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承诺

上一章:第九章 计划 下一章:第二章 重逢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李珣停在曲径通幽的入口正上方,到目前为止,这里还只是一片林木出奇茂盛的山地,暂时没有人察觉到,地下数里处,那个巨大的空间裂隙。

青帝遗老离开了,携着他广及千里的庞大躯干,无声无息地远离这里。

没有炫目的声光效果,正如他之前在这里数万年的生活一样,低调且安静。旁观者只有三五个人,包括此地的李珣,水蝶兰和天芷,还有更远处,某两个持续保持关注的家伙。

“鲲鹏真小家子气!”

李珣早知道那边两人的身份,也就更看不惯这行径,不过,他更好奇那两位之间的关系。

鲲鹏老妖在妖魔与人类修士的问题上,无疑非常偏执,箕胖子却能投其所好,除了那一手惊人的马屁功夫,恐怕还要有相当的利益纠葛才是。

四宗联盟与东海妖联,有意思的很……

暂时将此念头搁在一边,李珣转回过头,恰与天芷兜帽内的视线擦过。

就像是依次偶然的碰撞,女修静静的侧过脸去,李珣也没什么反应,然而这已是短短的一刻钟内,第四度发生的情形了。

自从李珣半推半就地暴露了自家另一个身份,天芷上人便是这样了。李珣也猜不透女修真正的想法,但看到她大异于往常的姿态,却也觉得十分有趣。

原来,主动掀开底牌,吓人一跳的感觉,也是很不错的,他都开始期待以此法吓到更多人时的场面了。

一旁的水蝶兰也发现了天芷的变化,笑吟吟地瞥了李珣一眼,却不置一词,李珣回以笑容,随即招呼道:“这样,我们回去吧。”

话音方落,三人齐齐一震。

几乎不分先后,三人扭头望向北方天际,侧面相隔百余里,海上的浪潮声势猛地提升了一个等级,鲲鹏老妖的杀意,便隐藏在滚滚波涛声中,起伏跌宕。

北方天空,一道赤炎长虹破空而至,人们瞳孔中刚映入那赤红色彩,来人已携带殷殷风雷之声,现身在眼前。

扑面的热浪几乎要将毛发烤焦,李珣皱起眉头,体外自生屏障,隔绝了这波杀伤力极强的破空余波。

赤红裙袂飘飞,恍若一团跳动的火焰,灼热且刺眼,李珣一时间甚至看不清对方的面容,只被这外烁的厉芒所摄,不自觉屏住了呼吸。

心神受摄的状态也只持续了一刹那的功夫,李珣很快就恢复了过来,皱眉直视对方的眼睛。

对方血红的瞳仁微微一动,依次在这边三人脸上扫过。她此刻的眼神,炽烈如火,凶厉如刀,即使明知道周边有至少三人以上与她同级的高手,却也没有丝毫收敛,让人觉得,只要有半点儿火星蹭出来,她便会毫不犹豫将其扩大为一场燎原之火!

李珣却丝毫不惧,反而由于觉得刚刚失了面子,他的话分外不客气:“元君这一路好赶,也不知道要撞死几个?”

李珣的言辞,恰就是那点火星,根本没有任何缓冲的时间,妖凤立下杀手。

出手便是霸道的百劫火,滔天火焰隐透紫芒,霎时间将方圆十里的大气尽数抽干,焰尾略扫,周边高可参天,粗有十围得巨木深林,顷刻间化为一片白地。

“这女人疯了!”

李珣暗咒一声,毫不迟疑地召出幽一护驾,同时反手抓着水蝶兰德胳膊向后飞退,至于天芷,就用不着他操心了吧。

幽一雄伟的身形自虚空中闪现,正面迎上那喷薄的光焰,纯黑的外袍如波浪般抖动,更外面却披了一层深暗的血光。闷吼声中,血魔化心大法威能全开,粗壮的身体竟又膨胀三分,平平一拳捣出,却似平地里起了翻天的飓风。

只这刹那,对战的级数便被催升到了此界的最顶端。

当空中一声霹雳炸响,下方的山体难以抑制地颤动起来,已被高温酥烤了的土石哗哗滚落,数十条扭曲的裂缝便在光秃秃的山体上呈现出来,并以可以目见的速度撕裂,延伸。

百里外,临岸的海潮声也突然抬升,但放在李珣和水蝶兰耳中,确实另一类声息。

鲲鹏老妖明显有些忍不住了,他借着波浪海风,遥空撺啜:“妖凤只身到此,若能大伙儿合力,趁机将她斩杀,等若断去古音一臂!”

