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立场

上一章:第八章 交涉 下一章:第二章 逆潮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李珣知道,他现在一定像个傻子。

他想平复心情,然而瞬间暴露出来的情绪使其努力变得毫无意义,尽力维持了数息时间,他还是放弃了。

“是青吟师叔吗?”李珣语音飘忽,连自己也分辨不出其中的意味。

古音笑容再度绽放:“不错,正是青吟。我南来后两日,她斩断乌金链,破冰室而出,适逢夜摩天空虚,拦她不住,被她走脱了。”

“走脱了……她能去哪儿?”

李珣的目光投射过来,却毫无焦距。

古音以微笑响应:“这个,委实不知。”

“不知?”

将这两个字咀嚼良久,李珣的眼神徒然凝聚,锐利如针,直刺在古音面上:“我也不知,古宗主说出这番话来,是什么用意。”

古音从容笑道:“先生忘了么?方才先生言道‘士可杀,不可辱’,我不以为然,举出栖霞与林阁的例子,以兹证明。先生又言与我非是一类人,我再举出青吟的例子来……”

“旁的不说,单凭她以一身之力,引动钟隐与妾身叔父生不如死、使钟隐与世隔绝之能,以先生的标准,当足堪为‘士’吧。”

“所谓‘士可杀,不可辱’,先生所选,栖霞也就罢了,至于我,实是自愧不如。”

古音说得如此露骨,任李珣心机深沉,也有些吃不消。

恼怒之余,他更难以理解,古音竟因为区区一场辩论,放出了这足以致他死命的……思绪方流动到此处,李珣他脑中猛然一激,便似当头泼了盆冷水,固然寒冷刺骨,却最是清醒不过。

再看古音,在她从容自若的表情下,似嘲弄,似讥讽,唯独没有揪着他的“小辫子”穷追猛打的意思。

李珣忽有所悟。

致命?

青吟逃脱,自己隐匿的身份暴露,真的能要他的命么?

谁来要?

清溟和明玑不成,妖凤不成,罗摩什和厉斗量不成,包括面前的古音,也不成!

李珣有近乎不死法体的“血影妖身”,有堪比当世任何宗师的幽玄傀儡,还有生命共享、以致最为可靠的盟友水蝶兰……种种因素相加,这天底下,还有谁敢大言不惭的道一声“百鬼受死”、“灵竹纳命”之类的豪言壮语?

他的目光定在古音脸上,上一个拥有如此丰厚傲人资源的人物,近在眼前。

就是这个女人,让整个通玄界风声鹤唳、鸡犬不宁,几乎可以撼动此界万年不易的格局。

李珣性子最是谨慎,却也不是妄自菲薄之人,他没理由会比古音差上太多!

古音依旧微笑,并没有因为李珣徒然的静默而改变态度。

若在以前,李珣必然认为,这乃是她莫测高深之处,心中也会越发谨慎。可是这回,李珣隐约感觉到,古音也在紧张。

抬出青吟以语言相激,其实就是试探。

古音在试探李珣的底线,所以在刺激性的言语之后,这女人也及时沉默了下来,以避免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。

显然,古音不再把李珣当成任人摆布的棋子,而是看作一个需要斗智交锋的对手。

而他李珣确确实实具备这一资格,在面对古音、妖凤这些旧人时,他不自觉便陷入到以前“灵竹”的心态中,彷佛他还是哪个卑微弱小、挣扎求存的可怜虫,自发地代入弱智的角色里。

然而,他是“灵竹”吗?

那个在师友面前谨慎恭谦、在外斩妖除魔,名满天下的正道名门后起之秀?

又或是“百鬼”?

一个与“灵竹”双璧辉映,又异军突起,以血魔之身震惊整个通玄界的新晋豪强?

两个身份的抉择是如此艰难,只因无论是百鬼还是灵竹,在七十余年的心理建设下,均代表了一层紧密复杂的关系网,也就生成了两个相互独立的小世界,虚实转换,真假莫辨。

如此用以欺人自是无往不利,可是……当灵竹即百鬼,百鬼即灵竹,这又是怎样的心态?

难道他只有这两个选择?

当此认识明确地烙在心头之际,他心中一堵厚重的墙崩坍下来,灵台若红日跃升,大放光明。

李珣忽然发笑:“欺人者,以自欺,何其愚也!”

此言突如其来,古音未曾听清,疑道:“什么?”

