓦然崩缺,爆炸声隐隐传来,与当空燃烧的阴火绞合在一起,平添声势。

青鸾轻松飞出阴火燃烧的范围,凌厉的眼神当空一扫,很快就捕捉到李珣的位置,杀意固然不可抑制,却在出手前,不可思议的赞了一声:“好!”当然是好!至少三位真人境高手连手才能使出来的“通幽鬼路”,李珣只用了几处禁法辅助,便完成得像模象样。

若不是青鸾及时打断,等“通幽鬼路”威力全开,九幽地气逆袭此界,百里之内,生灵死绝,便是青鸾,怕也要灰头土脸了。

对这种宗师级数的手段,以青鸾的骄傲自负,不免也要夸上一声。

只不过,赞声过后,她的出手更是狠辣十倍。

若说之前,这天界神鸟只是在地上懒懒地挥两下翅膀,那么此刻,神鸟振翅欲飞,虚空云气立为之激荡,山川河谷亦与之相和。

在北齐山脉瑟瑟的呻吟声中,青鸾素白的掌心微翻,周围山谷平原之中,便连串响起隐隐的爆鸣声,看得李珣眼角抽搐。

那是他花了二十几天时间做出的禁法布置,青鸾只一翻掌,便毁了大半,天知道她是怎么察觉出来的。

禁法崩坏,原先积蓄的地气洪流,转眼便散失了六七成,而如此粗暴的方式,更引发了千里范围内一次大规模的地动。在这次地震中,稍远的一座小山峰从山腰处裂开,山体倾颓滑落,声势惊人之至。

李珣根本没有机会去收拢散乱的地气,因为,青鸾并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双袖一展,纵横来去的青色光流几乎弥漫了整个夜空,李珣还没来得及为青鸾千年难得一见的虚招而惊讶,凌厉的罡风便扑面而来,而此时,他还不知道青鸾此刻的位置在哪里。

“左边!”水蝶兰的声音在激烈的风暴中及时传来。

李珣想也没想,无底冥环近乎粗暴的从九幽之地攫取一波阴气,再瞬间点燃,同时架起了仅存的一只胳膊,身体尽力偏移。这一刻,他就像是一个燃烧的火球,半边身体都放射着高热的芒刺。

果然如水蝶兰所言,青鸾的攻击从他左边袭来,强力的风压瞬间就将外烁燃烧的阴火压得几近熄灭,紧接着大力贯体而入,也没什么出奇的变化,纯粹以力压人,却势如破竹。

李珣虽将幽明阴火的精微玄奥发挥到了极致,依然不敌,惨哼声中,手肘内撞,先伤了肋骨,接着便横飞出去。

这种时候,他自然顾不得羽侍,偏偏青鸾似乎是打出了火气,对不远处的羽侍看也不看一眼,遥空虚斩,追着李珣杀过去。

李珣体内气血翻涌,还没有回过气来,脑后便是寒风及体,一时间为之魂飞魄散。

“笨蛋!”水蝶兰的嗔声再度传入耳中,这回却是近无可近。声音方起,李珣脖子一紧,便被水蝶兰揪着衣领,飞遁远走。

后面青鸾清唳一声,不知用了什么变化,满空矢流飞溅,如同一场急雨,倾洒下来。

水蝶兰却是从容的很,也不见发力,身形在广袤的天空下倏闪倏没,每一次挪移,便是里许,诡异飘忽。

便是李珣这随着她移动的人,也只觉得满天都是她留下的残影,看得眼都花了。

水蝶兰还有余力开口说话:“青鸾手段最是‘锋利’,气势一贯而下,如刀似剑,当者披靡。天底下敢硬挡她一击的,怎么算都不过五指之数,你竟然用手臂去接,我该说你是勇猛无畏呢,还是烧坏了脑袋?”李珣为之哑然,回想起刚刚接下的那一击,若不是幽明阴火的精微变化到了极致,卷缠消解之法用得及时,再加上身体强韧,他现在早已拦腰断成两截了!

正讪讪之际,水蝶兰忽又回眸一笑:“不过呢,能接下来,便是真的了不起!”不等李珣从中品出味道来,他喉咙发紧,却是被水蝶兰甩手扔了出去,一路穿过数百道迅如光流的气箭,直飞上近千尺的距离,去势方竭。

在这个高度,下方的局势却是一览无余。

他不看水蝶兰和青鸾的交手,只看暂无人去管的羽侍。

先前李珣设在羽侍身上的小手法还在生效,使得羽侍仍浮在半空中,随着澎湃的气浪微微浮动。青鸾显然也顾及羽侍存在,刚刚的大范围攻击,刻意避过了那个方位。

与之相对应的,隔了数里的商侍便有些尴尬了。

看得出来,她很想接近羽侍,可横亘在二人之间的,就是青鸾与水蝶兰交锋的战场,如果她有什么异动,毫无疑问,青鸾会让她好看!

了解了现在的局势,李珣才喘口气,心中又生出感应。

稍微扭头,只见西南方错杂的山林中,正有几人飞掠而至,好像是稍早被水蝶兰引走的冥王宗修士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七章 夺人 下一章:第二章 搏击
热门: 悖论13 小李飞刀3:九月鹰飞(上下) 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听说我要被穿了 冥婚 夜光的阶梯 骨音:池袋西口公园3 华音流韶:曼荼罗 谜案鉴赏 [快穿]专职男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