你当别人都是傻子?

李珣将心底的咒骂按回去,抿住嘴唇,不予响应。

虽说亲眼目睹了青鸾,魔罗喉两大妖魔身死的场面,但他绝不会就此认为,要斩杀这种级数的高手,会是简单堆积人力就能做到的。

九幽噬界的特殊环境,还有冥火,阴馑不惜死难的决心,才是折去两大妖魔的关键因素,这两点,在此刻的东海之滨,全部具备,鲲鹏老儿只想着把别人当枪头使。

见这边全无消息,鲲鹏老妖似乎也有些讪讪,也不再开口,便连妖力鼓荡的海浪声都消去不少。

可这时候,李珣反倒又有了些心思。

观妖凤的心态,分明是在癫狂的边缘,若她真的铁了心要一决生死,将她留在这东海之滨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……

不,不成。妖凤决死一击,不是每个人都能消受得了的。

别看这边兵强马壮,真到了那时候,恐怕要给妖凤拖下去一半还多。妖凤,古音,散修盟会,那是整个通玄界的威胁,凭什么要他这系人马一力承担?

想到这里,李珣哑然失笑,这大概也正是通玄诸宗宗主的想法,正是因为有这种想法,才坐视散修盟会扩大到眼下的地步。

可话又说回来,物极必反,当不可收拾的局面出现时,处于对立面的一方,总还要有所作为才是……

顺势而为,方是聪明直觉,像眼前这样硬碰硬的举动,还是少做为好。

“停手!”

李珣舌绽春雷,强势介入,这声势本也不够,可适逢其会,已经被冲击波摧残得摇摇欲坠的山体,经此震荡,轰然崩塌。

山势蹦摧之下,地脉变动,隐藏在地下数里的空间裂隙收到影响,一次轻微的摆颤,其后那广袤无边的空间,便放射出难以计量的幽昧气息,经过地脉封禁的过滤,化为最纯正的底气狂潮,充斥方圆千里的每个角落,且以恐怖的速度向外扩展。

那一瞬间,李珣耳鼓险些给震碎掉,只隐约听闻“轰”的一声闷爆,崩溃的山体下,似是埋着一座火山,由于顶上的盖子掀开,积蓄了亿万年的庞大能量轰然喷发!

直径有数里的冲击波直冲天庭,精纯的地气互相挤迫,使得喷发的气柱呈现出淡黄色的光泽,为已经昏黑的天地,披上一层土色的幕布。

交战的幽一和妖凤,被一冲而开,各自翻滚了数十里路还停不下来。那连天接地的冲击波,便是最好的隔离带,任是妖凤杀意如狂,一时片刻也冲不下来,只能悬在半空,感受着近乎改天换地的大动荡。

从天的气柱仅仅持续了两息时间,便后力断绝,而其最上端,则已冲到了离地面近百里处的高空。

剧烈的震荡从遥远的天际传导下来,暗沉的天幕下,一圈微黄的光晕从震荡的中心扩散开来,与地面的变动相呼应,转眼扩展到千里之外,便连外海之上,亦是大浪拍天,翻滚不休。

自古以来,清气上浮为天,浊气下沉为地,天地清浊分明,方有一个稳定可供生衍的世界,而此时此刻,此界的一角,地气上冲,清浊倒颠,纵然只是瞬息间事,其余波亦难以消除。

这一刻,不知有多少修为精湛的修士心生感应,可面对着天地大势,亦只能旁观气沮罢了。

水蝶兰不喜欢天地间充斥的浓厚地气,觉得土腥味太重,里面的气息也太杂,她轻掩口鼻,低声道:“这下,谁都知道这里有鬼了,不过,晓得‘曲径通幽’的仍只是我们几个,要不要……”

