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自我

上一章:第四章 求仁 下一章:第六章 争夺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清溟只一挥剑,便将钟隐传下的青烟竹影剑诀发挥得淋漓尽致,而其中玄门剑意的醇厚老辣,更不是现在的李珣所能企及。

这时,周围修士也都明白过来,清溟抢在洛歧昌前面并非是头脑发热,认为自己的修为还在对方之上,而是顾及剑皇对敌一向以气势压人,如今面对古音挟天之威,硬撼上去,刚极必折,还是以玄门清静剑意迎战,以至柔之气撄其锋芒,或可多出一分生机。

也仅仅是多出一分而已……

错落竹影随剑气生灭,万丈高空中弥漫一层朦胧的绿意。与厉斗量怒海操舟的技法不同,清溟尽展玄门剑意的神妙,周身真息几与虚空同化,劫煞均被他以最精微不过的剑势变化销蚀化解。

以这种方式应对作战,论杀伤,清溟对古音毫无压力,然而在韧性方面,他却又更在厉斗量之上。

现在,几位宗师的做法非常明确,他们不准备击倒古音,而是要不断的加大古音本人的压力,让这天地劫煞涌入的管道自己崩溃。

僵持吗?百忙中,李珣又扫了一眼清溟的脸色,却见他脸上已由雪白反涨成紫红色。

才对抗了不长的时间,清溟便无法控制自己的气血流动了?

李珣面沉如水,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没用的东西。这是清溟等人选择的度劫之路,生死之间与他人无关。况且,他本人不也是踏上了一条应对劫数的路途吗?

现在唯一可以指望的,就是钟隐那厮传下的剑诀,真有他本人那么……

李珣的思路陡然断绝。

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高空中的激战、众修士的挣扎都离他远去,而所有的心思,不管是对清溟的、对古音的、对眼下禁纹结构的,尽都化为虚无。

很快,李珣空空如也的脑子里转眼间灵台明光大放——这是真正的“灵光一现”。

周围的光芒云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开,李珣仿佛着了魔,双眼露出狂热,完全无视旁边半成居士的目光,伸出一根手指,在身前的虚空中,缓缓划下第一笔。

转眼就是上百条线条铺开,他指尖划过的轨迹,青翠欲滴,便如清溟剑光纵横里,如虚似幻的竹林幽境,浓淡错落,逸气扑面,让人本能便觉得,这二者之间,有着最直接的联系。

然而,这还不够!

李珣收握五指,面前那幅翠竹图轰然破碎,在漫天的莹光里,他再度伸手,如之前一般描画,然而线条光彩层层铺陈下来,与先前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致。

图中有竹林、有人影,而纵然是在无量光海之中,当此画面渐成之际,承接图画的尺半虚空便似整个黯淡下去,可细细看来,这其中又似有清辉流注,月下人竹别生意趣。

李珣呆呆的看着这画,只觉得心脏就要涨破胸膛,蹦跳出来。

这画曾无数次在他心中回溯,就在不久之前,他还在坐忘峰上印证了此画生成的因果,可现在,他首次以复现笔法走势的角度将其重新解构,正如脑中灵光所示,这里面、这里面……

他忽然放声大笑,旁若无人,在半成居士难得的茫然目光下,他身形下挫,转眼便没入了下方厚厚的云层之中。

等着,我很快回来!

下一刻,他便与阴散人的心念对接,下达了指令:“带她过来!”

