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转折

上一章:第六章 破坏 下一章:第一章 耍弄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“放屁!”

阎飙憋了半天,终于憋出了说话的力气。

他当然没胆子和妖凤动手,可是破口大骂的能耐还是有的。然而,在第二句脏话出口之前,一点火星已弹到他额头上面。

火光乍现!

橘红的颜色,在灰白阴森为主调的鬼门湖上,有提神的效用。

不过,阎飙已经享受不到了。

火星撞在额头,迸发的焰流破开护体真息,几乎将他的脑门打陷,身体倒飞出去,撞在后面一座石俑上,人摔俑倒,一塌糊涂。

祭台附近,十多位真人级数的高手,竟然没一个来得及伸手。

李珣也许算例外,却不愿浪费力气,因为,妖凤难得手下留情,饶了这浑人的性命。

这也许就是真一和真人两种境界的差距了。

此界不乏后者力抗前者的先例,但在妖凤这般,站在修为、技巧、精神等一切之巅峰的强者面前,两境界的差异,实在不可以道里计。

然而,她如此做派,任阎夫人心思再沉稳,也难以忍受。

吐息两次,稳定心神之后,阎夫人终于冷冷说话:“元君欺我宗门无人耶?”

妖凤微笑起来:“鬼先生去后,幽魂噬影宗还有人么?”

话音未落,阎夫人的身形已从原地消失不见。

妖凤轻“哦”了声,身体微微偏转,左侧方燃起三五朵跳跃的紫焰,长袖翩然若彩蝶,自焰火中穿过。

阎夫人低哼声中自那处现身,想斜抹进去,却被长袖舞火的手法挡在周边。

她身形再转,那数朵紫焰,却如有灵性一般,追逐而去,便若在她身后拖了条尾巴。

阎夫人错步退开,素白的手指从袖间伸缩几下,哧哧声中,紫焰尽灭。但她苍白的脸上,也显出几分晕红,许久才散去。

此时,全场再度哑然。谁也没有想到,一贯圆滑有余,强势不足的阎夫人,竟然会有如此激烈的表现。

便连妖凤也需要用全新的目光打量她,末了将注意力放在她胸口处,莞尔道:“不错,看得出来,你做了一番准备。只是,还不够。”

声犹在耳,她已踏前一步,落点却是离地半寸的虚空。

人们眼中刚烙进妖凤蹑空而立的身姿,阎夫人身前已迸发出炽白的光波。

阎夫人只来得及举手挡在眼前,便被一股巨力砸飞出去。力量直接触及之处,彷佛被滚油泼过,烤肤欲焦。

妖凤停也不停,排空直进,没等阎夫人调整好重心,她的手指已刺击而下,取的是阎夫人的额头。

可灼热的感觉触肤而止,等到阎夫人反应过来之时,妖凤已骈指切下,撕开了她胸前的祭袍。

“嗡”的一声狂震从妖凤身后响起,稍迟一线的,是青鸾掌刀劈空的独特爆音。

妖凤心念微转,已经探入半个指节的手倏然上提,恰好避过了横切过去的血光。

与之同时,身前的阎夫人被血影卷动,猛然拉开距离。妖凤瞳眸中红霞流转,也不追击,衣袖却无风自动,数点火星自袖中飞出,紧紧缀在血影之后。

李珣感应敏锐,立时发觉这几点火星中蕴含的恐怖能量。

他暗叫了声苦,若让李珣在妖凤与青鸾之间,选一个做对手,那么,毫无疑问,他只会选择后者。

因为,妖凤堪称是此界空前绝后的控火大师,对火焰的操控,穷尽变化之能事,比青鸾专精惟一的凌厉,更能成为李珣的克星。

眼看一颗火星已经迫及后脑,李珣向怀中的阎夫人使了个眼色,同时手上发力,两人在轻撞之后,疾射向相反的方向。

飞动的火星没有半分停滞,在两人分开的刹那,轰然炸裂。赤色的火流四面分张,恍如舒展开来的莲瓣,又在瞬息升华无踪。

李珣只觉得脸上、手臂多处发痒,耳中更灌入滋滋的怪音。稍一体察,便知是肌肉被火光灼伤。

血影妖身对此分外敏感,火劲窜上,当即燎起大片水泡,且有不断扩张的趋势。

暗叫一声麻烦,李珣瞬间启动“血神锻体”的法门,将侵入的火劲化消干净。

但此时,第二波、第三波的火劲已经追袭过来。

火光耀目,然而其光芒、质性却都有微妙的不同。几层火劲重迭在一起,其中自行生发的变化,已繁复到令李珣头皮发炸。

“妖凤手段,便如构建宏大雄伟的宫殿,布局谨严,又处处见匠心巧思。可雄浑、可轻巧、可燥烈、可迂徐,控火之道,至善已矣。”

