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争夺

上一章:第五章 自我 下一章:第七章 夜壶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李珣对玉散人的第一印象是微笑。

纵使已经从某个傀儡的脸上知道了玉散人的真面目,可在此时,李珣依然无法把对方看清楚,因为,仅仅是一个微笑,便让那家伙的面孔模糊不清了。

以比较容易理解的话来说,那是一个始终微笑的家伙。他的笑容让人很不舒服,或许很有魅力,但其中藏着太多的东西。

从李珣本人的经历来看,如果将三散人做个比较,他们在某个层面出奇一致,都具有一种令人恐惧的元素,只不过,阴散人是通过她的多变、血散人是通过他的残暴、玉散人则是利用他的微笑。

苍茫的天地间,只留存有两个人影,虽然明知那不过是神念的显化,李珣也不免做出一些习惯性的表示,他拱了拱手:“古志玄、玉散人……久仰大名。”

称不上是客气,总还是个招呼,对面的人影则更莫名其妙一些,虚空荡漾起一声长长的叹息:“世事无常,百多年的时间,我却没想到,你能成长到这种地步,横生枝节啊。”

李珣极不喜欢玉散人的态度,嘴上说着“无常”之类,却露出“你应当在我掌握之中”的表情。

尤其是那眼神——当然,这也只是神念的外化,但也就愈发的直接,眼神所至,让李珣觉得,这厮真的没把他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。

天知道,这缕残魂哪来的信心。

李珣确信,自己非常讨厌这个家伙,同时,警惕之心也提升到了最高级别。

他应该是有所仗持的。

“敌意过重,又是一层麻烦。”

玉散人依然在对他品头论足,人影却是闪了一闪,突然拉近了双方的距离。

从神念接触的感觉上来说,此时双方相当于只相隔了数尺远,对修士而言,这个距离会让人压抑和警惕。

不过,李珣却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。

和外面的玉散人傀儡没有什么差别,只不过,多了那样的笑容便让二者的感觉完全不同。

李珣不想让玉散人再挑衅下去,他针锋相对的给予回应:“我也失望的很,本以为能看到钟隐留下的大手笔,却不曾想,只看到了这绿头王八搭成的小窝,里面还住了一条早该投胎转世的孤魂野鬼……”

有很长时间,李珣都没有像现在这样,纯与别人斗嘴皮功夫了,这未免有些幼稚,可他现在的心态非常奇怪,打心底便有一种绝不能让眼前这厮占得上风的冲动。

“我需纠正你话里的谬误之处。”

玉散人的态度似乎与他差相仿佛。李珣冷眼以对,终于看得出来,对方在强势之中,似有一股无法掩饰的急切,两种强烈的情绪交织在一起,有种狂风骤雨来临之前的紧迫感。

“你之前缺乏耐心,错过了许多关键的讯息,但‘寄托元神’跟‘照镜分身’的体验应已都具备,所以你应该知道,即使这里还是缺少最后几年的记忆,孤魂野鬼这条,我也是当不得的!”

寄托元神,照镜分身?

李珣很想一口否认掉,只是听到以上八个字,他才发现,那种颅脑开裂,神魂两分的惨疼感觉,已经牢牢的印在他的记忆深处,抹消不去。

伴之而起的,是急速飙升的危机感。

在没有理智驱动的情况下,他已经本能的进行移出神念投影的前期准备。

这时候,玉散人——姑且这么称呼,又靠前了一些,他脸上的微笑几乎没有任何变化,可从中透出的讯息,却再次提升了一个层级。

“还有,你应该可以推断出来,我确实已经投胎转世,虽然那一个‘我’要比这个‘我’晚了几年,但我确实那么做了,否则,你,又怎么会出现在我面前?”

听得此言,李珣身子又是微微一颤,心跳也快了一拍。而这边,更是整个识海都震动起来,呼啸的风暴瞬息驾临。

李珣甚至已经不愿去思考,而是准备全力断开神念的投影路径,以摆脱不断攀升的危险。

就在此时,玉散人再逼向前来:“最后,钟隐虽然当得起绿头王八的名号,可是,这处的禁制却不是他的手笔,自然,这小窝也就不是小窝,而是一把锁具,刚刚扣上的‘困龙锁’!”

