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搏击

上一章:第一章 一拳 下一章:第三章 解脱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这一拳将所有人都打入了失语状态。

从高空水镜之后的“地主”,到地面上冥王宗诸人,包括渐被遗忘的商侍,猛然间脑子都是一片空白。

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盯着剃刀峰看,看那沉寂得有些过分的峰顶,便是傻子也能感觉到,即将袭来的那一场风暴。

李珣气息稍平,他长出一口气,紧握的拳头却不可抑止地颤抖着。

折断的指骨和撕裂的皮肉不断回馈着的痛感,像一根烧红的铁针,深深插进他的脑袋里,这时候,阴散人曾经的忠告终于清晰起来。

“不愧是天界神鸟,天生就对血影妖身有克制之力,我这算不算是自讨苦吃?”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,接着李珣便自顾自地笑了起来。

剧烈的痛苦依然侵袭着他的神经,可正是这油煎火燎的感觉,撑开了他的心脏,某一瞬间,他甚至觉得自己能把整个天地都吸纳进去。

然而,这虚幻不实的感觉也仅仅持续了一瞬间,随之倒涌而来的,便是来自剃刀峰上,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意。

冰火相激,寒意瞬间压过了火气,李珣的笑声戛然而止,脸上的表情却还维持在刹那前的状态,说多么古怪,就多么古怪。

这一刻,所有人的目光又转回到他的脸上,只是,蕴含其中的意味,却如针如芒,刺得他的脸隐隐作痛。

那是什么?怜悯?幸灾乐祸?又或更直接一点儿,像看一个死人?

蓦地,众人视界之内的景物,都开始微微晃动,尤以剃刀峰的幅度为最。

这和李珣之前操控禁法的效果差相彷佛,然而真正可怕的是,这晃动不仅止是局限于这片小天地而已,震荡由外而内,撼动着在场众人的身体,继而又撼动了他们的心灵意志。

所有人──不管是相干还是不相干的,只要是亲身接触到这震荡,便会觉得自己的意志壁垒在震荡中飞速地消解。

来自剃刀峰顶,那辽远宏大的气魄以及如冰雪般冷澈的杀意交融在一起,使得初春时日立刻倒回数九寒冬。

李珣喉咙里不自觉地“呵呵”两声,旋又紧扣牙关,因为若不如此,他就可能听到自己牙齿撞击的声响。

作为杀意针对的唯一目标,他所承受的压力,便是周围所有人加起来,也难抵其万一。

在此时,李珣彻底理解了周围人们目光的涵义,这一明悟便如同一桶冰水,泼在他心尖儿上,将已经有所回落的心气,整个的浇灭。

只是,他的心脏仍保持着些许能量,这使他还能驱动口舌,低声说话。

“他妈的,他妈的……”毫无意义的咒骂声从牙缝里钻出来,几不可闻,手上滋滋的声响却越来越大,彷佛响彻整个心间。

沾染自青鸾法体的清灵之气,对血影妖身而言,无疑是最可怕的强酸,尤其是与外界气机同气相和,破坏力更增数成。

不过眨眼功夫,从伤处起,手心手背便给蚀出几个小洞,血肉抽搐,牵动心肺。

至此,青鸾仍在剃刀峰顶,没有现身,只有辐射出来的强压撼动山岳。

隆隆之声初起时,还似在九地之下,数息过后,已响动九天,在这震天雷鸣中,李珣的魂魄几乎都要给轰出体外,瑟瑟飘摇,再无根基。

身侧,水蝶兰看着他的表现,眉头皱紧,却没有说话,只在深吸一口气后,瞬间提升自身的气息强度,衣裙无风自动,与青鸾宏大的气魄针锋相对,意图从李珣那边分担一些压力。

气势刚刚提起,她肩上微沉,紧接着便被粗鲁地推开,什么气势、气息,自然烟消云散。

她吃了一惊,转脸看时,却见到李珣明显吃不住强压,辛苦地弯下腰去,豆大的汗珠一颗颗地滴落下来,垂下的乱发遮住面孔,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。

