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天地

上一章:第三章 应誓 下一章:第五章 飞升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xiangcun3.com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古音和青吟之间至少有些许距离,可在斩空剑锋芒初露之时,周边熊熊燃烧的太阳真火也有一个明显的震荡,那森森寒意更透过一切屏障,及身而止。

与之同时,青吟头上降下的三发雷火、千百魔头,在虚空中滞了一滞,随即在澎湃剑气中灰飞烟灭。

另一边,古音打散的雷火规模也不在青吟之下,纷乱的火星溅射四方,像一层火红的烟雾遮挡住了他人的视线。

瞧到这一幕,在雷火阴魔不屑光顾的角落里,罗摩什突然开口:“此女莫不是青吟?”

罗摩什当然知道这位与钟隐牵扯不清的青吟,但确实没有照过面,倒是曾与之有数面之缘的厉斗量,此时只能用不确定的语气答复:“大概是吧……”

“真的是她?”罗摩什第一次见到真人,颇觉得奇怪,“此青吟修为精纯至此,和传闻中不太相衬啊!”

“眼前事已非常理所能揣度……虎道兄?”厉斗量生出感应,转首去看半成居士,恰巧照见对方眸于的余光。以厉斗量的心志,猛然间也是一惊,只见得对方深褐色的瞳眸,此时却收窄竖立,直若野兽一股,森冷光芒偶尔流溢,便如一阵明风透进心窍,冻结血脉,凌厉至极。

“虎道兄?”吃惊之余,厉斗量又问一声。半成居士闻声稍一瞑目,再睁开时双眸又恢复了平常模样,他移过目光。轻声说话。话题却与罗摩什的不同:“清溟道兄所说不错,古音右臂已经残缺,而体内火劲盈满将溢,好似除了那身皮肤,内里就全是火光,而这青吟……周身气机活泼圆融且不去说,手中那把斩空神剑,隐然与劫煞沟通,气贯天地,或有跃渊化龙之相。”

“化龙?”

这两字刚出口,烟雾之后,便有烈日升腾,刺目光芒横扫网方,热浪澎湃,几乎要将虚空煮沸,几名旁观者脸上倒似笼了一层火烫的面具,连面皮都黏在了上面。

如此霸道猛烈的太阳真火,实讨烧穿一切护体真息,确实无人能挡。就在此刻,又一声剑吟鸣响在天地间。

对上了!

这时候,所有的旁观者其实都松了口气。

就在前些日子,青吟叛出明心剑宗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,而今日她一现身便剑斩几有不死之身的李珣,更漠视清溟的死难,显然与他们已不是一路人。

还好,她和古音也不对头……

也不知青吟哪来的手段,其放射出的剑气一时间竟与太阳真火倾持不下。众人眯起眼睛,只见强光照射下,青吟已化为一团暗影,却兀自凝立不动。

千百剑气飞射,每一道都在太阳真火中撕开一条缝隙,放在明亮的太阳真火中,就是一条条灰黯的影子,轮转飞动,更有一层寒意透出,便是太阳真火也封锁不住。

古音攻、青吟守。局面似乎是这样,可在场的都是眼力精到的宗师人物,一会儿之后便瞧出来,纵然是激烈交锋之际,两位女修其实也在做着交流,虽然到他们这里,那话音已全部淹没在剑气火焰爆鸣的声响中,但他们也能从人影闪掠的惊鸿一瞥中,看出点端倪。

“她们在说什么?”

这也许是他们永远都解不开的疑问,唯一可以庆幸的,是随着交流时间的加长,二女的交锋非但没有缓和,反而有越发激烈的趋势。

“借此机会,抽身退走,才是聪明之举。”褚辰老儿突然开口,提出他的意见。

厉斗量一愣,目光从另外几人脸上扫过,半成居士和罗摩什都没有什么表情,不过厉斗量深知这两位各有其一贯的坚持,心志之坚非外物所能移。

更远处,是天芷上人。

厉斗量摇摇头,还是将目光越过去,最后,就是水蝶兰了,对这位且不说立场问题,事实上,自从李珣被青吟一剑斩杀的那一刻起,这位鼎鼎有名的大妖魔便好似丢了魂一般,就这样木立在虚空中,全无生气,根本指望不上。