说到最后,玉散人话语的尾音已成了刺耳的尖啸,与识海上肆虐的风暴揉在一起。风雷激荡中,代表玉散人的人影已经扭曲了,像一团不断变形的雾气,卷缠上来。

“咄!”

早有准备的李珣并不慌乱,伏魔清音在识海中迸发。这等玄门秘法对神识的杀伤绝对可观,李珣已经顾不得林无忧才是承受杀伤的载体,他需要借此机会中断神念投影的路径。

可他绝没有想到的是,投影路径,挥之……不断!

李珣的神念,被冻结了。

冥冥中,一股庞大的力量透空而来,将他死死锁住——非只是在识海内的投影,而是循着神念投影的路径,反溯而上,瞬间将他的元神钉牢,半分也动弹不得。

“锁元神、勾魂魄,溯返上游……乖乖吟儿,果然了得。”

玉散人没有再现身,只是在周边虚空中呵呵低笑,识海内的风暴仍在继续,使其笑声显得分外跌宕起伏。

什么乖乖吟儿?李珣心神一阵恍惚。

这时候,早先禁纹结构消散之地,再一次灵光闪烁,无数如虚似幻的线条慢慢铺展开来。

这些线条或曲或直,穿插流动,组合成一个完整的禁纹结构,繁密复杂之处,较之李珣刚刚所见,强出何止百倍。

这才是真的?

几乎是一脚踏出悬崖之际,李珣心中猛的一清:这才是长线所牵动的飞鸢,也是他一直寻找的最终答案。

之前那个不过是玉散人布下的陷阱,简单,却收到了实效。

面对始料未及的糟糕局面,李珣反倒彻底冷静下来。

不管是一缕残魂也好、照镜分身也罢,此时的玉散人,无论如何也不应具备禁锢他元神的能力,也就是说,这禁锢之力必是来自于眼前的禁法无疑。

所以他努力集中精力,不去分神想那些勾人心弦,偏偏毫无用处的隐秘,而是强振起几乎已经僵硬的思维,将其集中到识海中那些变换不定的线条中间,希望能从中找到一线生机。

只是,玉散人不愿给他这个机会。

“我认为,现在,你我之间的交流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玉散人的情绪似乎已经恢复了,所以外化的声音也就显得前所未有的平静,“你知道,我在这里停留了很长时间,孤独得很,好不容易等你过来了,我们不妨聊一聊,难道你不想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吗?”

李珣没有说话,仍将全副精力放在那穿行不息的线条上,只是耳边玉散人的低语也环绕不去。

“你对这‘困龙锁’很感兴趣?也好,那我们就看看,它是怎么来的……”

话音方落,识海中再度改换天地,千万条禁纹随之扭曲变动,李珣正为之目眩之际,眼前忽有一片鲜嫩绿意,有如初春之芽,破土而出,轻易牵去了他的全副心神。

嫩绿颜色已经烙在了他的眼中,并舒缓的扩展开来,偶尔透出一些光线,纯净无瑕。

可是,这不是他应该待的地方,他应该在……

在哪儿呢?

答案,似乎就在他的脑子里闪灭,却无论如何都挖不出来。便在此时,耳边传来轻柔的话音,像是轻风下摇晃的风铃儿,荡人心魄。

“叹什么气啊?”

女人的声音仿佛是风过竹林的天籁之声,低沉悦耳。他舒服得几乎不想睁开眼睛,只是心底深处,那一团燃绕的毒火,却又是如此炽热。

他偏过头,窗外枝叶缝隙间透进来的阳光,照射在眼前芙蓉玉面之上,光辉灼灼,令人目眩神迷。

光影摇曳中,女人放下手中的笔,微微后仰,却是向他索吻。竹叶的阴影轻轻覆在她眼睑上,深幽迷离,他笑着低下头,两人唇瓣相接,半晌,女人才再度开口:“是看我画的不好吗?”

