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神剑

上一章:第四章 雷光 下一章:第六章 暴露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血劫蚀元神光距清溟身外十丈远,便“砰”地一声,震成一团血雾,随即被剑气催发干净。

李珣也不在意,在心中稍做准备,便开口笑道:“贵宗不喜恶客,也就罢了,怎么连路人都不放过?”清溟目光温润,全无锐气,和明玑不同,身为一宗之主,他不可能上来便打生打死,非要有所交代不可,是而他不愠不火地开口道:“恕我孤陋寡闻,尚未见过闯人庭院的路人。百鬼先生也是当世人杰,何必矫饰?”

他称呼李珣为“百鬼”,已说明剃刀峰一战后,血魔的身分已弄得路人皆知。

只是李珣还有些不太习惯,稍怔之后才笑道:“正如宗主所言,本人无需矫饰什么,说是路过,就是路过。便不是路过,难道贵宗还有什么值得去偷去抢的玩意?”后方,明玑也追了上来,停在他背后里许,向清溟行礼如仪。

清溟向来欣赏这个弟子,又不喜血魔,便抛下眼前大敌,抚须笑道:“你刚刚那一剑,已近乎神通,好极了。”明玑遥遥回应道:“弟子仍是借重外力方得成事。十年内,此招恐怕再使不出来。”她此言坦承得很。不过,十年之期转瞬即逝,明玑有此自信,可知她从那一剑中得了何等的好处。

虽是被清溟晾了一回,李珣却没有生气的时间。

此刻远方天际剑光连闪,应当是明心剑宗宗门内其他高手到了,再纠缠下去,他怕是要被人包了饺子。

此时青吟早已踪迹全无,李珣再想将她逼出来,难度更是较先前成倍增加。

“想来是天意如此,罢了。”李珣躁动的心思终于沉淀到了更深处,此刻他便只有一门心思,想着如何脱身。

清溟的修为,可不是现在的明玑所能比拟,虽说他是四九重劫之后才登上真一境界,可宗门数万载传承,却不是白给的。

只看清溟刚才那天外飞仙般的一剑,其火候之老辣,已勉可同妖凤、青鸾比肩。

“古音一门心思打散诸宗,可若都如她意,清溟哪还能轻易使出这一剑来?”李珣深切感受到了,拥有宗门传承的修士和无门无派的散修、妖魔之间巨大的差距。

不过,现在也不是感概的时候,再拖延下去,包围网成形,他若再想闯出去,非要痛下杀手不可,那后果,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。

恰在其时,后方明玑话音传来:“刚才遁走的是谁?”她的疑问乃是应有之义,此刻却帮了李珣大忙。

李珣闻言,立时打蛇随棍上,头也不回地冷笑道:“自然是仇人。这回本就是追杀那厮方到此处,你们明心剑宗非要横插一腿,莫不是和那家伙有什么牵扯?”他语气中暗示,那人不是什么好鸟。身后明玑不知是何反应,清溟却不知前面的经过,眉间微皱:“走的是何人?”此时,宗门内剑光快的修士已经飞临此地。

李珣哪还会同他好声好气地讲下去,闻言大笑道:“原来打的还是糊里糊涂,老子却不陪你们糊涂下去了!”

