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清扫

上一章:第六章 无常 下一章:第八章 交涉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整个宗门,能如此称呼阎夫人的,只有那么一位。

“阴长老!”

话刚出口,李珣却不敢认了。

乍看去,升上来这人,鸡皮鹤发、持拐弯腰,确是已入化阴池,进行“鬼灵转生”的阴馑没错。然而其形貌较之常日,何止大异。

老太婆粗糙的皮肤上,抹了一层死灰颜色,仿佛即将腐烂的死肉。黑洞洞的眼眶里,眼珠已经不见,只有两团幽幽碧火,燃烧闪烁。

阴谨头顶上,祖师咒灵伸出的触手,已然显形,直直插入她天灵头盖,此时尚在微微抽搐。漆黑的背景下,可以看到灰白光流在触手来回穿行,形状妖异之至。

好像是听到了李珣的呼声,阴馑眼眶中碧火闪动,侧过脸来,略一点头,算是招呼。

半空中,幽离咳了一声,拭去唇边血迹的同时,也哨然叹息:“阴师伯,你这是何苦!”

“难得你也有叹气的时候。”阴谨张开无牙老嘴,呵呵一笑:“在宗门大典上唬弄同门、欺瞒祖宗,总不是件好事。不过,谁弄的烂摊子,临走前便要吃抹干净,这道理总是不错的。冥火力不能及,老太婆就帮他打扫干净,以酬心愿。古宗主。你没意见吧。”

她话里绝无善意,而古音并没有立刻响应,只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祖师咒灵与阴馑之间诡异的联系,半晌方笑道:“刚刚还奇怪,贵宗祖师咒灵前后两次现身,表现大异。原来是阴馑长老舍身压制咒灵之戾气,而行控制之实。这法门可有个名目?”

阴馑点头道:“这不过将夺舍之法稍加变化而已,旁门小道,入不得古宗主法眼。”

老太婆说得轻松,可闻之者均是心中暗凛。寻常夺舍,不外乎抹杀他人灵识,以自身灵识相代,权可做延命之法,于修行无益,说是旁门左道,并不为过。

可是阴馑此时所为。乃是以自身灵识,强加在祖师咒灵之中。由于后者并无肉身,灵识无“舍”可夺,神消魂散的结局,己经注定。

更何况,祖师咒灵本身拥有的咒力,对宗门弟子可生成绝对压制。阴馑又是以怎样的代价,才能维持其对祖师咒灵的控制?

从老太婆此时的身体,便可见出一二。

不管其它人如何想法,至少在面上,古音仍不为所动,只是颔首道:“难为阴长老了。”

她随口一句,便转移了焦点,阴老太婆嘿然一笑,手中拐杖重重顿下,虽是击在虚空中。却让人感觉整个封界都颤抖起来。与魔罗喉的嘶吼声搅在一起,势若雷震,刚猛无匹。

“阎鸳,你可知你错在哪里?”

阎夫人终于从震惊中回神,而见了阴馑这等姿态,对这位宗门长辈。更是不敢怠慢,本能回答:“弟子引狼入室……”

“放屁!”老太婆中气充沛,当场将阎夫人的言语堵了回去:“你刚刚也说。既然立下毒誓,之前的罪过便不用再提。才过了多久,便忘了个干净?”

阎夫人被吼得更是胡涂,只能苦笑道:“请师叔指点。”

阴馑举起拐杖,杖首直指古音:“你要让她走?”

见阴馑有不依不饶的架势。阎夫人吃了一惊,正要解释,却见老太婆点头道:“你顾及宗门元气,不愿在封界中动手,本也没错。只是,有些概念却分不太清,古音走便走了,不去管她,可你怎么不截下……它!”

杖头一转,所指已变成了被锁在半空中的魔罗喉:“你明知此獠关乎宗门咒誓,可说是扣在宗门弟子脖子上的绳套,为什么连它也放过了?”

阎夫人为之愕然。

魔罗喉与古音名二实一,要留下魔罗喉,古音又岂会答应?

阴老太婆似乎忘了这点,冷笑道:“当前宗门势衰,确实不合别人胃口,可若他日复起之时,你能保证,辛辛苦苦拉拔起来的后辈,不像你我一般,被锁着喉咙,任人摆布?阎鸳哪,做一宗之主,岂能没有这个远见?”