“我可没资格说你,莫说是我,便是全天下,能有几个有资格的?”

恭维的话信手拈来,全天下也没几人能比得上他。

女人果然笑了起来,干脆掷下笔,身子向后靠,直接偎进他怀中,嘴上却是轻嗔:“顾左右而言他的本事,你必是天下第一。”

顿了顿,女人的声音几不可闻的响起来:“仍在担心?”

短短的四字,便让屋内气氛为之一变,似乎连窗外的绿意都蒙上了一层灰。

半晌,他才笑了起来:“能谈笑赴死的,天底下能有几人?我那乖侄女,当真是不愿再给我活路。但话又说回来,她能把主意打到你师兄那里,也算是看得起我。”

女人淡淡回应:“应该是师兄太看得起她才对。”

“看得起?不,应该是志同道合才对,我本以为阿音的想法已是天下独步,却没想到,钟隐似乎来得更激进些,至少,阿音做不到的,他能做到,阿音能做好的,他能做得更好!”

说到这里,他不知为何心情转好,搂着女人纤细腰身的手臂更加了些力,凑在女人耳畔,微笑道:“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钟隐能有这样的想法,一定是因为我的乖乖吟儿,只可惜,无论他做得再多、做得再狠,也无法将你从我身边夺去!”

女人似乎有些感触,朝他怀里偎得更深,却不再说话。

他迟疑片刻,又低声道:“也许,你能再和他分说……”

女人打断了他的话:“师兄既然已经亲口承诺,便绝不会更改!”

“他对你总是不同的。”

这是他心里的实话,却不应该在这时候说出来。话一出口,他便十分后悔,然而心里烧灼的毒火却又让他有一种别样的快感。

他很清楚自己的心境,如果有可能,他很想大声宣告:是的,钟隐再喜欢你、照顾你,也只能看着你在老子胯下呻吟发浪……除了这个,他又能怎样?

他终究控制住了冲动,不过,女人的心情还是受到了影响,从他怀里脱身出来,低头看桌上的画纸,末了拿起笔,在画纸角落里写上“困龙锁”三字,随后笔锋挪转,在密集而有序的线条之上,划下了一个触目惊心大大黑叉。

“怎么把它毁了?怪可惜的。”

女人不说话,手上轻拂,真息透入,画纸当即化作飞灰,从窗口散出,之后又回眸一笑:“我说过,这是画给你看的,既然你看过了,留它又有何用?”

顿了顿,女人又道:“若你真的在乎我,这禁纹,你必是能记得的!”

他为之愕然。

这一刻,他忽然发现,眼前女人的笑容非常陌生。

而这陌生的感觉,正扩散开来,从她眉眼到轮廓、到气韵、到所有的一切……

是啊,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样小鸟依人般的乖乖吟儿,他见过的,只有高傲的、虚伪的、冷酷的青吟贱婢!

李珣猛的打了个寒颤,从这冗长的梦里惊醒过来。

他似乎再一次陷入到了玉散人的陷阱中,听着那些莫名其妙的话,可那话里深藏的意味,他心里却又一清二楚。

那不像是玉散人灌输进来的,反而像是从心底深处浮上来,再填充到它应该在的地方去。

是的,他知道那对狗男女在说些什么,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!

这时候,玉散人的低笑声响了起来。

“不错,你比我想象的更容易接受一点,现在,你明白困龙锁的来历了吗?”

