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神威

上一章:第七章 意外 下一章:第二章 追逃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同样的啼声,也响在东海上正激战的修士们耳边,伴随着诡异的天象变化,这里局势在无形中发生偏转。

李珣是少数发现其中微妙转换的修士之一,看着远方幽暗的垂天布幕,他脑中诸事交缠,颇有些混乱。

“刚刚是不是有什么变故?”

“你脑子给摔了!”

水蝶兰强打精神调侃一句。李珣也发现话中语病,但未及解释,从远方袭来的灼灼魔焰已经舔上身来。

他仿佛被酸液泼中,护体真息发出滋滋声响,怀中的水蝶兰更是呛咳出声:“什么味儿,真是……”

这时候阴散人得出了结论:“侵蚀元气、污染六识,这应是魔沼毒火吧,不知是哪位绝顶妖魔横空出世?”

“天劫临头还如此张扬,岂不是自寻死路?”

老天爷似乎是回应了李珣的质疑,那半边幽暗之域转眼被勾连天地的雷火映得恍如白日。

爆裂的大气轰鸣纵然比不过之前九波连爆的威势,也依然慑人心魄,转眼将魔沼毒火的影响压了下去。

然而在天威之外,同样有属于真一宗师的无俦气魄。

尤其是七无道人,难得他在宗门根基毁丧的打击下,却能凝神惟一,心外无物,尽展“先天命气”的精妙,一时间玉散人傀儡反被他压得抬不起头来。

雷火交织中,七无道人的气势不减反增,即使在百里之外,李珣等人也能清晰感觉到属于七无的“心炎”灼然如焚,硬是在雷光之下辟出一片属于他的领域。

阴散人沉吟道:“法体为器,神识是根,贯天地,驭六气,分判阴阳。七无此时隐有怒海操舟之从容……怕是此战过后,离白日飞升之境界也仅是一步之遥了,只是……”

李珣把话接了过去:“只是,他未必能活得过此战。”

以李珣对生机脉动的灵敏感应,足以比阴散人把握更多的讯息,他隐约感觉到,在远方一片混沌的元气乱流中,某个强大的反应距离七无道人和玉散人傀儡的战场相当接近。

阴散人瞥来一眼,尚未说话,那怪异的婴啼声又一次灌入耳内。只是这声音却不像之前那么凌厉,在天劫威能的冲击下,半边天地的黑暗正以可以目视的速度收缩,雷火玄霜已蔓延到所能感知的每个角落,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。

然而在李珣的眼中,这只是那个不知名的妖魔不再纠缠于与天劫的对抗,转而积蓄力量。

当其吞天噬地的威能集于一点,再轰然爆发之时,没有人知道那会是怎样的凶悍冲击。

“这究竟是哪位妖魔?”

李珣非常想知道对方的底细,可是,当这个问题抛出来时,无论是水蝶兰还是阴散人,都是罕有的茫然。

他只有退而求其次,又问:“那这是什么魔功?”

阴散人仍是摇头:“大道至简,万法归一。尤其是高层境界,千百种法门,体现出来的也就是那么回事,现在元气混浊,气机紊乱,只有等他真正出手的时候才能分辨了。”

那古音又是从哪里寻出这么个高手来?

李珣开始理解古音将妖凤支开的用意,除了要隐瞒林无忧的事情外,大概还是更信任这突然跳出的大妖魔多一些。

在他思索的时候,偌大的幽暗区域已完全消失,天色也恢复了先前的灰暗。百里外,七无道人与玉散人傀儡的激战已经能够比较清楚的看到。

只是,天劫威能也愈发狂暴,抛射的雷光密集如林,差不多是一分一分的碾过,阴阳之气相激形成的大爆炸,固然比不上先前九波连爆的震憾,可密密麻麻,层层覆盖,将方圆数百里的天地元气搅成了一锅粥,影响所及,无论是散修盟会还是十九宗修士,都要暂避锋芒。

东海中立场分明的大势,竟然为之一乱。

对禁法阵势感应无比敏锐的李珣,身子瞬间绷紧:“阵势散了。”