情绪激荡间,李珣甚至忘了他跟阴散人之间的神念传递,忘形的低吼出声。不过相较于这过于模糊粗暴的口语命令,他知道阴散人更明白他极怒澎湃的心意。

一路穿过云层浓雾,李珣转眼便到了东南林海上空,他没有任何减速的举措,而是直接破开虚空,砸进了湖心小轩。

这时,阴散人已经提着昏迷中的林无忧站在小轩之外,面上微有疑惑。李珣此时已经懒得再管别人的想法,直接命令阴散人将林无忧摆在轩中的石桌上。

石桌不大,无忧柔软的身子有大半都悬空着,李珣示意阴散人扶着她的后脑,使身子平行于地面。而他站在一边,稍稍吐息,平静心神。

等到阴散人示意已将无忧放好,他也不说话,探手抓着林无忧的衣襟,猛力一撕。裂帛声中,少女上身衣物,连着里衬亵衣,都被李珣一把扯下,映着月色,光裸无遮。

见他这一手,外面的婴宁吃了一惊,停在轩外不敢进来。

李珣用另一只手按着少女顶门,真息注入,当下激荡气血,使林无忧皮下的禁纹血脉逐一显现。少女纤细柔美的身段像是中了恶毒的诅咒,勒上了一层暗红的皮囊。

阴散人低语相询:“怎么了?”

“三方六回,相乘相侮,我从来不知道,明心剑宗的禁纹里,也能弄出这样的神通!”

李珣轻声道:“罡煞浑仪是一处、古音是一处、我这师妹又是一处,三方本体中,阴阳互见,彼此间承制交通,如此,才是东海的布局,才是他的手段!”

阴散人绝不是水蝶兰那样的外行,虽然李珣说得晦涩,她听了却是有所领悟:“这样说来,即是以此之阴,扣彼之阳,罡煞浑仪承接罡风煞气,是在明处,消化天劫伟力,是在暗处;古音引动天劫是在明处,驱使劫煞是在暗处……只是林无忧又如何?似乎她与古音质性冲突了。”

“这才是关键所在。”

李珣手指缓缓从少女身上血痕处抹过:“若能一眼看破,我早依势破法,取了古音性命,而这也不过是早晚的事。”

他话里有着不容置疑的信心,之所以这样,最大的原因便是那幅被他完美复现的月夜人竹图。

那是钟隐的作品。

不是古音,是钟隐!

怀着这样的念头,李珣只觉得浑身发抖,强烈的兴奋感贯穿全身。

就是这幅画卷!

少年时的他看不出里面的妙处,而如今以禁法宗师的眼力,借着那线灵光重观笔势走向,他才发现,和那幅蕴藏着青烟竹影剑诀的墨竹图一样,这幅画里也深藏着一整套复杂玄妙的禁法结构——那正是古音在东海上纵横的最大依仗!

“这是钟隐的谋划!”李珣的声音中,微微颤抖。

“钟隐?”以阴散人的修为,听得此人之名,也有了片刻的失神。

其实,李珣也有着疑惑,他不知道钟隐为什么要在他眼前完成那幅画,给他留下这样一条线索。

但现在,这些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凭借那遥远的记忆,古音的布局便脉络清晰的呈现在他眼前,少数几个未能解决的问题,他也有信心在最短的时间内破解干净。

首先,也是最重要的一个,便是古音设在林无忧身上的禁法玄机。

禁纹与林无忧血脉相接,正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与少女生机紧密勾连,以李珣的修为,想要完全破解,也不能凭空推演想象,必须针对少女的生机变化步步推进方可,这也是他不顾一切返回雾隐轩的原因。

“魂灵显化,气机内藏,这是虚表实里的手法,如此,结构枢纽便应向内里寻找。”

李珣将全副精神都集中少女肌肤之上,口中喃喃自语,手上则没有任何停滞,转眼剖析出最核心处的脉络组合。

一旁阴散人也不说话,默默帮助他脱掉少女下裳,李珣指尖在气海位置上一触,感应到少女生机现状,也施展出相应的变化手法,五指翻转如轮,连续在女体诸多窍穴上敲击而过。

末了,他又冷笑起来:“古音技止此矣,钟隐的手段她也只能生搬硬套,借人身气血布置禁法,却又不能结合周天运转的法理,亢虚不分,全无根底!”

阴散人这才开口道:“她倒未必需要搞那么多玄虚。”

这是大实话。李珣微窒,瞪去一眼,旋又伸手按住林无忧眉心祖窍,透入些许真息,却感觉里面隔了一层,摸不实在,其中更有一丝极微弱的吸力,十分诡异,他不由皱眉。

阴散人在旁帮忙,她对内里玄机略有认识,见状奇道:“这里有问题?”