水蝶兰只听到他嘿笑了声:“她往死里揍我的时候,没人说不是;我只是碰她一下,怎么就跟犯了天条似的?”貌似调侃的言语,透出的情绪却让水蝶兰胸口一窒。

她半晌无语,最后还是回归到现实中来,缓缓摇头:“你把青鸾惹恼了,她那么骄傲的人……”说了半截,忽见李珣怀中滑出一件紫玉盒子,正是与商侍交接时拿到的信物,水蝶兰随手将其收摄过来,放入袖中。

此时,李珣的喘息声更大了些,只不过在天地雷鸣之中,连蚊蚋之声都算不上。

见他没有半点儿退缩的意思,水蝶兰真怀疑他是被吓傻了脑子:“傻瓜,用幽一挡会儿,我们先撤吧。今天给了青鸾一拳,你还不知足吗?”说着,她望向幽一立身之处,这大块头的实力比上回更强了三分,就算直面青鸾,也……呃,怎么回事?

幽一没做任何表示,雄壮的身形已没入虚空,再不见踪影。

水蝶兰愣了半晌,才醒悟过来,转脸嗔道:“你做什么?喂,我可是有伤在身,青鸾再杀过来……!”

“去她娘的!”这声变了调的咒骂,险将水蝶兰堵岔了气。然而青鸾遥空而至的杀意,可不会体谅这点,高空惊雷再起,隆隆震鸣,撼人心魄。

李珣仍弯着腰,粗重的喘息之后,他深吸口气,在雷声的某个间隙,狠狠地支起双臂,绷紧了身上每一块儿肌肉。

藉这力气,他从喉咙最深处,迸出一声嘶喊!

水蝶兰被惊了下,她无法理解这喊声中蕴藏的意味,然而,在闻听喊声的刹那,她的心脏却是突地一沉,似乎有什么东西“打”了进来,胀满胸臆,排解不得。

她倏又心有所感,抬起头,正看到漆黑的夜空中,电光乍然闪烁。

九天之上,猛地一声炸雷轰响,音波直贯而下,将李珣刚出口的嘶吼震得粉碎。

一口气倒憋在喉咙里,李珣的面孔红了红,裂开的唇角弯了一个非哭非笑的弧线,身子却再度紧绷,又一次嘶喊出声。

雷声再响,一如前例,将他的吼声击碎。

紧接着,嘶吼声再起,雷声再落。如是再三,李珣的面孔已经涨成紫红色,这颜色渐渐扩散到脖颈、胸口,面部肌肉更是扭曲得不成样子,汗水糊了满脸。

他口中的嘶叫也渐渐沙哑破音,听起来甚至带着哭腔,更像是死到临头的绝望。

然而,嘶吼的间隔却越来越短,任九天雷动,欲倾寰宇,也不能将这破锣般的嘶叫声彻底击垮。

不仅如此,一声、两声、五声、七声……断断续续的嘶叫声前后相连,在雷声的轰击下,逐渐抹消一切间隔,彼此贯通,越扩越远,最终那急遽攀升的强压,由内而外,轰然喷发。

在此刻,李珣的身体倏忽蜷缩至极点,然后瞬间展开,指尖、发尖乃至全身每一处毛孔均被汹涌的洪流淹没,他的肌体也刹那间伸展到了最极限。

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如癫如狂的嘶吼声最终化为刺耳的厉啸,拔空直上,穿透云层。

纵然九天之上,雷声连成一片,震荡山川,落石如雨,那啸声依然越拔越高,搅动雷声的洪流,与之分庭抗礼。

雄浑虽或不及,可其中凶厉悍勇之气,便如烧天大火般,有燎原之势。

一时间,人人为之失色。在这一刻,人们几乎忘记了还有一个青鸾在──但也仅仅是“几乎”而已。

就在厉啸声拔至最巅峰时,所有旁观者的耳膜均为之一痛。

初时还以为是啸声袭扰所致,可紧接着,人们的耳中再听不到任何声息,只有耳鼓濒临崩溃的跳动,以及脑壳内血浆的翻滚,才使得他们醒悟过来──那是已超出人们承受范围的最强音!

