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绝命

上一章:第四章 疑问 下一章:第六章 无常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李珣眼皮跳动,维持血影妖身的状态,在封界内受到的外压自然更强,可是他对生机脉动的感应,也大幅度提升。

几乎在两位长老脑袋爆碎的同时,他便察觉到两人原本低迷的生机。陡然攀升至惊人的强度,紧接着,便被一股妖异的力量当空摄走,循着两条长索,直流入下方浓浊的黑暗中。

无需亲见,李珣便可断定,那两个倒霉鬼的残躯己化成两具干尸,所有的精血元气均被裹胁而去,成为某个妖物的美餐。

妖物?

幽魂噬影宗数万年来,一直以宗门弟子的精血怨气,奉养开派祖师九幽老祖残留的怨魂一祖师咒灵。

按照冥火阎罗曾经的描述,在宗门祭典这一天,由于化阴池上浮,九幽之域和此界无限接近,被固锁在祭台周边的祖师咒灵受九幽地气压制,仍深藏九地之下。

照常理来说,确实如此。

然而。没有人能预料到,当祖师咒灵存在的唯一理由、直接导致九幽老祖渡劫失败的魔罗喉驾临时,它会是怎样的反应。

现在,答案出来了。

两大妖魔在半空激战,魔罗喉强烈的气息透过虚空,为祖师咒灵所探知,就像是在海面上洒下一桶鲜血,深藏海底的鲨鱼立时闻腥而至,露出白森森的利齿。

“那么,刚刚就是宗门咒誓在起作用?九幽老儿是怎么想的,自己战不过魔罗喉,就拿自家弟子出气。”

李珣腹诽两句,但他不能否认,在强抽了两位长老的精元生机之后,两条长索的勒扣力量明显提升了档次,魔罗喉竟被硬硬生拉下两丈多,而下方黑暗浪潮恰逢波峰,向上卷动,瞬间将魔罗喉的上肢吞没。

魔罗喉本是蜷身去撕那长索,遇此意外,低吼一声,身子猛地弹直,发力上跳。空气中响起吱吱的怪音,魔罗喉才升起尺许,身子便又重重下挣,差点灭顶。

没有人知道黑暗中发生的事情,但却可以看到黑暗中央,虚空裂隙几乎是以可以目见的速度扩张开来,直径已至十丈许,看那模样。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吞下去,也不是问题。

魔罗喉显然不愿意接近那裂隙,它发出尖锐的嘶叫,儿乎动员了每一块肌肉的力量,催动积蓄数万年的强大元气,向上猛挣。

所有的拉扯力量在这一刻消失得干干净净,魔罗喉碎不及防之下,劲力用过,身体直冲云霄,同时,还带起了一个“尾巴”。

它脚腕处的长索先是绷紧,接着如皮筋似的强力收缩,李珣只是看见一道模糊的影子,然后便听到空中魔罗喉长声嘶吼,漆黑躯体上已裹了一层灰白“外衣”。

这是祖师咒灵?

李珣虽也算是亲眼见过祖师咒灵的真面目,此刻也不敢认了。

虚空中“哧”声长鸣,魔罗喉肩上长刺喷出数丈长的气流,遍布身躯的血痕纹路越发亮眼,它嘶吼不停,合手抓着胸口,用力挣动,想要把强罩上来的“外衣”撕开。

李珣斜眼看向古音,在如此近距离之下,他清楚地感觉到。从古音身上辐射出来的隐秘气机,可一时半会又分辨不出具体源头。

“驱尸傀儡术?有点像,可是……”

他不敢轻下定论。就其本心而言,他很赞成阎夫人所说,古音是“练不成”驱魂炼魄通心之术的。

这不仅牵扯到气脉窍穴的运用变化,还涉及更基础的东西。阎夫人扣下了“寄魂转生”的法门,就代表古音无法改变真息质性,就算想从头修炼,恐怕也无从下手。

那么,古音又是怎样炼制乃至操控傀儡的?世界上还有第二颗天冥化阴珠?李珣心中计较不停,同时也在继续观察。袖中、胸口、头顶……他几乎看遍了古音身上所有能的存放外物之处,却一无所获。

李珣脸色有些变了,气机感应依然强烈,但绝不是从古音体外发散出去,那么。她是用某种特殊法门修炼成功,还是将控制的宝物融在体内,就像自己的天冥化阴珠?

