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冲突

上一章:第六章 羽毛 下一章:第八章 底细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李珣并不清楚飞升戏码究竟产生了多么大的影响,他单手支颐,侧卧在洁白如雪的沙滩上,看着前方浪起潮落,像一尊行将涅盘的佛像。

这处好地方是水蝶兰介绍的,由南及北近二十里海滩,尽铺着极罕见的雪沙,映着天光海水,纯净无瑕。只是,这绝不代表李珣的心境与之相和,他此时仍在苦恼着。

他还是出手帮助青鸾完成了诸天羽化的度劫之术,也让这天界神鸟回到她本初的故乡去。只是别人的事情解决了,他的困惑依旧。

他本就不是以德报怨的圣人,现在也没有心情去做。帮助青鸾,最初动机仅仅是当时心情所致,后来犹豫之际,也被青帝遗老真假长生的理论说服。

他当然想做一个真长生的修士。沉溺于仇恨、无意于仙道、满足于现有的名利地位,并不代表他在修为上没有追求。

见多了钟隐、七妖、三散人这样的绝顶人物,他一直都在思考,自己与前面那些人的差距究竟在哪里?青帝遗老的言论,无疑为他打开了一扇窗,纵然那仅是一家之言,也足以引起他的重视。

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?”没觉得青帝遗老是故弄玄虚之徒啊,为什么偏偏在这种关键问题上打机锋呢?

百思不解之下,他伸手将两片淡青色的羽毛举在眼前。

这就是青鸾留在世间的唯一纪念。与凤翎针火一般的灼热不同,这两根青羽颜色深湛,隐然透着蓝汪汪的光泽,放在阳光下,宝光流动,竟似由玉雕成,入手微冷,不管握上多久,温度都不会变化。

可细细观察,却能发现其中蕴含的惊人的能量,恰如青鸾其人。

这时,身后脚步声接近,水蝶兰走到他旁边,屈膝跪坐下来,眺望前方一望无际的大海,深吸了口海边独有的微腥空气。

“海上也死人了,无量天宗想必很头痛。”

她超出常理的敏锐嗅觉,总能捕捉到一些出乎意料的信息。李珣嗯了一声,心想这几日下来,事态的深入和扩大最正常不过,只是苦了周边的宗门──坐落在东海七十二仙岛上的无量天宗便是个典型。

不过,这又与他何干?

再叹口气,李珣手指轻搓,将两根羽毛弹上半空,又自由落下,一来一回,打发时间。

水蝶兰看了两遍,就忍不住伸手抢了过来,微嗔道:“怎么说也是很重要的遗物呢,哪有你这样的?”

李珣笑了一下,转而问道:“青老真的做决定了?”

他这话是有出处的,昨日青帝遗老自成天地的神通被破,虽是当时就开始着手恢复,但因占地太过广大,直至半个时辰前,才又恢复到以前的状态。

在此过程中,李珣和水蝶兰便在周边驱赶斩杀不开眼的修士,几乎不得一刻消停。

青帝遗老觉得,此处已成是非之地,便考虑搬迁到他处。李珣所言,便据此而发。

水蝶兰做出了肯定的回应:“当然,说搬就搬,反正有自成天地神通,去哪儿不一样,何必留在漩涡里?”

“那,曲径通幽下面的……”

水蝶兰笑吟吟地回答,“那群家伙不就是在找曲径通幽么?好啊,我们把真正的曲径通幽交出来,让他们到那座死城里面拼死拼活去好了。什么北盟、西联、正道九宗,统统进去,然后我在这边炸了那条通道,看看能有几个人活着出来!”

李珣听她胡言乱语,不由哈哈大笑,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。不过笑过之后,他反而又有些吃不准了。

看着水蝶兰俏生生的面容,他疑道:“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?”

水蝶兰横他一眼:“我虽不在乎杀劫,却也没有和整个通玄界为敌的打算。这种蠢货有一个便足够了!”

她话中的讽刺,李珣只当听不懂,他又从水蝶兰手中将青羽夺回来,这回倒是颇为小心地将其收入怀中。

水蝶兰看不懂他这前后矛盾的举动,奇道:“你搞什么鬼?”

