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野心

上一章:第六章 暴露 下一章:第八章 重压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李珣大约尾随了小半个时辰,前面追逃的三人终于停下来。

疫鬼勾和箕胖子面面相对,而蚀神刀仍旧隐在暗处。在李珣在这旁观者看来,几人的杀意倒都不怎么浓厚。

箕胖子似乎是跑不动了,双手扶膝,夸张地喘着粗气。疫鬼勾连汗都没掉一滴,瘦高的身形如鬼魅般欺上,又在距离箕胖子十尺处停下,冷笑道:“箕阁主,怎么就不跑了?”

“不跑了,不跑了。你们朱勾宗就算比不上落羽宗。这跑路的本事也差不到哪儿去。哎哟。可真叫一个累。”疫鬼勾听他在这儿胡扯,瘦长青黑的面孔也是笑吟吟的,黄浊的眼睛则没有半分波动。他虽是丑陋,一身气度确实不凡。等箕胖子发完牢骚,他不紧不慢地开口说话。

“不跑也罢,咱们跑了一路,也不是只为看箕阁主的尊臀来的。现在,箕阁主是否可以将偷去的鬼灵珠串还来了?”

“刁老哥这是什么话,谁偷你那鬼灵珠串了?”箕胖子一脸无辜,但看疫鬼勾脸色阴沉下去,忙又笑道:“那怎么能叫偷呢?敝人拿来那串珠子,其实也没什么用,只是借用一会,请刁老哥……嗯,还有邹老哥两位,走得远些,大伙儿好说话罢!”见他信口胡诌,疫鬼勾气极反笑,不过,听到他叫出蚀神刀在宗门也有近千年未用过的姓名,以疫鬼勾的阴沉老练,竟也不免略吃一惊。

这不仅证明,箕不错对隐身在侧的蚀神刀有所感应,而且也有一个极具水平的信息管道。

这大概就是他能够在众人眼皮之偷走鬼灵珠串的原因了。

他不愿再和胖子纠缠下去,踏前一步,声音转冷:“将珠串还来。”

“不错,这借了的东西,自然要还的。”箕胖子倒是欺软怕硬,点头哈腰,眼睛笑得都要眯成两条缝,手腕一翻,现出掌心处乌黑珠串来。

这串珠子看起来都是木质,却又乌黑发亮,其上还分别镌刻有复杂玄奥的花纹,在胖子肥白的手心里,似乎蒙了层淡墨色的雾气。

疫鬼勾极是着紧这件宝贝,黄浊的眼睛也是一亮,踏前半步,周身气机绷得紧了。

这一下,便让箕胖子猛地后跳:“慢着。刁老哥,咱可是没恶意。你不能动手!”疫鬼勾的眼神变成了刀了,狠剜在箕胖子脸上。但很快的,这个顶尖的杀手便调适过来,眼睛微眯,从眼缝中透出的黄芒,更像是毒蛇眼里的幽光。

箕胖子肥手连摇:“俺可没有半句谎话,是真有事和老哥你商量。其实刁老哥你也知道,你家那位师弟实在不是个肚量大的。要真在明玉山上说话,还不知会惹出什么麻烦。”

疫鬼勾冷笑一声:“千机师弟如何,还轮不到你……”

“千机?千机老怪?贵宗宗主?”箕胖子怔了怔,旋即叫起撞天屈来:“这个误会可大了,俺说的令师弟,可不是那个……咳咳!”说话半截,便被疫鬼勾阴森冷绝的眼神堵了回去。

这边胖子见好就收,疫鬼勾也知道是自己不小心入了套,失言之过,也只能自己吞下。

他日光向侧方一闪,暗道幸好随来的是蚀神刀,换了旁人,恐怕又是个麻烦。

还好,作为一个优秀的杀手,越是不顺,疫鬼勾也越发冷静。他感觉到了,眼前这胖子实在不是个省油的灯,话里话外,圈套无数,偏又颇有深意,不可等闲视之。

他定了定神,沉声道:“箕不错,我敬你是一宗之主,才和你多说几句。可你若是再这么没个正形,不顾丢了你们宗门的脸面,那也休怪我不和你客气了。”他这话也算是掷地有声,箕胖子目光一闪,态度果然正经了许多:“好极,刁老哥确实是快人快语。当然,前而的俺也赞同,贵宗宗主,心眼确实小了些……”箕不错突然明着指责千机老怪的不是,倒让疫鬼勾略吃一惊,他本能地想要阻止这危险的话题,可他又看到,箕胖子手指内勾,将珠串勾在食指上,晃悠悠地转圈。

