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曲径

上一章:第三章 旁枝 下一章:第五章 通幽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笑声初时低不可闻,与后方密林间的风吹枝叶声混杂在一起,可转眼便扩展开来,深厚的震波直打进周围修士的胸腔内,让他们的内脏也随之颤鸣。

李珣扬起眉毛,他感觉得到在笑音扩散的瞬间,至少有五六个旁观的散修被震昏过去,而阴阳宗修士受到的冲击更大,在密林中埋伏的十八人,有一小半都控制不住真息运行,天罡雷煞的阵法,不攻自破。

秦婉如也被眼前妖异的景象震住了,她秀丽的眉毛蹙起,半晌方迟疑道:“离……何方妖孽!”

话至中途,她突然改口,语气也再转强硬。

只是,人头的笑声很快将她的声音压下。在越发宏大的音波里,蜷曲在地上的人体缓缓站起来,摇摇摆摆的,脸上甚至还保持着嘶叫时肌肉扭曲的模样。

不过,看眼睛便知此人已经神智全无,只是一具被人操控的傀儡罢了。

这具傀儡,在背后撼神震心的笑声里开口说了话:“秦宗主可是揣着明白装胡涂,刚刚已经要唤出老钠的法号,何必再冠上个妖孽的名头?”

秦婉如面沉如水,也不响应,只是用宗门独有的暗号联系手下,希望组织起第二波绞杀攻势。

然而,妖孽却不给她从容布置的机会。笑声一变,由浑厚突转高亢,似是从千尺深谷一跃而上,直抵青天云层,剧烈的转换间,似有一股直透灵魂的力量,撼动元神,使之不安其位,一时间,周边一阵哗然。

“离魂散魄,神游万里,他是离魂和尚,散修盟会的离魂和尚!”

暗处的李珣低哼一声。离魂和尚是散修盟会的高层人物,十执议之一,在加入散修盟会前,就是此界有数的邪道高手。

在十执议中,此人和损益天君是最为低调的两个,修为却稳压冰妖娘、甲道人等人一头,算是仅次于七妖、玉散人的第二层级。只是由于性格、人脉等原因,平时不大说话,也很少介入盟会的战略决策。

眼前这个背后长脑袋的怪物,当然不是离魂和尚的真身。

据李珣的了解,离魂和尚修行的“弥勒转生法”可以使元神出窍,神游万里,亦能暂时分出一部分神通,寄生于他人身上,平时不显,关键时刻能够暂时夺舍控制,传说中甚至有“身外化身”的效果。

眼前这人,大概就是离魂和尚挑选的宿主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秦婉如身为一宗之主,也不好再故作姿态。不过立刻改口也不符她的身分,故而她只是冷眼盯着宿主,一言不发。

宿主僵硬的脸上缺乏表情,语气却还算生动:“秦宗主好辣手,本盟的熊奇熊执事与贵宗无冤无仇,怎么就被斩杀在此?”

秦婉如没有半分退让,平声道:“他勾结本宗叛徒,窃探宗门机密,死有余辜。”

“莫不是秦宗主认为,熊奇掉了脑袋,便死无对证了?怎么本盟几天前收到的消息,是他要引荐一名脱离贵宗的散修进入四方接引任职?”

“熊奇执事在本盟也是有身分的人,容不得秦宗土信口诬蔑。若是宗主以为人死灯灭,一了百了,却也想得岔了。”

秦婉如粉面结霜,森然道:“何来了结一说?离魂和尚,既然你也知道身分,便放下吴姬,莫要干涉本宗内务,散修盟会去管散修便是,手臂不要伸得太长。”

“秦宗主是不愿善罢罢休了?熊奇已死,本盟要得知其中详情,吴姬此人不可或缺,今日老衲便要带她离去,细细询问。若事情真如秦宗主所说,本盟再将她交由贵宗处置……哦,秦宗主,不打算说理了么?”