“这可是极好的材料呢。”李珣抽动嘴角,冷笑一下:“将它们精炼一下,作为承载血杀之气的介质,我可以布下两个血灵飞羽阵,一阴一阳,一明一暗,天底下有几人能避得开?”

“栖霞会杀了你!”水蝶兰大摇其头,“飞升之事绝瞒不过栖霞,现在她指不定正拼命往这里赶呢。”

“拼命?对,是到这儿来拼命吧。”

虽说在青鸾度劫飞升中出了大力,可李珣却不寄望于妖凤会因为此事而感谢他。此时的妖凤大半是古音手中的凶器,小半则是沉沦在挚友死难、爱女浑噩之恶梦中的疯子。

那种意图毁灭一切的凶戾恨火,随着时间的推移,只能越蓄越多,直至积累到焚毁其最后理智的程度。

距离古音的谈话已经有一段日子,李珣反而越发清醒地认识到古音的心态与打算。

那可怕的女人,亲手将妖凤打造成了一柄锋利无匹的双刃剑,用她来毁灭通玄界的陈规陋习。

这已不是普通的伤人伤己能够形容的了,可以说,如果通过祭炼古音本人,可以使剑锋更加地无坚不摧,她恐怕也会毫不犹豫地投身其上,献出鲜血和灵魂。

比和一个疯子交手更痛苦的事情是什么?当然是碰上了两个疯子!

现在想想,来这里的路上谈到的所谓刺杀,真是个危险的念头。便是能杀掉古音,又该如何面对一个彻底疯狂的天妖凤凰?

古音与玉散人傀儡同命,玉散人傀儡与林无忧勾连,林无忧又是妖凤能够存有一线理智的最后依靠,而妖凤的彻底崩溃,或许是古音最希望看到的事情……连环套似的局面,真能让人发狂。

或者,来个祸水东引,让妖凤在通玄界闹腾几年,趁他们疲弱不堪的时候,说动青帝遗老,加上水蝶兰,汇集两大幽玄傀儡,最后由他凑个数,群殴围杀所有人!

转动这拙劣却爽快的念头,李珣神经质地呵呵失笑。水蝶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唤回他的魂魄:“喂,天亮了,人家妖凤还没来呢!”

李珣有些尴尬,但心情已经完全恢复了常态。看他的表情,水蝶兰眨了眨眼,忽地开口询问:“你总说报仇、报仇,你想怎么报仇来着?”

他张口欲言,忽又停住。继而露齿一笑:“你肯定不喜欢。”

水蝶兰在这种事上好像特别敏感,瞪他一眼,低骂了声“龌龊”,正要再说,神色却是微动。

几乎在同时,李珣也发现了远方急速靠近的强烈生机脉动,他小小地吃了一惊:“这么强,妖凤?不,是……”

念头未绝,宏大的音波已经直穿入沙滩后稀疏的林地中。

“故友来访,青帝老儿,你在家么?”那嗓音中气充沛,似滚雷音,气魄极大,而且,是李珣和水蝶兰都曾听过的。

水蝶兰脱口而出:“竟是鲲鹏老儿,他来干什么?”

来者正是鲲鹏老妖,虽没现出广及千里的法体,可那股吞天食地的气魄,却是毫无衰减。

按理说,这位大妖魔在千折关被古音设计重创之后,应是一直在东海老巢内疗伤,当日李珣途经那里,还因为箕胖子的事小小地冲突了一下。

因为这样的原因,李珣在估计周边形势时,一直没把这家伙放进来,现在不由有些后悔。

看情形,他伤势痊愈的速度比想象中要快很多。

水蝶兰也有点儿吃惊,不过倒没什么紧张的样子。同在东海,虽说一个在北,一个在西,但几万年下来,大伙儿其实都是老朋友了,偶尔有些摩擦,也都在可以克制的范围内。

两人转念间,青帝遗老已经做出响应:“鲲鹏老弟亲来,也是少见,请进,请进。”

“哎呀?大开中门迎客,我来这儿几十趟,还是第一次见。客气、客气。”鲲鹏老怪遥空打着哈哈,飞行的速度半点儿不减,朝这边过来。

他的飞行轨迹偏过李珣所在的沙滩约二十里,在这个距离上,大伙儿谁都瞒不过谁。

李珣便感觉到,老妖怪很有点疑惑地向这边气机探测了一下,在与水蝶兰放射出的气息碰撞后,才恍然大悟地收了回去,只当什么都没发生。

李珣观其来势,眉头皱起:“不是说曲径通幽天下无人能知么?”