这就是古音和青吟之外,方圆万里之内仅有的力量。

平常,这些人联合起来足以翻江倒海,但现在也只能为自己的生死用些劲儿罢了。

厉斗量必须要承认,褚辰虽然先有了退缩之意,但他的想法却是最为实际。

也许古音确实活不过今夜,但在此刻她却是无敌的,洛歧昌和清溟的死便说明了这一点,再硬抗下去,后面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敢保证。

厉斗量正想着,又一声清越剑吟响彻天际,本已完全隐没在强光中的古音突然现身出来。众人目光移过去,只见重重太阳真火之后,古音举起了她的右手,说是右手,其实已完全失去了正常手臂的形态,众修士也只能看到一团涌动燃烧的火光。

激战陡然平息下来,究竟是怎么个结果,厉斗量等人竟没有一个能看清,不过他们耳朵里还是窜入一句残缺的句子,那是青吟的声音:“……就要离开,古宗主自便可也。”

随着尾音断去,青吟和古音再次相隔些许,相向而立,似乎要进入另一个僵持状态,只是这回,青吟虽还是姿态从容,古音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。

“瞧这二人面色,难不成是古音落了下风?”

厉斗量心中凛然,不过这念头也只是在心中稍稍转了一转,便听到一侧罗摩什的低语:“神意圆满,气贯长虹,又牵引功煞,这气相,可着实不凡。”

不提厉斗量等人的强烈震撼,古音对没有半点儿落入下风的自觉,她先看看自己已完全化为火焰的右臂,随后才将视线落在已入鞘的斩空剑上,盯了一会几,她再看了眼青吟,最后又转向天空。

如是一连串视线转移,古音最终把还是定在了青吟脸上:“有冤报冤,有仇报仇,你和钟隐把我当枪头子使唤。如今诸事顺遂,又要拍拍屁股走人……若要自便,把你留下便是!”

此言是前所未有的粗俗直接,却也直指本心,自有一股如火般灼然奔放的气势。

青吟没有说话,但她索手微动,先前在激战中也没有再动的斩空神剑,又出鞘数分,寒刃映着雷火,光芒四射,而那半出鞘的剑身在匣中鸣响,龙吟虎啸之声大作,伴着啸音,寒意无远弗届,透人心肺。

古音半边身于都融在火里,只有星眸闪亮,透出森然寒意,双方尚未真正交手,中间徜徉奔流的气机已密如烟花,牵动着元气洪流,在虚空中轰然炸开。

便在此时,青吟又是一笑。

笑容里,斩空神剑锵声出鞘。剑光并非指着古音,而是刺向天空,鸣金击玉般的振鸣声里,千里血云随之激荡不休,扑击下来的雷火魔头也为之一顿。仿佛有一只大手托起苍穹,奋力上举。

紧接着,无形的力量屏障轰声破碎,千百雷火鼓荡,带着隆隆的雷鸣,倾泄而下,只是无论是血色的雷火,还是惨绿的魔雾,都遮挡不住虚空中的璀璨剑光。

随着剑光铺开,深重的寒意已经蔓延到虚空的每个角落,像是纯由剑光劈开的一方天地,剑气无处不在,一切与之质性不符的东西,都瞬间被排斥干净。

厉斗量和罗摩什相顾失色,旁观者里大概只有二人感触最深,因为他们都是即将迈出最后一步,谋求霞举飞升的人物,自然看得出来,这挥发剑气,自成天地的征兆,究竟代表了什么!

更远处,半成居士双手合十颂声“善哉”,又道:“一把意剑,斩心魔、破我执,断一切无明烦恼,自得大圆满成就。”

伴此佛偈,几名旁观者都抵不过剑气排斥的大力纷纷后移,只有古音鼓荡太阳真火,屹立虚空,半分不退,也在这一方天地中辟出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,已是下定决心,与青吟作对。

剑辟天地……这是要飞升了么?

飞升!

虽然种种征兆明显,可厉斗量就是觉得眼前的情形像梦一般不真实。

青吟要度劫飞升,古音则要强拉她下来……东海劫降以来的局面,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?