“肯定的……毕竟她现在被封了识海。”

李珣说的是之前水蝶兰的手段,很快他又回归正题:“按照画中所示,这里便是中枢所在,只是眼下这情况,外层皮肉不见痕迹,必然是古音以神识入微的手段,将它封了进去。

“嘿,古音这手法果真是阴损得厉害,识海所在本就脆弱,先期又被外力给影响,若是稍稍控制不当,我这师妹变成白痴不说,妖凤又岂能与我干休?”

阴散人也皱起眉头,稍待,她似乎要说什么,但才张口,便被李珣举手阻止:“事到如今,再瞻前顾后岂不可笑。”

说话间,他的意志已不容动摇。

阴散人也是干脆,见此不再多说,只是提醒了一句:“若真要动手,水仙子设下的移神诀需得考虑到。”

李珣点了点头,抬眼却看到轩外的婴宁。也不用李珣开口,阴散人便代劳了:“今晚的功课不要落下,去吧。”

婴宁果然是畏惧阴散人更多一些,闻言乖巧的朝二人行礼告退。

李珣看着女孩儿纤细的背影消失在对岸的丛林里,这才对阴散人道:“用入微之术需得安静无扰,这里却是不合适了,我们不如就去水蝶兰那里,顺便解决移神诀的问题。”

阴散人点头答应,便再抱起少女光裸的身子,随李珣去了。

隔了这段时间,水蝶兰的气色也未见怎么好转,正懒洋洋的倚在榻上,见李珣二人抱着裸女进来,也不起身,只是恹恹的问道:“又惹了什么麻烦?”

不知为什么,见到水蝶兰这模样,李珣倒恢复了从容气度,并没有急着要水蝶兰帮忙,而是先坐到榻边,为她把脉察看,直到水蝶兰不耐烦的推他一把,这才笑吟吟的将事情原委道来。

水蝶兰闻得前因后果,不免白来一眼:“故作姿态,就知道你没有半点真心!”

李珣只是微笑。水蝶兰旋又有些头痛:“看现在的局势,古音已将天劫之力尽都接纳过去,如此一来我解开移神法也没有什么,只是后面的禁制你有几分解开的把握?”

“我什么时候说要解开?”

李珣轻描淡写的回话:“当然,若真要动手,我也有六七成的把握。不过在没有完全弄清楚这三方六回之间的生克关系之前,我决不会轻举妄动。”

“六成?才这么点?”

水蝶兰大为不满,“栖霞弄到这步境地,固然大多是她自找的,可是若连她仅有的骨血都给你伤了,也太过凄凉……”

李珣失笑道:“你倒是菩萨心肠,但事实如此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水蝶兰又推他一记,没好气的起身下榻,示意阴散人将林无忧放在榻上。

此时少女身上的禁纹血脉因为少了刺激,虽说已经淡去了不少光华,却还留有痕迹。水蝶兰是何等眼光,一望之下,眼神便是寒彻:“古音真把事情做绝了,难道真当我们妖魔异类好欺负吗?”

这同仇敌忾可真是好没来由……李珣也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,还好,水蝶兰也只是发泄一下,不再和他纠缠,伸手轻按少女前额,冰蓝色的唇瓣微微开合,吐出一串晦涩难懂的咒文。

李珣这才知道移神诀乃是某种咒法,难得水蝶兰能在那电光石火之际将它用出来。

解除神识封锁倒不怎么费力,水蝶兰很快就示意李珣可以上前了。

李珣移过去稍事探察,觉得先前捉摸不定的模糊感觉一扫而空,而少女神识萌发,开始自然与体内生机勾连,刺激之下,她眼皮眨动,已快要醒来。

李珣可不允许再生事端,他手指一挑又将少女制昏过去,只是,失去了移神诀的屏障,内里那细微精妙的禁法结构,便再也遮掩不住,开始自发的与禁法整体相连接。

“就是这个了。”

