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通幽

上一章:第四章 曲径 下一章:第六章 羽毛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这交流方式,像谁呢?

李珣心中一闪念,又转回到眼前,原来青帝遗老的本体就是这么一株老榕树,相较于水蝶兰这样的天生异种,倒是寻常了。

当然,李珣不会因此而有什么轻视之心,他躬下身,很恭敬地回答:“还好……小子见过青老。”

开口有些笨拙,后面就好得多了,只是,他的头还没抬起来,忽听到树下的水蝶兰呛出一声笑。他愕然看去,只见妖女偏过脸,做若无其事状,可面上忍笑的表情十分明显。

李珣一时间摸不着头脑。

此时,眼前的老榕树枝叶哗哗闪动,组合出另一句更清晰的言语:“哦,茧儿来之前没有对你说么?”

“茧儿?”这是水蝶兰的小名?李珣看过去,还不知该用什么表情,妖女便狠狠一眼瞪了回来。

“茧儿在我眼前,总是顽皮得很,这还要我来道歉才是。”

老榕树的发音越发地清楚明白,之前大概是久不弹此调,有些生疏,两三句之后便又熟悉起来。

细细听去,那风穿林梢,起伏顿挫的合音,与其迂徐和蔼的语调相配合,其实颇为悦耳,恰似前人天籁之说。

也在这一刻,李珣终于想起之前的熟悉感觉从何而来。

如此的交流方式,与当日九幽噬界时,冥火阎罗以浑身关节肌肉组合发声的情形是何等相像!只不过由于身体构造的不同,一个轻松自如、一个以命相抵,差别之大,相去何止天壤。

李珣一面感叹,一面道了声“不敢”,接着便听到这样的话:“其实,你眼前非我本体……”

“啊?”

水蝶兰在树下笑盈盈的,并不出声,然而她淡蓝色的唇瓣开合,以极其明显的唇语刺激李珣的耐性极限:“笨蛋、傻瓜……”

在这里,她真的就是个孩子。李珣一点儿不恼,反而自顾自地笑起来,在低低的笑声里。老榕树的声音也在风声中传导过来。

“我本东方乙木之气中孕育的一点真灵,生来无所凭依,只是天生与草木之类相合,故而常寄身其中修行。”

“这株榕树,便是我第一次寄身之所,在其中我修行万载,得悟生灵之道,故而此树与我分身无异,此界关于我的传闻,大多也与此树相关,贵客的做法,并无不当之处。”

水蝶兰终于接下这个话题,说了点正经话:“青老以真灵入道,从未修习化形之术,不像我们能以肉身行走世间。这点你可要记得了。不是我们轻慢你。”

“哪里,入乡随俗。更何况,小子也长了见识。”

嘴上说着,李珣仍有些困扰。所谓以真灵入道,他完全缺乏相应的概念,所以只能假设那算是一个出窍的元神之类。

抱着这样的念头,他再定睛去看,真的从老榕树身上捕捉到一层淡淡的灵光。顺藤摸瓜,他终于感觉到,在老榕树正上方元气的流动略有些异常,千丝万缕的灵气,便从那个位置流淌过来,注入到老榕树里去。

即使如此,李珣仍不能确定青帝遗老的确切位置,概因对方与此地的天地元气结合得太过紧密,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分际。

觉得再探究下去,未免有些失礼,李珣中止了气息探测。

而此时,枝叶间的风更大了些,吹得树冠也在抖动。李珣想了一想,才明白这大概是青帝遗老发笑的方式。

“你的态度很奇怪。”青帝遗老在笑中说话。“我对茧儿有养育的恩情,她尊我敬我,理所当然。而你我素昧平生,为何还要摆出这副模样?”

此言与之前极具长者之风的语调大不相同,李珣倒有点儿动了“是不是考较姑爷”的荒唐念头。

不过对这种问题,他也不需要太过计较,心里有什么,直说便是。

“该用怎样的态度,小子心中自有衡量,不过大部分时间,还是凭感觉行事。长者当面,恭敬一些,无需什么理由。当然,若非要找个理由,大概就是给水仙子一些面子。”

“谁要你给我面子?”水蝶兰笑吟吟地插话。旋又微仰起头,对着头顶的虚空道:“青老,新邻居见过了,以后再聊天也不迟,眼下你先帮忙看看,青鸾算是怎么一回事?”

