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耍弄

上一章:第七章 转折 下一章:第二章 五极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“幽离……神君?”

李珣眉毛扬起,眼睛随着笑声的流向慢慢转动。

来人是在极远处发声,转眼己凌压周边,其势雄浑,如虎啸生风,悍勇之至。

然而,在所有人都在估计来人现身的方位时,笑声倏止,映入眼帘的,只是一阵清风。

没有人?

祭台上火光冲天,与岛上岛外的宫宇树林生成了无数阴影,扭动交缠,考验诸人的眼神敏锐程度,又似是无数奸滑鬼魅,嘻嘻嘲弄。

场面反差之大,令人憋闷得吐血。李珣抽动嘴角,也不知是气是笑,再看妖凤、青鸾,此刻面色都不好看。

尴尬的沉默之后,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回到冥火阎罗身上。

面对如此局面,冥火阎罗只低声而笑,眼睛眯起,任场中诸人眼神锐利,也都也看不透他的心思。

这个……看不透便看不透吧不。

李珣忽尔一笑,扭动脖子,先前被青鸾斩断半边的伤口,此时己完全愈合,他还有闲拍打身上沾的泥灰,如同事不关己一般。

当前的事实证明,为自己留一步棋果然还是正确的。

李珣的做派引得妖凤还有些疑惑,台上的病唠鬼则再清楚不过,目光从狭长的眼缝中透出来,在他脸上一扫,之后便再无反应。

李珣才不管冥火阎罗怎么个想法。

在冥火阎罗喊出“幽离神君”的名号之时,便等于是将宗门修士都耍弄了个干干净净。

妖凤此时也将自己的步调调整过来,她目注冥火阎罗,摇头道:“藏头露尾又如何?不如担心下你自己吧。引外气入体,强续生机,一炷香之后,你必将肉身崩坏,万劫不复。在这段时间里,你想做些什么?又能做些什么?”

周边气氛猛然一窒,祭台之下,几个尚存的长老,绝望的神情更是遮掩不住。他们并非不知冥火阎罗的状态,只是心中侥幸被妖凤一语道破,精神已经承受不了。

况且,还有幽离……

冥火阎罗露出笑容,牵动枯干的肌肉与白森森的牙齿,妖异丑陋:“多谢元君提醒,不错,这从贼老天手里偷来的片刻工夫,万万不能浪费了,如此,我们直入正题。

“元君一手造成如今这局面,不管是出于谋算也好,纯泄私愤也罢,对敝宗而言,己经是不可收拾,大约只有重头再来或者就此湮灭的区别了。这可是元君想看到的结果?”

妖凤哑然失笑,笑容里,她的眸光却渐渐冷冽下去:“倒也没什么,只要你们改换个宗主,不要让阎夫人登位便成。若诸君没有意见,我等就此退去。”

听她这言语,几个长老差点儿背过气去,只是诸多狠话,却是卡在喉咙里,进退不能。一时间目毗欲裂,恨不能用目光将妖凤千刀万剐。

冥火阎罗上下颌颤动两下,算是发笑:“以元君之威,确实是想来便来,想去便去,哪里有旁人说话的余地。况且,以敝人的模样,恐怕再无缘得见列祖列宗,这闷亏和着牙齿吞下去也算不得什么。只是……”

他拖了个长音,话气转折:“只是有一件事,我百思不得其解,正如梗在喉,不吐不快。按着元君所说,要敝宗撤换宗主,只为了寻古音的晦气。

“确实,阎鸯与古音勾结甚久,或许得了许多助力,若她继承宗主大位,古音也能从中取利。然而,古音操持天下权柄近半,何事不可为?破落如敝宗,她仍要大费周章,所图为何?还请元君示下。”

“阎夫人与她勾结,你去询问便是,何必问我?”妖凤淡淡回绝。

冥火阎罗摇头道:“古音谋算,向来周密诡变,若阎鸯能知其图谋,何至于落得这般下场?”