“这串鬼灵珠,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,九个珠子,倒有三个是次品。以刁老哥你的身家,本不至于在乎这档次的东西,不过,日前俺听传言说,前些日子在西南从林,老哥一不小心失了疫鬼?”胖子这是明揭他的伤疤。顺便试验这杀手忍耐的底限。

疫鬼勾终究不是常人,此时脸上竟还能笑起来:“不错,血魔横空出世,奇功邪法层出不穷,我不是他的对手。”听他如此坦白,箕胖子也点头笑道:“血魔俺也见过几次,确实十分厉害。不过刁老哥也不要气馁,通玄界的强弱分际,从来不是一成不变,安知以后没有复仇的机会?”说着,他小眼一眨,随口又变了话题,长吁短叹地道:“刁老哥失了疫鬼,辛辛苦苦闯下来的名号便有些受损,便是俺想起来,都不禁替老哥觉得心疼。

“如今老哥用迭毒法催化鬼灵珠,想必也是要重新获得一只疫鬼吧?只是,迭毒法毕竟只是速成之法,后患无穷。刁老哥也是此界有名的人物,怎么虑不及此?便是俺这外人都知道,疫鬼成形之前,需是天生天养才好,强行催化,日后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。”疫鬼勾一身修为,在疫鬼身上至少有三成,又怎能不知其中的关键。只是,天生天养的疫鬼好找,可要真正如臂使指,尚需精炼、养气、通心等诸般磨人的步骤,没个两三百年,休想有所作为。

此时的通玄界风波四起,指不定哪天便有大祸临头,他哪有时间慢慢培养。

不过他也听出来了,在这上面,箕胖子分明有些文章要做。

对疫鬼勾而言。事态本就糟糕至极,就算生出变化,变得更糟的可能性也是极低,所以,他冷眼看向胖子,唇角抽动两下,道:“箕阁主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俺的意思是……”箕不错拉了个长调,方又笑道,“刁老哥好看不起俺们千宝阁呀?”他先放出一个大罪名,在疫鬼勾皱眉头的时候。手指一挑,竟就这么轻易地将鬼灵珠串还了回去。

这时,疫鬼勾已经志不在此,随手接过,口中则道:“不知有何得罪之处?”箕胖子呵呵一笑,双手拍击,脆响声中,魔术般变出一个竹筒来。

竹筒约有单手合握粗细,三四寸长,呈枯黄颜色,上面全无纹饰,好似随便从哪根毛竹上砍下来的一段竹节,不起眼的紧。

然而,疫鬼勾一见此物,身子便绷得紧了,竟是忍不住再跨前一步,而这回,胖子却没有跳开。

箕胖子将竹筒拢在手中。上下晃了晃:“刁老哥若不是看不起俺们千宝阁,为何失去疫鬼之后,不到敝阁去问上一问?这小玩意虽是珍稀难见,但敝阁长年在外收集宝物,总还是有所得的。”他抬眼看疫鬼勾的表情,旋又哈哈一乐,粗大的手指就那么拧开了竹筒的盖子,同时,尾指在筒身一敲,噗噗浊音中,一个小小的身影便从筒身里跳出来。青灰的毛皮几乎要融进渐渐沉暮的夜色里。

这下不只是疫鬼勾,便是远在数里外遥观的李珣也生出了兴趣。他将目力用至极处,也能较清楚地看到,竹筒里跳出的小小身影,果然是疫鬼没错。

作为击杀上一个疫鬼的罪魁祸首,李珣对这小东西倒也有几分印象。莫看它此时在竹筒上爬上爬下的可爱模样,真是战斗起来,李珣也觉得有几分头痛。

尤其是疫鬼超绝的速度。还有尖锐如针的长喙毒腺。

当时疫鬼只一个照面,便麻痹了他的一条手臂,且注入巨量毒素,若非血影妖身可同化一切污秽邪毒,李珣又及时借蚀神刀的锋芒,断臂自保,否则在朱勾四杀围攻之下,结果还真不好说。