剃刀峰终于在无可抗拒的力量面前崩溃了,从山顶开始,无数触目惊心的裂纹像一条条游动的灵蛇,向下方蔓延开去。

还没有延伸到半山腰,一道青色虹光从峰顶暴射而起,粗逾数丈,横过天际时,夜空也瑟瑟颤抖。

峰顶轰然炸开,乱石飞溅,而周围旁观者皆是耳鼓一炸,所受的冲击十倍于前。

闷哼声中,元艰背后的三位冥将脚下发软,一屁股坐在地上,高空中,水镜砰然破碎,再不成形。

所有人都反射性地将上身向后仰,李珣也不例外,只是,他的头颅刚向后靠了小半寸,便在脊椎咯咯的呻吟声中,猛地向前撞击,他的身体也借这势头,整个地冲了出去。

身边水蝶兰倏然伸手,眼见就要揪着他的衣角,却不知为何凝在半空。

没有了任何顾忌和犹豫,李珣胸膛最后一口气上顶,撞开喉咙,追着厉啸声的尾巴,轰然炸开。

这是一头凶兽向敌方宣战的嘶吼,纵然与青鸾远超人类听力极限的音杀相去甚远,却依然守护着自己的领域。

在此时,李珣的眼神没有任何犹疑,只是直直地向前看去。他看到的,是一双被天青色光芒浸透了的瞳孔。

下一刻,青色虹光轰然而至,李珣脑中所有的念头都被冲刷得干干净净,只有心窍中一点最精纯的“心头血”蓬然点火,由此牵动周身精血骨络,刹那间质气转换,没有任何保留地启动了“血影妖身”!

天空蓦地一暗,被青光映彻半边的夜空似乎又吐出了浓浊的阴影,想抢回自己的地盘。

只是这变化仅仅持续了刹那,紧接着便是青光大盛,映得方圆数里一片青碧。

一波绵密急速得可怕的震荡,从青光最炽烈的核心处传导出来,直可将天空撕破一个口子。

在这一刻,所有人都看到了,迎着奔涌的青色光流,李珣那显得分外渺小的身躯直直地冲撞上去,像是用块小石子,去封堵决堤的洪流。

双方迎头碰撞!

画面也许凝定了千分之一秒的时间,至少在人们的感觉中是这样。

很快地,他们便看到,李珣的身体在巨力的冲撞下变成了一个希奇古怪的模样,瞳孔中的影像回馈到大脑,即使是元艰之流,眼角也不禁抽搐一下,继而反射性地闪过一个念头──“百鬼完了!”念头未绝,一声闷浊的响动后,夜空便蒙上了一层黯淡的血色。

元艰身后,一名冥将勉力扶着旁边的树干站起来,犹自仰头看天,啧声道:“这是硬生生给敲碎了,怕是连骨头渣都剩不下来了吧!”元艰“唔”了一声,不置可否。

那冥将嘿然冷笑,继续接道:“这倒省了我们老大力气,只是这青鸾……哎?”话说了半载,他惊叫一声,一个趔趄,差点又摔在地上。元艰回头察看,脖子一扭,便再也转不回来了。

刚刚那冥将手扶的树干,约是杨木之属,树身笔直,有碗口粗细,然而此刻那树干倒像瞬间老了几千年。

冥将手扶之处枯朽崩塌,立时陷下一个大洞,随即又辐射开来,上及树冠,下到树根,刹那间失去了光泽,初春刚长出的几许嫩叶更是绿意尽褪,转成令人心悸的灰白色。

“蓬”地一声响,整株杨木就这么化灰崩散,飞灰洒了冥将满头满脸。

也在这一刻,元艰等人身处的小树林像是中了魔神的瘟疫。

霎时间,“蓬蓬”闷响不绝于耳,一切树木花草,生机色彩尽数抽离,只留下冰冷的灰白颜色,继而彻底崩解。

转眼间,立身处已成白地!

元艰如梦初醒,猛地抬头,再看半空中,青色虹光依然光耀四方,可在光影交界处,却有一层淡薄至无的血色,轻抹其上。

这血色越来越浓,数息之后,竟如一片雨雾,当头洒下。

虚空中“铮”然鸣响,青色虹光忽地外涨,当空一扫,便将血雾击穿,滋滋有声。

在光芒最炽烈处,青鸾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,她遍体青光缭绕,光芒似透肺腑,通络周身,望之如见天人。