在这要命的时候,李珣脑子里竟不由得想起清溟与妖凤战后发出的感叹。

紧接着,铺天盖地的烈火已将他吞噬进去。

急剧拔升的高温还在其次,最可怕的,还是其中潜蕴的天界净火,相较于当时青鸾的手段,更为霸道。

才一接触,李珣便头晕脑胀,差点儿以为自己给烤得化了!

生死攸关之际,哪还会细细思量?根本不经脑子,他记忆中应付此情况最有效的手段,已给使了出来。

大气中锵声颤鸣,他手中无剑,可肢体摆荡之际,精微剑诀自发驾驭真息,拧合成森寒剑气,透体而出。

漫天火光竟被他一剑破开个缺口,他随即冲出来,虽说须发皆焦,满身燎泡,可毕竟还是活了下来。

血影妖身强大的恢复能力马上开动,不过是在空中打了两个翻滚,行将落地时,李珣一身外伤已好了七八成。

那边阎夫人承受的压力比他要小,几乎同时脱身出来,形容却也颇为狼狈。

她胸口的袍服上,被妖凤手指划开的短缝,正灌进凉风,提醒着她问题的严重性。

妖凤没有再次追击,她脸上略显惊讶。目光盯着李珣的身影,分明有些疑惑。

李珣管不了妖凤是什么想法,百忙中看向阎夫人,见她捂着胸口,目光怔怔的,不知在想什么。再望向湖心岛另一边,七修尊者等“恶客”神情诡谲,想来是窥着了缝隙,正动心思。

如此局面,若再不决断,让事态继续恶化下去,幽魂噬影宗怕是熬不过这关了!

脚下刚一点地,他又借势飞退,身在半空,已经厉喝道:“宗门弟子,循路各归其所。大姓弟子,夺天星散位,操控‘幽域天障’,诸长老,此时不启‘通幽鬼路’,更待何时……咄!”

最后一声却不是什么厉害法门,而是他探手入怀,将前日冥火阎罗交给他的鬼门令用力扔上半空。

令牌特殊的幽光在虚空中拖曳出一条碧莹莹的轨迹,随着这一抛,鬼门湖范围内,以千计的禁法布置,尽数开启。

所有人都觉得身上一沉,巨量阴气在已开启的禁法控制下,渐渐摆脱了自然流动的状态,通过遍布周边的禁法通路,逐步有序地运转起来。

这时候,阎夫人终于回神,她仰头看到飞至最高点的鬼门令,再不迟疑,紧接着李珣的话音道─

“宗门遭难,举凡宗门修士,均当戮力以赴,共拒外敌!幽域天障开启之时,凡是仍在鬼门湖逗留的外宗修士,均为本宗生死仇敌,格杀勿论!”

尾音未绝,半空中鬼门令蓦地大放光芒,肉眼可辨的光丝以令牌为中心,向四面八方投射出去。

千万条光丝才同外界阴气接触,便猛然膨胀至小指粗细,有如一张无边无际的大网,将湖心岛、乃至整个鬼门湖罩在其中。

开启“幽域天障”的枢纽已经启动了,直至此刻,众多修士才从乱象中回神,品出了百鬼道人话中的意思。

几个精明的家伙脸色发白,先一步向自己的住所狂奔。

有一就有二,很快,两千修士便化做数十道洪流,向鬼门湖深处奔去。

转眼之间,湖岸边的弟子已散了个干净。那模样,说是逃命,也没有错处。

李珣所说的那段话,其实只有两个词真正有意义。一是幽域天障,二是通幽鬼路。

幽域天障倒也罢了,只是建立一个覆盖鬼门湖的气机导引网络,使范围内的禁法威力增加。

真正要命的是“通幽鬼路”。

正常状态下,通幽鬼路是需要三名真人境修士合力完成的法门。

可如今,不算昏迷中的阎飙以及正面迎敌的李珣、阎夫人,此地总共集结了八位长老,且正值鬼灵返生之日,通往九幽之域的裂隙就悬在众人头顶。

若在此时发动通幽鬼路,结果就绝不会只是九幽地气涌出、百里生灵死绝而已。

很有可能,头顶的空间裂隙将失控性地扩张,将大半个鬼门湖都吞到九幽之域里去!