宿主话锋陡转,目光向四面一扫,将阴阳宗变动中的布置看出了大半,他夷然不惧,只是笑道:“老衲佩服秦宗士的胆气,却不免要提醒一声,意气之争,对贵宗全无好处,作为一宗之主,务必要细细思量。”

老气横秋地说完,宿主哈哈一笑,弯腰将吴姬提起来,就这么摇摇晃晃地向前走。转眼与秦婉如擦肩而过。大气中响起微微的震颤声,周边元气的波动越发剧烈,巨大的压力也一直锁定在宿主身上。

秦婉如缓缓转身,恰好对上宿主背后那颗妖异的头颅。那人头一直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,两团幽蓝的光芒从中进射而出。光芒扫过,周围已在出手临界点上的阴阳宗修士不自主一窒,再想恢复合击状态时,天空中一股奇特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那是千百道剑光破空声的混杂交融,北方天际,流光连闪,大群剑光接连而至。

“散修盟会的先头部队到了。”李珣非常清楚来者的身分,也有点儿替秦婉如难受。

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,那位美人儿宗主心里的矛盾,已经清晰地摆在脸上,可想而知她心中的挣扎是多么强烈。

不过,李珣之前的疑惑再度浮现出来,将自家的侄女炼成丹药确实耸人听闻,不过,由阴散人做出来,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,也未尝不可对人言,何以秦婉如竟爱惜羽毛到这种地步了?

或者,那丹药有什么特异之处,唔,也许……

秦婉如最终还是没有做出动手的决断,离魂和尚寄生的宿主咯咯笑着,慢慢腾空,向赶来的大部队靠近。

随着距离接近,宿主背后的人头又开始蠕动,却是渐渐平复下去。看起来,这种暂时夺舍的法门损耗亦是不小,而且从渐渐明晰的气机连结上看,和尚的本体恐怕就在刚刚来到的诸修士之中,此时大局已定,便收功了。

宿主挟着昏迷中的吴姬,已经远离了秦婉如的控制范围,其本身的意识也渐渐醒转。

此人是离魂和尚的记名弟子,被师父上身也不是第一回,并不怎么惊讶,与离魂和尚稍做交流,便明白了是怎么一问事,当下底气更足,连身上的重伤都无所谓了。

在这种心态下,他的速度又提升少许,眼见就要与己方接上头,左肩一痛,似是撞上了什么东西。力道不大,却也把他震歪了身子。扭头看着空无一物的虚空,他为之愕然。

“哪个不长眼的东西,飞起来就不看路了吧?”

大剌剌地现身出来,李珣抱臂斜睨,不带个正眼看人的模样。

宿主震惊于对这个就藏身在自己旁边的人物竟毫无所觉,本能地一个激灵,不愿另生事端,刚想绕开,胸前一紧,已被李珣劈手抓住了衣襟。

就像是一次最平常不过的口角,李珣扮演的二愣子也相当出色,然而只有被揪住的宿主,才能在近距离下看清李珣眼中妖异流动的血光。

在对上这眼神的刹那,宿主便似是被蛇盯上的青蛙,整个身子都僵硬了。耳朵接收到来自李珣的警告:“以后再进别人家,记得先敲门!”

阴森森的话音直透进宿主心底,几乎把五脏六腑全数冻结。然而与这感觉相背离,他右肋及腋下,像是被烧红的铁水泼到,灼痛伴着焦糊的味道,瞬间打垮了他的感官承受极限。

他开始惨叫,撕心裂肺的叫声里,后腰处挨了一记重腿,整个身子都被踹飞,直撞向更高处接应的队伍之前。

而在他高飞的身体周围,还缭绕着点点飞灰。

滞后片刻,他终于明白了这些灰烬的来历──右肋下夹着的吴姬,已经形神俱灭,除了渐渐周围这点儿残灰,再没有半丝痕迹。

就在宿主中腿的刹那,停在半空中的散修中,有人低哼一声,尾音却是哑了。李珣准确地捕捉到了这极细微的声息,笑吟吟地扭过头去,最后却也没什么表示,仍然抱臂虚立半空,等着对方做出响应。

不过,他等来的,只是一阵难堪的沉默。

除了那个宿主被摔到队伍前,曾引发了微微的骚动之外,这几百个散修中,竟然没有一人出面应对。

这倒不是说他们真的不动如山,而是藏身其中的离魂和尚吃了个暗亏。被李珣借着宿主隔山打牛,一时间气血翻涌,根本喘不过气来。

主事的不开口,这些打下手的如何能越俎代庖?

