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疑问

上一章:第三章 生变 下一章:第五章 绝命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妖凤根本不给它喘息的机会,广袖挥动间,又一记重掌印上。焚城烈焰瞬间吞没了傀儡的身躯,继而潜劲连爆,一丝挣扎也无,便被妖凤的掌力打得四分五裂。

火劲点燃了周围的阴气,生成一蓬火云,飞速扩散开来。将妖凤、青鸾都包裹进去。

青鸾眉头微颦蹙,避开爆散的血肉,也终于感觉到肩上的疼痛。刚刚变起腋肘,又顾忌怀中的无忧,无奈之下,她只能用肩膀挡了傀儡的突袭,被傀儡划破皮肉,现在想来还觉得恶心。

低头看向无忧,小姑娘双手扣着猫儿,正冲她挤眼睛,根木没被先前的突袭吓到,也一直乖乖地缩在她怀里,没有造成半点麻烦。

青鸾莞尔一笑,低头与小姑娘的额头轻触,正要说话,心中警兆突生,稍迟一线,妖凤的声音才冲入耳鼓:“小心!”

空气中忽地响动,初时低沉沙哑,可当声音蔓延开来时,周边的火焰爆鸣、湖水翻涌、土石崩摧等一切杂音,都被吞没进去,错杂的混音一时间竟显得无比协调。

声音还是那声音,却让人觉得周围猛地安静下来。

感官上的错觉回馈回去,不论什么人,都有些茫然。就在此刻,又有一声尖音异军突起,陡然刺入耳膜。其音调高拔,似乎揪着人的心脏飞上云端。

尖叫声骤起,刚刚还笑嘻嘻眨眼睛的无忧,突地抱住脑袋。哭叫挣扎,状极痛苦。如此激烈的动作,当即打乱了青鸾所有的步点。

此刻便连猫儿都来添乱,她从无忧怀中荡出去,伸出短小的前肢,吱吱呀呀想抓住什么,而此刻谁还能顾得上它?

青鸾和妖凤都是大惊失色,明知大敌当前,仍忍不住将全副注意力都移过去,青鸾更是完全顺不得对敌,回身抱住无忧,真息透入检查她的状况。

这种空档,没有人会放过!

碎裂燃烧的傀儡残肢中,一道灰白影子弹射出来,初时只有婴孩大小,可脱出血肉火海之后,迎风便长,不待人们观其形貌,那影子闪了闪,竟又倏然不见。

李珣的身体猛地紧绷,瞳孔几乎缩成针眼状,而身边阎夫人痛呼一声,身子险被生生夹断。李珣闻声回头,没有任何歉意,反而厉声喝道:“傀儡里藏了什么东西?”

阎夫人神志昏昏,本能地想从他的挟抱中挣扎出来,嗓音猛地拔尖:“傀儡!她藏了傀儡”

换成别人,此时必定一头雾水,李珣却是再明白不过。他心下一沉,森然道:“驱尸傀儡术,你教给她了?”

“不可能。她练不成的……”阎夫人喃喃回应。

李珣微微皱眉,声音压低些许:“你没教她‘寄魂转生’?”

“没有,绝对没有一一一”

这话正卡在关键处,阎夫人像是抱住一根救命稻草,连连否认。然而话说半截。她忽觉不对,愕然望来。想必是弄不明白,为何李珣能够深知其中关窍。

还没等她想明白,空中裂帛声响,青鸾背后衣衫破裂,血光溅射,旧伤之处竟然又挨了一记重的,若不是她几近不坏法体,中招前又强行移位,避开正锋。整条臂膀都可能被卸下来。

饶是如此,她的伤势也极其严重,便在这时,林无忧的叫声更尖锐了,也不知小姑娘受了怎样的痛苦,全不复平日的精灵乖巧,尖叫声中,在青鸾怀中乱踢乱打,扰得青鸾心神大乱,急怒中,一口鲜血喷出来。

血气才喷洒出去,大气铮声震鸣,正卡在青鸾气血翻涌,新旧不继的瞬间,外界音波的抖震,毫不费力地穿透了她的肌体,直接作用于内腑。

青鸾身子剧颤,数股真息当即岔入别经,强力反噬之下,面部七窍都沁出血来。

批亢捣虚,正是“音杀”的可怖之处。

妖凤就在左近,却眼睁睁看着青鸾再遭乖创,心中怒火已经彻底爆发。只是她终究还没有被冲昏头脑,见得手段,她便知道背后是什么人物。

“古音,你给我滚出来。”