这些感慨刚在诸位修士心里萌发出来,便被外间的剑气寒潮冻结,青吟剑气开辟的天地,已是坚不可摧,偶尔一次波荡便有百十雷火灰飞烟灭,毁掉的魔头更是不计其数。几息之后,方圆里许的空间内,竟然清静如水,一切雷火魔头,都被挡在周边,连番轰击之下,也不得寸进。

如此众象,依稀已有当时钟隐飞升时的模柞。

只有最周边的古音,仍能以太阳真火相抗,古音周身也是这里许方圆中,唯一气焰蒸腾之地。

如水的剑光连续三次与光焰冲突,都是不上不下的僵持局面。

直至此刻,青吟方才移过目光,在古音身上一扫,开口迸:“太阳真火霸迸无双,只是这等力量远超人身承受极限,此时你真火焚身,脏腑、经络、血肉、元气等无不引燃……这般下去,你还能撑上多久?”

这已经是青吟自现身以来仅有的长句,似乎显示了态度上的一点儿转变,只是古音给予的响应,正是又一轮跃升的太阳!

炽热的太阳真火凝成一团纯粹的白光,从剑气开辟的天地中升起来,周边虚空在热浪中扭曲,真火与剑气毫无花巧地对撞,生成的震荡扩散开来,势头惊人,却是再也阻不住赤阴离化神雷的轰击。

刚刚形成的剑气天地轰声破碎,古音和青吟的身形再次淹没在飞动的雷火之中,便在这弥漫的雷火深处,斩空神剑的鸣响依然清晰可辨。

“铮铮铮”连续三声振鸣,每一记都直透心肺,旁观的诸修士只觉一股寒气从脏腑深处透出,冻结血脉,袭杀元神,凌厉至极。然而另一边,太阳真火炽亮四射,剧烈燃烧的火焰几乎凝成了液态,每一次胀缩,都生成咆哮的热风,其所覆盖的区域,一切元气都在这不可思议的高温下蒸发殆尽,形成难以弥补的空白地带。

剑气在嘶啸,火焰在燃烧,可短短几息过后,所有的声息突几地沉寂下去。

剑鸣声已经没有了传播的介质,而火焰也失去了燃烧的形态,只有双方最为精纯宏大的能量。展开最激烈的碰撞。

无声的区域在飞速扩大,里面实已是一片死寂。厉斗量等人不得不再次后移,以避免被吞噬进去,在那里面除了两位始作俑者,已经没有人可以存活哪怕一息的时间,便是赤阴离化神雷打进去,也被瞬间绞杀干净,连个渣子都剩不下来。

但是,这样恐怖的地域,也仅仅存在了不到十息的时间。

没有任何的先兆,已经扩展了五里方圆的死寂区域轰声破碎。尖利音波刚刚闪现端倪,便猛然拔高至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,只是被音波扫中,厉斗量的护体真息便如一个鸡蛋壳轰然破碎,肌体外层则像是被无形的刀子划过,瞬闯开裂了数十条深深的伤口,鲜血喷溅而出。

旁边罗摩什等人倒是好一些,毕竟先前的伤势不比厉斗量那么沉重,但也都有些狼狈。

此时,一道刺目精芒飞射而起,在空中飞遁变化,所过之处,混沌开辟,清光如水,只是三五圈的工夫,众修士视野便是大开,见得之前死寂区域内明澈透亮,竟又恢复了之前剑辟天地的气象。

主导这一切的,却不是正在这方天地正中央瞑目而立的青吟,而是那迸透射出凌厉剑气的精芒。

斩空神剑!

这把绝代名剑在虚空中游动,虽无鳞无角,却蜿蜒如龙,活灵活现。众修士都是观神不观形,只觉得此剑自由飞动之时,自有一股无匹剑意蕴藏其中,偶尔剑锋摆荡,指向这边,当之者均呼吸困难,周身气运转也出现窒碍。

随着剑光清晰呈现,周边那道人影也就越发无所遁形。众修士目光转去,却是齐齐一呆。

不是古音?

“散开!”