李珣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见散修群原本不可一世的气势,以几可目见的幅度向下掉落,他嘿嘿一笑,径自转身,和秦婉如打招呼:“秦师姐,好久不见,一向可好?”

“多谢师弟挂念,还说得过去。”秦婉如亦浮上半空,俏脸上绽开笑靥,那是如释重负的笑容,仿佛身上的千斤重担一朝卸下,便连宗主威仪也在笑容里融化掉了。

“今日多亏有师弟在此,否则被那贱婢逃走,又是好大一桩麻烦。”

“哪里,前些日子多亏师姐送来破魂梭,帮了我的大忙,今日只是投桃报李罢了。”李珣客客气气的,与之前对宿主的飞扬跋扈差别明显。客气话说完,他顺势一转,低声问道:“可是因为姬儿的事么?”秦婉如神色一黯,几可不见地点了点头。

李珣做恍然状,哦声之后,又很是迷惑地问她:“羽夫人已然与世长辞,这种事情,当断则断,若真不能解决干净,也就是那回事了。师叔向来不计毁誉,师姐也无需太在意才是。”

“师弟说的是,我只是没想到这贱牌竟勾结外人,还扯上了散修盟会,才让事情不可收拾。多亏了师弟帮忙……嗯,离魂和尚,他真的来了!”

李珣闻声回头,恰见到一个粗壮的光头,身上松松垮垮罩着一件灰衲,分开散修群,站在了前面。稍停,光头沉声说话,声音宏亮,却不像之前夺舍时那么张扬:“百鬼道人,上前说话。”

这种情势下,李珣哪能任由他揉捏?根本就是不理不睬,径自与秦婉如说话:“师姐这回也算是把散修盟会得罪了,后面可有应对之法?”

秦婉如知道他是故意晾着那和尚,便莞尔一笑,很是配合地响应:“在抢回娘亲的那一刻起,便将他们得罪透了。可只有师尊在,古音如何都要有所忌惮。”

“况且,天塌下来,还有个子高的人顶着,东南林海这边,结局未定吧……”

你倒是看得开!李珣心中嘟哝一声,明白秦婉如此时正是标准的旁观者心态,想看散修盟会与正道九宗、西联这一场可能改天换地的碰撞结果,再对症下药,这也是阴阳宗这样的中小宗门的处世之道。

不过,他还发现,秦婉如对阴散人的依赖不是一般的严重。只是不晓得若她知道阴散人的真实境况,还能笑得出来吗?

二人在这里言笑晏晏,无疑就是狠抽离魂和尚的耳光。

照这妖僧传说中的性情,早该上来生死相见,然而,现实就是这么残酷,莫说和尚如今有伤在身,便是神完气足,面对能够与青鸾激战又全身而退的血魔,他又能有几分把握?

和尚已经在后悔了,刚才这句话,根本就是愚蠢到顶。非但自取其辱,还弄得现在下不来台,虽未回头,他也感觉得到,背后的手下们越来越古怪的眼神和态度。

秦婉如飞快地瞥去一眼,略有些担忧地道:“这妖僧也不是个好相与的,师弟折辱他太甚,日后恐怕会引出许多麻烦。”

“无妨,若他真不知机,逃得今日,也逃不过明朝,东南林海便是他的葬身之地。”

李珣平平淡淡讲来,却自有一番森严气度,显然绝非只是说说而已。

秦婉如闻言,心中便是一震,再看眼前男子,才恍然发觉,这个曾像恶狗一样匐伏在她身子上寻求慰藉的男子,不知不觉间已经蜕变为可以轻易主宰他人生死的绝顶人物。

论在通玄界的身份地位,此刻的李珣并不比曾经的阴散人差到哪里去。

她垂下眼帘,不想让心中的情绪流露太多,便主动变更话题:“你最近有没有回去……明心剑宗?”

最后四个字,是传音传过来的。李珣微微一怔:“怎么了?”