青鸾此时被平放在水蝶兰脚边。耽搁了这些天,她的法体没有任何变化,双手依然在胸前摆成那个古怪的印结,偶尔因为搬动而走形,却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回原状,似乎有无形的丝线牵着一般。

此刻,她阖目平躺,容色安详。李珣倒觉得,这样的青鸾,还更容易亲近一些。

正感叹之际,青帝遗老便道:“此事我已知晓,其中自有因果。其因且不去谈,其果却可由你们一言而决。”

李珣听得瞠目,难道眼前的青帝遗老,竟然具备传说中知过去未来,断前生后世的绝顶神通?否则为何水蝶兰刚开了个头,他就如此笃定?

水蝶兰也皱眉思忖,只不过与李珣所思所想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她的见识其实并不在青帝遗老之下,考虑了一会儿,便有所得。也在此时,她察觉到了李珣的心思,回眸笑道:“外面不是传得沸沸扬扬,说是由曲径通幽可直抵玄海幽明城么?现在有青老在前,你何不问问?”

两个话题之间跳跃实在太大,李珣微怔,旋又明白其中一定有什么关键联系,便笑了起来:“不冒昧么?”

“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”

水蝶兰表现出全不在乎的态度,李珣却不能等闲视之,他想了想,试探性地询问眼前的正主儿:“青老,您看……”

风起处,老榕树的枝叶瑟瑟发声,话音清晰,情绪却有些模糊不定:“你有半个出身在幽魂噬影宗,鬼门湖那边又是一次九幽噬界。你本就是局中人,我安能瞒你?”

“局中人?”李珣先是揣摩这个词汇,忽又猛的省悟,“青老也知道九幽噬界?”

他话中其实有语病,此处九幽噬界非是一个名词,而是一个事件,就是前几日发生在鬼门湖的那件大事。

曲径通幽位于东海之滨,和鬼门湖几乎就是一东一西的两极,相去何止千万里。若这一信息不是水蝶兰传递过来的,那么,青帝遗老的神通当真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。

也不知青帝遗老用什么方式来察颜观色,对李珣心思的把握极其精到,闻言便沙沙发笑:“此界绝无可遥感千万里的神通,我之所以有所感应,全仗此地特殊的位置。你且上前来……”

李珣依言上前,按着青帝遗老的吩咐伸出手去,握住一根垂生的树枝,水蝶兰就在他旁边,笑盈盈地看着。李珣被她笑得心底发毛,正待说些什么,忽感觉周边一直不停的轻风陡然停滞,紧接着,他被提了起来。

所谓被提起来,无疑是个错觉,李珣细细感应,被提起来的,倒像是整个地面。

恍惚中,他似乎看到下方不知多深的地底,有一个巨大的裂隙,像是巨型的火山口,随着整个地面的上提,慢慢显露真容。

这是青帝遗老引导他“看见”的影像,而更直接的信息,则无需目见,便如一个烧红的烙铁,直接印在他大脑深处。

熟悉却依然澎湃的冲击一掠而过,那一刻,灰白颜色的气浪差点儿将他吞没掉。

李珣倒抽一口凉气,身子不自觉向后仰,等他再醒悟过来,却发现手中的树枝不知何时已被他硬生生地扯下来。

旁边,水蝶兰笑容敛去,面色不善地盯过来。

李珣看着手中长约两尺余的盈绿枝条,也觉得尴尬,连忙道歉,心神却仍被之前的情景占据大半。

青帝遗老并不介意,声音如旧:“贵客可明白了么?”

“曲径通幽下面,是九幽之域?”李珣心中仍填满惊疑,不过脑子仍然清楚,荒唐话刚出口,便否决掉:“不对,那应该是一个勾连两界的裂隙。可是,这裂隙有多大啊!”