李珣目光投注到她眼底,微微笑道:“我是说,褫华衮,示本相,精赤光裸。如此交流,或许才合古宗主的心意。”

乍听来,李珣此语下流龌龊到了极致,可是古音听到的,却是另外一层意思。

她眉峰微蹙,还未有所回应,便见到李珣形之于外的肢体语言。

李珣感觉整个身体都放松下来,从脚趾到发梢,每一寸肌体都似是化了一般。

包括他的精神,都陷入到有生以来,最纯粹的松弛里去。自晓事起,直到此时,他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状态。

无忧无虑,不畏不惧,却没有半分虚幻不实,只有内外如一的沉静稳定。

如此才是李珣应该具有的气度,也是由内而外,根本性的升华。

面前的古音似乎在瞬间远去,李珣发现,此女只不过是整个天地间微不足道的一点。纵使二人此刻紧密贴合、吐息可闻,他依然是可进可退,随时能抽身而走,遨游天地之间。

大哉!青天!

李珣身子后仰,在有限的空间内,摆出最舒服的姿态。

此时此刻,他便是瞌眼欲睡的猛虎,沉潜水底的老龙。

当下的放松,是因为所有的束缚都没了意义,他已经拥有了破开一切钳制的力量。

目光从云柄华盖一侧投向天空,李珣突然失去了与古音纠缠的兴趣。

不过,古音还是主动打破了沉默,低语声缭绕在他耳边:“先生一身分饰两角,瞒得天下人好苦。却不知,此时应该如何称呼?”

李珣依然看天,高空云层之上,天空的颜色纯粹至极,恰如他此刻的心境。稍待,他才咧嘴笑道:“古宗主清音妙语,叫一声‘先生’,也是极好的,何必改口?”

他心境放松,轻薄话倒是层出不穷。

古音也不在意,一笑之后,便轻叹道:“先生两个化身,在此界同闯出好大的名头。当初因为灵竹,我一直对百鬼有些好奇,东南林海及羽侍等事之后,也就越发在意,却还是难以想象,先生能将这两个迥异的身份,饰演得如此漂亮!”

“客气了。装得再好,不也被古宗主戳穿?我倒想问问,鄙人究竟是哪里露了马脚?”

古音笑吟吟地答道:“先生心思慎密,露马脚一说,倒也谈不上。只是,或许是日程繁忙,先生的身份变化未免太过迅速。尤其先生入星河救人时,潜进去的是灵竹,杀出来的却是血魔,而不论血魔目的为何,明玑借此脱身,却是不错的……”

至此古音语音稍顿,李珣知她还有下文,将目光移到她脸上,也不说话。

此时,他心中忽有所动,清净灵台似乎映出了一些已经遗忘的东西,但当他刻意去追寻,又杳无踪迹。

古音并不知他心绪,继续讲下去:“紧接着便是水镜大会前后,灵竹、百鬼在人前碰面,本来足以打消一切疑点,然而接下来剃刀峰之事,无忧邀灵竹杀百鬼,百鬼亲至,化身血魔,灵竹却不见踪影,而那水蝶兰却像是从石头里跳出来似的,突然现身……有水镜宗散发的大战影像,我也能猜得到,逆水勾水仙子的另一个身份恐怕就是七妖中的百幻蝶吧?有这位幻术宗师,些许易容化形之术,倒也不在话下。”

李珣听她言说,又思忖半晌,只觉得古音所言诸事确实有蛛丝马迹在,可其中却也不见决定性的证据,便扬眉道:“就这样?”

古音微笑,旋即从袖中取出一块玉简,递了过来。

李珣伸手接过,神念探入,便见里面密密麻麻地记载了自灵竹、百鬼出道以来,几乎所有为外界所知的事迹。每件事都包括时间、地点、背景、接触人乃至事态变化等等,详细周备,有些细节连李珣自己都记不得,上面也都记载下来。

更惊人的是,其中记载的每件事,都以时、地为纲纪,将灵竹、百鬼联系起来,互相映照。

除一些传闻不实、或由两个傀儡代劳的事件之外,两方事件,正是你现我隐、此消彼长的态势,可说是丝丝入扣,便是傻子见了这刻意排列的记录,也能看出百鬼、灵竹之间的问题。

纵使李珣心态已放得很开,见到这些记录,终还是苦笑。

雁行宗是通玄界以情报消息擅长的独特宗们,其宗们弟子均擅长化形匿迹之术,终日游荡天下,以各种方式收集此界内事件、密闻,再加以整理出售,换取贵重的法宝、丹药等物。

数万年经营,雁行宗记录消息堪称此界权威,与各个宗门都有或明或暗的往来。

李珣手中竹简轻若无物,可这些记录消息,也不知是经过了多少人的手,才一点一滴地汇聚起来。

古音在旁笑道:“这里小部分是由散修盟搜集,大部分则是由雁行宗那边得来。当然,购进这些消息记录的时候,乃是分人分批行事,又混杂许多信息,不至于为人所察,至于后边的整理排列,更是我与几个近人所为,所知者不多,先生大可放心。”

“放心?我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李珣手指轻弹,击在玉简上,发出清脆的鸣响。

他曾经设想过自家身分暴露的情形,却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。他本身并未露出大的破绽,或勉可自慰,然而古音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的手段正是堂堂正正之兵,如山崩般压下,务令人无可躲避。

这种方法并非只是古音的专利,此界任何一个有些资源的修士都能如法炮制,那么,他的秘密还能维持多长时间?