“咦?那个闯入坐忘峰的血魔,不是你吗?”秦婉如显然是听到了风声,信息还颇为准确。

李珣皱紧了眉头,青吟的影子突地便从脑海里跳出来。他没有正面响应,只想从秦婉如这里知道此界传言的具体情况。

秦婉如很是知机,便将自己所知的情况都说了出来。

“传言明心剑宗某个身份极高的长老叛宗而出,和血魔一起抢走了钟隐遗世的斩空宝剑,些时明心剑宗正全力封锁消息,几个长老差不多是轮流出来辟谣,却更显得欲盖弥彰。至少可以肯定,斩空神剑确确实实是丢了!此外,还有个消息,与你有关……”

“哪个?”

“就是‘明心灵竹’啊。”

秦婉如笑意微微,里面有些别样的意味:“这几日有人说,灵竹被百鬼化身的血魔斩杀在北齐山脉深处,尸骨无存。消息传得活灵活现,明心剑宗甚至派了得力的修士去查探呢。”

“呃,是吗?”李珣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,而这荒唐的感受也仅仅持续了一小会儿,他便开始奇怪,这种流言是如何兴起来的?总不会是某人的阴谋吧,可看起来又毫无意义。

李珣想着,也许应该用灵竹的身分回山一趟,或者……趁势做个了断?

这个念头只一闪,便被他压在心底最深处。

此时,离魂和尚理智的底线终于被心中毒火冲得七零八落,刺耳的尖啸声从那边轰传过来:“狂徒!”

具备离魂荡魄之功的音波,瞬间与李珣体内的魔气搅在一起。

没有任何意外,燃血元息轰然反弹。李珣周边的温度陡然攀升,高温烧灼空气发出的劈剥杂音,仿佛是千百怨灵厮磨扭曲,以秦婉如的修为,也忍不住退后一段距离,以平复体内蠢蠢欲动的元气。

李珣不紧不慢地转身,遥遥盯着那妖僧,正要有所动作,心中却忽有所感。视线往边上一瞥,他冷笑了起来。

几乎与笑声同步,散修群侧方,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来:“离魂大师,众执议通过的命令,可不是旁生枝竹!”

这嗓音,李珣是听过的。辨音识人,再结合对方的生机脉动,他很快就确认,来者正是古音的亲信,妙化五侍之首的宫侍。

虽是奴婢身分,可宫侍言辞中,对离魂和尚竟是毫不客气,与斥责无异。妖僧听了,偏偏暗吐一口长气,知道这个台阶,总算有人给铺下了。

所以,离魂和尚很是唯唯诺诺地应声,侧身向宫侍解释百鬼如何击杀了吴姬,又如何暗算了他,任务因此失败云云。

宫侍对这些均了然于心,并不过多发挥,只淡淡说话:“此事乃突生变故,怨不得大师。既然事情已成定局,便撤了吧。”

这正是和尚求之不得的。当然,某些姿态还是要做。带着几分不甘,恶狠狠投来个眼神,继而破衲一卷,当先离去。

只是,无论怎么做作,都摆脱不了灰溜溜的味道。

“有心机却无忍性,怪不得他在十执议中沾不上半点儿发言权,古音将他吸纳进来,除了修为之外,更看重他这性子吧。”

李珣正琢磨其中的微妙处,却见宫侍并未离去,反而向这边飘过来。最终停在数丈外。遥施一礼:“百鬼先生,婢子代我家宗主向您赔个不是。”

宫侍衣饰华美,仪态端庄,话却谦卑得过分。李珣难得有些心中打鼓,脸上当然不显出来。只笑道:“古宗主太客气了……”

“宗主说,先生入主雾隐轩,那东南林海便可算是先生的产业,敝盟不告而入,确是失礼。只是情势逼人,不得不在此了结一些事情,还要请先生见谅。”

“且敝盟成员良莠不齐,纵然尽力约束,恐怕也有所疏漏,若是他日不小心冒犯了先生,还请先生高抬贵手,只略施薄惩,教训一下便是。”

李珣听得笑起来:“古宗主把本人捧得太高了些。这样,宫夫人且转告古宗主,我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,比不过古宗主的大气,但求守园护宅而已。其余事项,不需在我这儿备案,真到了变故临头时,恩对恩、怨对怨,弄个分明便是!”