李珣不愿去想,可是那答案就深刻在他脑中:困龙锁,是青吟在两百年前、更准确的说,是在四九重劫来临前四个月的时候所画。

那天,是玉散人最后一次同她幽会。

而在那之前,事情的发展早从常理中岔开,进入了荒腔走板的境地里。

那一天,已经距离玉散人连续两次“玄婴度劫”的尝试失败有四百多年了。

第一次,古音怀胎之后决绝发难,将玉散人以“血融之术”培育的胎儿,做成了修炼造化魔功的胎鼎。

第二次,玉散人和羽侍的骨血刚生出来,便让阴散人突入夜摩天,强行夺了去。

玉散人非常清楚,如果说第一次还是他挣扎于宗门与自我的分岔口,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那么第二次,若没有古音暗地里的配合,以阴重华之能,也不可能将事情做得如此顺利。

把时间拉近一些,古音孤身登上坐忘峰,与钟隐论道三月,畅谈天下大势,至此将一身造化魔功与妙化宗法门融而为一,修为突飞猛进,一举进入赤子真一的境界,成为天底下有数的高手。

而此时,玉散人却只能在阴暗的角落里,通过青吟这唯一的途径,来宣告他对钟隐的心理优势,也从那一刻起,古音开始在通玄界布局,交游天下,暗中串联。

在修为上,玉散人只能艰难的维持对古音的些许优势,但整体而言却已很难压制古音的野心,而双方的仇怨也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碰撞中,愈发深重。

再把时间拉近,十四年前,正是天芷上人一辈子最耻辱的日子。那次事件,也是玉散人与古音修好的最后一次努力。

他听任古音驱使,制住了天芷上人,后又故作大度,主动承揽下天芷的怨恨,以此暗示古音的计划已经被他识破,可这一切也只能在表面上缓和关系,而古音决绝的念头,并未稍移。

从那一刻起,玉散人在夜摩天的势力便彻底落入下风。

李珣觉得非常疲惫,这些绝大部分他是已经知道的,也有一小部分更关键的消息,却是刚刚才冒出来,然后如同一条绳索,将他之前支离破碎的揣测串联在一起。

对此,他没有一点恍然大悟的畅快感觉,心中那无以名之的压抑,反而愈发的沉重。随着外层迷障逐步剥离,事实越来越清楚,而这事实,他绝不喜欢!

只可惜,事情的发展并不顺从于他的意志,或者说,他已经控制不住局面。

无数个场景片断涌上来,又在某种力量的规拢下,形成条理清晰,前后有序的整体。

而他,只能被迫知道那些讯息。

仍然是以那天为界限。那一天的前两日,古音再上坐忘峰,争取钟隐的支持,虽然直接的要求被钟隐婉拒,不过古音仍然得到了相当的承诺,其中,便有决定玉散人生死的一项。

玉散人的命运,已经被预定了。

正因为如此,玉散人从青吟处得到消息后,立即就连夜奔上坐忘峰,乞求青吟相救。而青吟从钟隐那里得来的答复是:“我给他一个洗白重来的机会!”

言下之意,就是要让玉散人转世重修,但在重修之前,却要击碎他的元神——仅是一个比“形神俱灭”稍好一线的结局而已。

这与杀了他有何区别?

“困龙锁”便是在这个时候,由青吟画出,以那样一种方式,转交给了玉散人。

“世人都道乖乖吟儿无所作为,只是我或是钟隐的附庸,有谁知道,她非但修为精湛,便是在禁法一项上,也是顶尖一流?就是这东西提醒了我,困龙锁,一个仅适于安置在识海之内、泥丸宫中的小小禁制,青吟不会无缘无故提起来。”

玉散人似乎已经不满足于之前那种诡异的沟通方式,他的声音似乎无处不在,又好像把源头直接安在了李珣心中。

“那法子极妙,除了照镜分身太伤元气之外,已经没什么瑕疵了。所以……”

所以玉散人开始配合古音,算计妖凤、青鸾。两大妖魔走投无路之下,被古音画下的大饼吸引,定居在夜摩天,忍屈受辱,等待玉散人施展秘术,为妖凤和她的孩儿消除四九重劫的威胁。

却不想,在她们入住的第一天,便着了道。

玉散人将自家分化的元神注入到刚刚成形的胎儿之中,至于惑神曲的植入,倒算是细枝末节了。由于胎儿灵智未开,他所分化的元神——也就是眼前这位,很轻松的藏匿到泥丸宫深处,与胎儿逐渐萌生的意识缠在一起,在后来的两百多年里瞒过了妖凤等人的感知。

这真是……

李珣忽然有些感慨,在那个时段里,玉散人的命运被掌握在钟隐手里、掌握在古音手里、甚至掌握在青吟手里,唯一缺乏掌控力的,恰恰就是玉散人。

这与曾经的自己是何其相似!