她纵声尖啸,话音随之扩散四方。其中亦用上了音杀之术,其精妙固有不及,但论气魄威煞。又更胜一筹。

那无形音波有如海底火山喷发,推动周边浓稠的九幽地气,一浪高过一浪,向四面八方涌动拍击。

近乎无差别的攻击,能否伤敌还在其次,关键是打断了对方针对青鸾的杀招:在错乱的音波下,青鸾强抑伤势,狠下心将无忧制服,护着她向妖凤方向飞退。

“对,是古音,就是她,就是她。”

宏大的音波震荡中,阎夫人苍白的面孔上,浮起了病态的红晕,肢体更显现出非同寻常的躁动。

她终于挣开了李珣的挟持,举目四顾,嘴边不自觉随着激荡的音波喃喃复述:“古音,你给我滚出来,滚出来!”

李珣紧抿嘴唇,目光便死死锁定在半空战场。

青鸾内伤外创并发,还要顾及林无忧的安全,只能以后背示人,几乎没有还手之力。而对手也就死盯这点不放,甚至放弃了最擅长的音杀之术,追着青鸾扑击上去。

也在此时,李珣终于捕捉到了那人的身影。只是,由于高速飞行中与激涌的九幽地气剧烈摩擦,其身影恍惚迷离,在光线折射之下,灰蒙蒙一团,看不清形貌。

那人追得虽紧,可妖凤、青鸾间的距离也太过接近。不过眨眼工夫,身形交错,妖凤像一片燃烧的火云,抹过青鸯身侧。

两人护体真息稍一接触。非但没有排斥撞击,反而水乳交融。嗡然外烁。铿声震鸣,再度出手的那人被两大妖魔合力张开的气罩弹开,暴露出所处的位置。

大气中嘶声发啸,妖凤袍袖飞扬,滔滔炎流如九天飞瀑倾泻而下,瞬间将那人吞没,而由之引发的元气海啸,更是席卷大半个天空,刚刚有些缓和的封界环境,又一次陷入了无边火狱之中。

李珣张开护体真息,挡下这一波火浪。忽地心有所感,扭头望向幽离,见其疤脸铁青,负在背后的手掌紧握成拳,身子却是纹丝不动。李珣倒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,力不从心的感觉,永远都不会好受。

叹了口气,他转过脸去,准备从阎夫人口中多挖些消息出来,哪知视线移动中,忽与一线红影擦身而过。他怔了怔,猛地想起了什么。眯起眼睛,在半空中扫视,很快便再一次捕捉到目标。

“猫儿?”李殉抬起手,隔着胸衣摸到了怀中那件“破魂梭”。

前几日秦婉如差人将它送来。他也只是感叹那位便宜师姐心思细密而已,可如今,他简直就是感激了。

“好机会呀……”

正思考时,一道金光吸引了李珣的注意。那是猫儿飞掠时露出的一点微光,由于速度过快,几乎拉成了闪耀的金丝,在苍灰、火红交织的背景下,颇为醒目。

不过,李珣所见也仅此而己,猫儿的速度非常快。眨眼的工夫便穿过熊熊火墙,没入燃烧中的丛林。

李珣再顾不得阎夫人,身形倏地移位,绕了个大圈,飞往猫儿藏身的方向。

他身形甫动,空中又是轰然爆震,迸发的巨力由震中向四面扩张。在浓稠的阴气大潮中,印出十余圈有如实质的波纹。扩散到一定程度后,再嗡然抖震,所触之物,无不立成齑粉,可怕之至。

李珣恰处在波纹扩散的范围之内,一时间也是手忙脚乱,无底冥环瞬间不知转动几千遍,才消卸掉这恐怖的力量。

震荡引发的阴火风暴,在封界之内来回搅动,李珣刚生成的感应,也因此中断。

口中低骂一声,他再抬起头,只看到妖凤昂然立在虚空之上,周身火光吞吐,偶尔迸出细长炎流,绕体穿梭,无俦威煞,慑人心魄。然而,在她前方,却有一位堪与她分庭抗礼的男子。

男子身姿硕长,服色灰白,并不亮眼,上面甚至还有来自于阎夫人傀儡的银灰体液。然而他负手蹑空,容色淡漠,有如耸立的峭壁高崖。对四面烈焰火海不屑一顾,自有一番孤冷幽绝的气度。

果然是他!