正如古音所说,近两年,灵竹的身分转换还是太频繁了。

他有些不爽,语气自然幽冷寒彻。

偏偏古音仍在微笑:“其实这些也未能定论,直到今日与先生相见,亲身体验一回,方有了六七成把握。最后,还要先生亲口承认……”

原来是给诈出来的!

李珣“哈”地仰头一笑,心中本就淡薄的悔意,出奇的烟消云散。笑声里,他手中玉简无声无息化为碎末,被他袍袖一卷,洒出车外。

此时,他反倒对古音上一句话有了兴趣:“古宗主体验出了什么?”

“既然是体验,安能形之于口?”古音抿唇一笑,脸上竞显出些狡黠的味道。

李珣见状,前些时候的感应再度泛起,且越发清晰。

古音在谨慎之外,果真还有其他的古怪。她偶尔显露出的神态,缥缈不实,如梦里空花,当是心绪形之于外,而其倾注的对象,怎么想都不会是眼前的自己。

古音的异样表现也是一瞬间的事,很快她就把焦点移到最初的话题上去:“此刻,再说你我分属同类的话,先生应该不会反对才是。”

李珣嘿了一声,忽然很想知道古音究竟在打什么算盘,干脆就来个默认。

古音悠悠续道:“除此之外,我还记得,因雾隐轩之事,你与西联、水仙子和罗摩什之间都闹得很不愉快;再者,先生久居明心剑宗,牵涉颇多,万一事态有变,旧友转寇仇之事,也近在眼前。如此,正邪双方尽都得罪,毕竟不美……”

“等等!”

李珣举起手,阻止古音再说下去,即而扬眉道:“按古宗主的意思,总不是在招揽我吧?”

他突然明白了古音的心思。

此时古音虽然仍有着在此界翻云覆雨的能耐,可手中力量较于全盛时,毕竟折损太多。

以妖凤、青鸾、鲲鹏等三大妖魔为代表的十大执议,此时星散大半,魔罗喉亦被“猫儿”吞吃,如此一来,散修盟会最顶尖的五位真一宗师,便只剩下身为傀儡的玉散人,可以说,其实力较之巅峰时的三成都不如。

这样的散修盟会,还要面临与通玄界几乎所有正邪宗门为敌的尴尬,古音又需要什么样的通天手段,才能扭转这不得局面呢?

再拉起一批人马,把窟窿堵上便是!

古音毫无疑问打的就是这种心思,她眸光晶亮,直视李珣眼底:“若先生愿意助我,千百高手修士任凭驱使,百万散修妖魔依附足下,通玄诸宗门生死,由先生一言而决,此界气运,亦由先生牵引主导。如此……”

她语音稍顿,手边有意无意地轻抚无扰秀发,笑吟吟地道:“不知先生意下如何?”

“好大的基业!”

李珣为之莞尔,面上虽是从容,可实话实说,古音如此道来,他心里也是动了几动的,但很快,理智便占据上风。

他摇头道:“古宗主岂不闻同性相斥、异性相吸么?”

古音微挑秀眉,见李珣轻拍云车侧栏,微笑道:“且不说古宗主画的好大一张饼,若真如宗主所言,你我除了性别不同,其余为人、处事、喜恶均是相近,这应是大大的‘相斥’才对。正所谓天无二日,国无二主,如此了不起的基业,身后却有个与我一般无二的人物共享,古宗主信得过我,我却信不过自己!”

不等古音再开口,他身子稍微前倾,拉近与眼前女修的距离,又道:“此外,栖霞元君何等样人,鲲鹏老妖又是何其了得,有他们珠玉在前,李某不才,却也没胆量步其后尘!”

古音半分不让,任双方面庞贴近,神色亦丝毫不动。

李珣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雏儿,唇边冷笑依旧,只拿目光深刺其眼底,亦是不动如山。

两人僵持半晌,古音喟然一叹:“倒是妾身唐突了。”

眼见她态度软化,李珣也不为已甚,正要拉开距离,耳边忽听得她语气冰寒:“只不知,先生拒我好意,究竟是心如铁石,自有境界,确非外物所能动呢……还是心存芥蒂,不屑、不愿与我做同路之人?”

要翻脸么?

