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暴露

上一章:第五章 神剑 下一章:第七章 野心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相较于明心剑宗修士的纷乱心思,李珣此时想法倒出奇的简单。

由“灵识”主控的血影妖身自发过滤了那些无用的杂念,他的注意力只是牢牢锁定在青吟与斩空神剑之上。一切的思维运转都是围绕此二者来进行。

剑气虽已退去,可是强烈的感应半分都没减少,甚至还有增强的趋势。隔着千里距离,李珣仍觉得“刺眼”。

不过,越是这样,他反倒越发地放心。

所谓神物自晦,可不只是传说而己。

通玄界绝大部分称得上“宝物”的法宝、剑器,正常状态下都是宝光内敛,温润灵性的同时,也在积蓄更大的爆发力,这也是大道天性,概莫能外。

青吟手持斩空剑,引发冲天剑气,却是能发而不能收,显然不能完全掌控神剑。

如此一来,就算斩空剑对他有极大的威胁,李珣也能利用这一破绽,一击而定。

心中思量不停,李珣飞速越过了近千里的距离,冲下坐忘峰,真正进入连霞山脉。

此时天色已经微明,借着晨曦的光亮,李珣看到止观峰附近,剑光穿梭,无不是慌张急促的模样。

由此再向南,强烈的反应己经远去了,只是速度不是很快,所以追下去的修士也不少。

忽然,那剑气反应发生了一次剧烈的波动,虽是一现即平,仍使得一直关注的李珣额头刺痛。

李珣没有任何迟疑,衔尾追去。

才飞出百十里路,又一波震荡生成,只是较先前弱了一些。此时,垂天钟又响了起来。

宏大的音波交迭,撼人肺腑。

李珣初时还以为是针对他的,但很快便知道自己错了。

虚空中传出一个气脉悠长的嗓音,借着穿透空间的钟声洒播四方。仓促间,李珣也辨不出发话的是谁。

“魔头辣手,灵字辈以下弟子固守各峰,不得追击。”辣手?魔头?

这个念头刚冒出来,李珣便看到下方一团赭朱颜色,大团血色旁边,残肢断臂,四处洒落,看情形,至少有两个以上的修士被人以重手法生生震碎了。

那景象一掠而过,任是李珣手上血腥不少,也感觉心头悸动,青吟竟然真下了杀手!

再前行数十里,又是一具尸身摔落在山上。肢体尚属健全,只是全身骨骼经络已被碾得粉碎。

距其不过三五里,还有人伏尸在河谷处。这回却是一个旁系的二代弟子,李珣曾在山下见过他,称其为师叔,对其有些印象。

李珣终于停了下来,落在尸身之旁,看着那似曾相识的面孔,一时无言。稍停,他蹲下身,伸手轻按其颈侧,发现死者心窍被毁,黄庭金丹也被绞散。论手法,比前面两次都要来得干净利落。

这杀人手法的急遽变化,使得李珣面色沉重。

由此看来,青吟正在逐渐熟悉和控制斩空神剑的威力,且进步幅度之大,已远超常理。

此外,李珣也感觉到了,青吟的速度正稳步提升,仿佛是卸掉了重担的行人一般。

这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,青吟正逐步适应斩空剑的压力,而且成功可期。

“那么,这是拿同门来试剑?”李珣心中十分佩服。自林阁之事后,他在此界修行数十年,真正害死的同门也只有单智一人而己,比不过青吟这般,说杀便杀,痛快爽利。

正嗟叹之际,前方剑气反应又有些许波动,只是这回连绵不绝,与先前爆发式的冲击颇有不同。

李珣立刻知道,终于有某个宗门高手将青吟截下。他不再耽搁,发力飞遁,借此机会大幅缩短与青吟的距离。

因为斩空剑被夺,护山禁法的反应便慢了不止一拍。李珣飞行绝迹,什么禁法布置都来不及发动,他便已远离。

反倒是路上有几个三代弟子遵从止观峰谕令,停止不前,见到李珣化身的血光,意欲拦截,又转眼被冲得七零八落。

此时,青吟的移动速度突然加快,似乎已经有些不耐,可那位宗门高手当真了得,面对斩空剑的锋锐,依然拦得下,挡得住,与青吟死死纠缠。正因为如此,李珣才能在日出之前,看到斩空剑的闪光。