感叹中,他又想起一事,忙道:“青老直接唤我名字吧,贵客之称,太见外了。”

“也好,我唤你李道友便是。”

这也客气了些……虽说还有些别扭,不过李珣经此缓冲,心思越发清明,他很快想到,既然曲径通幽之下,勾连九幽之域,莫非还能以一种方式或快捷方式,联系玄海幽明城和鬼门湖?

他将此疑问说出口,得到的便是肯定的响应。

“此地之下,乃是通玄界与九幽之域间天然生成的最大甬道,纵六里、横四里,距地面不过二里之遥。但也正是由于过于巨大,时常扰乱两界秩序,早在混沌未明之际,便有一条地脉断裂于此,聚九地之气,封堵裂隙。”

“二者同源而异质,封堵是虚,而疏导是实,成年累月之下,此地周边,天地元气充沛,各灵脉窍穴环此分布,方有东南林海之丰饶,亦有东海七十二岛之胜境。”

“也由于此裂隙的特殊情况,天然便有绝大的牵引力,而玄海之下、鬼门湖中,包括嗜鬼宗所居之离恨天,亦有通至九幽之域的天然裂隙,此三者面积远不及此地,却因质性相类,同样依托九幽之域而受此地影响,其间有千丝万缕之联系,我在此数万载,也未能一一探明。”

“不过,一些特别强烈的反应,像是鬼门湖那边,九幽噬域,大片空间封闭,又有三五强者剧烈撞击,我这里还是能够察觉到的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李珣开始有些概念了,驱尸傀儡术中,那个利用九幽之域达到远距离传送傀儡的法门,里面的原理便差不多,“也就是说,从曲径通幽可抵达玄海幽明城,并非是空穴来风?”

青帝遗老突然沉默下来,和风依然穿枝过叶,可簌簌的响动,却只是自然的声息,而非是那位大妖魔的表达。

李珣怀疑自己是不是无意间说了些不该说的话,他看向水蝶兰,妖女只是耸茸肩,并没有不满的表示。

便在二人以身体语言交流之时,青帝遗老终于再度发声。

“不错,因为四个裂隙之间,存在着巨大的牵引力,理论上,只要能够在九幽之域中存活一段很短的时间,便可以通过裂隙,无视此界空间距离,到达另外三个地点……”

理论上?李珣干笑两声,就他的理解,所谓的理论上便等同于不可能。只要看一下青鸾的下场,便知道一个正常的生灵──无论他是多么强大,进入到那个死浊之气汇聚的地方,都不会有任何生还的机会。

然而很快的,青帝遗老便做出了补充:“此外,还有一条路。”

那条路,却是当年玄海幽明城末代宗主弥玄苍发现的。

在弥玄苍尚未成为玄海幽明城的宗主之前,曾花了相当长的时问,专门研究九幽之域与通玄界的空间联系。

他从本宗的虚空裂隙着手,顺藤摸瓜,找到曲径通幽之下,这个通往九幽之域的、巨大而恐怖的裂隙──或者干脆称为深窟。

那时候,曲径通幽还不叫曲径通幽,仅仅是东南林海与东海之间一块山地,除了草木的生长非常茂盛以外,没有别的什么异常。

不过那时青帝遗老喜欢这里充沛的元气环境,已经在此修行了近两万年的漫长时间。

双方在无意间碰面,由于性情相投,很快成了朋友。青帝遗老便利用自己对此地的热悉,帮助弥玄苍进行研究。

论修为,青帝遗老远在弥玄苍之上,不过他以生灵入道,最忌讳九幽地气之类的死浊气息,对于下方被封禁的深窟,反不如弥玄苍看得透彻。

由于这个巨大的空间裂隙存世的时间实在太长,虽有天威切断地脉,实施封禁,并无动摇此界根基的危险。可长年累月下来,仍不免对周边环境乃至承载环境的空间造成影响。

裂隙周边,元气充沛、灵脉众多是影响的一种,而另一种影响,别的地方看不出来,但在玄海幽明城这个同样具有虚空裂隙的地方,反应却要强烈得多。

经过多次推演和试验,弥玄苍断定,受到这个巨大的虚空裂隙的长期牵引作用,无论是在这里,还是在玄海之下,裂隙周边的空间都产生了一定幅度的扭曲。

两股发自同源的扭曲力量被牵引力扯在一起,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变化,便形成了一条独立于两界之外,类似于夹层的甬道。