李珣哑然失笑,他忽然觉得这样也挺好,总是和古音在雾里弯弯绕绕,之前还能说是不得已而为之,如今,未免有些矫情了。想必古音亦是这般想法。

“古宗主生具慧眼,倒是看得通透。”李珣将冷淡的言语逐分逐毫地从牙缝间挤出来,“其实,古宗主威逼利诱的手段先后使来,怎么看也没有诚心相邀的意思,这心存芥蒂的罪过,敝人原物奉还。”

古音面上,笑容如轻波般荡开:“那还是真是我的罪过了。不过,相交数十载,倒从未见过先生如此直率。”

不管李珣奇妙的表情,她从容道:“你我二人,能将芥蒂摆开,总比一直掖藏着要好。只可惜,当时在夜摩天,我说过的那些话,你应该全扔在脑后了。”

说过的话?

李珣脑子里多转了个弯儿,才明白古音话中之意,在夜摩天,古音确实曾经“推心置腹”过,可惜他当时只有刺探隐秘的心思,再加上青吟的影响,只是纯粹应付而已。

当然,他更明白,当时与现在,境况是完全不同的。

李珣也不否认,点头道:“此刻尚如此,况乎前日?摊开来说,敝人不认为你我二人能合在一处,招揽也好,合作也罢,古宗主还是不要做那些无用功了。”

古音唇红微抿,似笑非笑的神态中,锋锐之气渐盛,说是要立刻翻脸,也未必不可能。

李珣便感觉到,云车下,一个强绝反应突然出现,近在咫尺。

他眉头跳动两下,最终忍不出笑起来:“原来,令叔父真在拉车。”

荒唐的感受绝了李珣最后一点心思。

这就是和古音“合作”的下场,妖凤、青鸾如此,古志玄也这样。既然如此,还不如就此翻脸,痛痛快快打一场吧!

随着心中决断,他站起身来,以此宣布双方不必再谈下去。

云车震荡一下,速度渐渐放缓,从车体之下透上来的寒意,似乎能将车内的空间冻结。

古音没有什么动作,只是仰起头,平静开口:“先生要走么?”

李珣哼了一声,并不答话,体内欲动的气机比任何言语都要来得直接有效。

不过,几乎与他同步,车下的寒意越发凝实,虚拢在周边,怎么看,都缺乏善意。

“这就是古宗主的态度了。”李珣夷然不惧,反而又笑出声来:“令叔父距我两尺,你我相去尺半,古宗主不妨猜上一猜,后面会是个什么局面?”

古音没有回答,她静静地坐在车内,手指插进少女顺滑的发丝间,轻轻梳理。

半晌,在李珣与傀儡的对峙即将冲破临界点之际,她柔声开口:“两度推心置腹,却依然减不掉半丝杀意。难道你我之间的仇怨,当真是不可消解么?”

要说仇怨,倒也未必。

李珣唇角抽动,冷笑颜色倒淡去许多。他心中块垒消除后,对自家心态的把握越发准确。

他对古音与青吟、妖凤、玉散人等的感受都不一样。

论怨毒,青吟远比她承受得要多;论嫉恨,玉散人则是首屈一指;论恩仇,杀林阁,又羞辱他到极至的妖凤,才是最大的目标。

相比之下,李珣对这女子,与其说是仇恨,还不如说是忌惮。

此女一手主控散修盟会,实力强绝,又与诸多仇人过从甚密,要想复仇,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她。

如今虽是形势大变,可她分明将主意打到自己头产上,被这种厉害角色算计,有如芒刺在背一般,所以他心中忌惮之意有增无减。

不过,古音主动放软身段,李珣也不愿进逼太甚。

他目视女修苍白娴静的面容,目光中颇多玩味:“要杀你的人很多,我未必是最着急的那个……”

这或许算是表明某种态度,说罢,李珣微摆衣裳袖,潜力迫开周边挡风的气壁,准备离开。

气壁一开,九天罡风呼啸而来,隆隆的风吼撼动云车,狂风吹动古音的长发,遮住她半边脸颊。

便在此时,一缕清音缭绕李珣耳边,若隐若现。

“若是通玄三十三宗尽都消去,如何?”

李珣停下身子,奇道:“什么?”

透过鸦羽似的发幕,古音的眼眸灼灼闪光,她语气不变,可落在李珣耳中,每一个字音都铿锵作响,彻底压过周边嘶吼的罡风狂飙。

“我想看到一个,只有散修的世界!”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八章 交涉 下一章:第二章 逆潮
热门: 以爱渡我 大清风云4:雍正王朝 谋杀官员3: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另类间谍 飞羽天下 大天师 权倾南北 少林第八铜人 完全犯罪使者 刑侦档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