笑声中,他身形一振,血光飞射,直上高空。

被李珣言语挤兑,清溟想的多些,不免迟了半步,明玑却是立下决断,随之追蹑上去。

清溟风状,怕她有失,身形化为一道清气,似缓实疾,飞动而上。

然而,才飞高十余丈,清溟道心忽地一颤,手中龙纹印剑轻摆,剑气嘶啸,破空而出。

比之更早一线,左侧虚空中,一只盘络毕现的拳头突兀出现,直轰清溟面门。

剑气后发先至,抵上拳锋,却又瞬间破碎。

有此缓冲,清溟已经移剑过来,剑刃拳锋正面抵撞,炸开无数细碎的电火。清溟向后急退,他不是吃不住劲,而是在拳剑交击之下,发现了来人的身分。

出拳这人身躯雄壮,全身却都罩在深黑的连帽长袍之上,只露出一对血红的眸子。

清溟已不是第一次看到此人,心中自有一份猜度。

幽玄傀儡……清溟上次见到这人,是在水镜宗发往通玄诸宗的水镜留影之上。

水镜留影上面断断续续的记录了剃刀峰附近,天芷与妖凤、血魔与青鸾之间的两场大战。

前者虽然激烈,含蕴的信息却是极少;后者则是通玄界唯一一个可以了解血魔底细的影像数据,以清溟的身分,自然要细细研究。

当时情况纷乱复杂,不过最吸引人目光的,除了血魔即百鬼这一隐秘,以及青鸾、血魔之战外,便是曾经出现在百鬼身边的两人。

水蝶兰在通玄界有案底可查,倒也罢了。

而另一位,跨越虚空,进出随意,应该是百鬼道人一向不示于人前的影傀儡没错。

影傀儡展现其修为强绝,惊鸿一瞥间,能与青鸾对峙而不落下风,再观其形体特征,想必各宗高层对此人身分都有各自的看法。

其中,清溟本人的猜测,在拳剑交击之后,便给证实了大半。

“和此人交手,万万不能近身!”清溟想到此人“生前”凶名,任他道心稳固,也不免微微苦笑。

“也不知那百鬼是如何将他炼成傀儡的,如此凶人,一主一辅,且有水蝶兰为羽翼,六师弟已仙去,天下又有何人能制?”种种念头在飞退过程中如轻烟聚合,又迅速消散。待退去百尺之外,清溟灵台已一片空明。

龙纹印剑隔空虚画,生出一层层剑气屏障,转瞬又被那凶人铁拳轰碎,两者距离仍未超出十丈。

清溟身形突然凝定,前臂探出,龙纹印剑平平前刺。那凶人却速度不减,双方距离眨眼间被抹消干净。

“咄!”清溟舌绽春雷,以龙吟虎啸之法,内外激荡,催动一身赤子元身。龙纹印剑受力,嗡嗡颤鸣,而双方真息碰撞产生的虚空震荡,反而在瞬间平息下去。

高空中,刚挡下明玑剑气的李珣心中感应,回眸去看,恰恰相反好见到清溟一剑刺出,表象平平无奇,然而那剑上所附浩瀚剑意,依稀就是方才阻他去路的一剑。

然而此次剑意所及,较之先前强上何止一倍,方圆十里的天地元气,已不仅仅是被梳理控制,而是在剑势前刺之际,瞬间集聚在剑身之上,一剑击出,如山河倒泻,所谓“移山换岳”也不过如此。

最奇妙的是,天地元气为人所用,其中竟没有半点转换适应的过程,便如同清溟自身精修的那样,如臂使指,随心所欲。

以李珣此时的眼力,自然看出,这一剑与先前明玑驾驭禁法元气有异曲同工之妙,只是由于境界不同,效果也是天差地别。

换了李珣在剑锋之前,恐怕除了借“血神锻体”的法门,化形消力之外,再无他法。

不过,幽一作为此界最顶尖的宗师人物,便是化身傀儡,也能显出高明之处。

他拳势不变,体内燃血元息却是炉火鼎沸,随拳势攻伐,接连爆震,一拳轰下,近百层凶厉刚劲前仆后继,层迭压下,竟是无视于“刚不可久”的常规,以刚健之体,行飞动之姿。

他并非是要和清溟集十里山川之气的一剑硬碰,而是以体内之世界,外化于体外之天地。

清溟剑意乃是以虚静纳万物,以有序伏无序,故而能将周边元气控放自如。

幽一以其超卓的战斗意识,一举撼动由清溟剑意达成的平衡序列,截断清溟与外界的气机连接,正是对症下药,争取主动。

这是一场控制与反控制的交锋,其他什么拳劲剑气都是外在表象,不值一提。

李珣虽是仓促一瞥,也觉得其中变化大有值得学习之处,不过眼下更重要的事情还是脱身出去。以免到最后,闹出个不可收拾的局面来。

他将注意力转回到明玑身上。

和李珣有些心不在焉不同,明玑进入战斗状态之后,便是绝对的专注,虽说对血影妖身没有太好的办法,可剑势依然凌厉,同时她也在此过程中,逐渐熟悉方才剑罡雷火之下,那一线绝妙的体悟。