这里是连霞山脉的南端某个环山的大盆地中,一眼望去,视野中尽是深绿的草甸,碧涛如海。

然而,距离数十里外,森森剑气在半空中交织摩擦,崩溅的余沥像是晶亮的雪点,四处飞散,为草原涂上了一片又一片寒霜。

草原上视野宽阔,无论敌我,都是一目了然。

血影妖身的遁光相当扎眼,李珣也就不费什么心思隐匿身形,在看到剑光之后,他速度丝毫不减,直直冲了上去。

距离眨眼便迫近到十里内。

李珣正待看清拦着青吟的那人是谁,耳边便贯入一声沉喝:“师叔,及时回头!”喝声入耳,李珣脚口似被重锤猛轰了一记,一时间竟然被堵得喘不过气来。

青吟的身分暴露了?

刹那间,李珣满脑子里转的都是这个念头。

虽然他心里一直有这样的担忧,可当事情真的临头,冲击力仍然强大无匹。

在他如擂鼓般的心跳声中,青吟没有任何响应,森严的剑势甚至没有一点波动。反倒是出声的修士收拢剑光,向后飞退,任斩空剑芒纵横切割,也无法伤他分毫。

青吟近乎冷酷的平静,便如一桶冰水泼洒过来,淋得李珣心神一清。他深吸口气,遥望着青吟执剑的倩影,摇了摇头,忽又笑起来:“这疯婆子……”因为青吟身分而悸动的心脏,在这笑骂声中平静下来。

李珣也不是信口开河,概因青吟此时青丝披散,没有任何钗环固定,垂及腰臀,将她精致的面容隐在发幕之后,只是随身形移位舞动飞扬时,才稍露容光。

如此模样,大有幽魅鬼气,但若李珣强说是“疯婆子”,也能说得过去。

他突兀的笑声倒比之前同门修士的喝叫更有效果,青吟手中的斩空剑嗡声震荡,即将二度迸发的剑气就那么烟消云散,其举重若轻之处,倒让李珣心中一凛。

看来青吟一路试剑的效果还真不错,至少现在李珣看不出青吟太依赖斩空剑的迹象。

如果因神剑的威能无限拔升,而忽略了青吟本身的实力,说不定就要吃个大亏。

青吟遮在发幕后的眼睛似乎向这边一扫,然后便见她倒持神剑,周身气机迅速安定下来。

对面的修士颇具自知之明,知道并非是自家的劝告起了作用,扭头向这边看来。

恰好李珣也好奇此人的身分,两人目光对在一起,心头都是微震。

那修士极长极淡的眉毛微微蹙起,唇角下抿,在脸上刻下两道深深的痕迹。

“血魔?”李珣则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,是他!”见得此人,李珣解开了心中一个小小的疑问,怪不得能挡住手持斩空剑的青吟,原来眼前的竟是他好友灵机的师尊、宗门最项尖儿的高手,明吉仙师。

这位明吉仙师虽非宗门嫡系,为人处事又十分低调,却以超人的悟性和剑道造诣稳居二代弟子之首。

他平时极少外出,只在山上苦修,但偶尔下山,留下的一些事迹也颇是惊人。

其中最为宗门弟子所津津乐道的,便是明吉仙师在四九重劫之前,与星矶剑宗某高手“切磋”,苦战数昼夜,并战而胜之。

其后,明玑更依据大战后的感悟以及天星流转变化创出了“七耀七星剑诀”。几兼明心、星矶二宗之长,连星矶剑宗那边一贯眼高于顶的天垣老儿都赞不绝口,被称为最近三百年来,宗门最上乘的自创剑诀,评价甚至在钟隐所创的“青烟竹影”之上。