此言字字诛心,阎夫人听得真切,蜷曲的身子更是止不住颤抖,拳掌紧握,指甲破肉之下,片片见血。

妖凤瞥去一眼,尚在沉吟,冥火阎罗又追加一句:“元君既然要与古音作对,何必再为她遮掩?一人计短,两人计长,若元君肯明示天下,古音谋算再密,也抵不过天下人,唯有事败而己。”

冥火阎罗如此说法,一旁李珣也大为意动。

妖凤大概是古音数百年来最亲密的合作者,古音的谋划,大半都瞒不过她,若她真能尽述其中关窍,古音百年心血,恐一朝尽丧。

不过,李珣也听出些古怪,病痛鬼身体不好,说话从没有太多虚文,怎么今日偏偏这么多废话?

妖凤却没想太多,只冷笑道:“好大方,按你的意思,只要我说出其中曲折,你我两方之事,一笔勾销?”

“便不是又如何?元君横行天下,当真还挂念我们这破落户不成?”

冥火阎罗姿态之低,实是无以复加。

“主意不错,可惜……”

“元君!”

冥火阎罗忽将声音高扬,在妖凤表明态度之前,打断了她的话,背后熊熊火光似乎也随之颤动两下。

妖凤眼中寒芒闪动,冷冷盯去。

病痨鬼深陷的瞳眸燃动幽火,分毫不让:“若敝人所猜不差,元君此时的态度……莫不是有心报复,却无处下手?”

呛咳几声,冥火阎罗声音渐低,但仍清晰可辨:“当然,敝人相信,若元君要取古音性命,就算她身边有玉散人护持,仍是翻掌间事,最轻松不过。可眼下这局面,应当是嫌杀之太轻,又或是……人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?”

他的嗓音轻之又轻,其中却有轻雷郁动。一时间须发飞扬,昂然之姿,刺得旁人眼神生痛。

李珣轻哼一声,却听到妖凤微微而笑:“一肚子花花肠子。”

妖凤没有否认,那么,古音果然己存死志!

心中有了这般明悟,李珣只觉得寒气自牙缝间丝丝渗入,积郁在五脏六腑之间,心目中古音的形象也前所未有的明晰起来。

冥火阎罗毕竟不知其中秘辛,他口中的“玉散人”,此时己是行尸走肉,早不复当年之勇。也正因为如此,古音的状态远比他想象中的更疯狂。

谈笑间翻覆天下的强者,和一心求死的阴郁女子,便在此刻合为一体。生死之别,看似简单,可那根本就是智者和疯子的差别。

李珣宁愿对上十个惜命的智者,也不愿碰到一个不顾死活的疯子。尤其是这疯子还拥有着惊世绝伦的谋算。

冥火阎罗只是点头叹道:“若古音不惜身顾命,其谋划之事,更要惊天动地,不轻举妄为,也是对的。可正因如此,元君更应该公示天下,以举界之力,将其阴谋抵消才是。”

妖凤唇边冷诮之意不减,根本懒得说话。

见状,冥火阎罗眉头跳动,眼眶中幽火闪烁,奇道:“元君这也不做,那也不做,难不成,只是想着报复古音,却不想干扰她的所作所为?敝人可否猜想,古音之所谋,亦是元君之所愿?”

话音方落,身后祭台轰地一声大响,冲天阴火持续了半夜的强势之后,终于有所减弱,焰芒缓缓下挫,空气的爆裂声也逐步沉闷下去;妖凤的眼眸却燃起了夺目的火光,似要将祭台上的病瘩鬼化为灰烬。

冥火阎罗只作不知,继续颌首感叹:“看来,便是如此了。元君当年受此界宗门围攻,夫妻反目,又委身于玉散人,满腔怨气,自然要有个发泄之道。由此看来,古音所谋非小,而且对此界伤害极大,而元君乐观其成……是也不是?”

他分析得条理清楚,极具说服力,几乎让人以为,那就是事实:妖凤虽仍维持着凌厉的眼神,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。

半晌,在人们以为妖凤就要默认的时候,她忽然失笑:“冥火……你当我是傻子么?”