李珣吐了口唾沫,本想再骂几句,忽又觉得眼前的情形无比滑稽。纵然天空上的男子摆出的架势气度非凡,其实也不过就是空壳一具,行尸走肉而已。

“古志玄,玉散人……嘿!”

李珣冷笑两声,目光再投向猫儿没入的火林中。

傀儡灵识未复,战斗本能虽在,可要如此进退有序,还是要有人操控才成。作为此道的大行家,李珣不认为,隔着一层封界,古音还能如臂使指,操纵自如,那么……

智珠在握,李珣再次启动身形,扑向对岸燃烧的丛林,高温热浪扑面而来,被他护体真息剖开,涌向两边。

半空中又是一声巨爆,爆音未停,又是连串气爆之音,一波接一波碾压过来,妖凤和傀儡开始了正面交锋。李珣没有受到任何干扰,速度不减,冲入火海之中。

入林后,与猫儿的距离明显拉近,李珣已经恢复了对其生机脉动的感应。他微微一笑,正要折向飞去,心头忽然揪紧。

更早一线,漆黑的影子仿佛是从噩梦中跳出来,只一闪,便融入了扭动的火光阴影中。

李珣的眼睛根本追不上魔影的轨迹。然而很快的,无比熟悉的凶厉气息激电般劈入脑海,为他立起了最显眼不过的标识。

那是……青鸾身前!

庞大的身躯几乎是贴着青鸾跳出来,那体积几乎可以将她和林无忧整个吞进去。没有任何缓冲,彼此的护体真息便进行了最猛烈的摩擦撞击,漫天甩射的电火中,映出魔影狰狞丑陋的体征。

“魔罗喉!”

话音从李珣的牙缝中挤出来。天空中,两大妖魔也结结实实对拼一记。出乎所有人意料,本应是惊天动地的撞击,竟然半点声音都没发出来,而在双方对撞的中央,虚空倏然塌陷,魔罗喉的身影像是与虚空裂隙交融,巨大的身躯瞬间虚化了。

“噬影大法!”

李珣脸颊肌肉抽搐,毫无疑问,魔罗喉此时使出来的,正是最最纯正不过的噬影大法。

所谓“虚空噬息,夜魅化影”的神通,被他展现得淋漓尽致,就算是一辈子精修此道的幽离使出来,怕也不过如此。

青鸾重伤在身,又是猝不及防,当即吃了大亏。她手刀挥出,却斩在那塌陷的虚空处,劲道走空,想收力时,只觉得陡升出一圈绞缠之力,透过外放掌劲,眨眼间便蔓延过来,直接作用于气脉。

此刻。才是魔罗喉真正发力之时!

青鸾面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。

噬影大法的威力在此时尽展无遗,不仅仅是娜移飞动的身法,而是相当可怕的杀戮之术。

绞缠之力透体而入,趁青鸾气脉浮动,瞬间穿透她体内精元窍穴,再发力猛抽。

青鸾闷哼一声,身子不由自主地躬下,面色青红交错,体内阴阳升降己彻底乱套,在此过程中,她温养数万载的精元竟散失两成,使她根基受损,比之当年嵩京城外的重创,还惨痛得多。

虚空中。魔罗喉发出一声兴奋的嚎叫,本体是虚极日鼠的她,天生便有吞噬他人精元的异能,而此异能与噬影大法配合,实是相得益彰。无论是当年的九幽老祖。还是如今的青鸾。碎不及防之下,都吃了大亏。

它的灵智虽受先天影响,远不如人类理智清明,然而筑基于兽性之上的凶厉和敏锐,又远超当世任何高手之上,巨大的身躯直贴上去。不给青鸾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重伤之下,又抱着无优,青鸾真正是缚手缚脚,甚至连逃遁的机会也被死锁。交战不三合,又被魔罗喉巨掌拍下,周身脉穴震荡移位,伤势更重一层。

看着大敌之间的内耗,李珣并不开心,巨大的疑惑如阴云般笼罩在头顶:“魔罗喉,怎么会是魔罗喉?妖凤不是说,它的元神、精元均被封在金丸神泥中了吗?”