所谓夹层的概念,拥有幽玄傀儡的李珣特别容易理解,正是傀儡在没有达到驻形永存的火候之前所存身安置的地方。

在相关典籍上,有将其称为分界玄空的,即为通玄界与九幽之域的分界线,既利于傀儡透空驻形,又容易吸收九幽地气,而不必担心傀儡对控制者产生巨大的压力。

玄海幽明城和幽魂噬影宗的修行法门,几乎是一脉相承,想来其中的道理也差不多。

“既有此发现,弥玄苍自然要应用起来,在征得我同意后,他用了近五十年的时间,运用禁法一点一点地稳固这一甬道,使之成为寻常修士亦可自由出入的所在。”

“在他成为宗主之后,这条甬道便成了只在玄海幽明城少数高层之间流传的秘密,以作为特殊时候应变求生的法宝。他为这条甬道起了个名字,名字便叫做……曲径通幽!”

李珣长吸一口气,脑子里终于具备了对整个事情脉络的隐约轮廓,而接下来,青帝遗老则用淡然的语气让这一轮廓清晰起来。

“再过了七百年左右,就是九幽噬界。当时,玄海幽明城人才断层极大,宗门上万弟子,达到真人境的不过三五人,又受到各方打压,人心惶惶,难有作为。弥玄苍万念俱灰,一心要以那极端的法子,挤出宗门潜力。”

“我劝不动他,反遭他设计,被逼发誓,要在九幽噬界之后看护这边,保证这条并不受九幽噬界影响的甬道里出来的修士,最起码也要是真人境的修为,否则……”

“否则?”

老榕树的枝叶摩擦声似乎也沉了下去:“此地土层、水面之下,计有玄海幽明城修士骸骨,一千七百二十六具。”

李珣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还好水蝶兰适时插言道:“这里面至少有一半是我杀的。弥玄苍我也见过,钻研治学是第一流的,治事尚可,治人则惨不忍睹,要不是当时玄海幽明城确实无人,哪轮得到他当一宗之主?”

听水蝶兰对旧友大肆抨击,青帝遗老保持沉默。

水蝶兰理解他的心情,便替他补上后面的结局:“又过了一千来年后,我也进去过一趟,里面的修士差不多已经死绝了。只有那么几十个修行到真人境,却犹犹豫豫地不敢往外走的胆小鬼,还是我把他们从甬道里领出来。”

“后来,这些人就住在玄海幽明城之外,聊做个守墓人。曲径通幽的消息,大概就是他们传出来的,只不过时间久长,慢慢地变了味,世人只以为曲径通幽是某处绝地,却不知,它确确实实是一条路径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李珣也只能做出这样的感叹了。

没有两位亲历其事的妖魔解说,外界的修士恐怕就算想破脑壳,也弄不清这些内情。那些妄想进入玄海幽明城以获宝藏的贪心鬼们一心想要进去的,根本就是当事人拼死也要逃脱的囚笼,世事之荒谬,莫过于此。

不过,水蝶兰没给他腾出太多感叹的时间,仅仅就是数息工夫,妖女便很恼火地叫起来:“姓李的,你把话题偏到哪儿去了?我刚刚是在说青鸾的事吧?”

技巧拙劣!李珣腹诽一句,但还是很配合的说话:“是你先带开话题的,而且不把前面那些说明白,我根本就理解不了你和青老的话。”

水蝶兰哼了一声,明眸中却尽是笑意,她转而对青帝遗老说话:“青老,青鸾还有救没救?”

“无救。”老榕树的树冠轻轻摆动两下,似是还未从先前的情绪中平复。沙沙之音,像极一声叹息。

“茧儿近来情思柔和,确是自生来所未有之事,这很好。不过,生死为不可逆之事,这一点,青鸾道友也是明白的。她既然已为自家做了准备,你我何必多事?”