余音犹在,本己干燥灼热的大气温度再次攀升,几乎能把人的毛发点燃,更有妖凤强横神念充斥其中,掠过李珣身侧时,便似有一记重拳轰过,激得他背后寒毛倒竖。

李珣低喝一声,周身真息鼓荡,堪堪敌住外界飙升的强压。

不过,妖凤并不是针对在场诸人。李珣依稀感觉到,岛外的广大空间中,因为剧烈的温差变化,使得草木生灵都显出其特有的气息来。

藏匿的人物,再无所遁形。

妖凤凤目含威,并无动作,一旁的青鸾却振动宽袖,哧哧连响,堪比神兵利刃的寒气四面迸发,岸边稀疏的树丛立时被砍去半截。

青鸾此举,绝对是有的放矢。

气刃所过之处,铮然有声,七八个人影隐隐绰绰现出身来,又很快没入更深的阴影中去。

然而,就在变化的刹那,湖边树丛里,上百点火光同时点燃,莹亮的光线洒遍每一个角落,深暗的从林瞬间亮如白昼。这种情况下什么隐身匿形都是笑话,下一刻,青鸾凌空而至,纤细的身影抖散出弥盖四野的阴云。

岛上,妖凤微微而笑:“你喋喋不休,便是为了让他们安置机关么……幽离神君何在?”

伴着她的悠然话音,半空铿锵震鸣,丛林中的修士砰然四散,却仍不免带出数蓬血雾,形状凄惨之至。

不过,林中修士一心退却,又散得极开,青鸾也无法一举建功。她目光稍转,己经选中下一个目标。

青鸾身形甫动,忽有人哈哈大笑:“栖霞元君当面,何敢妄称神君,幽离在此。”

青鸾身子停住,微蹙眉峰,扭头看去。

这一瞬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移过来,指向李殉背后。

背后的笑声震得李珣耳鼓生痛,他脸上不动声色,回头看去,丈许外,一个锦袍男子负手而立,目光越过他的肩膀,与妖凤抵在一处。

此人不过是中等身材,其貌不扬;略嫌狭长的面孔上,星星点点都是细碎疤痕,更有一道长疤切过半面脸孔,直到颈后。

其人模样并不怎么入眼,可是意态豪放,坦坦荡荡站在那里,便有一番雄壮气度。

此人便是通玄诸宗宗主里,心思最为狰狞丑陋的一个,却成功地将满腔谋算都掩盖到豪雄姿态之下,比之冥火阎罗的幽深难测,是另一番味道。

不过,此时李珣更在意的,是另一件事──

幽离神君是如何瞒过在场所有人的耳目,悄无声息地潜入湖心岛上的?

“一别多年,你的噬影大法倒是越发精进了。”冥火阎罗替李殉提出了解答。

摊开双手,幽离笑道:“若没有湖底的暗道,老子就算把噬影大法修到顶,怕也瞒不过人家……对了,地宫内宗门秘典,我已是笑纳了,大师兄,你就安心去吧。”

幽离最后几字阴冷寒透,如颈后寒风,刺入骨髓。别说其它人,便是李珣听了,瞳孔也不自觉放大一圈,忍不住扭头去看冥火阎罗的脸色。

红影闪动,灼热的风从耳边刮过,李珣本能地摆出防御的架势,只是妖凤的目标并不是他,外放的气壁只挡住了对方迸发的余波。

幽离神君放声大笑,身形飞退。

作为幽魂、嗜鬼两宗,噬影大法修为最高的修士,他短时间内的爆发速度,并不逊色妖凤太多。他的身形拉出一条虚影长线,又在转瞬之间由虚至无,消没在光影交错的空间里。

仅仅相隔一线,妖凤的手掌印在虚影最后消散的位置,聚然拔升的高温将方圆数丈的空气蒸发一空,随后才是炽白的火光四面喷发。

李珣眯起眼睛,在刺目的光线下,扫到了一片被烧成气灰的衣襟下摆。

一击不中,妖凤纤白的手掌顺势挥击,五指轮影,破空之声不绝于耳。数十道火线交织,将左边虚空切割得支离破碎。

虚空中接连两声闷响。

光影错乱中,幽离神君再度现身,前臂置在胸前,开裂的衣袖之后露出一段黑沉沉的护臂,想来是以此挡住妖凤的指力。

妖凤目光扫过,神色略有波动:“司晨模铁!神君操持俗务之余,竟还如此用功,真是难得。”

幽离趁她说话,身形偏移,再度拉开距离,脸上笑容仍在:“老子可不像某个病殃殃的孙子,既然不用日日挣命,不用点功哪成?”