“都是老邻居了,想彻底瞒过也不容易,鲲鹏老儿为人不怎么样,却是精得很,虽是能猜到大概位置,却从来不真的探究底细,嘴巴也严实。当然,像这样直接找上门来的情况,我也没见几次,要去看看吗?”

水蝶兰的提议让李珣颇为心动,不过两大妖魔交涉,说不定会牵涉到一些私密信息,水蝶兰当然无所谓,他再凑过去,未免有些失礼。

“你去吧,有什么特别的消息,再给我说。”

李珣表现出谨慎的姿态,水蝶兰还待再劝,西面丛林中忽又炸开一波颇强的冲击,且以极快的速度压迫过来。

在短短的时间内,乱源不断扩大,初步估计,那至少是两拨超过百人的大乱战,其中也不乏高手,这一下,李珣和水蝶兰都没了好脸色。

“这样,你回去听听鲲鹏老妖说些什么,我到那里去看看。”李珣可不是在找理由,就曲径通幽的安全而言,周边频发的冲突决不是好事,在各方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这片区域的情况下,地下的巨大空间裂隙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。

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刚开始的乱战,已经非常接近曲径通幽的入口,来者双方的规模和实力,都不是昨天以来那些散兵游勇所能比拟的。很显然,青鸾飞升的后遗症已暴露无遗。

水蝶兰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,略一点头,便迅速飞走。李珣稍与她错开角度,朝着乱源的方向潜行过去。

刚飞临丛林上空,爆震再起。这波震荡远比之前任何一次冲击都要来得猛烈,碰撞双方显然已有相当的级数。

李珣停下身形,捕捉空气传出的各类信息,剔除掉各类干扰。据他初步估计,前方打得正欢的两人,一人身属天妖剑宗,另一人则是三皇剑宗,两大正邪剑派平日便互看不顺眼,此时得了机会动手,便是一发不可收拾。

“正道九宗和西联彻底撕破脸了?还是眼前的争斗,仅仅是个意外?”

李珣没有半点儿幸灾乐祸的心思,眼前的情形恐怕是他设想中最糟糕的。散修盟会这一庞然大物还没有真正入场,代表通玄诸宗的正邪势力便摩擦不断,只会给古音以各个击破的机会。

这群蠢货难道还不明白,古音那疯子已经要改天换地了么?

怀着这种心态,李珣飞速接近战场。

还有十几里路的距离,他便能清楚地看到半空中闪耀碰撞的剑光,以及来自各个方向,正不断投入战场的各宗修士。这里面各个宗门都有,大部分人心中恐怕都是莫名其妙,全凭着正邪不两立的惯性在拼斗打杀。

看到这种局面,李珣先放了一半心,他明白,这是一场没有预先计划的乱斗,无论是对整个通玄界的大局,还是曲径通幽的安全,都没什么影响。

尤其在看到天空中御剑来回,气势十足的两个修为最高的人物,李珣便更肯定了这一点。

三皇剑宗一方的是那个脾气暴躁、缺乏城府的东阳山人,李珣从最早见到他时,便没有好印象;而天妖剑宗一方的修士,李珣虽不认识,但观其面相,也是个毛躁脾气的。

双方都打出了火气,方圆里许范围内,剑气纵横,根本站不住人。

“洛歧昌和七修老儿大概会生吞了这两个笨蛋。”