她目透神光,环目一扫,目光到处,青色光流亦如影随形,奔涌而过,虚空立为之一清。

这时,她唇角轻撇,冷声道:“血魔?”低沉的声音有着难以想象的穿透力,声传百里,恐怕连另一边正在激战的妖凤都听得清楚。

回应她的,则是半边天空的滋滋异响,这响动如蚊蚋、如蚁啮,细细密密连成一片,听在耳中,直令人头皮发麻。

光芒未及的黑暗天空中,忽的亮起一点火星。

这微弱的火光刚烙入青鸾的眼睛,“咚”地闷爆声中,上下四方同时喷溅出百丈火舌,炎流纵横,交织迸发,刹那间,千丈高空已成一片火海。

虚空在热浪的熏烤下扭曲变形,扭曲的波纹沿伸至青鸾附近时,却又诡异地消失,反而映得她周身明光大放,令人不可直视。

而在跃动不休的火海中,血魔几乎与之融为一体,飞动蒸腾,缈如轻烟。

倏忽间,人影从火海中飞跃而出,周身包裹着血红的光焰,所过处火海翻涌,偶尔喷吐的火舌冲霄数十丈,气势壮烈,一时无两。

青鸾冷冷一哂,五指骈立如剑,直指对方心口,正待出手,忽有一声刺耳的尖啼悍然迸发,其中的凶煞暴戾之气,有如风暴来袭。

漫天火海之上便像是洒下一层滚油,刹那间火光暴涨更甚,所有空爆之音合在一处,与尖啼声交缠撞击,恍若重捶擂鼓,猛敲在所有人的心窝上。

功力稍弱者如三位冥将,巨响之下,脑中嗡然震荡,竟是齐齐一口鲜血喷将出来。

更为可怖的是,众人目光所及,举凡生灵,禽兽立毙、草木凋零,刹那间生机丧绝,方圆百里,立成死地!

高空之上,青鸾能感觉到,这一望无边的火海所燃烧的,正是北齐山脉中无数生灵的生机。

在火焰的空爆声中,犹能听到生灵魂魄那凄厉的呼喊。

生机灭后,那无边无际的怨毒又以令人惊怖的速度汇聚起来,再度燃烧,那飞动人影周身所裹挟的光焰更转为浓浊猩红,刺人眼球。

这妖异的火光便如同恶魔的指爪,嘶嘶前探,与青鸾护体明光接触,瞬间便化为一缕清烟,只是,冲击仍没有半点犹豫地降临。

护体明光微微震荡,滋滋之声不绝于耳。

感受到冲击的强度,青鸾眸光一凝,低哼声中,手刀前刺。

“噌”的一声闷响,护体明光竟给硬破开一道缝隙,一只苍白瘦长的手掌探进来,手指微屈,正好与她前刺的手刀碰个正着。

彼此肌肤相接,响声却如金铁交鸣,甚至还迸出数点火星。交鸣声中,隐约又是一声厉魄嘶吼,凄厉尖锐,刺人肌骨。

青鸾并不在意这惊魂慑魄的魔音,却抵不过心中洁癖,碰到对方的肌肤,只觉得手都要烂掉了,手臂本能地后缩些许,同时袍袖翻卷,风雷激荡,将那爪子震了开去。

“咯”的一声脆响,探进来的手爪立呈一个怪异的扭曲角度,弹飞回去。

青鸾再不想给对方近身的机会,前手方出,后手又至,她五指轮弹,哧哧剑气破空尖啸,转瞬便是十二轮指剑,紧接着袍袖再度翻卷,当空搅动狂飙,几乎将半边天空都掀了起来。

飓风所过之处,任它火焰滔天,也给扫得七零八落,燃烧的夜空又暗淡下去。但,随即便因一朵突然绽开的血花而涂抹上妖异的色彩。

闷浊的声音这才响起来,紧接着便是接二连三的血花开放。

李珣的身形再也飞动不起来,剑风裂体造成的僵直,将他钉在半空,十二轮指剑,几乎记记中的,一时间血肉横飞!

强横霸道的剑气每一击都足以开山裂石,六十剑下来,就是金刚也能给斩成烂泥,李珣此时的境况只有更糟。

随后便是席卷半边天空的狂飙及体,这飓风带着强烈的撕扯力道,只一击,便将李珣已不成人形的躯体搅成肉糜。

紧接着,虚空中大放光明,彷佛是仙界洞开,天河之水倾倒而下,汹涌澎湃的光流霎那间横扫整个天空,转眼间就将李珣的残躯没顶,再不见半点痕迹。

地面上的旁观者一个个目瞪口呆,都不免想到,若换了自己,直面青鸾这一连串的攻势,留下全尸的机率有多少?