李珣不愿再和她纠缠,飞行速度再增,直接冲散了遥空剑气,周身血雾涌动,似将高空月光都吸噬进去,随即血光分流,当空罩下。

明玑长剑震荡,剑气设障,挡住泄下的浊流。

血光之中,怨灵层迭,有声无声的呼啸随燃血元息奔流往来,明玑虽是不惧,一时间也被死死拦住,眼睁睁看着血魔化虹飞遁,而从止观峰赶来的同门意欲合围时,已经慢了一步。

只是,李珣还没来得及松口气,危机感应又至。

他这时才发现,自己已经冲出了禁法布置毁损的区域,而神灵光的锁定依然没有解除。

这也就代表着,大五行寂灭雷光一触即发?

“又来?”李珣真正苦笑出声,运足燃血元息,已经做好了被寂灭雷光轰出连霞山脉的准备。

他念头未绝,夜空中便是一条刺目裂隙横在眼前,雷光电火从中喷薄而出,转眼将他淹没。

下方,幽一与李珣心神相通,立时攻势大盛,连续三五记凶悍的近身冲击,几乎是摆出和清溟同归于尽的架势。

清溟自然不愿同一个傀儡两败俱伤,叹了口气,终于让了开来。没有清溟的压力,幽一低啸声中,冲天飞起,直接撞进了雷火区域之中。

有了幽一在前面挡着,李珣压力骤减,反倒有闲计算起这一禁法的得失来。

“没有剑意驱动,湮灭五行的威力听起来可怕,事实上对真人境的高手,杀伤也就是差强人意。不过,出其不意的效果还是有的……哎?”右侧剑光突起,破开漫天雷火,冲刺过来。李珣刚想到没有剑意驱动之事,转眼便陷了进去。

扭曲的电光下,明玑面容沉静,四尺长剑虚画圆弧,收拢四方雷火,观其声势,固然没有第一剑时的强大爆发力,但在驾驭微控的细腻程度上,又远远超出。

李珣眼中刚烙进她的身影,剑罡雷火已然及体。

若被剑气贯体,以天心灵犀批亢捣虚的特性,他体内血核必定要受到震荡。仓促之下,李珣再无法留手,燃血元息倏地鼓涨开来。

刹那间,夜空中仿佛升起一颗暗红色的太阳般,烈芒焰尾,灼然迸射,与剑罡雷火正面碰撞。

“毒灵血阳法!”清溟心中一紧,低喝声中,龙纹印剑脱手而飞,在空中化为一道精芒,投入到雷火区域之中。

剑罡雷火和血阳正面撞击的刹那,李珣再度感受到了那犀利而霸道的剑气,与之同时,他更能体会到,在完美交融的剑意、雷光之间,神剑灵光所起的巨大作用。

这已不是通灵神剑的主动配合可以解释,这根本就是钟隐在教明玑如何使剑。

李珣此时并不轻松,虽然半生不熟的毒灵血阳法威力卓着,但在灵犀剑意的催发下,寂灭雷光仍有突破屏障,直击要害的威胁。血核在雷光潜劲轰击下,正微微颤动,受此刺激,他一直压制的凶戾之气,隐约有反噬的迹象。

便在此刻,龙纹印剑化芒飞至。

李珣嘿了一声,暗色血阳毒焰蒸腾,便要先发力震开明玑,再挡住这来抛汹汹的剑芒。

哪知陡然发力之下,对面强绝的阻力突然变得空空落落,毒焰血光一路势如破竹,转眼轰到了明玑身前。

李珣初时还以为明玑用了什么卸力的法子,可马上就知道不对。

明玑分明是毫无准备。

她根本上就不明白,为什么前一刻仍威势惊人的寂灭雷光突然就灰飞烟灭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毒焰扑面而来,明玑几乎以为自己的皮肤已被火焰烧得化了。