言罢,他一拂袖,就是不愿再谈的表示了。

宫侍神色安定,也不纠缠,再施一礼,很干脆地告辞。

李珣看着她的背影,明白自己拒绝了古音又一次,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示好和招揽的诚意──如果,这真算是诚意的话。

秦婉如在旁惊叹一声:“古音对师弟很是看重呢。”

“古音的看重,不要也罢。”李珣感觉到秦婉如言语中微妙的情绪,也多说一句,以安其心,“与她站在一起,最后总没好下场的。”

秦婉如闻言为之一笑,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直接向李珣告辞:“散修盟会南下,宗门正是多事之秋,我不能长时间在外,今日得承师弟的情分,当图后报。”

“言重了。”李珣并没有虚伪地客气两句,略一欠身,算是送客。

秦婉如再一回礼,便携林中的手下向南飞去。感觉上行色匆匆,日程确实紧张得很。

李珣看着她的身形去远,忽地一声长叹。

“啧,和老情人依依不舍呢?”水蝶兰突然的发声,却没吓到李珣。

他早知道水蝶兰跟了过来,在高空看热闹,此时只是撇了撇嘴,道了声:“哪里。”

惊讶的人反倒是水蝶兰。正奇怪间,又听到李珣的低语:“我不在雾隐轩这段时间,秦婉如有没有向阴重华飞剑传讯之类的?”

“怎么,有问题?”水蝶兰明知故问。

李珣嗯了一声,却没有正面响应。

水蝶兰想了想,摇头道:“没有看到,不过,大部分时间我都在闭关疗伤,便是她们之间有联系,我也不知道。再说,这种事情,你直接问阴重华便好了吧,她还能瞒着你不成?”

“一会儿我问问……”李珣嘴上说着,招呼水蝶兰登上云彩,再度向东面飞去。感觉着飞出数百里外,他伸出左臂,在水蝶兰疑惑的眼神下,晃了晃紧握的拳头:“你有没有拷问修士元神的法子?”

“怎么?”

李珣微笑着摊开手,掌心处一团轻纱似的红芒慢慢滚动,而其中央则有一层极淡的雾气,不停地组合变换形状,一时半会儿,也辨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。

不过,水蝶兰只是稍怔,便明白过来:“这是那个吴姬的……”

李珣无奈地道:“击杀她之前,我以攫灵法锁住了她的元神,不过这种手段我也是第一次用,没有把握好,用力重了些。”

“你也知道下手重了?”水蝶兰同样以无奈回应。

“要是你能禁锢元婴,甚至是剥离一个较完整的元神,我有成百上千种法子让她把知道的东西全给吐出来。可现在这半死不活、风吹就散的样子,怎么也要一些镇魂安神的法宝来配合吧?”

说着,她又不满道:“人心莫测,私心杂念谁都有,要是都像你这样,眼里容不进半点儿沙子,还有别人的活路没?”

李珣知道她也只是嘴上说说。便笑着摇头:“有备无患而已。”

他将那元神残片收回来,心里则在回忆雾隐轩中有没有水蝶兰所说的法宝。其实他也不怎么着急,反正阴散人被他控制在手中,就算秦婉如发现了又怎样?

对他而言,狐假虎威的日子,早已过去了。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再无事端,李珣和水蝶兰一路急赶,终于在第二天正午时分到达目的地。

这里距东海之滨不远,偶尔一阵强风,鼻尖就能嗅到淡淡的海腥味儿。

李珣略估计一下此地到海边的距离,奇道:“曲径通幽也不大啊。”

“能大到哪里去?”水蝶兰的心情很好,免费送他一个白眼,“方圆千里也不小了,青老喜静不喜动,而且,地方要是再大些,他哪照顾得过来?”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三章 旁枝 下一章:第五章 通幽
热门: 不死神凰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楚留香新传3:桃花传奇 不朽丹神 分水岭 恶梦的设计者 恶魔的圈内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珠穆朗玛之魔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