阎夫人一时无言,倒是古音遥遥笑道:“阴长老高论,贵宗祖师若在。想必亦要引为知己。”

如此讥讽出口,天上天下诸人目光如霜刀雪刃,直刺过来,古音只若不见。

阴老太婆却也不恼,淡淡地道:“身为宗门弟子,承前启后、察遗补缺。都是分内之事。只是少见识也罢了,明知故犯,与欺师灭祖何异?”

“说得好!”

阎飙大力击掌,整张脸都冒了红光。

古音笑容不减,和声道:“按阴长老的意思,该如何作法?”

“按我的意思,最好是古宗主自去行事,只将魔罗喉留下,至于我等如何筹划诛杀此撩,与古宗主再无干系。从今往后,一切仇怨,俱如泡影。”

“若不依此言又如何?”

“如此……就是这样!”

大笑声里,老太婆倏地飞腾起来,与头顶祖师咒灵一起,飞临魔罗喉身后,不带任何迟疑,枯如鸟爪的手掌探出,扣在妖魔颈后。

哧哧之声大作,也不知她使了什么神通,魔罗喉的护体真息竟然一捅便破,刹那间,幽幽碧焰自双方肢体接触点上燃起来,烧灼皮肉,指尖狠狠插了进去。

魔罗喉的嚎叫声猛地拔高一个层级。巨躯抖颤,脑袋猛向后撞。显然己是痛极。如此强烈的刺激之下,那无常索竟又被挣断根。

他左边长臂翻动,已经恢复了对肢体的部分控制权,接着猛力后挥。

阴馑用拐杖去挡,却根本抵不住魔罗喉暴怒中的怪力,连个声响也无,拐杖粉碎,挡前的上臂也被魔罗喉一掌切断,余势不减,又重重砸在她侧脸处,咯嚓声中、她半边头骨、颈骨或碎或折,整个脑袋都向侧翻。撞在自己右肩之上。

下方惊呼声起。

然而,老太婆眼眶中的碧火犹未熄灭。她面孔蠕动,无牙老嘴微微张开,发出“喀喀”怪音,紧接着,飞腾的碧绿火焰便从她身下嫩烧起来。转眼覆盖全身。又沿着手臂,蔓延到魔罗喉身上,甚至还有一缕,通过头顶贯入的细长触手,飞射至祖师咒灵本体之上,其核心处的幽明鬼火嗡然震荡。

头顶上,祖师咒灵猛力收缩,体外光雾浓密,波荡中汹汹如火,却仍挡不住幽明鬼火的光芒。只是那光并不凌厉,反而圆敛温润。翻腾升降中,如火中莲实,宝光灿然。

古音眉头微皱,目光从天空转到旁边傀儡身上,正估量之时,幽离苍白着脸,从不远处的虚空中跨出来。

再没什么可说,傀儡前冲,与幽离撞在一起。

两位真一高手的对撞就发生在数丈远的地方,可散溢的气流行到此处,己如暖风拂面,造不成半点影响。为使封界免遭另一次劫难,噬影大法已被幽离使至巅峰,几乎敛去一切外扩震荡,而这也就代表着,巨大的反震力量,要由交手双方完全承担。

只一合,幽离便喷血而退。然而转眼就又逼上前去,死死缠住傀儡,不使他有任何增援的机会。

此时,李珣听到古音轻叹口气:“困兽之斗,竟惨烈至此……这又是何苦来由!”

李珣眯起眼睛看她,这女人似乎忘记了,她身边可还站着一位幽魂噬影宗的修士。

念头方起,古音却回眸看来,和宛一笑。当笑容映入瞳孔,李珣背脊陡升寒意,转眼又化为烧灼痛感,回馈脑子里去。

他身体发僵。古音冲他稍一点头,笑道:“我尊重先生,亦不愿与先生为敌。今日之事,先生能够置身事外,自然最好不过。”

让妖凤在背后戳人脊梁骨,就是你们古家的尊重?

李珣腹诽不绝,身体却不敢动弹。之前消失无踪的妖凤,不知何时已潜到他身后,微露气息,以示警告。

以李珣的灵觉,竟然估摸不准二人间的距离,一旦动手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如果有可能,李珣很想回头去问妖凤被人当奴才使唤的感觉如何。但这话堵在喉咙里,转了几圈,终于还是放下。

古音深深吸了口气,在周边渐弱的火光映照下,她脸上已经掩不住倦色。探手入怀,取了枚丹丸入口,稍做调息之后,状态才又好些。她仰起头,继续观察天空中的形势。

稍停,她忽然开口问道:“不知阴长老此举,又是贵宗哪门秘技?”