危机时刻,千锤百炼的战斗本能救了她,精纯的真息如飓风般喷发,将毒焰挡了一挡。

利用这一空隙,明玑不假思索地用出了“青烟障”的剑诀,剑影层迭,抵御毒火,同时向后飞退。

也就是这么一缓的工夫,李珣也反应了过来。他不假思索,立时扭转毒焰的冲击方向,暗色血日在虚空中拉出一条扭曲的轨迹,强行转换方向,与龙纹印剑撞在一起。

虚空猛发震荡,暗色血日被一剑刺中最核心处,外壳陡然塌陷,火光剧烈扭曲中,先涨出一圈光晕,随即便爆炸开来。

滔天毒焰四面溅射,笼罩了里许方圆的空间,无论是李珣还是明玑,都被毒焰灭顶。

李珣呛出小口鲜血,身形向后飘移,而幽一则与他身形交错而过,破开毒焰壁障,一拳轰中龙纹印剑。

铮然鸣响中,飞剑剑芒倏暗,继而倒飞回去。与之同时,另一边,明玑剑气护体冲出了火海,应该没有大碍。

然而,李珣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,此时火海之外,明心剑宗的大队人马终于赶到。

一马当先的,便是清虚等几位长老,后面还有洛南川领着二代弟子中的精锐,明心剑宗七八成的高手,已集聚在此。

难道今日真的要杀出去?

等等,这感觉……李珣停下了一切动作,就这么站在毒焰火海中,皱眉感应。

这里修士虽多,但绝无一人能有李珣这般超卓的灵觉。此时此刻,他便无比清晰地感觉到尖针般的危机感,在身周环绕不去,正用最激烈的方式向他发出了警告。

他突然明白,感觉为何发生了变化。

神剑灵光消失了。

自他进入护山禁法范围内,神剑灵光便如附骨之蛆,死锁在他身上,并利用某种玄妙的方式,帮助明玑驱动周边禁法,有形无形之中都给他极大的压力。偏在这时,这玩意儿不见了,好象之前所随的一切,全都是他的幻觉。

李珣却没有半分欢喜。他忽然闭起眼下,侧耳倾听。

千山万壑之后,一波震荡正连接连霞七十二峰所有的示警机关,以最大幅度扩散开来。

仅仅数息之后,隐约的钟声横跨千里之距,穿透空间,吹荡过来。一波未消,一波又起,接下来便是几十层音浪层迭赶至,将辽远浑厚的钟声碾成了最急促的鼓点。

一时间,包括李珣在内,人人为之色变。

“垂天钟!止观峰上敲响了垂天钟!”稍迟一线,远方夜空中,几十道传讯飞剑如流星附地般迫近,讯息已经不再用神识留存,而是直接在半空中炸响!

“贼人突入未明观,抢走了斩空神剑!贼人抢走了斩空神剑!”李珣从口鼻间吸进的凉气还未入腹,便被生生砍断在喉咙里面。

他猛回头望向西南,只是目光的极至,也只是黯沉的夜空,还有微弱的两三颗星点。

不知为何,看着那永无尽头的夜空,李珣只觉得冰雪般的寒气从头顶慢慢下沉,冻住脑髓脊柱、五脏六腑,直到脚底,恍惚中,便连脚下的空气都结了冰,没有一丝暖气。

这种感觉,转眼便成了现实!

视线、感知莫能及的遥远距离之外,一缕冰寒跨空而至。初时极是微弱,似乎随时都能消融在夜风里,而眨眼之后,寒意便近乎无限地提升,最终化为冷澈入骨的剑气,隔空断月,奔袭而来。

六月的连霞山瞬间掉进了数九寒冬。

方圆里许的毒焰火海,就那么突兀地熄灭,连丝火星都没剩下,显出其中木立的李珣来。

清溟手上不自觉加力紧握剑柄,一贯平静稳重的面容,也被惊讶扯脱了形。

他遥望西南,半晌仍不改相信:“斩空神剑……六师弟?”只有像清溟这样亲眼见识过钟隐出手的人,才能感受到冷澈剑气之下,含蕴的熟悉气息,与己身记忆完全重合,没有丝毫差别。

那活脱脱就是钟隐再世!

理智告诉他,钟隐已经飞升,不可能再回到此界,这波剑气,应该是“贼人”催动斩空神剑,激发钟隐残余气息所致。可是他怎么也无法理解,又是何方“贼人”竟能如此顺利地抢夺神剑,且将神剑之威酣畅淋漓地发挥出来?