此时从竹筒里跳出来的小东西,虽说个头小了几十倍,只不过有姆指大小,但形貌体态,确是疫鬼没错。而且,观疫鬼勾的神情,这小东西的价值,恐怕相当昂贵。

“这只疫鬼,乃是敝阁于七百年前擒来。一直养在五毒窟里,不是兄弟自夸,若只是天生灵物,兄弟也没脸称它一声宝贝。这灵物之所以为宝,就是因为这七百年中,敝阁以独特方式饲养训练,所费甚巨,更重要的是,前后两代技师,都有极大心血倾注其中,使其超出天生灵物的范畴,成为一个宝贝,活宝!”箕胖子舌灿莲花,卖力推销自家的货品:“七百年的疫鬼,表面上比不过刁老哥那只有两千年火候的,可放在修行、实战中,兄弟却可打包票,绝不比老哥之前的那只差上半点儿。”

“这小家伙早已通灵,体态精神均在最佳状态,今日老哥拿了回去,只需用上数月时光培养炼化,便可使用。论速度,比催化鬼灵珠还要来得快捷,而且安全无后患,岂不快哉?”疫鬼勾死死盯着趴在竹筒上方的小疫鬼,面颊抽搐。全凭着千年修为,顶住心中贪念。他深知箕胖子不会轻易将如此灵物让出。但也不会只是拿出来让他眼馋,后面便是漫天要价,落地还钱的时段了。

至于强抢……他目光朝蚀神刀所在的方位一扫,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没有灵诀催动的疫鬼是相当脆弱的,要是箕胖子狠下心,翻掌间便能置疫鬼于死地,到时他到哪儿再找这样一个宝贝去。

他沉默半晌,布下了足够的心理防线。才勉强平静地开口:“这疫鬼确实是我急需之物,箕阁主既是有意卖出,还请说个价钱。”他想让箕不错先开价,哪知胖子更是狡猾,笑眯眯地不吭声,只拿眼睛瞅着他,确实稳如泰山。

疫鬼勾暗骂一声,试探道:“箕阁主之前拿了鬼灵珠串,莫不是对这件宝贝感兴趣?”箕胖子“哈”地一声笑。更不言语,只将竹筒一敲,那小疫鬼便听话地钻了进去,他再慢条斯理地拧上盖子,一副谈不拢大家散伙的姿态。

疫鬼勾的脸色青黑转成惨绿,两眼中幽幽的闪光,更是在急躁中透出了丝丝杀意。但他也知道,之前自家的报价实在是不地道,鬼灵珠串虽也勉强是件宝贝,但箕不错身为四空千宝阁主,手上奇珍异宝无数,又怎会看上这么件三流货色。

可疫鬼勾又奇怪了,既然这厮手上绝不缺宝贝,干嘛摆出要和他谈货论价的姿态?

莫非这胖子有个大仇人。要他去做老本行?

越想越是这么个理,疫鬼勾吁出口气,丑脸上露出笑容:“当然,我们朱勾宗向以炼器、暗杀起家,大伙儿都是买卖人,箕阁主或许也有什么生意照顾,若是……”他话未说完,箕胖子便猛地击掌,大叫正是如此,险险没把手中的竹筒给拍碎了。

疫鬼勾眼睛都要突了出去,看到竹筒安然无恙,才放下心来。

此时,他知道生意成了,姿态便稳重许多,“如此甚好,箕阁下且提出人名。只要在敝宗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我必取其性命,以换取……”

“刁老哥真是爽快,有此态度,什么生意不能成?不过,谁说要杀人的?”箕胖子睁大眼睛,又露出无辜样貌,接着便将手连摇。

“敝阁说到底是都是生意,做生意便讲究一个和气生财。哪有动不动取人性命的道理?”疫鬼勾心中暗叫一声苦也,知道又入了套,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问下去:“那是敝人想得岔了,箕阁主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刚刚老哥也说了,贵宗以炼器、暗杀起家,既然不是暗杀了,那自然便是另一样,俺主掌四空千宝阁,收集此界法宝正是应有之义,日前忽然动念。想到贵宗有一样宝物。十分合俺的胃口,故此才请出刁老兄一会,商量下是否能以疫鬼交换。既然老哥说没问题,那俺便说了……”完全不等疫鬼勾反驳其言语漏洞,箕胖子已经飞快吐出一个名称。

“干天火灵珠。”

“不可能!”疫鬼勾脸色本就青黑,此时更是难看到无以复加。

“那是宗门炼器的神物,若无此珠,宗门炼器时如何控制火候?箕阁主,你这是要拆我宗的根基!”若是失了干天火灵珠,宗门立世最大的依仗之一,此界最阴毒的暗器“小朱勾”,其炼制的成功率便将降到一个不可接受的地步。几百年后。甚至会成为绝响。如此要紧之物,别说一个疫鬼,便是十个百个。他也不会换!

