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底细

上一章:第七章 冲突 下一章:第九章 计划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箕不错觉得自己近日来的好运气,全耗在了推动四宗会盟上面,否则怎么会刚接到朱勾宗明确的意向,便碰上这种倒霉事?

他努力将肥胖的身子缩到大树后面,希望前方那位满手血腥的女魔头不要一时杀得上瘾,把“同伴”也顺手宰掉。

看着眼前的惨景,再想想这女魔头之前击杀星矶剑宗的高手,如砍瓜切菜般的魔威,他只觉得背后凉意浸淫,打湿了背衫,肥躯则贴着粗大的树干,慢慢绕开。

只是才转了半圈,对方的眼神已穿刺过来,穿骨透髓,凶厉无匹,当即将他的身子定住。

也就这么一时片刻的工夫,方圆里许已是尸横遍地,间或有一两个能动的,也都垂垂待毙,只余半口气的样子。

“姑奶奶”就站在屠场中央,手上仍滴落鲜血,凌厉的血眸穿透头罩遮蔽的阴影,朝这边冷冷凝视。瞧那模样,若说她下一刻便会痛下杀手,又有谁会不信?

“这婆娘哪像是杀迷心窍的模样,根本就滴水不漏,这番苦也!”

箕不错心中连迭地叫苦,可袖子里的惊魂钟也已蓄势待发。他心思圆滑却不畏缩,今日或有苦战,也不会让他引颈受戮。

哪知他防备了半天,耳中却传来这么一句:“叫他出来!”

对方应该是有意弄哑了声线,但其中蛮横的杀意半点儿不减。

箕不错心中长出口气,知道这回又逃过一劫,面上却长叹一声,似乎连叫苦的力气都失去了。

“俺路上说了千百遍,这位前辈,俺真不是他师兄,那只是俺们之间的谑称。是俺当时眼瞎,没认出前辈就胡乱开口,这才闹出的误会……真叫唤人家,人家也不应啊!”

他恨不能声泪俱下,剖腹挖心来证明清白,可对方根本不理,声调全无变化,沉沉道:“他就在旁边看着,叫他出来!”

箕不错被吓了一跳,直起身四顾打量。在浓重的血腥气下,丛林的光线也被扭曲了,重重树影后面,却是半个人影也无。

他迟疑了片刻,正要开口,忽有人在耳边大笑:“原来是大师哥到了,还以为你在忙四宗会盟之事,怎么有闲到小弟我这儿来?”

箕不错肥脸一抽,知道是正主儿到了。同时也惊讶于对方灵通的耳目。四宗会盟之事,至今仍只在有限几个上层人物间口耳相传,这血魔是用了什么神通,将此事打听了来?

他心里计较,肥脸上却极是可亲,仰天呼道:“三师弟别来无恙?今日携来了师弟的一位故人,还请现身相见。”

“何止是故人,刚刚师兄说得好,大家都不是外人,何必使那些小把戏?”

伴着话音,李珣笑吟吟地从树后踱出来。才一现身,周围的杀意便成倍地上扬,使得胖子如坠冰窟,但很快,杀意便没了余力,如潮水般退去。箕不错心中暗骂,瞥去一眼,却不知那婆娘何来这种古怪的反应。

李珣似乎没有看到周围的血腥,脸上笑意也没有半分消减,目光只在箕不错脸上一扫,便转向前面那位。

双方目光撞在一起,李珣冲她点了点头:“前日大约是替我挡了场麻烦,多谢了。”

“呃,你们真认识?”

旁边箕胖子刚开口便知道自己问了傻话。不过他倒觉得,在场的人们之间的关系更傻、更荒谬。

不出所料,李珣没回答这个傻问题,甚至头也没回,仍向那女修道:“你进境太快,疏导之力远跟不上戾气积蓄的速度,只靠精修苦练,无异饮鸩止渴,若你仍这样勉强自己,就算我将全部法门都传授你,也是枉然。”

对方沉默了一会儿,方冷声开口:“为何你与我不同?”