李珣将此结构与记忆中的图画相比对,愈发认定这便是其中所暗藏的玄奥禁法无疑。

那幅月夜人竹图,若仅从书画的角度看,结构布局并不属上乘,然而细究笔法,却是在常人所不能想及的角度描绘了三层禁法变化。

大体来讲,占据画纸大半的竹林,可以视作是三千罡煞浑仪之阵的改进形态,几处出挑的笔锋变化,也就是禁制中激起罡风煞气、承接天地之威的关键。

另一方面,那个婉约优雅的女子身影,则是代表了无忧身上刻画的禁法,钟隐寥寥数笔、淡淡描画,已将其中的精微之处尽都显现出来,神乎其技之术,令李珣不能不深表佩服。

最后,也是最为精妙的笔法,便在于钟隐未着一笔,却自然呈现出的月光流注,遍洒清辉的风情韵味。

李珣没有在画上找到与此有关的笔法,而是完全凭借自己深厚的禁法造诣,以“反观法”透视前两层禁法走势才推演出来,却因为未能尽解前二者的生克变化,还无法真正了解内里玄机。

这一层,才是古音能操控天劫,几达无上之境的关键。

对此,李珣无比渴望,但他更明白循序渐进的道理,在没有彻底参透林无忧身上的禁法结构前,他不会奢望最终的成果。

“你们两个为我护法,大概也用不了太长时间。”

不用李珣过多吩咐,水蝶兰和阴散人比他更清楚应该怎么做。李珣特意将法门转换到灵犀诀上,借玄门正宗的炼气术,澄清心湖,神念透空,投射到林无忧眉心祖窍之上。

过程非常顺利,原本细若微尘的禁法结构,在神识入微的状态下,无所遁形,李珣很快确认了此结构与那幅画卷之间的对应关系。

只是,这细节处似乎有点不一样?

李珣将印在少女眉心的禁纹看了又看,终于确定自己这边没有问题,而是此处具体的禁法结构和画卷上所显示的笔势有了出入。

毕竟那幅画是由李珣凭借记忆和对禁法的了解,彼此参照推演而来,细节处有差异也是很正常的,可是错误出现在这么关键的位置,不免让他煞费思量。

“此为整体之枢纽,一步错则步步错,绝不能轻率……”

李珣当下暂时抛开那未必准确的画卷,直接从实际情况入手,分析禁法结构的变化源头:“这是飞鸢牵魂之术吧,直透识海中枢,确实狠辣到了极致。”

所谓飞鸢牵魂,顾名思义,就是像放纸鸢那样,以一线之力,牵引受术人神识魂魄,此后高飞低掠,尽决于施术人之手,若是破解不慎,扯断了牵引的长线,那便必然是魂飞魄散的下场。

李珣对妙化宗的法门比较了解,见状便知,如此阴损秘术,应该是建立在古音控制林无忧的“惑神曲”的基础上。

此处若非钟隐早有安排,倒显出古音的禁法水准颇见长进,不得不说,有此旁枝侧出,倒给李珣弄出一个真正的难题。

越是了解这层结构,李珣越是肯定,林无忧身上的禁制,是采用环环套嵌的手法。

这种结构倒没什么了不起,可是内外联系严密,没有破开最内层的“核”,便绝不可能知道蕴藏其中的关键讯息。

既然是飞鸢牵魂,刻画在表层的禁制,就只能是牵线的手,真正的“纸鸢”,必然是在“长线”之后。识海无边,其后又牵涉诸多精密的脉络神经,天知道内里会是怎样的情形?