李珣反而不着急了,东阳山人这个层次在宗门内不上不下,论实力论威望,都远不是挑起一场够分量的乱局来。

只要这场乱斗不产生较大的死伤,西联与正道九宗大概还是会含糊以对,继续保持暖昧的态度,直到散修盟会彻底表明态度的那一刻。

正想着,便有个足以镇住场面的人物飞临上空。李珣眼睛眯起,自觉地调整周身气息,避免被那人察觉。

来人的手段极其干脆,稍一打量形势,当即合身撞进半空中最强横的剑气圈中。

纵横交错的剑气硬生生被那人冲势击溃,东阳山人还来不及反应,便被一脚踹在肚皮上,矮胖的身子像个肉球,倒飞下去撞折了两根巨树,才趴伏地上,再起不能。

旁边三皇剑宗的两名修士大惊之下,齐齐甩开敌手,冲了上去,却仍是一个照面,便被来人重拳轰下。

此两人更是不堪,直接被打晕了过去,不过倒也没有性命之危。

“车宰臣!”

群战中有些眼光较利的,终于发现了来人的身分。

战魔宗第一高手的名头,还是有着相当的威摄力,再看东阳山人吐血不止的惨状,一时间,正道九宗一方气势大衰,西联诸修士则是眉开眼笑,就待二度发力,将前面的死对头杀个干净。

然而出乎大部分人预料,车宰臣出手放翻三人之后,竟是厉喝出声:“统统停手!”

四个音节,有如雷震,一时双方修士都是茫然。车宰臣却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,转脸对着刚刚与东阳山人对阵的天妖剑宗修士,上去便是一脚:“废物,七修师兄怎么养了你这个废物!”

他的动作与白袍文秀的外貌颇不搭调,被踹的那个倒霉蛋一头雾水,却不敢躲,也躲不过去。

车宰臣虽是外宗之人,却和七修尊者交情深厚,在西联中也是仅次于罗摩什、七修等真一宗师的头面人物,抽他也是正常的。

“睁开你的狗眼看看,有多少人在旁边看笑话!”

车宰臣指向北边,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,可在场的修士都明白他的意思,恐怕是散修盟会的人马已经悄悄潜到附近,正在那儿坐山观虎斗呢!

当下,还在交手的修士手下都缓了几拍,这种情况是会传染的,不过三五息工夫,双方便摆脱了纠缠状态,纷纷后退。

等到车宰臣冷眼扫过,最后几个打上火的修士也都被同伴劝开,虽然局面依然紧张,但这种三心二意的心态,应该是打不起来了。

车宰臣冷冷一笑,挥了挥手,西联的修士齐齐后退,脱离战场。而正道九宗的人马因为群龙无首,面面相觑之余,只能待在原地。有几个机灵的干脆去看东阳山人等人的伤情,至于西联的修士……就当看不见好了。

一场冲突就这么消散于无形。车宰臣也不多言,转身离开,不过在临去之前,他却将目光投向从林的另一端──不是针对李珣,而是偏了一些角度,射向他身后的方位。

李珣没有回头,不过他比车宰臣更清楚那边的情形。那里茂密的树冠中藏着人,彼此相距不过里许,海风从背后吹至,微腥中夹带着极熟悉的幽淡气息。

明玑到了!

明玑是在车宰臣踢飞东阳上人的时候到的,也许是见到了车宰臣这种高手,引发战意,她背后宝剑一声颤鸣,车宰臣都能听到,李珣更不会漏掉。

李珣估计她大概是洞悉了车宰臣的心思,不愿擅自出头,让双方下不来台,所以才隐身在旁,不准备出面。

不过,李珣真没想到她来得这么快,青吟之事对明心剑宗的冲击一定不小,看明玑只身到此,大概是在宗门内的混乱未结束之前便下了山,却不知有什么打算。

凭借高明的潜行手段,李珣慢慢侧身,眼睛眯成一条缝,小心翼翼地打量过去。斑驳的树影后,明矶只露出小半边脸,但从那微抿的唇线可以看出来,她此时面色严肃近乎冷竣,心情显然不太好。

“要不要见面?”