便是妖凤、青鸾这般绝顶妖魔,在九幽之地,怕也脱不了一个死字。

这是真正玉石俱焚的狠招!

七修尊者面上阴沉如水,在局面混乱的时候,他信奉的是以力破巧,用手中魔剑,斩出路来。可偏偏两大妖魔同时在此,任他怎样自负,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

他也怀疑,祭台下的长老们有没有玉石俱焚的胆气,可一行人再逗留下去,对长老们无疑是种刺激。

天知道,那些正在迷茫中摇摆不定的人们,在切身的威胁之下,会做出怎样的事情!

权衡利弊之后,七修尊者终于做出决定。

“走!”

“不错,以退为进。妖凤、青鸾既然与古音失和,区区两人,破坏则已,控制局面却难,不论结果如何,终究还要我们来收拾残局。”

车宰臣倒是配合得天衣无缝,颇给七修几分面子。

眼下局面实在糟得很,一行人包括最焦躁的孟章神君,都点头答应。也不再招呼,由七修打头,一行人飞天而起,转眼破开渐成规模的幽域天障,远遁而去。

“恶客”远遁,李珣先松了口气。

如此局面,既然不指望七修与妖凤火并,那么变数少一个是一个,阎夫人的思路还是对的。

这时候,湖心岛上的大姓弟子才开始动作。

碧水君的六名弟子是不用指望了,其余二十一人,均在各自师尊的示意下,扯着六个受制的师兄弟、包括昏迷的阎飙长老,飞遁出去,占据鬼门湖各处的天星之位,以主持幽域天障的运转。

转眼间,湖心岛周围,只剩下了包括阎夫人、李珣在内的十长老,还有妖凤一家。

空荡荡的场面下,九幽地气的爆鸣声,却越发地响亮。

只不过,李珣和阎夫人的威望显然还没有到言出法随的地步,两人喝声之后,仅有三位长老合在一处,合力运转“通幽鬼路”的法门,其它人有的犹豫、有的观望……

然后,他们便再没有机会了。

青影闪动,已经旁观了许久的青鸾终于出手。修长的身形劈开已凝结如实质的阴气,直扑祭台之下的长老群。这时候才看出,三与八的数字,在实质上的差距。

如果全员戮力以赴,凭借空间裂隙天然生成的大好局面,“通幽鬼路”的成型,不过是转眼间事。

而仅仅三人的努力,显然比不过绝顶妖魔的神速。

青鸾是蓄势而发,以其一贯的锐利气势冲起来后,全天下也没有人敢挡在她的前面。

李珣正承受着妖凤的气势压制,只能在百忙中,启动附近的某个禁制,意欲挡上一挡。

虚空阴气噌然点火,凝成巨蟒般的长鞭,破空尖啸,抽击上去。然而在瞬息之后,便星散半空,再不成形。

青鸾的身形几乎没有任何停滞,转眼飞临岛上,扑击而下……

李珣再没机会去看了,妖凤攻势已经如影随形,倾压上来,一出手,李珣便见识到了,这位绝顶妖魔的堂皇大气。

奔流的火焰根本无视周边阴气的阻碍,似乎永远都能寻到空隙,飞动闪耀,甚至逐渐牵起阴气大潮,随之共舞。

李珣甚至以为被塞进了火焰的海洋中,也终于见识到了,什么才叫“燃尽万物”!

他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抵御,只能凭借着速度,在妖凤圈定的范围内狼奔豕突,避过杀气正锋。

不远处,也响起了阎夫人的闷哼,她此时修为大都凭借外力,远比不过李珣的圆润自如,此刻也就更加狼狈。

李珣咬了咬牙,血影妖身全力发动,对准滔天的烈焰,直穿过去。

才突进十余尺,他忽地听到妖凤的低语声:“……她向来谋定而后动,不过,此次我勉强也算打了她个措手不及。却不知,她对你还有什么交待?”