他不加掩饰的眼神,自然瞒不过人。古音转过脸来,深深看百鬼一眼。忽尔笑道:“我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,还请先一观。”

古音的态度奇怪,似乎主动找话说。李珣心中暗自警觉,面上却冷笑反击过去:“古宗主向来都是谋定而后动,何来‘突然’一说?”

“哦,百鬼生先对妾身倒很是了解,我们之前见过吗?”

看着古音似笑非笑的而庞,李珣暗悔失言,态度也更加恶劣,嘿嘿笑道:“何须亲见?古宗主的手段,此界修士哪个不知,哪个不晓……若等到与宗主见面才能了解,某家大概连骨头渣都剩不下了。”

他故意用一个从未使过的自称,却不知古音是否受到干扰。这女人还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,与当日在星河外仿佛,却和平常对外时,冷静自持的模样差别很大。

这态度,没来由地让李珣觉得心虚。

两人说话时,古音身上的气机变化更加明显,李殉长时间的探查也终于出了结果。

李珣的注意力集中过去,随即进一步确定了此判断。古音体内不像她修炼的成果,那里的气机放射,没有牵扯她体内应涉及的气脉,而是以近乎绝对独立的方式运转。

除了融入外物,李珣想不到第二种解释。

那么,也许他可以做些什么……就像当时水蝶兰以幻术迷惑血散人,最终导致的结果。

心中有了这个想法,李珣自然而然地便收拢真息,以最隐秘的方式,锁定近在咫尺的女修;古音则似乎并没有察觉,反而又望向天空,继续保持与目标的交流。

李珣看着她刀削般的侧脸,眼眸寒光凝聚。他忽然想到,如此近距离之下。没有魔罗喉、玉散人、妖凤、青鸾等等的掣肘,这可是他所遇到的杀死古音的最好机会,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容易百倍。

“栖霞还真有运道,这种情况下,都有人来帮她们。夜长梦多,奈何。”

悠悠的话音就在此时,送入李珣耳鼓,他心中微震,紧接着便看到古音肩上,猫儿眸光闪闪,扭过头来,额上嵌入的圆珠,正幽光流动。

虽然古音仍然是同个姿态,可李珣心中十成把握,转眼就掉到五成……然后,他才觉得,古音所言,别有所指。

如果没有古音的牵制,他想要报复妖凤,不会比现在容易。可是,妖凤和古音究竟是哪个更难对付,两害相权……他该选哪个?

稍停一下。李珣按下心头杀机,也仰头看天,随口道:“古宗主说的‘好主意’是什么”

耳边传入古音的低语:“先生对无忧熟悉吗?”

“少见,不熟。”李殉冷淡响应。

古音微笑以对:“林无忧、我那便宜表妹,乃是栖霞以‘造化魔婴’之法,强行种胎,合人之元阳与妖魔阴气而生,其天生肉身资质,绝不亚于‘元胎道体’之流。当年栖霞为此,受了好大的罪过……这一点,先生总还是知道的。”

李珣不置可否。古音也不管他,轻叹一声,续道:“只可惜,造化魔婴毕竟不是求子之用,纵然栖霞不惜元气,护得胎儿形体,终究还是先天不足,孩儿灵智增进缓慢,百多年来,都是十一二岁模样。”

不用多说什么,李珣扩大的瞳孔便己说明了一些。他忍不住扭头去看,在这个角度,他只能看到青鸾臂弯处,小姑娘低垂的发丝。

“怎会!她……”

多亏李珣醒觉得早,强行将后面自家经历吞回肚里去,心中震荡无论如何也止歇不住。

他不觉得古音有必要编造谎言,可就算林无忧一贯天真模样,可她种种言行。都似有深意,细品来更是高深莫侧,又怎像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了。

“怎么,觉得不像?”