此时,几乎没人会认为“血魔”能活下来──可依然有例外。

水蝶兰手掌抚上心口,唇线微抿,面容冷峻却也平静。

青鸾亦然,方以“琉璃光海”的手段横扫一切浊气,眼看“血魔”连渣子都给蒸发干净,她心中反而比不得之前的笃定。

也就是这一闪念的功夫,她心中忽地一紧,纯凭本能,倏然侧身。

虚空似是凝定了一下,接着才缓缓显出一道浅红色的印痕,由西而东,笔直如剑,轨迹恰穿过青鸾先前立身处。

然后才是破空的啸音,像是天空受创后的惨嘶,尖锐得让人头皮发麻。青鸾脸上首度露出凝重之色:“血神锻体?”强烈的压迫感再度奔袭而来,青鸾竟不敢再托大,身形闪动,刹那间退出一里之外。

只见黯红色轨迹铮铮两声,在虚空中打了个交叉,将天空切成四块。

青鸾蓦地以袖遮面,身形再移,旁人不觉,她耳中却听到一记细微的裂帛声响,再看袖口,已被割了两道半寸长的裂纹,冷风灌入,肌肤都有些麻木。

由此可证,对方已有伤害她的资格。

她瞳孔微缩,身形倏地展开,护体明光轰然破碎,激荡的乱流横扫寰宇。

便在这奔涌的激流中,一个无形有质的影子劈开一切阻碍,悍然冲上。

尖啸声再起,青鸾守住灵台,神情冷淡,反手挥击,“咚”的巨响声中,双方肌体再度接触,青鸾却不再退缩,而是强忍着如火烧酸蚀般的不适,冷然发力。

猩红的血光像是倒喷的烟火,在青鸾的掌力下散入天空,一击得手,青鸾却半分轻松之态也无。

这一击恰好印证了她的猜测:“真的是血神锻体!好胆色!”她深吸一口气,不管其中掺入了多少肮脏的杂质,凭借这口气,她让自己回到了最冷静的状态。

从此刻起,对方已不是举手可灭的蝼蚁,而是需要认真对待的强敌!

对青鸾的心思,李珣一无所知。

他的灵魂已经在血腥中浸得透了,伴随着万千生灵凄厉怨毒的呼喊,一切的思虑都还原为最本能的一片混沌。

只有来自情绪最深处的涌动激流,驱使着他,在这片天空下纵横来去。

狂放、凶悍、暴戾……这些激烈的元素构成了他情绪的主流,也正是这样不可抑止的激流,冲开了一层又一层闭锁的封限,贯通心窍,将他压抑了一生的冲动,整个引爆!

没有人会甘心屈居人下;没有人希望自己是弱势的一方;没有人会从谨小慎微中得到满足,自然,也没有人会因为被轻视而快感如潮。

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在既往的数十年间,李珣确实是奉迎着、弱势着、谨慎着,同样,也被轻视着。

也许,他可以通过种种手段在夹缝中获取快感,可是那纤细而贫弱的根茎,只能结出扭曲苍白的花实。

然而,时至今日,贫弱的根茎已经虬曲扭结,牢牢钉下,他凭什么还要将自己的身躯埋在泥土之中,用谦卑的姿态继续自己的人生?

也许,他至今还不是翱翔在天空中的雄鹰,但是,他已经有实力为自己争取更多的阳光。

所以,他应该感谢青鸾,感谢这个高傲的女人用那“不可接受”的强烈反应,刺醒了仍在泥地里打滚的自己。

如今,致谢的最好礼物,还有别的吗?

又一次撕裂身体的大撞击,每次在这一刻,李珣都不知道,他还能否完完整整地组合回来。

雄浑的冲击几乎就要击碎他赖以生存的“血核”,然而,每每在行将崩溃之际,他的身体便会自发地以最为精准玄妙的手段,化解高压,最终散而复聚,并释放出更为强大的力量来。

数十度生死转换,“将生死置之度外”之类的言语已很难形容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一章 一拳 下一章:第三章 解脱
热门: 天马行空 苍狼(上) 大唐乘风录 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 一寸河山一寸血05:历史不死 明灭 樱花秘密基地 六月飞霜 逃生游戏BOSS怀了我的孩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