她口口声声将阎夫人与古音绑在一起,又拉低阎夫人的地位,如此作法,与阎夫人反驳碧水君的手段,倒是同出一辙,堪称绝大的讽刺。

阎夫人响应的,只是一声厉啸。

啸音未尽,李珣已破开火海,鲜血淋漓地冲出来,伤处血肉抽搐,却也在迅速恢复中。

只可惜,他这“忠心护师”的表现,没有受到旁人的认可。

妖凤在击退阎夫人拼命的进攻之时,还有闲瞥来一眼,微笑道:“你仍未出全力,在想什么?”

她目光所向,却是李珣身侧的虚空。李珣马上明白,她是暗指尚未现身的幽玄傀儡。

只是,当日青鸾已经表示了深重的怀疑,如今妖凤又已有准备,他再使出来,未免就太蠢了些。

嘿然一笑,李珣十指箕张,血神劫指破空攒射,交织成一张血网,攻杀过去。

指力才出,他体内已质气转换,无底冥环借天时地利之便,急剧抽取九幽地气,再迸发出来,瞬间与外界阴气合流,启动了另一套禁制。

千百道九幽剑气破土而出,凌空乱斩,吸蚀元气,方圆十丈之地立成死域,便连附近的湖心地宫,都给削去一角。

阎夫人方退又进,见李珣如此大手笔,低叫一声“好”。

也许是交手时被劲风吹卷,她背后的风帽又罩在头上,看不出神情变化。不过与李珣的配合,却合节合拍。

数道符箓凌空书就,几乎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阴气顷刻化生,扭合成数十道无形气锁,但求务必僵滞住妖凤身形,使她直面无坚不催的剑气风暴。

妖凤确实停了下来,只是她脚下却也亮起一圈微芒。

在剑气风暴吹动了她的裙袂之时,炽红的火光宛如绽开的花瓣,在虚空中划出流畅的弧度,继而在风暴的吹卷之下,疯狂旋转。

柔美的花瓣化成了坚不可摧的壁垒,九幽剑气的风暴撞在上面,无不被弹射崩碎,而高速的飞旋中,迸射的炎流简直就是绞杀的利刃,从妖凤近身处疾速扩展开来。

李珣主持禁法,回避稍慢,被炎流利刃擦过,一条膀子差点又给卸下去。肩窝处血雾溅射,惨哼声中,倒栽而出。

稍迟一线,阎夫人也踉跄退后,想勉力止住身形,但下一波炎流抹过,她为了躲闪,低叫一声,还是跌在地上。

妖凤举手间破了两人合攻,脚不沾地,踩着火云莲座,飘然而至。

阎夫人挣扎未起,李珣刚合拢断裂的筋骨血脉,而妖凤却也没有进逼的意思。只是目注阎夫人,轻声道:“凭籍外力,终究不是正道,你技止此矣。事到如今,若你将精元珠送上,并自陈不做宗主,我饶你性命又何妨?”

阎夫人努力直起腰身,语音穿过风帽的遮挡。

“我不做宗主,自有旁人去做。元君的意思,莫不是只要不遂古音的意,怎么都好?”

妖凤哑然失笑:“这么说也……”

话出半截,阎夫人嘶啸声中,合身扑上,发动奔雷掣电的一击。手掌由袖中突出,雪白的肤色瞬间被青黑的颜色覆盖,筋络突出,骈指如刀,直刺妖凤心口。

见她这凶悍的打法,妖凤颇为不悦:“不知死活!”

火焰如流,轻松格挡。

转眼间,妖凤脸色倏变。

一道如虚似幻的阴影,彷佛是从阎夫人身上分离出来,排空抢进,直迫中门,护体焰光便如薄纸般,被一剖而开。

旁边本准备响应攻势的李珣已经呆住。

此情形与他平日手段,何其相似。

而且,这样的生机脉动,还有强大澎湃的力量,与鬼门湖的环境结合得天衣无缝、具备天然融入虚无的精神状态,他是何其熟悉!