李珣微微摇头,局势的变化太快,会让预先的布置失去效果,最终导致毫无花俏的实力比拼,而如今,论整体实力以及动员能力,自是以散修盟会称尊,若是把“曲径通幽”这香饵抛出去,事态恐怕会一发而不可收拾,那可就遂了古音的意了。

“等吧,要是没有青老的讲解,把我放在这里十年,我也未必能瞧出端倪,让他们去研究好了,等我们的布置好了,再抛出答案……你不是想整治罗摩什么?我们可以就此算计一下。”

水蝶兰嗤声一笑,却不置可否。

接着,她环目四顾,打量已经面目全非的山林,有些担忧地道:“演了这么一出,在下面那深窟回稳之前,这地动海啸,当会时时发作。几十年内,这东海周边,怕是住不得人了。”

言下之意,就是连雾隐轩都要受到影响。

李珣点了点头,却并不是怎么担心——水蝶兰毕竟还是外行,比不得他亲手调试雾隐轩每一处禁法布置,对自家洞天,有着无以伦比的信心。

这地脉固然厚重,却因天然断裂,比不得雾隐轩的根基稳固,李珣甚至还想,要不要借此机会打通与这里的地脉联系,将那个直通九幽之域的深窟,纳入到雾隐轩的控制范围之内。

这样,他所设想的‘以九幽地脉为立身之本,以水脉火窍为变化之源’的一整套禁法设计,便有了最可靠的保障。

李珣甩甩头,此时冲天气柱已经消失,高空中的雄浑地气也爆散开来,四溢的地气余波与粉尘,水汽相结合,飘落下来。

隔着数十里,妖凤似乎正在发呆,李珣用尽目力也看不真切,正奇怪的时候,妖凤已摆脱那古怪的状态,抬起头来。

隔着数十里的距离,李珣仍能感觉到对方凌厉的眼神,只是这次,李珣不想再针锋相对了。

他抱臂当胸,驱使幽一退后,静静地不发一言,妖凤眼神的力量却在逐步减弱,最后,她慢慢地飞了过来,之前灼热的杀意,均内敛不见,但离得近了,李珣似乎可以听到,她心底涌动不甘的嘶啸。

“如果有可能,这女人大概会让三界统统毁掉。”

她果然疯了,李珣说不出心中是个什么滋味,而这点儿心绪也只存在了那么一瞬,便烟消云散。

他只是冷眼看着妖凤靠近,直至身前不远处。

“下面,是什么地方?”

妖凤这话倒还有点理智,不过李珣却觉得,她每吐一个音节,那有限的理智便崩碎一分,如果自己愿意,大约只需要再扔颗火星出去,接下来便将是又一场惊天空地的死斗。

按下这愚蠢的念头,李珣笑吟吟地开口:“怎么,元君不觉得眼熟么?九幽蚀界之时,你我所见通往九幽之域的裂隙,于此有何区别?”

他不但解释空间裂隙的来历,还隐隐点出了青鸾的事情。

妖凤当然明白,她冷冷瞥了李珣一眼,但就在这一眼后,她的视线便再也移不开了。

李珣不由得心里发毛,他看到妖凤的瞳仁定住,视线像是两根烧红的铁针,抵在他的胸口,而在其注视下,胸口亦有一层冰寒与之应和。

李珣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,一定是那两根羽毛有了感应,青鸾飞升之际,那波惊人的震荡,或许也只是在通知她在此界的唯一挚友……或者说,爱人?

心中冷嗤一声,李珣知道隐瞒也是无用,干脆伸手入怀,缓慢地将两根羽毛抽出来。

青羽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那一刻,李珣清晰地听到了声近乎绝望的呻吟。然而李珣想看清妖凤表情之时,眼前红光扑面,岩浆般的热流将他全身罩住,深藏其中的杀意更是刺入骨髓,迫得他不得不向后退避。

才退数尺,他忽地福至心灵,手上一松,两根羽毛飘飞出去。

青羽被那火光一卷,非但没有化为灰烬,反而荡漾起一层幽蓝的光波,旋即火光中分,一只纤长白皙的手掌探过来,将两片羽毛轻轻拈住。

火光随即消退,李珣也止住身形,按住招呼幽一打回去的念头,平淡开口:“这是青鸾仙子遗世之物,想来交给元君,当是最恰当不过。”