“耶?我们刚刚破掉的,真的是阵眼?”病恹恹的水蝶兰一下子来了精神。

李珣却又摇头:“不,不是阵势本身的原因。”

他又静心观察了片刻,方道:“阵势运转没有错误,但先前与天劫一而二、二而一的契合度已经没有了,不是融合,便是对抗,没有第三条路……我们之前没有破坏阵眼,但却破坏了一个更不得了的东西。”

说着,他目光转向林无忧,这个似乎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姑娘,此时被封闭了一切神识、气息,陷入了最彻底的沉眠,虽是闭目,可秀气的眉峰微微皱着,让人不由心生怜惜。

不过,李珣的眼睛却透过这层表像,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。

“妖凤一定很后悔。”

“什么?”

水蝶兰没有听清他的感慨,正待相询,张启的唇瓣却忽地合不上了。

不只是她,身边的李珣和阴散人也同时感觉到不适。大家的耳鼓似乎突然肿胀起来。

与之同时,一波低沉到极点的震音透入,牵动气血后还不甘休,震荡根本就是渗入四肢百骸的每个角落,直透进骨子里去。

李珣隐约感觉到这也是一种雷鸣声,只是这种雷鸣阳极生阴,变化更为难测。

随着雷音震荡,李珣只觉得骨头里面仿佛塞进了无数的小豆子,稍一动作,便是哗哗作响、上下跳动,那感觉让他恨不能掰开自家骨头,把里面的异物尽数倒出来。

阴散人在旁沉声道:“小心,是无风阴雷,也叫销骨雷音,专门针对修成不坏金身的修士。肉身修行越是精深,受的影响越大。”

水蝶兰却是见怪不怪:“天劫就是这么惹人厌,尤其是四九重劫,天心感应最是敏锐,怎么烦人就怎么来。”

李珣眉头紧皱,没有回应,因为他正看到百里外的七无道人受销骨雷音所影响,已经攀升到顶峰的气势不可避免的受挫。

也就是这一缓的工夫,阴影中,蓄势待发的大妖魔悍然出手!

所有的旁观者眼前都是一暗,这并非是光线的变化,而是爆发出来的滔滔魔气在瞬间遮罩了众人的六识感应。

紧随其后的,是第三波刺耳的婴啼,这一次啼声是前所未有的尖厉,而其中挟带的浓厚负面情绪便随着音波侵扰四方,使周围修士或多或少都有些心气浮动。

作为音波攻杀的最终目标,七无道人的反应最大,尤其这波音杀正卡在他欲振作气势,重登巅峰的转接处,时机把握得精准无比,当下便抑住了他的先天命气运转。

对面的玉散人傀儡仿佛与那妖魔心神相通,也不管自家的伤损,不差一分的硬顶上来。

“孽障!”

在可以回忆起的漫长岁月里,七无道人从来没有对位列三散人之首的古志玄这么喝斥过,然而此刻,这斥音却是自然而然地裂喉而出,提醒他眼前与玉散人一般无二的人物,仅仅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罢了。

突来的感慨中,七无道人袍袖翻拂,以心炎九转的灵动避过了气势跌落的低谷,稍让锋芒而击其中流,与玉散人傀儡斜撞一击,双方身形瞬间扯开,转眼就是十余里的距离。

七无道人以先天命气催发九转心炎,整个身体从内到外都充斥明光,无心宗修行化五脏、融六腑、炼皮骨、销血肉的四大阶段,他已经达到了巅峰,此时,除了最外那一层象征性的皮肉,七无道人内里的脏器和骨胳、经脉尽都已经转化为先天命气,在“核”的聚散驱动下,分化阴阳,自生玄妙。

论此修身炼体的神通,倒与血影妖身有些相似,寻常手法就算能击破他体表的防御,也无法穿透他体内粘稠的元气洪流,反而有招致全力反弹的危险。

正因为如此,七无道人回气极快,大概只需半息时间,他便有信心将先天命气再运转至巅峰状态。

然而,便在此一瞬间,没有任何先兆,他背后那一直隐在暗处的大妖魔,凭空出现!