明玑一心修行,不喜诸般人情世故,若不是与灵机有缘,收其入门,李珣未必能与他搭上交情。

不过有了交情之后,李珣这些年来倒是受了明吉不少指点,以至于成为宗门内极少数通晓“七耀七星剑诀”的修士之一。

故而,李珣对明吉还是颇为尊敬的,即使是眼下这种情况,仍点头微笑,释放出或令对方莫名其妙的善意。

明吉终究是道行高深之辈,蹙起的肩头很快平复下去,些许困惑不足以搅乱他冷澈的心境。

空中三人形成一个尖锐的三角。

青吟与明吉间的距离短些,二人距李珣的距离长些,这就使得虚空中交错的气机有种微妙的不平衡感,也许现在还维持得住,可只要稍微加力,便可能打破眼前脆弱的僵持局面。

便在此时,青吟有了动作。她倒提神剑,伸手向上,挽起了披散的青丝。玉指下,鸦羽般的发幕收拢,恰逢其时,初升的朝阳放射出万道金光,映照在她莹洁无霞的脸庞上。

刹那间,她眩目的姿容就像这无远弗届的阳光,冲破之前幽魅的阴影,投射到李珣的心尖上。

李珣似是禁不起这耀眼的华美,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青吟将长发随意挽了个髻,使其不至于再披散开来,同时也将自己的身分,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人们的眼前。

这一刻,一直镌刻在李珣心底最深处的倩影,与眼前的佳人合而为一,晦色的记忆一层层翻涌上来。

他一时间沉默不语,而女子波光敛藏的明眸却淡淡地瞥过来。

“喂,我们一起杀了他”

吃这眼光一扫,李珣便觉得微微的酥麻之意从颊侧舌尖冒出,激得整个身子都是一热。

接下来,他才觉得这场景颇有些熟悉。

便如当年在坐忘峰上,即使是有求肯之心,青吟面上,也从来不假辞色,自会有一个傻子来令她满意。

岁月悠悠,那些场景本来已有些淡忘了,可她此时之作为,又轻而易举地抹平了数十年的时光鸿沟,让李珣记起,在刻骨铭心的仇恨冲刷下,总还有一些残痕留存的……另一边,明吉不明究里,但眉头皱得更紧,似乎已经开始考虑如何脱离两人夹击的窘况。

然后,李珣便笑了起来:“你在求我吗?”话音里,存在着只有他自己才隐约感觉到的颤动。随即,李珣用更加豁亮的声音将这些颤动彻底抹平。

“求我,凭什么?老子已经把你睡了,你还有什么能拿出手的?”肆意狂放的笑声挥洒四方,青吟的眼神刹那间凝固。

草原上空,朝阳的光线亮得刺眼。

从东方直射过来的阳光在男人身后铺开,七彩环映,恍若神佛的光环,而光环中央,那笑得前仰后合的身体,则是大部分遮蔽在阴影下,纠结扭曲,与妖魔无二。

向外扩散的狂笑声中,草原的温度的近乎无限地拔升。

明吉的眉心几乎要打成死结,眼下混乱的局面已不是他所能理解的。虽说灵台并未反映出什么警兆,可是,出于某种本能他仍将手中宝剑微微前横。

便在明吉的动作完成的瞬间,血色的怒潮翻卷开去。

“青吟,纳命来吧!”此时此刻,李珣的意志不可动摇。

即使青吟用“身分”来威胁他,也注定全无效果,而反映着他的杀意,血影妖身的冲击亦是无坚不催。

李珣血光一卷,视线所及的草原便是一片荒芜。深灰的粉末倒扬上天,又纷纷洒洒飘落,在这场死寂的大雪中,污浊血浪像一头咆哮的巨兽,要将前方的佳人囫囵下肚。

青吟神情如水,不见微波。她素手微摆,斩空剑的锋刃已然对准了血浪的正中央,积蓄的无俦剑气却引而不发,宛若缓缓蓄力的巨弩,动必石破天惊……李珣终于直面斩空剑的锋芒。

血光刹那间将青吟吞没,但转眼便是剑光四射,如同在血浪中炸开了一个太阳。

青吟周身剑气环绕,一切污秽怨气均难以近身,更有一股强横的剑气风暴,在度过最初的压迫后,轰然迸发,将扑来的血浪彻底搅散,半点烟气都没留下来。

然而,血光一波方散,一浪又起。

这一波血光凝如实质,扫过虚空时,似乎将空间都凝固住了,而当斩空剑破开禁锢的空间时,便掀动了比常态强大百倍的震荡,无数细碎的裂隙在虚空中张开,直欲择人而噬。

在瞬间变得无比狭小的空间内,青吟依然神色平静,皓腕微颤,一片清光铺开,她的身形亦融入清光之内,随着光华的扩散,最终浑如一体,莫知其所向。

李珣见千裂血障的手段无功,心里也赞了一声:“原来是她修的是‘太虚元化神光’,怪不得如此擅于隐形匿迹,我还是小看她了!”见到宗门内以艰深高妙着称的上乘法诀,李珣自然又换了种眼光,不过,他心中杀意凛然,没有丝毫减损。