他这根本就是废话,至于更实在点的,像是青鸾羽化的经过,倒不是不能说,可看到妖凤将全副心力都投注到青羽之上,他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他有种感觉,妖凤从羽毛中的得到的信息,将远比他描述的更详细,更直观。

水蝶兰在身后低声说:“青鸾原生灵识或可记录些许片段,再烙进仙体里去,也许羽毛里有些残余。嗯,放心,一定是被你刺激之后、飞升之前的那段时间,不可能再多了。”

周边静默下来,海上的鲲鹏老妖也将气息一掩再掩,像是打定主意旁观,又像是伺机而动。

似乎除了妖凤,每个人都无所事事,当每个人又都将注意力投注在妖凤身上,随时都会做出相应的反应。

妖凤低垂着脸,没有人能看到她的表情。初时,李珣还能努力的从她肢体的变化、气息流动等细节方面揣测一二,但到后来,非只是妖凤,便连她周围的虚空沉寂下来,一切的变动都趋于静止,如果闭上眼睛,甚至感觉不到妖凤的半点气息。

这种近乎绝对静止的氛围偏又在向外蔓延,速度也不慢,但在触及到李珣本身的气息存在区域时,便停了下来,两边气息相触,妖凤并不抬头,只轻轻地问了一声:“位置?”

如此简略的言语,亏得李珣能明白过来,他吁出口气,回应道:“正中央。”

妖凤似乎点了点头,幅度极其微小,李珣甚至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,可妖凤在他话后,确实移动了起来,她慢慢地后退,一直退到刚刚冲天气柱的爆发点,也就是空间裂隙的中心点。

那里,是青帝遗老隐居数万载的地域,是真正“曲径通幽”的起点,自然,也是青鸾羽化归源之所在。

妖凤就在中心点的上空,盘膝虚坐下去,她仍垂着脸,像一位沉思的哲人,但没有任何一位哲人会这样虚空盘坐,恍如神祗,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身的哀恸。

李珣回头,看了眼水蝶兰,水蝶兰则还他一个白眼。李珣耸耸肩,又去看天芷。

从与妖凤照面至今,天芷出奇地沉静,只是在鲲鹏老妖撺掇的时候,周身气息有些波动,此时李珣视线扫过来,她也依然维持之前的状态。

无法从同伴那里得到提示,李珣也很无奈,照着他的意愿,此时只要转脸离开便是,管她妖凤如何。可在他脑子里,理智总是占据上风。

他很明白,在目前的局面下,主动断绝与妖凤的交流,是非常愚蠢的一件事,所以,迟疑了片刻,他还是慢慢地飞上前去,停在了妖凤数丈远的地方。

再次与那静寂的领域接触,他明明想说些什么,却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口,在心底咒骂了一声,还来不及有些更深的感触,妖凤已经发声:“这是最好的结局,是不是?”

李珣没有即刻回答,只是紧皱眉头,眼下自己可没有和她猜谜的空闲,还好,这一句倒像是妖凤无意识的梦呓。

接下来,她进入主题猛地速度之快,倒让李珣有些不适应了。

“上次,古音有意招揽,而你没有答应她。”

“是啊,我们是对头。”李珣回应得理所当然。

“对头,那真是好极了。”

妖凤倒是很意外的样子。

李珣心里真叫一个奇怪,好像古音仍未告诉妖凤有关他身份的问题,那女人竟然如此体贴?

他心里有事儿,反应不免满了半拍,直到一片青色光影飞到眼前,才来得及伸手去挡。

掌心方一接触,他立知其为何物,掌指化柔,轻轻拈住一片青羽,耳中也传入了妖凤的说明:“多谢你帮了青鸾,凭它,你可以向我要求一件事!”

妖凤的骄傲一如往日,但她明显没有搞清状况,眼前的修士并不仅仅是与她缺乏交集的百鬼,还是那个曾经匍匐在她脚下,承受了男儿最刻骨屈辱的李珣!

有那么一瞬间,李珣险些发力,将手中的青羽捏成粉碎。

毕竟是缓了一缓,李珣没有让瞬间的情绪压过理智,因为在这一刻,李珣想到了杀凤之役,当玉散人叔侄挟恩进逼之际,妖凤的回应难道就是如此么?