七无道人只觉得满头长发几乎要冲开发冠,耸立起来,他周围虚空的一切光线、声音、元气都被尽数被抽空,唯一传导过来的,只有一波碾过心头的殷殷雷鸣。

远在百里之外,李珣突然抓痛了水蝶兰的胳膊,接着,他全然不顾妖女的嗔音,甚至忘记了身上的伤势,弹跳起来。

身前数丈远的空气陡然响起一声轻爆,某个东西以绝高的速度倒砸而下,以李珣等人的眼力也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灰影,随即就是砰的一声大响,那东西从头到尾都没有减速,直接撞上了地面。

平整如镜的地面登时被撞出一个深坑,而那东西则像皮球一般反弹上去,势头仍自不减,不过,速度倒是慢了一些,李珣借机看清楚,随即他牙缝里便漏了凉气进来。

七无道人!

这个被人硬生生砸下来的东西,竟然是七无道人!

天空中又是一暗,李珣心中一激,抬头上看,七无道人刚弹上去的身影已经陷进了那层阴影内,大气中则鼓荡着那一波诡异雷鸣,如丝如缕,直透肺腑。

又是销骨雷音!

李珣的感觉相当糟糕,在这阴损的雷音里,他感觉到一种勃然而发的压力,便如头顶妖魔布下的阴影一般笼罩心头,难以驱除。不过,受到压力的刺激,他的直觉感应也逆势上扬,如同一道强光,虽不能撕裂阴云,却能照亮之前看不到的地方。

阴影中,双方身形交错。

李珣的眉心忽地像被尖针狠扎一记,剧痛贯脑而入。他闷哼一声,差点又坐回到地上去。

这一刻,来自于两位通玄界最顶尖人物的绝大能量对撞一记,所有的力量完全集于一点,没有丝毫外泄,这也就代表着,当事双方必须完成承接恐怖的冲击反震。

这是最凶悍、最决绝的对冲!

李珣凭借他的超卓感应,捕捉到了那瞬间的冲击,可是,能够感应清楚,便代表与冲击的核心建立了气机连接。

天地间这种彼此关联最是玄妙,当下气机牵引,一道冲击波循隙而至,如金刃劈风,锋利处不亚于任何神兵利器,若非李珣护体真息自发卸力,脑子恐怕都要被劈成两半。

没等李珣从脑子震荡的混沌中恢复,天空中又是一道灰影直落地面,七无道人再次被硬生生从天上打落,连减速的机会都没有,便给砸进了最初轰开的大坑底部。

只是这次,他没能再弹出来。

那无名妖魔挟带着水蝶兰最讨厌的魔沼毒火,紧随着七无的身形飞射而下。

这家伙似乎把自己当成了锤子,直直插入那已有丈许深的大坑里,对坑底的七无当头重击,地面轰声摇晃。

震动只发生了一次,随后,便寂然无声。

说是没有声音也不确切,至少李珣听到了一串极微弱的“滋滋”声响,那是浓厚的元气急速流动时,与外界空气摩擦的声音。

李珣面色严峻,打了个手势,让水蝶兰抱着林无忧往后撤,阴散人则根本不用提醒,便移动身形站在了前面,本是云淡风轻的脸上终于有了凝重之色。

水蝶兰此时伤重,但是身为绝顶妖魔的见识尚在,从某个层面来说,她比李珣更为了解当下的局面。

她哼了一声,抱着林无忧站起来,却不急着后退,而是冷笑道:“之前看不出来,现在可就清楚了……吞吐大荒,裂空蔽日,又有魔婴鬼啼,剖心挖肝……这是种玉魔功吧!

“当年栖霞修炼这鬼玩意只为受孕结胎,我已经很佩服了,而这位更是三年受孕、九载怀胎,将自家骨血炼形转质,修成造化魔婴,却不知是哪位高人?”

大坑下传来了一阵女子笑语:“百幻仙子神目如电,我向来是极佩服的。仙子连如意郎君都能看准抓住,还不让人嫉羡称奇?”