他抿住嘴唇,相关的种种情景走马灯般在心头流过。

林无忧从阎夫人胸口拿起金珠交给青鸾,然后……猫儿;还有,那条闪耀的金线。

猫儿偷走了金珠!

“是了,是这样。”用拳轻砸额头,李珣稍一定神,猛然铺开神念大网,洒向刚刚魔罗喉窜出的位置:“就算拿到金丸神泥,也要将魔罗喉的肉身携来。那么,她就在……”

突如其来的感应打乱了李珣的神念搜索,他愕然回眸,望向天空战场。那边,妖凤和玉散人傀儡仍纠缠在一起,暂时难分高下,可魔罗喉竟突然停止了压迫式的攻击。任青鸾摇摇晃晃地退开。

它就像是一只受惊的野兽,停止了捕食,竖起耳朵,血红的眼眸直勾勾地看向某个方位。

那是虚空裂隙、“九幽噬界”的发起点。

由于刚才的激战,它与青鸾已经飞临虚空裂隙附近。这边浓浊的黑暗不知不觉间已蔓延了十余丈方圆,却不知为什么,一改之前的平静幽深,像波浪般翻涌震荡,显示出其包裹下的空间,极不稳定的态势。

魔罗喉和青鸾就在这片黑暗的最周边,随时都可能陷入其中。

半空中,魔罗喉血眼中凶光闪动,似乎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树干似的身躯缓缓后移,肩头漆黑长刺的尖端,开始喷出灰白的烟雾在周身缭绕不散。谨慎的姿态,少有得见。

蓦地,黑暗周边一片流动的阴气被散落的火星引燃,喷出巨量火光,从魔罗喉和青鸾身边扫了过去。

强烈的元气震荡搅乱了相对平衡的局面,两大妖魔均本能地做出反应。

青鸾飞空。魔罗喉侧移。两边的距离瞬间拉开。这显然超过了魔罗喉接受的底线,与他的任务相违背,他血眼翻动,在青鸾与虚空裂隙之间来回扫视,表现出犹疑不决的样子。

引燃的阴火如咫风般刮过,奔向远方。

魔罗喉口中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,最终还是指令的压力占据上风,它转过身,血眼死死锁定正上飞的青鸾,继而暴射出去。

异变陡生!

不断铺开的黑暗浪潮中,忽地飞出两道长索。灰蒙蒙的似杳无实质,偏又凌厉妖异,魔罗喉飞起不过数丈,便被长索死扣上脚踝。前者下拉、后者上窜,两力相加,连李珣这边都消楚地听到一声闷浊挫响。

魔罗喉暴起一声尖啸,巨大的身躯之上,涨开一圈灰白烟云,与周边大气接触,兹兹有声。

烟云触及长索,忽地燃起幽蓝的火花,火焰顺着长索飞速蔓延下去,而那长索竟似有生命一般,疯狂地抽搐抖动。像是两条挣扎的蛇。

李珣惊叹一声,黑暗浪潮之下,应该就是九幽之域,那里竟然还有如此诡异的玩意生存,看到长索的形态,他脑中闪过一个记忆片断,但没等形成清晰的概念,他的心脏一悸。

他猛地扭头,视野瞬间拓展,与之相应,神念更其针对性地撤开,锁定某处方位。

熟悉的生机脉动,像是黑夜中燃烧的篝火,烙进神念编织的大网中。

李珣毫不迟疑,抛开天空战局,身形飞动,冲击过去。透过翻腾的火光和烟雾,他几乎已经看到预料中的身影。

“古音……”

没有任何征兆,李珣身形失衡,七扭八歪地撞上一侧的树干,在熊熊大火之下,树干早就炭化,吃这一撞,当场化成漫天飞灰,直呛进李珣喉咙里去。

狼狈的形象,李珣暂时也顾不得了。他勉力支起身子,左手却忍不住抚上额头。刚刚那瞬间,他像是被人狠抽一鞭子,剧痛之余,耳鼓内还吱吱尖叫,表皮下的血管更是突突乱跳,竟似要挣开皮肉一般。