她的承诺是高傲又粗疏的,可证实因为高傲过甚,粗疏太多,反而配不上她的身份,由不得李珣不多想一层。

他这边迟疑,那里妖凤却抬起头,两下目光一对,李珣心头堵住,先前被压制的感觉又重归身上。

妖凤的眼睛里,有股难以形容的力量辐射出来,那力量是如此纯粹,便如一记重锤,敲碎了心防,直接捣在李珣的心头。

李珣闷哼一声,难受到了极致,然而这感觉却一闪即逝,等他想反击的时候,妖凤已经再度垂下脸去,重归先前的沉闷。

虽然一切都恢复了正常,李珣却决不会这么认为。

在刚才那一瞬,纯粹的力量有如沛然难御的洪流,喷涌而出,恍惚中,那些由所谓的“粗疏”而造成的破绽,均被这股力量塞满,像一堵高墙推压过来,没有半点儿缝隙。

便是在之前妖凤与幽一惊天动地的激战中,李珣也没觉得怎样,然而此刻,他却在淡淡一瞥之下,感受到了那毫无伪饰的纯粹强压!

便在此刻,李珣终于明白,先前他对妖凤生出的那点所谓的怜悯之心,是何其荒谬和愚蠢。

强者就是强者,纵然她被仇人控制了、被感情压弯了、被阴谋碾碎了,只要她还在这里,便仍是此界最强的妖魔,是独一无二的天妖凤凰,还是在以万年计的漫长岁月里,积累下来的强绝意志,远远超过李珣自以为是的想象。

情况就是这样,他怜悯别人,又有谁来怜悯他?更何况,他还没有怜悯的资格。

此念一生,很古怪的事,李珣却觉得心怀大畅,虽说让仍有许多关节没有想明白,且有一些事情放不下去,可在此瞬间,他摆脱了这两日迷迷糊糊的状态,重新摆正了自己的位置,就像是九幽噬界上空,百鬼灵竹瞬间交融的那一刻。

仇人便是仇人,我便是我。

积蓄了数十年深仇人很还没报完,哪来的那么多伤春悲秋、忧思愁绪?前面是土堆,一脚踩平便是;是美食,一口吞掉就成,至于日后是什么日子,用得着现在伤脑筋么?

李珣真的很感谢妖凤,正是她的本色表现,让他避免了日后最可能的窝囊死法──被仅有的一个土堆绊倒,被最后一口美食噎毙!

然而,这并不代表那些思虑就是毫无意义的,眼光放长远一些总是没错,关键是要找准自家的位置。

李珣还不算笨,只迷糊了两天,便醒悟过来,其中心思转化,却是有着说不尽的微妙处。

不管这么说,眼下他是不会客气了,既然妖凤有放言的资格,自然也要为之付出代价的准备,对那片青羽,一时半会儿他还没想出什么好主意来处置,便先寄下,留待他日吧。

在微笑中,他将羽毛虚晃一记,收入怀中。

妖风似乎不想再说话,李珣稍待片刻,见再无声息,便转过身去,准备离开。妖凤恰恰卡在此时,突兀询问:“近日你可见过灵竹?”

李珣心中一突,接着却哈哈大笑:“他还没死么?”

笑声里,他头也不回,飞遁离开,身后的妖凤再度陷入了绝对的静寂中,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,也就没有知道她接下来会做什么。

李珣不愿久留,会和水蝶兰与天芷,向西退走,临近飞出双方视野边缘之际,他回眸远眺,妖凤的身形已变成一个小点,仿佛蜷缩成一团,无比的孤寂寥落深黑的天地正将那微渺的一点吞咽下去,再不吐出来。

渌水,是东南林海内部,流域最广的河流之一,汇集了森林内丰富的水量,绕行大半个森林,最终汇入横贯通玄界的第一大江,源江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九章 计划 下一章:第二章 重逢
热门: 被迫和敌国太子联姻的日子 乘龙佳婿 搬山 赝品 狼牙 明灭 知日!知日!这次彻底了解日本04 一剑飞仙 剑胆琴心 刺局2:字画中的诡异杀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