半空朦胧血影一闪,他自身亦突入到千裂血障之中,在虚空裂隙之间穿梭,以无上灵觉,捕捉青吟隐在剑光之后的气息。

战场猛然被压缩到十丈方圆。

二人便在这狭小的区域内移形换位,李珣借千裂血障和血影妖身的阴毒主攻,而青吟则以太虚元化神光的玄妙主守,且稳稳地控制住斩空剑的威能,使李珣捉摸不到其中的底细,随时可以攻守易位,迸出致命一击。

转眼便是十多个来回。

毕竟李珣的血影妖身诡橘莫测,吞神噬元的毒火迅速密布这相对封闭的空间,青吟虽有斩空神剑护身,最后仍然不免露出踪迹。

李珣想也不想,隔空一爪探出,这却用上了透神钉的手法,只要打实,便是青吟太虚元化神光消劫化劲的手段天下无双。护得住肉身,也护不住她的元神。

青吟身形陡现,随之而来的,便是一声尖锐至极的嘶啸。

李珣对斩空剑的威能还是相当忌惮,一感觉到剑气有异,立时收手,青吟也就趁势而起,紧追在剑气之后,轻松破开千裂血障,获得自由。

“厉害!”李珣感受着稍露端倪的剑气威能,不得不承认,钟隐留下的这把宝剑,确实有些棘手。

只是他并不会因此而退缩,血影再闪,亦冲出血障,以占据绝对优势的速度绕行到青吟左侧,一掌印上。

双方的距离转眼拉近,青吟略侧过脸来,如玉般洁净的脸上,忽地绽出笑容。

李珣尚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喷发的血劫蚀元神光便如撕开一层薄纸那样,穿透了青吟的护身剑气,转眼将她吞噬。

他心中一激,刚才烙进瞳孔内的笑容,忽地变得无比清晰。

紧接着,斗转星移!

血影妖身的运转突然间变得艰涩起来,青吟被蚀元神光击中的身体向后倒,两者距离最多不超过三步。然而,李珣眼前一暗,恍惚间,他似乎是撞向了无边无限的星空。

看似触手可及的位置,却是那样遥不可及。

下一刻,诸般幻象终于顶不住李珣坚不可破的意志,轰然破碎。

李珣再度回到了朝阳初升的荒原,漫天灰雪尚未落尽,而行将倒地的青吟却突地滑射而出,才退出丈许,便剑光绕体,竟意欲冲天飞去。

李珣眼中凶光一闪,身形前冲,手臂却侧挥出去。铮然鸣声中,他的拳头与侧面而来的剑锋碰撞,擦出一溜火星。

他本待借势加速,哪知侧面来人早料到这手,森冷的拦截剑气倏然化作绕指柔,嗡嗡声中,在李珣的必经之路布下一层柔韧的大网,两下力量碰撞,生生将李珣阻了两息时间,剑气大网才嘶声裂开。

此时,青吟已经二度加速,直入高空,而侧面,明吉仙师持剑而立,虽引而不发,剑气依然哧哧作响,随时可以二度阻截。

“好算计……”李珣对青吟不得不说个服字。

在这种悄况下,她竟然还敢玩火。竟然以自身为诱饵,处身死地,引得明吉出手,想来是算定了无论如何,明吉不会看着师门长辈被血魔杀死在眼前。

只是,若她太虚元化神光的修为稍弱一线,或者明吉反应略慢一点,此刻她大概已被血光吸蚀成一具枯骨。

当然,事实面前,说什么都是虚的。

借明玑之助,青吟驭剑飞天,不知使了什么法门,速度爆发之强,短时间内竟不在血影妖身之下,只一闪,便已经超出李珣视野的极限,迅速淹没在朝阳的光辉里。

耳边传入一声叹息,明吉剑气收敛,又退开了一段距离。不过等李珣回过脸去,他还是那副淡然自若的表情,似乎仍未明白之前那些弯弯绕绕,只是……谁信?