声音入耳,被称赞的水蝶兰脸上已经有些僵了,更别说一旁的李珣,就连事不关己的阴散人脸上也显露惊讶之色。

便在他们三人目光的注视下,一位白衣女郎缓步从坑中走出。

虽是在此被天劫蹂躏的荒郊野外,可白衣女郎那雅致风姿,便像是行走在园林亭轩之间,秀逸从容,令人忘俗。

“古音……”

将这熟悉的名字在唇齿间咀嚼品味,李珣仿佛什么都明白了,又觉得其实什么都是糊里糊涂。

驱使十万散修为其效死、困杀通玄十九宗精锐、引动天劫意图改天换地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,可是李珣对眼前这女魔头的第一印象仍然是:娉婷秀雅,若天池莲花!

李珣忽然毫无理由的回想起多年以前,在不夜城,他透过水镜初次见到眼前女子时的印象和心情。

那景象其实已经很模糊了,况且,此后的数十年里,女修不断的修正着她在旁人心中的印象。直至此刻,她已经登上了通玄界有史以来最叛逆人物的宝座,但从那时到现在,有一点却从未改变过……每次看到她,李珣总是惊讶于此女文秀雅致的风仪,并且一次又一次的被她巨大的内外落差所震撼。即使当下,依然如此。

真是无可救药……

自嘲的念头过去,李珣才发觉自己已经感慨了太长的时间。不过,对于古音干净俐落的了结一位真一宗师的震撼也消去了不少,他已经不怎么紧张,甚至还有心打个招呼:“唔,古宗主总能让人感到意外。”

此言一出,周围已经凝固的空气方再度流动起来,李珣甚至听到水蝶兰呼吸断绝。对一位绝顶妖魔来讲,这未免有些失态,可现在的古音确实有将虚空冻结的气势。

也许古音的气色并不太好,消瘦的体态也像是大病未愈,然而,她站在那里,漆黑的瞳仁便像是吞噬掉了一切光线,每当其稍稍移动,她身前的李珣等人便觉得一阵眩晕,某种难以言道的压力透过表皮,直接作用于李珣等人的内腑筋络,尤其是在销骨雷音尚未退去之际。

这种感受与雷音,二者之间仿佛有一种极紧密的联系,就像……或者根本就是古音操控着雷音,碾过他们肌体每一个角落。

听到了李珣的招呼,古音脸上没有像以前那样露出笑容来,甚至连礼貌性的回应都没有,而是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直接穿透李珣的眼底,许久,方才开口回应:“彼此,我也总是低估了李道友的破坏力。”

“是说无忧师姐的事吗,那还真是抱歉……”

李珣口中漫声回应,脑中则在飞速转动,试图考虑古音此时的底细和计划。

然而,这一次和往常真的完全不同了!

古音没有再给他东拉西扯的机会,李珣的话尾还在唇舌之间,耳中便是“嗡”的一声响,浸入骨髓的销骨雷音仿佛听到了指令,在他说话的瞬间轰然爆发!

前方的阴散人竟连半点阻挡的作用都没有,李珣便像是被一座飞来的隐形大山撞开,整个身子向后抛飞,人尚在空中,全身的骨头已经断了八成,而五脏六腑更是一塌糊涂。

“活见鬼……”

李珣咒骂一声,当下也顾不得其他,血影妖身威能全开,一切肌体骨肉瞬间虚化成雾,以此消化雷音杀伤。

然而之前百试不爽的手段,这回却有些问题,销骨雷音不愧是四九重劫下的大手笔,那阴损的震荡竟是避开一切血雾毒火,直抵李珣心窍,目标就是那一切生机源头的“血核”。

七无就是这么完蛋的!

生死之间,李珣心中愈发明彻通透,他瞬间明了了其中的因果,血影妖身也就针对性的作出反应。

“血魇噬元,影化分身,咄!”