妖凤唇角冷晒,不予置评,此时,李珣才想起所谓“司晨模铁”是个什么玩意儿。

司晨即雄鸡报晓,引为勤勉;模铁则是取“铁柞磨成针”之典,即是主动为自身增压,以艰苦修行的法器。

不过,可以看出,在“司晨模铁”暴露以后,妖凤对待幽离的态度明显不同,后面接续的攻击便按住不发,幽离也垂下手臂,双方遥遥对峙,似乎都在酝酿接下来的攻势。

李珣看得清楚,幽离下垂的手臂上,燃起了一层幽碧的火焰,那火焰似是护体真息外烁,又好像是从司晨模铁中透出来,逐步蔓延到臂膀、半身,在衣衫下浮动鼓涨。

也从这一刻起,幽离神君的气势强力攀升,便如刚刚那个披了尖刺火衣的傀儡,恍惚中竟似取得了与妖凤抗衡的绝大战力。

看着他不断拔升的威煞,妖凤面色冷凝,却也没有刻意进逼,只是幽幽道:“幽魂、嗜鬼两宗复合,确为此界盛事……”

“复合?”幽离神君露出满口白牙,森然一笑。“真是笑话!”

音犹未落,岛外青鸾发出啸音。

妖凤神色微动,转过脸去。视线超过参差的丛林,见得十余里外,数道炽白光柱冲天而起,四面弥漫的阴气随之涌动流转,数息间又是一片禁制密布,乍看下法度森严,绝非仓促而就。

青鸾也感觉到些许困惑,发啸与妖凤交流。

以她们的修为,一眼便看出这些禁制只是防护之用,没有半点杀伤力,只是由高空望去,整个鬼门湖星星点点,光柱林立,禁制彼此相接,阴气交相往来,声势也确实骇人之至。

冥火阎罗笑着咳声道:“元君勿忧,只是那些弟子护身保命的机关而已。否则,若是元君一个不小心,屠尽这三千弟子,将来四九重劫也不好过不是?”

妖凤皱眉不语,似乎有些心神不定。

不远处,李珣则更难受。

双方的实力固然有差距,但他在禁法上的修为,妖凤和青鸾加起来也拍马难及,更别提整个鬼门湖的禁法全由他修正布置。正因为如此,他的感受远比两大妖魔来的真切。

“地气连柱,可抵天覆之灾;集结鬼门湖地脉之气,护持所有宗门重地、弟子居所。这是抵挡天劫时的手段,最损地脉不过,怎么用在这里?”

再记起冥火阎罗吐出的“四九重劫”之语,他只觉得心惊肉跳,投向祭台的目光也变了味道。

冥火阎罗有所感应,冲他点头一笑。转而对妖凤笑道:“元君毕竟还是外人,不能切身体会,不知这成百上千条人命划出的鸿沟,可不是一代两代的时间便能填实的。更何况,元君与青鸯仙子合力,便是二宗复合,也奈何不得。无用之事,何必空耗心思!”

妖凤眉目间笑意宛然:“那也未必。我观幽离神君体内自成一天地,分明已窥得无上大道,绝非没有一战之力。若幽魂、嗜鬼两宗复合归一,我当退避三舍,聊为贺礼。”

冥火阎罗闻言大笑,笑声里,他身后的火光己经压到了小腿之下,没有了光芒映射,他的灰败脸色,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。

笑音未绝,冥火阎罗又慨然叹息:“元君与玉散人叔侄久居,终还是学会了口是心非,不复堂皇气度……事己至此,便是宗门败落,也容不得元君说去便去。”