这就好比一位顶级画师,画技固然炉火纯青,但要他在一粒米上画出万里江山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眼下的情况倒不像例子那么极端,但少女受制于惑神曲的脆弱识海能否承受李珣的神念投射,仍是李珣必须考虑的问题。

李珣维持住心境清明,重新将自己的思路整理一遍,确认之前的各项步骤都没有错误,结论也没什么差别,这时候,李珣便不得不再比较一下,究竟是林无忧的安危重要,还是她禁法结构的玄机更有价值。

答案非常明显。

一段法诀从心头流过,耳际微现轰鸣,李珣知道这是外魔侵扰的必然现象,并不惊慌,按照玄门降魔秘术,口诵心诀,灵台大放光明,将些许心魔尽化飞灰。

此时他已遮罩六识,仅以神念观想,在最初的黑暗之后,出现在“眼前”的,是一片纯粹又瑰丽的所在。

这就是识海,一处连最博学的修士也无法明确界定的奇异之地。

传说中,一位可以白日飞升的修士,可感应、控制三亿六千万条气机,成就周天圆满之数,涵盖天地四方一切元气变化,这已经是此界所能达到的极限。

但若是想将这修士的控制力放置在识海中,以穷尽其中奥秒,到头来必然是一场空。

识海无边——所谓的无边,非是形容,而是确实如此!

那根本就是不可估量的。

李珣非常清楚这一点,事实上,用惯有的辞汇已经很难形容他此时触及的天地,他更明白,识海无涯,一瞬千变,想要将其完全掌控的念头是最为愚蠢的,所以他紧锁住一点灵明,视外间流光溢彩如无物,只是牢牢锁定“飞鸢牵魂”放出的“长线”,以确认识海中枢所在。

识海中并无距离可言,全凭神识投注,方可破入更深层的位置,此时林无忧尚在昏迷之中,识神不清,元神不动,也没有什么抵抗可言,不过随着深层位置的开放,一些光怪陆离的场面也就纷纷喷涌过来。

那不仅仅是林无忧留存在此的记忆,还包括天妖凤凰一脉在血脉中刻入的某些神妙传承。想想妖凤的来历吧,如果细细鉴别,能在里面找到传说中的仙界妙景也未可知。

说它们是宝藏,绝对不错,但对现在的李珣而言,却是最让他头痛的障碍。

大概是由于林无忧天生灵识受限的缘故,这些记忆传承纷乱复杂,全无头绪,若显化成形,便等若一场时起时落的风暴。李珣小心的不去碰触那些飞沙走石一般的记忆传承,以免被扰了神识的稳定。至于那些仙家胜景,他更是避之唯恐不及,天知道若碰上去了,他会不会就此沉迷进去,从此陷在这无边识海深处?

时间的流逝已无意义,也许是三天,也许仅是一瞬,李珣神识投注的压力忽然一轻,已是来到识海更深层的所在。

虽然修道近百年,李珣对识海的认识仍属浅薄,但他的脑子却很清醒,深知“识海深则静”的道理。

在修道之初,玄门炼气术里便有隐后天之识神,得先天之元神的法门,识神愈静,则元神愈出。

将这道理放在识海中,便等于越进入识海的深处,则越能体会到虚静之要旨,同时也就更有可能惊动深藏在泥丸宫内的元神。

虽说林无忧正在深度昏迷之中,但若真的不慎激起了她元神的防卫本能,再相应激发识海变化,李珣虽不会受到重创,但这次的探查必然无果而终。

所以他对神识投影的控制愈发小心,几乎就是紧随着“飞鸢牵魂”气机长线,亦步亦趋,还好没过多久,封禁的灵光便透过他的神识投影,还原在他脑中。

不知这禁纹连接的是哪处关键所在?

李珣的神识慢慢的从那一层简单得过分的禁纹结构上扫过,在他看来,越是简单的结构,反应的管道也就越直接,虽然理论上破解容易,但实际操作起来,也许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。

如果他的目的是拯救林无忧的话,那现在他已经陷入了僵局。不过,从一开始,林无忧的安危便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!至少不在优先的考虑范围内。

他没有迟疑,神识再一次触及那块禁纹结构,那里的感应非常敏锐,虽然只是轻轻一触,却立刻颤动起来,而当这禁纹颤动的现象,透过神识投射的路径回馈回去,李珣耳中像是听到了嗡嗡的颤鸣声,而且还在持续的不断加强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四章 求仁 下一章:第六章 争夺
热门: 爱上她的和尚 千门之花 他是甜味道 灵舟 以爱渡我 大明官途 七月冰八月雪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刀笔吏 粉妆夺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