只不过,他早受够了这样的日子,到了今天,没有人再能够控制他,他也绝不会给人这个机会!

心意萌发之际,便如春雷初绽,撼人心魄。坚定的意志通过神识彰显外化,在漫无边际的识海中掀起了前所未有的风暴。刹那间,这一方天地好像整个颠倒过来!

玉散人似乎又投来了什么消息,但在这呼啸的风暴面前,转眼便给吹散了。

风暴的冲击还不止于此,李珣分明感觉到,禁锢他元神的“困龙锁”竟然松动了少许。

李珣自己也没料到,本人意志的外化,会造成如此结果,但他绝不会浪费机会,当下他全力鼓荡元神,不惜自伤,立刻斩断神识投影的路径,要与那玉散人的元神彻底隔离。

在林无忧识海的感应瞬时断绝,李珣全身一震,被困龙锁禁锢的元神重新与肉身元气汇合,水乳交融。

只是,他元神的震荡不可轻易消却,影响到元气流动,当下就损了内腑,一口鲜血呛了出来。

他猛力睁目,外间景物尽收眼中,只见水蝶兰和阴散人都用极惊讶的目光看着他。他苦笑一下,正想说话,忽的发觉不对,喉咙的振动、嘴唇的张启这些平日里最自然不过的事却突然变得艰难起来。

他像是被扔进了极深的海底,在庞大的压力下,一举一动都要花费比平日多出百倍的力气,而在一次震荡过后,混浊的水流便遮蔽了一切,耳目口鼻舌齐齐失了效力……

轰然一声响,他又回到了混沌苍茫的识海内。

只不过,这次的识海却是他自己的。

之前已化为雾气的玉散人元神,此时却凝成一体,笑吟吟的停在虚空中,尚有闲情为他解惑答疑:“你我本就是一体,而这副身躯,亦与你我最为契合,经过小姑娘识海之中的相会,神识接触,咱们早就是难分难离,你去哪,我自然也就跟到哪。”

不需多说,只看此刻识海中再度掀起的风暴,便知李珣对此“一体”之说有多么排斥。然而在这里,玉散人竟然更增神通,识海风暴扫过,竟是撼他不动。

“我等很久了……”玉散人笑道:“快点让我把这冗长的日子结束掉吧。”

言罢,咒音迸发,李珣识海之内风雷大作,玉散人元神再归于无形,然而那郁郁雷音,却是横扫识海,响至极处,澎湃震波更是无所不至,而这剧烈的波动,几乎是以不可抵御的姿态,再度切断了李珣元神与精气之间的联系。

其实李珣现在六识隔绝,本不会有音波过耳,那雷音其实就是玉散人渗透进来的神念之力,可污染元神、遮蔽本性,正是夺舍的前奏。

李珣却是惊而不乱,同样一串咒言显化,摇晃的识海中,随即亮起了十余个淡金符箓。这是他用出并不太熟悉的玄门定神术,暂时控制住了元神的震荡。

李珣暂时很难分神去思考,在自己的识海内,怎么会被身为无根之萍的玉散人元神全面压制。他只能凝神聚意,困守泥丸宫!不论识海又或泥丸宫,在修道人眼中,虽有差别,但具体修行上,并没有分得太清,只是在释玄两种不同的修行体系上,运用效果不一。

每个修士对此都有他自己的体悟,也不论对错,李珣兼修多门法诀,自然也有他本人的看法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五章 自我 下一章:第七章 夜壶
热门: 唐朝从来不淡定1:建唐大业 铁血大秦 宋时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为将之道:美国名将指挥的艺术 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修仙界今日头条推送 江山争雄 帝国之弧:抛物线两端的美国与中国 我的马甲非人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