他断然拒绝的同时,侧方,一直隐起身形的蚀神刀突然迸发出有如实质的杀气,将箕不错笼罩其中。

胖子哎呀一声,有些狠狈地后退,手上更把竹筒捏得“咯吱”乱响,听在疫鬼勾耳中,疼得他的心口都揪了起来。

“错了,错了,俺错了还不成吗?”胖子哇哇大叫,“俺也是没想到那珠子会那么贵重。你们宗门可是没把那珠子摆在重宝之列呀!”蚀神刀杀意陡消,哥俩儿隔着一段距离,面面相觑。

又上当了!

这胖子三言两语,便将干天火灵珠的重要性暴器无遗,这厮实在是个套话的高手。

疫鬼勾心中生出浓烈的不样之感,他死盯着箕不错,要看出他究竟打的什么鬼主意。

箕胖子没有让他失望,脸上的尴尬全无半点做戏的成分,且猛力摇头:“实在是对不住,其实,俺只是听说,贵宗精通炼器,颇有几颗用以控制火候的火灵宝珠,这正合俺近期的目标,所以便随口提了个名头较响的,却不想没想那珠子对贵宗这么重要,是俺轻率了。”胖子言辞越是诚恳,疫鬼勾心中便越是发虚。

若是平日。他绝不会多说一句,将这祸害一刀劈了了事,可眼下偏偏有求于人,只好强行忍耐,却止不住一步步落向下风。

箕胖子见火候已足,便用肥手摸着下巴,做出沉吟的姿态,停了会儿方道:“其实只要是个质量上乘的火灵珠便好。我听说,贵宗还有一颗宝珠,似是叫日轮珠的,和干天火灵珠倒有几分相像,都是火灵聚合生成,要是我要这珠子,总不会再撼动贵宗根基了吧?”疫鬼勾终于恍然大悟,却又觉得满嘴发苦。

狗屁的干天火灵珠,这胖子分明一开始就是冲着日轮珠来的,看着有商有量,十分好说话,可一句质量上乘便将所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封死。

朱勾宗里,火灵珠确实有那么几颗,可是能被千宝阁主称之为上乘的,除了干天火灵珠,便是这日轮珠了。

也正如箕不错所言,日轮珠的重要性远不比上干天火灵珠。用此珠换疫鬼,相当公道,然而。这其中却有一个跳不过去的门坎。

日轮珠乃是朱勾宗宗主、千机老怪颇喜爱的随身之物,自从得到后,几乎从不离身,老怪还专门为此珠设计了一套应用法门,以发挥此珠的功效。若想要从他手里拿到这珠子,且转手换出,势必得要好好地同千机“打交道”。

可要命的是,四九重劫以后,疫鬼勾与千机这位掌宗师弟的关系每况愈下,近些年来更是形同路人,要想从对方手中得到日轮珠,只用脑子想想便觉得头痛。

然而,相较于疫鬼的重要性,还有之前那颗狮子大开口的干天火灵珠,这已经是最小的代价了当然,疫鬼勾仍要有所保留,他还想着再讨价还价一番,只是这时候,箕胖子笑眯眯地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简:“这里是敝宗饲养疫鬼七百余年,积累下来的心得体会。其中还掺有百兽宗一些驭灵法门。自从百兽宗星散。这些手法几成绝响……”

“成交!”疫鬼勾当机立断。

这些报酬已经足够他弥补他日后的损失,尤其是百兽宗的驭灵之术。正是他以前饲养疫鬼时,最缺的东西。若是能将这些手法参透,与疫鬼内外交攻,他的修为几乎可以稳进真一境界,至少能省他三百年苦修。

为了这法门和疫鬼,他便是和千机老怪彻底翻脸,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。

箕胖子表现得极其大方,在疫鬼勾答应之后,竟甩手将玉简抛了过去:“这是敝人的订金,无论买卖成或不成,都已是刁老哥您的了。毕竟买卖不成,仁义还在嘛!”疫鬼勾接过玉简,有些失神,但锤炼千年的心境不是那么容易被唬弄的,越是接近成功的边缘,他也越发清醒。

他忽地心中一动,翻目盯着箕不错的胖脸,那点灵光接合着此界的某些传闻,慢慢将脉络串联起来。

他将玉简收入怀中,猛不丁地道了一声:“箕阁主还没削去候补的帽子?”