疼痛没有半点儿消褪的迹象。而是从额心辐射出去,一时间:面皮、头骨、天灵、脊椎都陷入到无休止的疼痛中去。尤其是眉心泥丸宫,在疼痛的牵引下,反常地跳动,更牵扯中下丹田,再作于全身窍穴。

以李珣的坚忍,此时也不由低低呻吟出声。可是,疼痛并没有削弱他的灵觉。即使脑袋疼得都炸开了,他仍从劈波响声不绝的火海中,分辨出一串稳定的脚步声。

“见鬼……”

李珣暗骂一声,尽力维持着脸上的淡定,抬起头来。

翻卷的火焰中,飘动的雪白裙袂,再向上看,目光游过纤细的身姿,在对方肩上蜷缩的猫儿身上,最后,才是对方饶有兴味的眸光。

“百鬼道人?”

火光映照下,看不出古音容颜是否苍白依旧,然而她暗哑的尾音,依然做出了提示。

李珣看着她,忽然发现在这种情况下,很难做出回应,最终呸了一声,吐出满口黑灰。强自站起身来。此时,远方才传来幽习声嘶力竭的呼号。

在阴气大潮燃烧爆炸的隆隆声中,他的声音支离破碎,直到叫出第二声。李珣才分辨清楚,他在喊:“祖师爷发怒了!”

尖锐颤抖的尾音高抛入空,伴随而来的,则是远超之前任何时刻的剧痛,那一瞬间,李珣差点儿以为自己的头盖骨被掀开了。

惨哼一声,他脚下踉跄,险些又坐倒在地。本来还算清楚的神智,也在剧痛的打击下,变得模糊起来。

李珣努力睁眼去看,在摇晃的视界中;古音抬起头,轻抚过猫儿柔顺的毛皮,目光却投向湖心上的天空。

眼前炎气逼人,虚空也被高温烤得扭动不休,可她便如一朵濯水白莲,在滔天火海中亭亭独立,孤傲得刺眼。

李珣晃晃脑袋,强迫自己清醒一些,耳边却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句冷晒:“一时意气,遗毒后世,九幽老儿身死劫雷之下,也不枉了。”

古音此言,或许是无心而发。却直接点通了李珣的思路。

他低咒一声,就此明白过来。骨络通心之法自然发动,转眼间气脉转换,由幽宗法门转为血影妖身,连带骨骼筋肉,都有许多变化。

当真息质性变化。箍在他头上的剧痛便潮水般退下去,若不是紧绷的头皮还隐约有些感觉。李珣简直要以为刚刚只是一场幻梦而已。

质性变化引来古音一瞥,她唇角微弧。仍望向天空,李珣哼了一声,心中有拂不去的困惑。顺着古音的视线向上看。

魔罗喉的状态和先前明显不同,巨大的身躯正努力蜷缩起来,伸手却抓扣在脚腕上的长索,绷紧的外皮上,天然的血痕纹路越发刺眼。而身外缭绕的烟气中,无数幽蓝电光穿行不息,似乎正与无形的敌人展开角力。

魔罗喉形象笨拙,李珣却笑不出来。在越发膨胀的黑暗边缘,幽习等几个长老已倒伏地上,生死不知,他们头顶上的天王伞仍在转动,可转速明显放缓,扯出的屏障也开始了波动。

湖心岛上,阎夫人和幽离也跌坐地上,前者已是昏昏沉沉,随时会倒下,只有幽离神智还算清楚,然而他额头青筋暴露,大汗淋漓,看上去也绝不好受。

李珣刚刚受到的痛苦,他们也没逃过去,甚至要更惨痛一些。不过是转眼工夫,幽魂噬影宗一方仅存的战力便冰消瓦解。

勉力支撑的阎夫人终于丧失最后一点灵明,软软倒下,稍后一线,湖岸边炸开一团血雾,某位长老头颅爆碎,血污脑浆还未落地,紧接着又是一记,红的白的液滴溅射四周。转瞬便在阴气大潮中哧哧化灰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三章 生变 下一章:第五章 绝命
热门: 万劫 非常道2:20世纪中国视野中的世界话语 沧狼行 借心还魂 风流相公西门庆 悍戚 诡案罪5 如临大敌 血腥的盛唐7:大结局·盛唐结局是地狱 八百万种死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