简短的咒言自心头流过,如虚似幻的血雾陡然分裂,随即变化凝结,生成两个似为人形的实质形体,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射。

雷音陡然断绝。

两个分离的人形同时一震,再度腾化成血雾向虚空中聚集,最终凝成李珣的完整形貌。

然而,在形体复原的刹那,李珣又是一口鲜血呛出来,在空中打了个翻滚才稳住身子。

这时候,阴散人已经与古音战在一处。

双方的距离不过三五丈远,在其内有限的空间中,此刻已是青烟弥漫,电火频出。

阴散人的见识高过李珣何止十倍,虽然对其间细节不甚了然,但看到七无道人的下场,已经打定主意,绝不让古音那似可驾驭雷音的手段尽展出来。

她的修为又与七无不同,早在被炼成傀儡之前,她已经是通玄界最顶尖的人物之一,此后又尽览《阴符经》全貌,境界精进,当世也仅有罗摩什、厉斗量两位泰斗级宗师方可与她比拟。

此时阴散人尽展玄奥,统合风、雨、晦、明、阴、阳六气,在方圆三丈之内,诸气交通,自成天地,任外间惊雷掣电,内里却生生不息。古音或远或近,或雄浑或阴毒的攻击,大半都被阴散人消化干净。

只是,在天地间涌动的销骨雷音随天心运转,便如流水一般渗透进来,阴散人想完全抵御实在困难。

古音的身影便在雷音中游弋,像一尾灵活的鱼儿,但更像虚无的幽灵,终究还是将阴散人压在了守势。

此时古音悠悠的话音穿过外层屏障,透入众人耳中,恍若叹息:“今日与道友相见,方知世上总有命数在,不论妖魔异类,通玄界百万散修之中,唯有三散人堪为擎天之柱,站在此界的最高端。

“然而造化弄人,三位顶尖人物倒似预先商定了似的,齐齐做了他人傀儡,岂不让人嗟叹?”

长长的语句由古音朱唇间流出,字字顿挫,如一条蜿蜒小溪,流过诸人耳畔。然而那直白的语意,却是冰寒如刀,直插心头。

阴散人听见此言也仅仅是略挑眉毛,周身防御不见任何波动,倒是另一边旁观这场战斗的李珣猛吃了一惊。

她怎么看穿的?

虽是极感惊骇,不过李珣还是分得出轻重缓急,他一边关注阴散人与古音的战斗,另一边则传音过去,指导水蝶兰在林无忧身上做些事情,很快,水蝶兰便传回了肯定的讯息。

此时,终于有十九宗的修士继七无道人之后迈上了陆地,而且由于罡煞浑仪之阵与天劫的契合度飞速下降,十九宗修士的整体移动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。

李珣慢慢调息,同时也在心中计算来人的行进速度和实力,终于,在某个节点上,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——

“退!”

正处在完全防御态势下的阴散人应声厉啸,通体更是亮起一层赤红强芒,体外六气互通、生生不息的独立区域轰然破碎,漫天雷音失了阻碍,当下如洪水般涌进来。

阴散人完全不管这波雷音的杀伤,纤长身形只一晃,便逆势而上,骈指成刀,直插古音胸口,完全是两败俱伤的打法。

便在阴散人转守为攻的瞬间,地上的水蝶兰冷哼一声,合掌轻拍,嗡声震鸣里,她的背后伸展出一对通体银白的金属飞翼,转眼间已搂着林无忧飞腾而去,不见踪影。

夜魔无影——这个通玄界最令人叹为观止的飞天法宝,被水蝶兰从林无忧身上搜了出来,并立刻派上了用场。

多亏有这个玩意,否则李珣为了保证速度,必定会将林无忧撇下,那可就真是白忙一场了。

在水蝶兰腾空的刹那,原本她所在的地面上出现了面无表情的玉散人傀儡,袍袂翻卷中,如利刃般的劲气完全扑空,也代表古音最后的反制宣告失败。

另一边,“滋”声长音里,阴散人的手刀切在了古音掌沿处,迸射出激烈的电火,倒似两位绝色女修的纤手是由钢铁铸就。

不过双方只是一触即分,古音稳立原地,阴散人则飞速后退,转眼与李珣并排,李珣这才发力,两人如流星般掠过空旷的天空,古音也没有追来的意思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七章 意外 下一章:第二章 追逃
热门: 修真界败类 伦敦罪:奥运惊魂 星际食人花修仙指南 螺旋状垂训 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 攻略对象出了错 一世富贵 鬼缠铃(幽铃缠) 谁在收藏中国:美国猎获亚洲艺术珍宝百年记 抑制剂的错误使用方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