这话问到了点子上,李珣想了一下,才作出回应:“机缘不同、性情不同,此外,所修的一项辅助法门,你没有。”

这回答既诚实又泛泛,女修显然是不满意的,不过她并没有斤斤计较,反而突兀的赞了一声:“你气度见长。”

李珣微笑以对,箕不错在旁听了,却心中凛然。说到气度,这婆娘才叫一个了不得,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,刚才刹那风华,卓然不群,依稀竟是宗师风范,哪还是那丧神乱志的大魔头?

他是当局者迷,一直被这婆娘的外相所遮蔽,思路受限。此时灵机一触,某个极荒唐的可能忽地就跳出来,刺得他浑身一颤,深重的寒气从脊椎骨最深处扩散开来。

失态只是一瞬间的事,箕不错知道自己应该怎样表现。他鼻观口、口观心,若是有可能,他更愿把自己那对招风耳倒扣过来,只当什么都听不见,便是听见了,也不入心,任其流过。

李珣管不着箕胖子怎么想,他虽是微笑着,却也惊讶于对方的态度,感觉一场杀戮过后,此人心中涌动的杀意和魔念,并未淹没理智,反而显出前所未有的清明状态。

不论其它,仅从法门本身上看,她在《血神子》上的修为应已远超不动邪心的境界,原来的心魔精进法,必是大成了。

是的,来人正是正道九宗的魁首之一、不夜城城主天芷上人。当然,此时她的身分与不夜城完全无关,仅仅是此界臭名昭著的两个血魔中的一个。

另一个,当然就是李珣。

经过前面的对话,两人间的气氛有所缓和。天芷继续说话,语调平稳,情绪不显:“你还欠我两千字!”

旁边的箕不错遮着耳朵,也能听清,却一头雾水。

当日因为剃刀峰一事,李珣与天芷约定,若能拖住妖凤三日,便将《血神子》法门中的两千言交付给对方。

哪知剃刀峰一战惊天动地,又使李珣身分暴露,前后冲击之下,他将此事忘了个干干净净,直到刚才见到天芷迷心杀戮,才又想起来。

如果他按着约定,早将两千言交出,天芷也未必会被杀心驱动,做出这种事来,远处那一波散修盟会的人马也就罢了,可现在他们脚下死去的,却全是正道九宗的修士。

还好,这里面都是前些日子驻守在玄海的几个宗门的弟子,没有不夜城,也没有明心剑宗。

“是我的错。”李珣也不推委,点头响应,“这样,我再加千字,将一整篇‘血神锻体’的法门交给你……”

“今日我到此地,并非是要债来的。”天芷上人微抬起头,灼灼目光穿透兜帽遮挡的阴影,刺在李珣脸上:“我今天要与你做另一个交易。”

李珣正要说话,眉头忽地跳了跳,目光眺望远方。

晴空下,刚刚远去的人影正御剑破空,飞射过来。与之相对,北边同样有熟悉的反应,高速接近。

他们怎么回来了?

心中隐约觉得不对劲,却已没有时间细细思量,李珣转而对天芷道:“此地不是谈话的地方。随我来。”

天芷略一点头,算是答应。他的目光转而看向箕不错,这胖子一脸可怜相,见李珣目光投至,便将脑袋连摇。

“这个,师弟、前辈,路俺领到了,人俺带来了,这里应该没俺的事了吧?看诸位还有事情商议,俺杵在这里,也不是个事儿,不如就此告别,他日有缘再见……”

乱七八糟地说了一通,箕不错脚下移动,想要逃开,只是身子才晃了晃,李珣的手掌便按在他的肩上,手上也没有发力,却让胖子动弹不得。

“怎么急着要走?贵方四宗会盟之事,师弟我也十分感兴趣,不妨由师兄仔细说说?指不定,咱们还能合作一下?”