李珣本不想说,不过背后气息微妙的变妙,却给他一个不太友善的提示。他只能耸耸肩。道:“大概是‘蚀心炼魂’一类的法门,其实,我不觉得阴长老能够击杀魔罗喉,纵然是无常索一类的舍身技,也还差些。”

对此,古音报之以微笑。旋又回身,与旁边的无忧耳语,小姑娘嗯嗯两声。极可爱地偏了偏脑袋,似乎有些恢复到平常的精灵古怪,可却没分出半点眼神,送予她不远处的娘亲。

背后气息浮动,李珣眼皮微跳。首次把握到妖凤的位置。与之同时,一个古怪的念头窜进脑海,他借着古音侧脸的空档,凝音成丝。送往后方:“敢问元君。‘猫儿”究竟是令媛的昵,还是古音的?”

身后产生的气息瞬间恢复到尖锐灼热,但很快又潜隐下去。稍后,轻微的话音流过李殉耳畔,像是一阵微热的风。

虚空中忽闻颂咒之声,幽远深寂,似乎从九幽之域深处透出来。伴随咒音,高空祖师咒灵剧烈抖动,其核心处凝实如珠的幽明鬼火,逐分下压,光焰碧绿颜色渐褪,代之以死寂的灰白色。

当此颜色映入瞳孔,李珣心中大大一跳,从妖凤的话音里回神。手掌却不自觉轻抚小腹,偏在此时,占音回眸,又摆出请教的姿态:“先生,这又是什么咒法?”

李珣心思复杂,又感觉妖凤态度有变,干脆嘴唇抿住,不发一言。

下沉的祖师咒灵似缓实疾,已经压到魔罗喉头顶,其速度也真正地缓了下来。

云雾般的祖师咒灵,加上小小的火珠,却似有山岳之重,一点一点的下压,火珠颜色越发纯粹。外面的咒灵本体,都蒙上一层灰翁。

此时幽碧火焰已将阴馑与魔罗喉整个包裹进去,随着肢体的挣动。迸散出大片火光。但无论魔罗喉怎么挣扎,都无法将阴馑甩脱,两人的身体似已被火焰铸成一体。

跳跃的碧焰蚀开光雾,与咒灵本体接触。咒灵为之剧烈抽搐,似乎受到了伤害,虽离得很远,李珣耳中仍是“吱”地一声响,被尖锐的声波刺得耳膜微痛。

天空中,阴馑已折断的脖子突然拧直,尖锐的呼啸声裂喉而出,将咒灵的嘶叫声压了下去。啸声里,咒灵像是受了惊吓,突向上弹,而其中的幽明鬼火,却依然保持向下的态势。

已彻底转化为灰白色的幽明鬼火,从咒灵体内穿出来,浑圆光润,如初脱皮的蛋清,光华内敛,不见半点焰芒,在虚空中滴馏溜打转。

在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幽明鬼火上时,虚空中又有了异动。

无论是魔罗喉与阴馑身上燃烧的碧火,还是祖师咒灵身外翻滚的光雾,都被某种力量吸引,扯出一条弯曲的轨迹,向幽明鬼火处汇聚。并以之为中心,慢慢旋转起来。数周之后,魔罗喉与祖师咒灵的身体也开始慢慢摆荡,似乎要随之旋转。

情形是如此诡谲,以至于有那么一瞬,人们几乎以为整个天空都转动起来。

由于碧焰与光雾交织的光亮太过强烈,以至于中心处,光华全敛的幽明鬼火已完全陷入到阴影中去。似乎那是一个另辟的空间。

封界明显震动了一下,好像产生了某种倾斜,而在魔罗喉与祖师咒灵的中央,碧焰光雾交织的核心处,纯粹的黑暗如泪泪泉水,慢慢流淌出来。

阴老太婆的啸音终于消散掉,而魔罗喉却紧接着放声嘶吼。

它身体扭动挣扎、上下弹跳。像是一只被割了肚子的鸡,如此疯狂的挣动之下,仅余的两根无常索,再也缚不住魔罗喉,先后绷断。

魔罗喉身躯陡沉,要脱开头顶上渐重的引力,便在此刻,背后的阴老太婆嘿嘿发笑,紧接着,她喉咙里“咕”地一声响,佝偻的身躯反常地膨胀起来,没有任何缓冲,刺眼的强芒穿透身躯,四面喷发,火光分合间,她的身躯化灰飞散。