古音笑盈盈,似与友人叙旧:“也对,她时时都惊人之语,似发自无心。又似有所指。只可惜,那并非是她真能看透,而是天生灵觉太过惊人,以无心代天心,倒和她父亲很有缘分。”

李珣脑子里混乱得很,只能勉力保持面上的冷淡,古音却笑意不减,目光停驻在他脸上,似乎可以从其中找到极大的乐趣。末了,方悠悠道:“先天不足,便有邪魔内侵。虽说在这一点上,栖霞保护得很好,可惜,她仍算漏一点……”

语音未落,半空中又是一声尖音。与之紧挨着的,就是青鸾一声压抑至极点儿的低呼。

李珣猛地抬头,正好看到青鸾臂弯撤开,林无忧以反常的高速弹飞出去。在空中双眼倏睁。那还有昏迷的样子?

“无忧!”

青鸾伤后体虚,又将大部分心力都放在魔罗喉那边,措手不及之下,迟了一线才想起要追上去。

这边的意外,也让另一边妖凤受到影响,趁她分心之时。玉散人手挥五弦,虚空中铮铮连响,缠战中首度使出音杀之术。

弦音震荡之际,在半空中翻滚的林无忧背后,铿然鸣响,两片金属飞翼弹出来,银白翼身切过涌动的阴气大潮,嘶然发啸,小姑娘的身形陡然化做一线流光。横飞出去。只差半分,青鸾探出的手指便要触到她的衣角。

“无忧!”

这次轮到妖凤叫出声来,叫声中惊怒的情绪已经遮掩不住。

“夜魔无影”的速度何等之快,妖凤喝声刚刚出口,无忧便斜斜抹过她和傀儡交战的周边,看方向,竟然是要直直撞到不断扩张的虚空裂隙中去。

妖凤厉啸一声,再不顾身前的大敌,折身便追:而更早她一步,青鸾身形化虹,已紧追在前。

两大妖魔倾尽全力,短时冲刺,速度绝对在夜魔无影之上。

就在无忧擦过挣扎中的魔罗喉之际,青鸾终于后发先至,五指如钩,硬生生破开小姑娘左肋下的飞翼,银白飞翼几乎给扭成麻花状,同时自动脱落,翻滚坠下不过丈许,便被一股横生巨力扯去裂隙方向,瞬间被吞没进去。

无忧去势立缓,青鸾扑上来,将她紧紧抱在怀里,喘息末定,又触动内伤,一口鲜血到喉头,却怕弄脏了无忧,被她硬吞下去,整个身子己忍不住发颤,虚弱的感觉比当年在嵩京城外,还要强烈数分。

不过,能救回无优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上空,妖凤熟悉的气息正飞快地接近,偏偏在这时,怀中的无忧再次闹腾起来。此时的小姑娘再不复平日的乖巧伶俐,挥动的拳脚一记强过一记,雨点般落在青鸾身上,虽未必能伤到青鸾。却撼动气脉。让她无法调息运力,身形仍不自主地向黑暗中心移动。

青鸾只能想着再将无忧制昏。只是这次,小姑娘体内真息狂暴之至,她重伤之下,把握不住准头,试了一次,小姑娘挣扎依旧。此时,两人距虚空裂隙己不过十余丈远。

透过裂隙,就是无限广袤又死寂的另一世界。

青鸾可以感觉到。裂隙如有生命一般,在吐纳呼吸,每次都将范围更扩大一些,也让其后的九幽之域越发地贴近,慢慢地将此界同化。

即使是以青鸾的见识,离得近了,也觉得心头悸动,十分忌惮。还好。此时妖凤己经飞临上空。遥遥便道:“青鸾,有没有事?”

青鸾吁出口气,正要回头,耳边忽听到妖凤变了调的嘶叫声:“后面……”

青鸾满脑子都是无忧的异常,闻声时,动作已慢了不止一拍,而且紧接着,她又做出了最糟糕的反应,她继续扭头,却什么都没看到,而在视界之外,重重的撞击瞬间临体。

剧烈的冲撞。让她终于忍不住咳出血来,同时,她后颈一凉,几点冰冷的液滴溅上来,更多的则越过肩膀,喷洒出去。闪耀的火光下,显出其妖异的银灰颜色。

“玉散人……不,傀儡!”