“小小盟会,可请不来师弟您这尊大菩萨。”

箕胖子脸上冒着油汗,瞧那样子,大概李珣再多说一句,他便要瘫在地上了。只可惜李珣知其甚深,晓得以此人的心机,绝不至于如此不济,他越是伪装,李珣越不放过他。

笑了一笑。李珣手上稍稍加了点力:“刚刚师兄还说,大伙儿不是外人。怎么现在头一个讲起见外的话来……看来,咱们真要好好聊聊了。”

说着,他不给胖子反抗的余地,扯着这具肥躯,走向从林深处。天芷静静地跟在后面,却又偏过头,去看天际初露星芒的剑光。

李珣怕她不由分说,动手杀人,却也实在头痛眼前的局面。

明玑二人回来得太快了,双方的距离不过数息便至,李珣难道还能把他们引到曲径通幽里不成?

再度用眼神警告一下箕不错,让这小子不要有意拖后腿。在箕胖子讨好的笑容里,他忽地计上心头。

若说累赘,这里还真有几个昵……

有了想法,他反手挥击,几道劲风破空飞射,打在躺在地上的东阳山人身上──这厮命大,因为重伤昏迷,反而逃过了天芷的杀戮。

而李珣这一手,杀伤性不大,却是用上了莲花八密的皮毛,劲风打在身上,乃是钻骨的疼痛,这痛楚如此强烈,竟硬生生把东阳山人疼醒了过来,开口便是凄惨的嘶叫。

由于伤后气虚,叫了两声,嗓子便哑了,代之而起的,是全身肌肉筋络抽搐,整个身子蜷成一团,看起来随时都会毙命。李珣如法炮制,将手法用在另一个幸存者身上,那人中招之后,情形比东阳山人更是不堪。

大略数了下幸存者,除了两个倒霉鬼,应该还有三五人的样子。这样,明玑二人就算能照顾过来,也绝没有余力再来追击……或者说是送死更确切一些。

做完这一切,李珣不再回头,带着天芷二人,加速离开。

明玑二人果然没有追上来。不过李珣又碰到了另一个问题,这里毕竟不是雾隐轩控制的地界,偏偏又开始事端频发,他们三人都身分敏感,被人发现的话,冲突是少不了的,眼下该往哪儿领,才能避开麻烦呢?

总不能带他们进曲径通幽吧。

一时半会儿想不出对策,李珣也不能表露出来,便一边漫无目的地前行,一边若无其事地接续上之前的话题:“大师兄,四宗会盟的事……”

箕不错肥躯一颤,脸上立时排出笑脸:“师弟您担待。”

李珣只是摇头:“你我兄弟乃是生死之交,哪有师兄忙活着,师弟袖手旁观的道理?四宗会盟之事,小弟我绝不置身事外,师兄就不要客气了。”

箕不错心中惨叫,至此哪还不知李珣是刻意为难他。

见事情越发不可收拾,他咬了咬牙,干脆将事情挑明了说:“我说实话,三师弟你可不要生气。别说四宗会盟还只是草创阶段,便是真的成了,也不敢劳师弟您的驾。”

“嗯,怎么说?”

观李珣神色,还有分说的余地,箕不错当即抖擞精神,正要展开三寸不烂之舌,好好解释,身后一直沉默的女魔头忽然开声:“不要转移话题。”

这你也知道?

李珣真有点儿苦恼。不可否认,他心里多少有些忌讳天芷的想法,在他看来,世上仅次于古音、妖凤两个疯子的,恐怕就是眼前的天芷上人了。

所谓的交易,说不定一入耳,就是强买强卖,论实力,他也不怕什么,可麻烦最好能避则避不是?

不过现在明显避不过去了,他只能笑道:“是说交易的事么?若你觉得在这地方能说,就说好了。”

“我要雾隐轩的出入之法。”

此言显然超出了李珣的估计。他眉头微皱,还未做出回应,一阵穿林风吹来,树影摇动中,三人耳边都响起一声冷笑。下一刻,幽香袭来,水蝶兰像是山野中的精灵,分枝过叶,倏乎间己到近前。

“好大的口气,天……”

“阿嚏!”突如其来的一个大喷嚏,将水蝶兰未尽之语尽数挡下。等箕不错直起身来,直面六道凌厉如剑的眼神,肥脸上已是血色消退,肌肉僵硬。

时间停滞了那么一会儿,胖子才哭丧着脸叫饶:“这林子里寒气重,着凉了、着凉了还不成嘛?”