对此,李珣很是犹豫。前日他还从秦婉如口中得知,由于“灵竹”有一段时间没有现身,此界已开始流传他的死讯。

理智的讲,这其实是他金蝉脱壳的大好机会,借此事除去灵竹这一枷锁,对他好,对明心剑宗也好。

毕竟,青吟只有一个便够了。

看着车宰臣带人离去,明玑仍在树冠上停留,却没有去探视同道的打算。李珣不知明玑用意何在,也不好动弹,只能谨慎地观察。

说也奇怪,看得久了,他便觉得明玑与印象中的有些不一样。这纯粹是一种感觉,一时间却分辨不出有何不同。

忌惮明玑的剑心明透,李珣也不能死盯着她看,半晌不得要领,正迷惑时,西边丛林中又有剑光闪动。来人似乎只是路过,离得近了,才看到这里的情况,轻咦声中,停了下来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惊讶的不只是他,李珣也觉得莫名其妙。刚刚还想着明玑是独自下山,现在立时便飞出个同伴来。来人面冷眉长,气度渊深,正是明心剑宗二代弟子修为第一人的明吉。

明吉平时为人低调,在场的九宗修士倒有大半不认识他,只能从剑光、衣着等外貌辨出是明心剑宗的修士,当下便有人将情形说了。明吉看到东阳山人等重伤昏迷,却不能袖手旁观,当下来到东阳山人近前把脉探视。

便在此时,李珣看到明玑朱唇微启,与之同时,明吉很明显地怔了下,大概是明玑以宗门传音术和他联系上。

李珣听不到传音内容,只能略微感觉到大气中极细微的音波流动,两人很快就结束了通话,明吉点点头,在李珣看来,他是和明玑达成了共识,而那边的九宗修士,则是以为他对东阳山人等人的伤情做出了判断。

“车宰臣并未下死手,东阳兄和这两位道友伤势都还稳定。”

明吉对人情世故不太上心,说话缺乏技巧,恐怕没几个人爱听。李珣在旁看得好笑,注意力随即又回到明玑身上,脑子里飞快思索他们二人这般行为的原因。

就常理而言,他们应该是作为明心剑宗的代表,参加正道九宗的集体行动。不过,若仅仅是东南林海之事,明玑的表情不会如此严肃和凌厉。

那么,能够让明玑如此态度的事件……

青吟吗?

他脑子里没来由地闪过这个念头,那一刻,他血液的温度也提升了一截。不错,也只有青吟,才能让明玑如临大敌,毕竟那是关系到明心剑宗万载声誉的大事!

深入地想一下,自己把青吟追丢了,却不代表明心剑宗没有办法。这种威震一方的大宗门,拥有的各类资源,远不是自己这孤家寡人所能比拟的,他们能从某处管道捕获青吟的踪迹,是非常合情合理的猜测。

此时,林间刮过一阵强风,沙沙的枝叶摩擦声里,李珣仿佛看到了在某处树影下持剑而立的青衣幽魂,正冷冷凝视过来。

“好啊,来得好!”

李珣越想越有道理,他压下心底难以言喻的兴奋,移动身体,缓缓退走。如果青吟真的来到了东南林海,现在回去雾隐轩借助分光镜来寻找,自然是最聪明的做法。

而在此之前,他需要问一问青帝遗老,在这一片不属于雾隐轩控制的范围内,有没有什么有效的搜寻方式……

才退出数丈远,树冠上的明玑也有了动作。她悄悄移位,退开一定距离后,折向东南飞遁离开,而明吉处理完了手上的事情,也飞上半空,只是方向与明玑截然相反,去的是西北方向。

李珣将这情形看在眼里,明白二人并没有明确的目标,就算有了青吟的消息,也只是大概的方位之类。

按下追踪的心思,李珣又等了会儿,等到两人去远,方叹了口气,准备折返曲径通幽。然而行不及数里,耳畔又是一声爆震,震源是在之前战场的北边,震荡中,有惨叫声隐隐传来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六章 羽毛 下一章:第八章 底细
热门: 海洋帝国:英国海军如何改变现代世界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[穿书] 分久必合 瓷王 司礼监 驭兽修仙:天才炼丹师 漂亮朋友 子夜悲歌 红雨伞下的谎言 皇太子的喜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