然而,有一道幽碧光气,从火光中央飞射而出,化做一道虹光,投入到上方初启的幽暗中去。

“果然是那招……”

李珣甚至来不及为阴馑的死难哀悼。见到这独特的表征,他终于想起了这咒法的来路。

也在这一瞬问,他也贯通了其中脉络,掌心处,破魂梭不可抑制地跳动起来。

苦战中的幽离忽然放声大笑,笑声未绝,又厉声长嘶:“阴师伯走好!”

“无忧!”

古音的喝声就缀在幽离的话尾,一瞬间,局面混乱至不可收拾。难得小姑娘的反应不受影响,“哎”了一声,肩膀上的猫儿猛地跳起,悬浮半空。

下一刻,虚空中寒光乍现。

古音猛地回头,瞳孔中却烙进一线乌黑的光束,她很快辨清,那是一枚飞梭,而发梭之人……

“百鬼!”

喝声不可能将飞梭阻挡下来。高速飞行过程中,乌黑梭体之外张开一圈幽蓝的光环,其本体反而越来越小,颜色也飞速转变,最后已化做一颗莹莹蓝星,破空声更是消减干净。

悬浮的猫儿显然被惊到,扭头看时,数丈方圆的空间内,一瞬间浮动变化的气机,如同一场突来的风!

气机交互作用,它额头嵌入的圆珠光芒倏暗,身子也定格在那里,动弹不得。

“猫儿……”

无忧的呼声才出,便“哎呀”一声,捂着脑袋蹲了下去。此时,飞梭外光环嗡然颤鸣,光华更盛。

玄冥飞环,吸纳一切神念,隔绝锁魂圆光与控制者的联系。

李珣唇边微弧,久忍之后的爆发果然是最舒畅的。但他又举起双手,做出最无辜的模样。

李珣背后迸发出的灼热火劲已与他背肌相接,又杀势陡消,而未敛之余力,依然破开李珣护体真息,将其背后衣物,烧出一个大洞来。

便在此时,光环中央的蓝星陡然加速,瞬间破开外层玄冥飞环,此后再无任何阻碍,只一闪,便打入猫儿额前的圆珠之内。

定魂星,破坏一切神念禁锢,彻底击碎锁魂圆光的介质。

玄冥飞环与定魂星合在一起,才是破魂梭的真面月。

也只有如此设计,才能针锋相对,彻底破除“锁魂圆光”的禁锢,否则,以血吻这等洪荒异种,怎么会如此轻易地被击中要害,躲闪不能。

猫儿一声尖啼,刮人耳膜,整个身子像被重拳轰到。倒飞出去,直摔出十多丈远,才滚落地上,一动不动。

李珣周边,一时间安静无比。然而半空中,激荡的场面才刚刚开始。

深幽的中心点内。或许是黑暗流尽,蓦地现出一点微光,紧接着,千百道灰白气芒喷薄而出。或短若针毫、或飙献数丈,在引力的作用下,气芒打着转,四面喷射,有如节庆里钻天的焰火,绚丽之至。

只一瞬间,祖师咒灵与魔罗喉,都被卷入气芒之中,瞬息灭顶。

魔罗喉的厉啸便在此刻断绝,封界内,甚至有人以为,这位绝顶妖魔己被气芒催化干净。但很快的,妖魔漆黑的身躯便从气芒中弹射出来,在空中划了个弧线,再重重摔落。

闷响中,魔罗喉的身体没有任何控制和缓冲的迹象,狠摔在湖心岛,弹起、又摔落。之后如死狗般伏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然而此刻,没有人去关心。

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半空中,因为,在那里,灼眼的气芒之下,正有一颗金灿灿的珠子跃动不休,却无论如何,都无法脱出气芒的笼罩。

古音仰起头,目光投注过去,片刻,又转过脸,凝视李珣,眼神冷若冰窟。

李珣却不在乎,感觉着背后妖凤气息缓和,他缓缓放下手,微笑道:“古宗主是想索回金丸神泥内,魔罗喉的精元及元神么?还是算了吧,还不如由本人作陪,一起欣赏敝宗近万年未曾现世的绝顶手段,冥化神术,如何?”