冥火阎罗最后几字,音节锵然,祭台上的阴火却伴着尾音轰声熄灭;李珣心头一紧,在明暗转换的瞬间,身形虚化,移开了位置。

身体甫动,来自妖凤的灼热气劲便擦着耳边飞去。

妖凤这一手倒不是针对李珣。而是在变故突生时,控制局面的作法。

在突袭李珣的同时,她也出手分别攻向幽离神君和冥火阎罗,凭借气机感应,锁定各人的位置,便是对方有什么手段,她也能够及时反应。

幽离神君冷笑中,体外幽火分合,将妖凤一击挡下;祭台上冥火阎罗轻吁口气,身外虚空震荡,火星打在身前半尺,便被吞没其中,倒比幽离还要显得举重若轻。

妖凤眸光闪动,正暗自计较,天空中飒然风响,青鸾没有再追杀逃走的修士,转回岛上,依旧护住无忧。妖凤瞥去一眼,莫名摇动的心神也恢复常态。

然而,下一瞬问,整片天地便抖动起来。

李珣仰头看天,眉头己打了死结。

祭祖大典子时开始,至此怎么说也有近三个时辰过去,此时应是清晨时分,鬼门湖周边的雾霾也都散尽,更无云彩。可天色却依然阴沉昏暗,倒似有一层漆黑的薄纱笼在上面,妖异无比。

脚下的震动也不比寻常。

李珣可以感觉到,鬼门湖之下地脉极不稳定,大量的元气被抽出,加入到“地气连柱”的禁法中,然而又有难以估量的能量湍流填补进去。

不过数息时间,地脉质性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如此强烈的变化瞒不过他,自然也瞒不过两位绝顶妖魔。

妖凤与青鸾对视一眼,双方的距离悄无声息地拉近,将林无忧护在中央。她们刚刚做完这件事,更剧烈的震动便轰然袭来。

“喀喇喇”的声响中,湖心岛的地面现出数道触目惊心的裂缝,乱石飞溅,声势慑人至极。地面开始上下摇动,人们就像是站在波浪之上,刚才被激战毁去一半的地宫,瞬息崩坍。

“怎么回事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最先撑不住的竟是幽习,看到宗门重地成了这般模样,在初时的惶惑之后,他很快反应过来,猛回头盯着祭台上的冥火阎罗,嘶吼道:“冥火,你搞什么鬼?”

冥火阎罗冷冷下看,幽习涌动的满腔血气似是被冰水浇下,冰封之余,亦堵住了喉咙。

努力了半晌,幽习才勉强说话:“宗主……请宗主示下。”

隆隆的地动声翻卷上来,压灭了所有的杂音,祭台上,九幽地气只余下了薄薄一层,在脚边流动穿行,通往九幽地域的裂隙也在不停地收缩。

没有了阴火燎天的背景,冥火阎罗只是静静站着,枯干的身躯却依然稳健。

在此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到他身上,随即便被这垂死之人辐射出来的光芒灼伤了眼。冥火阎罗微微一笑,上下颌稍稍裂开,显出唇齿后的黑洞,游丝般的音节从中流出来,像一波阴冷的风,任是在场的都是六识通神之辈,也听得非常吃力。

李珣皱紧眉头,只听到“以身饲育……开玉碎之禁,临九幽之渊……”之类的语句,登时心神震荡,后面的话便彻底漏了过去。

只是李珣听不到,祭台下面的几个长老却听得真切。

缈缈余音中,几人脸上分明己是死灰颜色;幽习更是双目突出,伸手想去抓住祭台上的人影,可身子才挺起来,便似被抽了骨头,软瘫在地上。

随之而来的,则是冥火阎罗低沉的声调:“宗门乱离,阴眼开!”

周边依然是地动山摇,而场中的大多数人,却是茫然无措;冥火阎罗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声调依然沉稳舒缓:“后继乏人,幽栅开!”

李珣终于听得清楚,他微张开嘴,却被脚边炸裂的土石呛了满嘴尘烟。

便在此时,冥火阎罗的话音又起:“上下失序,阎锁开!”

终于,冥火的话音里有了几分凝重吃力,而在话音响动的同时,虚空中也出现了不可忽视的征兆。

场中诸人只听到周边大气中“绷绷”连响,仿佛是成子上万条锁链崩断,本己摇动不休的地面,更是以近乎崩溃的态势碎裂下去。

李珣口鼻间猛地一窒,刚眯起眼睛,尖锐的石片就从眼前飞过。方圆数里,已经成为极度狂暴的绝地,寻常人别说呼吸,便是站着都会被元气乱流撕成碎片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七章 转折 下一章:第二章 五极
热门: 大江大海1949 绝代双骄 诛仙 首相绑架案 唐砖 张公案 代号D机关3:PARADISE LOST 英雄志 龙虎风云 崩人设后我拐走男主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