认知形成完整的概念之后,她才感觉背后那绝不陌生的人体轮廓,除了没有鲜活的吐息,一切都与记忆中一般无二。

这一刻,来自九幽之域的巨大吸力。也首度作用于她的身上。

傀儡手臂内环,勒住青鸾及其怀中的无忧,直朝黑暗浪潮里掩去。

青鸾咬紧牙关,回身一肘,要迫开对方。然而傀儡竟然毫不躲闪,任肘尖击中颈侧。

青鸾这一击好大力,喀嚓声响,傀儡的脊椎立时折断,然而其动作依然没有受到影响,回环的力气反而更增两成。

便在此时,妖凤飞至侧方。毫不停留,一拳猛轰在傀儡胁下。巨力迸发。目的却不是伤敌,而是要将粘在一起的三人击偏方向,避过那可怖的裂隙。

拳锋及体。妖凤脸上忽然变色,积蓄的震力竟然发不出去,傀儡的身体忽地变成一团稀泥,生生将她的拳头陷进去,紧接着便恢复到既有的坚韧。更生出相应的弹力,将妖凤拳劲化解大半。

当然,妖凤的拳锋也不是那么好接的。傀儡肋下已凹下老大一块,其肌骨内腑都受到重创,可即便如此,前冲的速度也没有任何减缓的趋势。

妖凤心神震动,终于明白古音究竟要干什么。

她雍容雅秀的脸庞在刹那间扭曲了,一声尖啸突然迸发,金红颜色由内而外,蓬然外烁,背肋之外,金红长翼虚空伸张,只是轻拍一记。周边就大气波荡。激流盘旋。

妖凤再次手臂前探,葱白的掌指破开空气的阻碍,伸至半途,便弯曲如钩,更有一层深红颜色由皮肤下透出,无数金点浮动其上,恍若点点鳞光。

这一刻,妖凤已恢复天妖凤凰之法体,全身力量毫无保留地喷发出来。

青鸾看得清楚,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,用尽全力,发狠挣动,终于抢得一线空隙,反手伸出。去抓妖凤探出的手臂。

两人指尖相触,真息交融。心中均是一喜。妖凤迅速发力。前臂再长数分,指尖内合。就要抓住青鸾的手腕。而在此时,两人耳中分明灌入一声尖锐的嘶叫。

叫声中,无忧再度猛挣,竟是要脱开青鸾的搂抱,而背后傀儡手臂拧动,趁势从青鸾张开的腋下穿过来,反勾住她的上臂,猛力发劲。

两下变故同时发生,青鸾经无忧乱心于前,又被傀儡扯动在后,手臂终被勾起寸许。

寸许距离,平日里不算什么,然而在这要命的时刻,这就是生死之隔!

妖凤手上的动作仍在继续,然而当她手指内合时,尖锐的指甲划过青鸾手腕,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,继而是“得”声轻响,她握住的,除了那丝丝鲜血,便只有裂隙周边,污浊的空气。

灰色、青色、粉红,三种颜色缠在一处,直直掩进黑暗浪潮之中,瞬息没顶。

妖凤脑中刹那间一片空白,然而紧接着,熟悉的啸音轰震耳鼓,将她从失神状态中惊醒过来。

她有些吃力的转动眼球,恰看到虚空中苍青光华灼然喷发,浓浊的黑暗竟在瞬间被排开两边,显露出其中的人影。甚至有光波穿透裂隙,为之后的九幽之域投去亿万年来最耀眼的光亮。

光线射入妖凤瞳孔,将她的眼眸瞬间化为血红。她嘶叫一声,长翅煽动,不顾一切的掉头冲下。

光线也刺痛了沉眠中的凶兽。它张开巨口,喷吐更浓稠百倍的黑暗,转眼冲刷掉苍青光流。让黑暗的色调再度统治一切,将纠缠在一起的三色人影一口吞掉。

冰冷的寒流瞬间漫过妖凤全身。在天地伟力之下,任妖凤修为通天,也显得可笑之至。

奔涌的洪流从她身边冲刷过去,与护体真息产生最剧烈的摩擦,而其中更生出矛盾的巨大回力,似要将她一并吞到那永远幽寂的空间中去。

“也许……那也不错?”