“可她现在明明出了岔子!”水蝶兰眉头皱起。

“诸天羽化的结果绝不是这样。这法门本就是最适合她这上界仙禽法体,一旦功成,将不入轮回,直升上界,除了神识消散以外与飞升无异,哪像现在,上不挨天,下不着地的?”

“若按你现在的意思,那这便是帮她,而非救她。”

水蝶兰听青帝遗老话音转折,又喜又怪:“这有什么不一样?”

相较于水蝶兰的急躁,青帝遗老不紧不慢地回应:“本无不同,却因茧儿你的心思而有了差异。你说的救,是为救命返生,此意逆生死大道,故曰无救。”

“而接下来,你退而求其次,应青鸾道友之意,欲助其完成诸天羽化之术,乃是顺势而为,这便有了机会。”

水蝶兰却没有因为青帝遗老的口气松动而太过兴奋。反而是冷笑起来。

“应青鸾之意?若不是到了完全绝望的地步,有谁会用这种法子?诸天羽化说来好听,可灵识尽丧,便是飞升上界,又与死去何异?反正,我是不指望那亿万分之一的灵识复生的机会。”

“何需替逝者忧心?”枝叶的摆动中,青帝遗老似乎在笑。

“对青鸾而言,一睡不起、无思无感,便是灵识寂灭,又与她何干?就算万年以后,灵识复生,也不过是一觉醒来,无苦无难。而这漫长时间里的离合苦痛,当由生者承担,被忧心的,应当是你我、栖霞等故旧才是。”

“我可没那么多愁善感。”水蝶兰嘴上说着,眉目间却开阔许多,“要为她伤心,栖霞加上她那个宝贝女儿便足够了。”

稍顿,她猛的回醒过来:“说了这么多,办法呢?不救她,帮她完成诸天羽化之术的法子就成!”

青帝遗老缓缓道:“九幽之域为死浊之气汇聚之所,与三界迥异。青鸾纵有一身仙骨真胎,也被挤迫在体内,不得挥发,而其一点引发羽化过程的原生灵识,也由此被锁在其中,轻易不能解脱。

“如此一来,她的不灭法体,反成了束缚她的囚笼。要助她完成诸天羽化之术,关键就在于破开其法体和清灵仙气的禁锢,直接触及到她的原生灵识,给予足够的刺激,使其做出反应。再度主导此术,以自行完备。”

水蝶兰毕竟是大宗师的身分,一旦被青帝遗老点出其中的关节,便恍然明白过来,低头沉吟片刻,她忽地抬眼,直勾勾地看过来。

李珣先是茫然,却又很快醒觉,还来不及说什么,水蝶兰已拍手道:“对了,就是你!”

“我?”李珣想装傻混过去,“我什么我?”

“就是你没错。你的驭魂炼魄通心大法,不就是最好的手段么?”水蝶兰越想越合适。

“制造幽玄傀儡,你是驾轻就熟,前些天你还说,当年种在青鸾体内的幽玄印仍有感应,驱魂炼魄通心大法又是直接作用于灵识,可以避过与青鸾法体的正面对抗。而其性偏阴浊,正是青鸾最排斥的东西,不需要伤到她,对她的刺激也够了……”

她忽地住口,看着李珣,抿唇不再说话。

李珣也在看她,两人对视良久,水蝶兰哼了一声,赶苍蝇似地挥挥手:“也没说一定要你帮忙,你不用这么苦大仇深地看我,我又不是你仇人。”

说到这儿,她忽地有些心虚。就在大半年前,二人还在东南林海生死相搏,若非是她使出同心结,两人中恐怕已有一个命丧黄泉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四章 曲径 下一章:第六章 羽毛
热门: 大唐悬疑录:兰亭序密码 纲吉在横滨 女王蜂 我的大明新帝国 极品驸马 死亡的狂欢 寒剑栖桃花 再婚 贾志刚说春秋之一·齐楚崛起 三幕悲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