松林内,水塘边,那个惊鸿一瞥的人影……李珣脑中电光闪动,照亮了已积压数日的疑团。

傀儡,一个强大的傀儡!

李珣终于想起,阎夫人所精修的法门,除了碧火流莹咒法之外,便是驱尸傀儡术!

而自己成为阎夫人弟子数十年,竟然从未见过她炼制的傀儡,她对此亦讳莫如深……

而此刻,问题终于有了答案。

被对方攻入中宫,妖凤临危不乱,脚下火云莲座再度开放,炎流利刃绞杀之下,终于将那人影挡住。

然而,后方阎夫人幽冷阴森的颂念声起,一道又一道符箓虚空书就,牵引阴气,接二连三地拍入前方傀儡背上。

“滋滋”的大气颤鸣声不绝于耳,傀儡周身彷佛披上了一件由灰白火焰织就的外衣,火光交错中,又生一层绵密的电光,扯动火流,又像是尖锐的倒刺,密密麻麻,将傀儡整个地包拢进去。

如此狞恶凶悍的外形,只是旁观,便令人心生寒意。

妖凤明显谨慎许多,交手三合,便驾着飙飞的狂流弹射上天,开展另一波激战。刚刚布好的幽域天障也被交手造成的乱流,撕得支离破碎。

李珣看得啧啧赞叹,他今日才真正明白,为何宗门内的高手总爱兼修碧火流莹咒法与驱尸傀儡术,原来二者结合在一起,竟然可以发挥出如此惊人的效果。

正看得上瘾,耳边却响起一声低唤:“拦住青鸾!”

声音响起之时,阎夫人已从旁边穿过。李珣扬起眉毛,环目一扫,立将周围形势收入眼中。

妖凤被傀儡牵制,青鸾在祭台附近已经击倒了五个长老,剩下三个被放倒也只是顷刻之间。

不过此时,湖心岛上,那个看起来全无神通的小姑娘身边,确实一个人也没有。

阎夫人的用心,昭然若揭。

妖凤脱不开身,青鸾却是可进可退。她一直分出心神在林无忧身上,见状闷声不响,反身追袭过去。

阎夫人的举动经触及她的底线,是以她破空的去势根本就是无可抵御,别说挡在前面,就是靠近,也要仔细掂量掂量。

李珣心中大骂阎夫人烧坏了脑子,把小妮子看得太轻,可他还是依言卡在青鸾飞掠的线路上。

锵声鸣响,李珣使尽浑身解数,连拆带卸,在付出被青鸾掌刀劈断半边脖子的代价之后,终于还是将其去势阻了一阻,随即被轰飞一边,直撞入湖心地宫的外墙,整个身子都被埋到了地下。

等他在呛咳声中,辛苦地爬出来时,湖心岛上的局势已经僵滞了。

阎夫人站在林无忧身后,一手锁着小妮子的喉咙,身子挺得笔直。然而头面上血流如注。

青鸾犀利的掌刀气芒破开风帽,几乎劈进她的颅骨内,她可没有李珣几近不死之身的能耐,此时能站稳身体,已经是个奇迹。

更可怖的并非这个。

没有了风帽的遮掩,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阎夫人此时的容貌。虽然有血渍浸染,可是,那肤色哪还是平日的白皙柔腻?

青黑的颜色肆无忌惮地爬满了她的脸面、脖颈以及所有祼露的皮肤,且有血脉筋络凸浮其上,将体表切割成无数凹凸不平的碎片。在某些关节骨突之处,甚至凸起尖刺,丑陋恐怖程度,比妖魔还要妖魔!

此时,她左手食指第二关节的凸起尖刺,便顶在林无忧嫩白的肌肤上,已经深入半分。

李珣齿缝间缓缓吸入凉气,如此情景,实在很考验人们的承受力。他也隐约想到,这与阎夫人嵌在胸口的“金丸神泥”及其中封着的“活物”铁定有关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六章 破坏 下一章:第一章 耍弄
热门: 大明帝师 捡到一本三国志 旅游真人秀不是相亲节目 萍踪侠影录 绿血 皇太子的喜宴 千劫眉·两处沉吟(第五部) 易中天中华史:南朝,北朝 穿成玛丽苏文男主后我弯了 乱世枭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