她的眸光穿透黑暗,紧锁住前方与黑暗绝不相融的颜色,即使那可能仅是烙在她视界中的残影,她也没有任何放弃的意思。

下一刻,另一种纯悴的色调充斥了她整个视野。妖凤本能地想发力挡开,可当那温暖的粉红真正回馈到她心中时,她瞬间崩溃。

妖凤茫然伸臂,让女儿轻盈的身体落进怀里。此时的无忧再次沉睡过去,微壁的眉头,轻抿的粉嫩唇瓣,就好像是刚刚诞生时一样无邪纯净。

她伸出手,冰冷手指抚上女儿的面颊,却忽见一滴血珠沾在女儿粉嫩的脸上,初时她还以为是女儿受了伤,但很快醒悟,那是她的折甲划裂青鸾手腕时,沾染的血滴。

鲜红的血液从她指甲上滑落,在女儿脸上缓缓流动,扯出短短一截血痕,便凝结住。只有那颜色,在迷蒙中晕染开来。最终充斥整个天地!

“啊……”

扩散的音波已经超过了人类感官的极限,李珣只听到嘶喊声的发端,接下来便觉得一柄尖刀扎进耳孔,疼痛之后,便是震荡至极限的麻木。然后,他就看到了烧灼眼球的光流。

仿佛太阳的坠落、永沦黑暗之前最后的闪光。金红的光流披洒四方,真正使天地为之变色,一刹那间,便是深邃无边的九幽之域,也被强光洞穿,只是,裂隙之后,已看不到坠入其中的人影。

紧接着,九幽之域便发动了最大规模的反扑。

巨量九幽地气如突来之海啸。喷薄而出,然而冲击到妖凤周边时,却似是碰到了最坚硬的礁石,又或是无底的漩涡,纵然湍流激荡,也只能绕道而行。

如此前后相接,最终纠缠成为一道接天连地的龙卷风暴,在裂隙之前扭动片刻。轰然引爆。

风暴席卷封界,李珣所在的丛林本已燃烧大半,风暴一至,瞬间便化为平地,面对如此强压,李殉也必须全力张开护体真息,甚至抬臂躬身,挡着面孔,才能稍做喘息。

至于幽离等人如何,他一时也顾不得了。

然而。他眼角的余光瞥到,一旁,古音似乎并不在意扑面而来的阴火风暴,燃着她的衣角其至发梢,甚至要将那素白衣裙撕成碎片。

她依然是笑吟吟的,看着青鸾殒灭、看着妖凤发狂、也看着她曾经的叔父,如今的傀儡坠入永不见底的幽域中去。

身处火狱。李珣反而觉得身处北极荒原,由心底流出森森寒意,逐渐蔓延全身。他盯着古音,抬起的手臂慢慢探入怀中,摸索到了破魂梭,无声无息地将其收入袖中。

“无论如何……这女人不能留!”

心中想法刚确定下来,最强烈的一波冲击便过去了,周边压力骤减。紧接着,李珣耳边就响起古音的笑语:“先生,你瞧我这主意如何?”

李珣心头一激,抑住杀气,挺直身子,强笑道:“若这也算是古宗主心血来潮之作,某家拜服。”

古音回眸,眸光竟出奇的清澈见底,也使她的语气十分认真:“先生所言极是,要说完全是心血来潮,倒是诳语,只是……柄霞,你仍不明白,事情何以至此么?”

古音的后半句话忽地换了对象,李珣这才猛醒,扭脸望去,只见湖心岛上空,妖凤在最疯狂的宜泄之后,似乎恢复了些许理性。

火光伴着背后金红长翅,翻卷舞动,已显出了规律和节拍。

再无需什么理由,只凭着绝顶妖魔的灵觉,她便寻到了那不共戴天的仇人,她搂紧女儿,慢慢转身,直面此方向,微抬起半张脸。

面部轮廓与无忧发髻生成的阴影,遮住了她的表情,然而那一对赤红如血的眸子,却穿透一切,烙在人心最深处。

李珣明知这眼神绝非针对自己,却仍感觉头皮抽痛,禁不住上身后仰,最终还是退后半步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四章 疑问 下一章:第六章 无常
热门: 全译罗马帝国衰亡史 圆月弯刀 风铃中的刀声 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 天劫医生 嗜血的皇冠:光武皇帝之刘秀的秀 武林帝国 马来铁道之谜 宇宙级团宠在娱乐圈 晨色苍琅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