欲盖弥彰!李珣在心中下了判定,知道这胖子一定是从哪儿看出了天芷的身分,才在水蝶兰即将喝出那名号的时候,强行打断。箕胖子也通过这举动,表明自己要置身事外且守口如瓶的态度。

李珣非常清楚,箕不错此人最知进退,在自家实力远在其上的前提下,这厮绝不会表面一套、背后一套。不过,他现在倒很想把胖子拖下水,至少,也不能让他清闲了。

怀着这样的念头,李珣却不急着回到正题,而是迎前与水蝶兰招呼:“怎么,客人走了?”

水蝶兰对雾隐轩的看重,更在李珣之上,反应比李珣更强烈一些也属正常。不过,她现在的心态毕竟有所不同,之前兴师问罪的气势被箕胖子那么一打岔,干脆把天芷晾到一边,转身引路,同时响应李珣的问题。

“虽是恶客上门,但既然招待了头一个,再招待两个也无所谓。至于鲲鹏老儿,向青老求了副药后,赖着不走,正鼓吹那劳什子东海妖联昵。”

“东海妖联?”

李珣眼角抽动,感觉脑袋又沉了许多。他早就看出鲲鹏老妖颇具野心,不是个省油的灯,之前和古音争夺散修盟会的控制权未果,拖命而逃,如今伤势刚好了些,就要再扯出一批人马不成?

回眼看了其它两个听众,天芷兜帕罩头,看不出究竟,箕不错的表情却要丰富得多。

但也由于太过丰富,李珣一时间把握不住他的心思,只觉得这厮听闻青青帝遗老、包括鲲鹏老妖这旧仇的名号,表现得也太过平静,难进他就不怕鲲鹏老儿一时兴起,顺手宰了他给青老施肥送礼?

暂时按下别样的心思,他又问道:“鲲鹏老儿是怎么说的?”

“不外乎扯扯天下大势,多是你曾经讲过的那一套,还说一旦情势翻覆,传统通玄诸宗或能保住道统,却难免实力萎缩,若趁机扩张势力,未尝不能让天下妖魔异类撑起一片天云云……”

水蝶兰语气中多有不屑,显出这位独往独来惯了的大妖魔,对鲲鹏老妖的游说毫无兴趣。

这是情理中事,不过李珣就不明白了,自己与水蝶兰及青帝遗老相处时间不长,都能清楚明白,为何鲲鹏老儿还要自讨没趣?

“这老儿想得挺好,不但要拿下北部海域,还要扩展到东海全境,这里面涉及到无量天宗、明心剑宗,当然,还有青老这一片。他此次来,游说是注定无用,主要还是通告一声。哼,大约是吃准了青老与世无争,要从这里占便宜吧。”

李珣嘿了一声,倒是很佩服鲲鹏老妖的脸皮厚度。不过他又想起一件事,回头问道:“东海上,似乎还有你们四空千宝阁以及千帆城吧,鲲鹏老儿没招惹你们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箕胖子闻言,眨眨眼睛,嘴里便有些吞吞吐吐,偏又在李珣不耐烦的情绪爆发前开了口:“东海妖联的事情,俺们这边也知道,只是影响不大。其实,这事情要与刚才俺拒绝师弟的问题连起来说。”

“哦。是吗?”李珣倒是真来了兴趣,“大师兄前面的话有趣得很,我知道自己不招人待见,却没想到已是这种程度。”

箕不错大力摇头,借着缓和的势头,口中滔滔解释:“俺这所谓会盟,相较于北盟、西联,实在是不值一提,所以,这会盟的意图,绝不是在现在的通玄界中再生风波,而是只求四宗合作。”

“统合各宗近些年来开拓的客源,把生意做得更大,铺得更广,使此界内有限的修行资源通过盟会加速流通,物尽其用,以方便天下修士……

“说到底,俺们要的是纯粹的生意人,不管是北盟、西联还是正道九宗,包括那个东海妖联,我们都和他们做生意,买卖法宝、提供消息。包括暗杀之类买卖,如果适当,我们也做。”