“冥化神术?”古音并没有什么表示,倒是背后妖凤讶然低语,“可是以元婴御九幽的法门么?”

“正是。”李珣干脆地回应,“不过,元君所言的法门也不正确,冥化神术不载于敝宗任何典籍之内,也非是修炼之法,只有通过天冥化阴珠……或者,在没有那珠子时候,还要生造一个。”

“造一颗天冥化阴珠,也太过艰难。自从二代祖师冥东狱后,宗门再没有能成功的。但我想。这也并非是阴长老的目的。她老人家不惜以身饲法,将精气神三宝投入虚空,大概只是……”

“元神冥合,无分彼此,一切前尘,尽入虚空。”

阎夫人艰涩的嗓音响起来,流散于封界之中。

伴此声音,天空中仅存的数点碧火流莹游移飞动,牵引气机,慢慢汇聚向冥化神术的中心。

随着莹火的移动,无序喷发的气芒开始归拢变化,在虚空中织就一张粘滞的大网,将金丸神泥与祖师咒灵缚在其中。

李珣亦是语音幽幽:“很快,阴长老与魔罗喉的元神。也许还要加上祖师咒灵,便会融在一起,彼此寄生、消化。那并非是彼此伤害,只是改变、重组、直到生发出新的东西。那时,阴长老己不是阴长老、魔罗喉也不再是魔罗喉,祖师咒灵也要……”

话音未完。他小腹微凉。同时心生感应,转眼看时,正见到气芒大网收缩,金珠的光芒无限地黯淡下去,然而祖师咒灵本体,却猛地脱开了钳制,仓惶飞上半空。

李珣瞳孔微缩,即使阴馑舍身为之,想要一举将魔罗喉元神及祖师咒灵融汇化生,终究超出了她的能力极限,只能选择其一。这一刻,地面上的叹息声无比响亮。

祖师咒灵先前被阴馑以夺舍之法强行控制,乍一脱身,反倒是懵然不知所措。

它乃是怨气残灵汇集而生,本无灵识可言,全凭怨念本能行事。此时魔罗喉的气息被冥化神术压制,它失去了目标,又身处在这见鬼的封界内,为了保护组成本体的怨灵不被浓稠的九幽地气同化,它的本能反应就是遁下去。就像数万年来一直做的,遁入幽暗的地底,直到九幽之域的狂乱结束。

只是,五遁障没了、祭坛没了、化阴池也没了。原本还可以限制它活动范围的封禁己经全部失效……

这家伙还会那么乖的留在鬼门湖上面吗?

一刹那的工夫,李珣脑中便转过这些问题。然而祖师咒灵的速度比他的思维还要快上一截,灰白影子转眼便贴近地面,化做一缕烟雾,钻了下去。

虽然没有回头,李珣却可以想象,古音会在这短暂的时间内,做出多少的谋算。刚刚扭转的局面,又难测起来。

正皱眉的时候,身后妖凤轻咦一声。

平地忽起阴风!

幽冷寒意自下而上,渗入肌理。以李珣寒暑不侵的体魄,竟也打了一个寒颤。而紧随之后,耳中便灌入一声长嘶颤音,悠悠如风入大荒,悲慨苍凉:“天……亡……我……”

封界中人。无不遍体生寒。

那声音绝非是场中诸人所发,甚至不是他们所认识的任何一个人。嘶声初起似在九地之下,然而尾音未绝,便充斥天地,莫知其源。一时间,非但是耳鼓满灌,就是脏腑骨肉之间,亦是共鸣不休。

未等诸人从中缓过神来,又一声厉啸炸开:“天亡我!”

同样的字句,其中含蕴的乖戾与怨毒,几如解臭的毒液,扑面而来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六章 无常 下一章:第八章 交涉
热门: 假戏CP被迫营业撒喜糖 锦衣春秋 屑老板只想赚钱不想搞事 [综英美]我家治疗10厘米 无限轮回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Ⅵ 大明铁骑 帝宴:天下永乐 篡唐 董小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