神剑通灵,既然通灵,又怎会从贼?

清溟的思绪有些混乱。

这种情况下,血魔什么的反倒是无足轻重,这从在场诸修士的态度就能看出来。

没有人再去注意包围圈里的血魔,大伙儿都扭过头去,带着浓重的不安,遥望止观峰方向。

被忽视应该算是件好事,可李珣却没法庆祝。他的身体从未像现在这样僵硬,刺骨的寒意从外到内,将他整个淹没,甚至连思考都非常困难,心念的转动比平时慢了上百倍。

“这剑气,分明就是冲我来的!”迟滞了片刻,李珣又明白过来:“青吟回到连霞山,就是这个目的。”在呼吸被剑气强压断绝之前,他脑子只剩下了唯一一个念头:“我在等死吗?”这沉沉的念头,便如同一柄巨大的铁锤从高空附下,猛砸在李珣心窍之外。

厚厚的冰层上,当场轰开了不可弥补的长长裂隙,而从中喷涌出来的,则是比岩浆还要炽热的杀意。

李珣身心俱震,摇荡的心窍像是个漏斗,将杂念迅速沉淀。血影妖身天然积蓄的凶戾毒火,则与翻上来的杀意融为一体,不断提纯,生成一点近乎本能的“灵识”,而其妖魔之躯便由此灵识驱动,浑融如一,外力不可动摇。

虚空中的剑气再攀一个层级,澎湃奔流,扫荡寰宇,其威势足以将挡在前面的一切阻碍碾成粉碎。

只是,任剑气汪洋,起落潮涌,李珣便是海面上腾起的红日,固然有升有降,又与大海何干?

而此刻,幽一无声无息地移过来,护在他身边。二者气息交融,被李珣心中纯粹的灵识催动,灼热的杀气到了极致,反转为阴森冰寒,隐然已能与那遥空剑气相抗衡。

双方在虚空中一触,遥空剑气似乎没有对峙的打算,竟是如退潮般远去。

此消彼长之下,李珣这边气势猛涨,分不出寒热质性的气息稍一波动,便使得清溟以下诸修士身心为之栗然。

“嘿嘿,钟隐遗毒不浅……”李珣竟还能笑得出来,只是在心中没有丝毫喜悦之意。在笑音消散之前,他的身形陡然前冲,只一步,便化为朦胧血影,旋扯成暗淡的虹光,深烙进夜空里去。

从他起步到脱身,场中近二十位明心剑宗修士,竟没有一个能反应过来的。

待李珣远去,有几个想动身去追,又被清溟摇头阻止:“血魔之事先放在一边。六师弟遗下的斩空剑被夺,才是最要紧之事。”

这里除了清溟之外,便以清虚为长。他听了清溟的话,长眉皱紧,道:“血魔在这个关节现身,恐怕和抢剑的贼人脱不了干系。”

“虽有干系,却未必是同谋。”清溟再次摇头,示意明玑将先前的事情讲来。

明玑口舌令俐,三言两句便将此中详情说尽。

只是诸事悬疑,其中内情太过微妙,又悖于常理,诸修士听了,反而更糊涂了。

“照此说来,抢剑的贼人,应该就是血魔追击的那个。他们间若有仇怨,天大地大,何处不能解决,非要到连霞山来?而抢剑的贼人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上止观峰……”清溟找出几个难以理解的关节,其他人大多也有类似的问题,只是各人都有各自的猜测,人多心杂,反而会造成障碍。

清溟不愿徒乱人心,便干脆跳过这些疑问,直接布置道:“多想无益。贼人虽是行踪诡异,我们这边也应尽尽人事。南川,你安排师弟妹各领弟子四面追索,一旦发现,立时飞剑回报。我与诸长老坐镇主峰,随时支持。若能在连霞山脉中追回宝剑自然最好,若不能,我们再回来商议。”他的安排最是稳妥,当下以洛南川为首,诸个士都是凛然听命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四章 雷光 下一章:第六章 暴露
热门: 铁血大秦 原始大厨王 霸占全村美妇:山村美娇娘 大明武夫 江湖闲话 七杀碑 红楼之庶子风流 甘之如饴 冰火魔厨 狂侠天骄魔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