“正因为专注做生意,只要保持绝对的中立,无偏无倚,任此界风云变幻,不管是诸宗群立,还是散修当道,均足以使四宗在此风雨飘摇之际超脱。”

胖子的情绪似乎上来了,他说得口沫飞溅,言语中却有着相当可观的说服力:“既然要严守中立,像师弟这样的风云人物,便只能作为生意对象,而不能成为生意伙伴,否则是是非非,就永无止息之日。

“说句掏心的话,其实四宗会盟里,俺是不愿意扯进来朱勾宗的,就因为他们与此界诸事牵涉太多。而相比之下,师弟你更是了得,北盟、西联、正道九宗全被你得罪了个遍,要是吸纳师弟你进来,这四宗会盟怕是要鸡飞蛋打,甚至灰飞湮灭啊!”

箕不错的意思表达得很明白,就是一个“莫要害我”,也难得他用这么一串言语敷衍出来。李珣本就是和他开玩笑,见状也就不为已甚,只是对胖子言语中透出的信息另生兴趣。

刚刚箕不错有个形容非常好:超脱。在此界的动乱全面爆发之前,用“纯粹的生意”做出表态,超脱于纷乱之上,这是胖子的表面意思。

而接下来呢?动乱之后,仍未恢复元气的通玄界,是怎样一番景象?原本超脱的联盟,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?

也许,这才是箕不错真正的目的所在。至少,李珣是这么理解的。

真是个好主意啊,不管有没有野心,总能找到位置。

这是李珣心中的想法,只是没有说出来。眼看着曲径通幽的入口将至,他忽地醒觉,箕胖子说了这一通,只是在初时与所谓的东海妖联沾了点边,根本就没有解释如何与其共处的问题。

这厮恁的油滑。李珣嘿嘿一笑,转眼又想到,当日箕不错说服疫鬼勾两人时,曾言及征侍,其中似有曲折,虽是小小细节,仍算是他心中的一根刺。不弄个明白,也不甘心。

“无论如何,今日都要从他身上榨出几斤油来。”

或许是他的心思摆放得太过明显,箕胖子察颜观色,探出了端倪。这厮忙摇头摆尾地跟上几步,凑到李珣耳边,煞有介事地压低了嗓子道:“三师弟,其实这东海妖联里面,大有玄机,我……”

话刚说了半截,前面水蝶兰已经通知青帝遗老,开启了通往曲径通幽的入口。

李珣这回非常机灵,立时收拢周身气息,避免与青帝遗老的澎湃元气直接碰撞,免去了一场眩晕之苦。

可旁边的箕不错、后面的天芷上人却没有这么好运,两人都是外松内紧的状态,一旦外界生变,立时作出反应,也因此,受到的冲击,比李珣当日还要惨痛十倍。

当辽阔的湿地展露在李珣眼前时,箕不错很失态地骂了声娘的。一屁股坐在地上,昏天黑地的感觉就别提了;天芷看起来略好些,可是周身气机流转也紊乱了一会儿,数息后才恢复过来。

李珣怀着幸灾乐祸的念头,却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到了老榕树下,那个身躯雄伟的大汉身上。

箕胖子已算是肥硕的了,可这大汉能将箕胖子装进去两个,站在那里,宽袍博带,气势巍然如山岳,一头白发也相当刺眼。

这位便是鲲鹏老妖了。

李珣其实以不同的身分,或明或暗见了他不少次,不过,对方大概会认为,除去东海上惊鸿一瞥之外,这是双方头回正式见面,因此,脸面上虽然带笑,其实略有些矜持,等着李珣主动上前招呼。

李珣却是对这个大妖魔没什么好感,平日里看对方算是个前辈,主动放低姿态也可以,只是现在他左边箕不错,右边天芷上人,都是他需要刻意打压的刺头,若是在鲲鹏老妖之前丢了面子,他到哪儿再找回来去?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七章 冲突 下一章:第九章 计划
热门: 空洞之眼 宋时 修仙之田园辣妻 宅妖记 佛本是道 剑徒之路 宋时行 撒娇精王者直播日常 夜色苍凉 人间之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