李珣先是心火上升,但很快便苦笑起来。

明吉这样子,恐怕还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成分更多一些吧,两人同病相怜而已。

更何况,他还是灵机的师尊。

李珣不愿再浪费时间,冷眼扫过,便要再追上去。哪知他身形甫动,耳畔便感剑气呼啸,擦着他的颈侧飞过,其中森然寒意,比任何表态都要来得有效。

李珣身形停住。

“外道邪魔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明吉仙师脸上表情全无,语气却很是古怪。

李珣听这话已不知几千几万遍,他自己也说了不下百遍。每次听来讲出都是正气凛然,却没见过像是明吉这样无奈的。

他怔了怔,然后便笑起来,“诛邪斩魔,确是正道义举……我一路上见得贵宗不少修士惨死,凶手不言自明,你不去诛了她么?”明吉垂下眼睑,语气却忽然变成前所未有的坚决:“正要前去。”在李珣大笑声中,血影妖身爆发式地启动,冲破了明玑布下的剑气屏障,瞬间远去。

稍后一线,明吉也驭剑直追,可是他的速度与李珣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,不过三五息的工夫,便远远落后,最后被彻底甩开。

“血魔爷爷饶命,血魔爷爷饶命啊!”东去的江边,浪涛阵阵,却也压不过声声惨嘶求饶的杂响。江滩上倒卧了四五具尸体,还有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叩头如捣蒜。只求面前的魔头饶他性命。

李珣面无表情一脚踢出,直接震碎了汉子的五脏六腑,顺便将其精血吸噬干净,至此,眼前再无一个活口。

自从李珣远离了连霞山脉,已经是第四天。

在这四天里,李珣见识到了青吟仅作为一个修士所其备的实力和资格。精纯的太虚元化神光使这女修的气息可以随时化入天地微尘之中,和光同尘,时聚时散,使得她速度虽然不如李珣,却时东时西,忽南忽北,总是保持二人之间的距离。

尤其是进入通玄界中部修士较密集的区域后,更是如此。

已经是连续第三次,在李珣捕捉到她的气息,行将追杀而至时,她利用过路的修炼修士作掩护,误导李珣的感应,每每成功脱逃。

一次两次还好,待到李珣第三回扑空,心中积压的暴戾杀气终于爆发,将这伙结伴而行的散修杀了个干净,勉强出了口恶气。不过,耽搁了这段时间,青吟的气息更是鸿飞杳杳,寻之不见。

李珣可以感觉到,这几天,以太虚元化神光为基础,青吟应付他灵觉感应的方法越来越多,虽然两人仍是一追一逃,可主动权却似是慢慢从他手上交了出去。

这时候,李珣才真正理解,当年以钟隐惊天动地的神通,也无法将三散人等一众魔头斩草除根的缘由。

一个狡猾如狐的高手一心要逃命,实是再容易不过了。

他转过身,看着滔滔东去的大江,心情渐渐平静下来,这些天追逐战的细节,开始逐一回放。

其实,李珣不是没有追上过青吟。

在出连霞第二天,他就同青吟再打了一场,只是被青吟突然激发出的斩空剑的威能阻了片刻,才又被其逃脱。

说实话,李珣有点疑惑。

就交手的两次来看,感觉中直面斩空神剑的威能,虽依然寒意彻骨,锋锐无匹,却也不像最初在坐忘峰下,远隔千里仍如坠冰窖的强横。

仿佛当时的经历,仅仅是记忆中的某个错觉,并且,李珣的危机感应也日趋减弱,在今天早上彻底消失,而这也是他跟丢青吟的原因之一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五章 神剑 下一章:第七章 野心
热门: 又是努力投喂老婆的一天 分水岭 穿书后反派逼我生崽[穿书] 第四扇门 乡村活寡美人沟 少年侦探2:少年理发师 乡村诱惑 本召唤兽可是最强的![穿书] 国家阴谋3:梵蒂冈忏悔者 妄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