“难哪!”箕胖子完全没有任何意外的反应,反而表现出一副对疫鬼勾推心置腹的样子。

“阁里那些长老一个个脑子比榆木疙瘩还硬,设下的试炼一个比一个更难。这回要贵宗主的日轮珠,还有老哥你帮忙……想当初,那群老不死竟然要俺去鲲鹏老妖的东海老巢里取东西,啧,那才叫一个险啊!”疫鬼勾面目微微抽搐,好险没一拳头将胖子的大脸轰烂,不过,有个疑问倒一直盘桓在他心里,稍做考虑之后,他问了句:“能有箕阁主这样的人物主掌千宝阁,当是贵宗的幸事,为何贵宗长老还要重重设障,多生事端呢?”他的言外之意便是,以箕不错的手段经营千宝阁,早该将内外弄得铁板一块,如何会让那些老不死的牵着鼻子走?

其实,这也是隐身在旁的李珣的疑惑。

越是和胖子见得多了,越觉得此人心机深沉,手段软硬兼备,十分了得,为一宗之主足矣,可是这胖子偏偏表现出奇怪的好脾气,任由那些长老支使,完成一件又一件惊险艰难的“取宝”行动,这实在是非常诡异的一件事。

箕胖子闻言,哈哈一笑:“若只是执掌宗门这等事,敝人虽不才,却也足以胜任,这一点,敝宗那些老头子也都是明白的。只是,要把生意做得更大一些。冒的风险更多一些,要受的考验,自然要有不同,敝人也是甘之如怡啊。”李珣在暗处冷笑,不过心中又生疑问:“看起来,这胖子颇有点野心啊。不过,千宝阁虽是财力雄厚,可是要扩张,又该往哪儿扩?”显然,疫鬼勾也是这样想法,再看胖子时,眼中意味便大有不同。不过千宝阁位于通玄界东边,和朱勾宗八竿子打不到一起,没有切身相关之事,他也不准备深究。

哪知,箕胖子忽地道出一句:“其实说到大生意,这里还有关于贵宗的一些事项……”

话音方落,四道冰刃般的眼神便都投射到他脸上,较之先前的杀意冲击,只有更强。

偏偏胖子全无异样,连肥脸上的笑纹都没有丝毫变化。

“不只是贵宗,在俺的想法里,除了贵我两宗,还有雁行宗、千帆城,如此共计四宗,足以做出一些事情来了。”先前胖子身边还是寒意凛然,但当他再说出后面两个宗门,疫鬼勾和蚀神刀的杀意反都又缓和下来。只因胖子提出来的四个宗门,都不是过于强势的力量,甚至除了朱勾宗以外,其他的宗门均是远蹈世外,不怎么介入通玄界的争斗。

显然,胖子不是在搅弄什么过于危险的事情,凭这几个宗门,也搅不起来。

疫鬼勾与蚀神刀对看一眼,丑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:“这倒有意思了,不知箕宗主有什么打算?”箕胖子却不急着回答。反而扳着指头。一个个数过来:“千帆城一贯在天星海窝着。只是论炼器之术,却是举世无双,说实话,便连贵宗也要稍逊半筹;雁行宗里一个个都是神秘兮兮,可是立宗数万年来,除了听墙角、挖地洞的手段让人生厌,他们散出的情报,通玄界也是离不开的。

“敝宗不必说,搜罗天下至宝,买卖交易,当是有口碑在,而贵宗炼器、暗杀之术双壁辉映,亦是通玄一绝……”在两个朱勾宗杀手面前,胖子摇头晃脑,如数家珍,末了忽道:“咱们四个宗门排在一起,两位可感觉出,里面有什么相似之处没?”两人傻愣在当场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六章 暴露 下一章:第八章 重压
热门: 爱因斯坦的预言 蒙面女人 恐怖之谷 三国名将:一个历史学家的排行榜 隋朝其实很有趣儿.下 出轨的盛唐:武后2 空洞星云 崛起之第三帝国 楼兰迷踪 长安三怪探之孽海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