半成居士陡发啸吼,除了警醒他人以外,还有攻敌的意图。

半成居士是以音杀成逍,若单论此术,实已是此界的最巅峰,刚刚在众人身边铺开的炽白火光,陡然便是一个极大的雷荡,硬被音波捣出一个裂口。

只是,他仍迟了半步。

厉斗量和罗摩什均以自己的极限速度飞遁出数里外,再回眸时,心里却同时一抽。褚辰老儿没有动,就那么凝在半空中,表惜非常古怪,皮肤似乎在发出光来。

下一刻,褚辰僵硬的表情四分五裂,无数细碎的火舌从他身体的各个部分喷射出来,就那么凭空一绞,太阳真火便在他所立之处绽开了。灼目的光芒下,再见不到任何杂质。

高空中的修士们一时失语,没有人想到古音在与青吟拼死拼活的时候,还会将重心再转移回来,利用傀儡做了一个掩护,用这短暂的时间差,成功击杀褚辰。

古音就站在光芒中心,仿佛之前就从褚辰身子里钻出来一样,周身包裹在熊熊火焰中。透过火光,人们依稀看到她的身体轮廓也随着火焰的蒸腾而扭曲不定,伴之而来的是周边太阳真火的起伏涨落。

虽然连遭重创,但她仍是强大的,强大到轻描淡写就击杀了又一位真一宗师,平淡到让对方半分实力都没发挥出来。

这让人们明白,东海劫降以来,古音的目的从来都没有变过,与青吟的碰撞,仅算是一个横生的枝节,又或者是一次短暂的情绪化反应,等到那情绪过去,理智再次占据主导地位。

那便是他们的灾难了。

厉斗量截断血脉,控住伤情,他的情况已经糟糕透了,隐在秽光云气之后的“金眼火劫”仍在发挥作用,灼灼的热力已经将他四肢百骸全都填满,眼下,他就像是一堆泼上油的柴薪,只要一丁点儿的火星,就要烧得。一点儿不剩。

也许,不用古音动手了吧……

也许是不甘心让古音占据舞台中央,另一个方向,斩空神剑再发颤鸣,清音曳空,倒似从人们毛孔里透进来。闻得此音,厉斗量体内心火燃烧的势头竟被阻了一阻,十分奇妙。

斩空神剑转眼间便在它那数里天地内转了一个圈,速度无疑是绝快的,偏又有一种悠然自得的韵味儿,随这一圈下来,清净无垢的天地间,似乎有一波细浪扩散开来,无声无息,便是内里青吟略微折射的身影,也依旧清晰可辨。

在剑气挥发之前,在穹之顶,秽光云气已有了新变化。

云层中不再大批飞落雷火,可是云气漩涡却在不停地扩大,转速也在逐步提高,抬头仰望,倒似整个天空都在旋转,漩涡中央那黑沉沉的孔洞,更是时时喷涌出浓重的魔雾,在罡风吹动下散入云层间隙,黯红惨绿交融在一起,刺目得很。也越发显出下方神剑所辟天地的清澈干净。

“劫煞分流……不,这根本就是将所有的劫煞都收了去!”

天地间密密交织的气机变化,汹涌激荡,没有任何晦涩之处,是个修士都能感觉出来:这波因古音而来的恐怖劫煞,己经毫不恋战地转移了目标,将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到了青吟那边。

最终,自那孔洞中,一股劫煞垂流,并没有雷火的形态,却是深重浓郁,像一只妖魔的怪手拍击下来,正好打在剑辟天地的上方。

剑气与劫煞在虚空中碰撞、撕扯,直至湮灭,其间形成的巨大冲击,则完全集中在那一方天地之内,一丝一毫都没有泄露出来,众修士只看到澄静的虚空中一个接一个的波纹,像是掀起的层层细浪。

细浪所及,这一方天地周边本在飞掠驰骋的玉散人傀儡,却蓦地定住了,—下一瞬间,随着大气光线的变化,傀儡的身体也随之扭曲,继而……崩解!

近乎不灭之躯的幽玄傀儡倒像是泥粉捏成的一样,就这么化为齑粉,在剑气的催化下,转眼便什么都没剩下来,但这点小事却已经引不起人们的关注。

“下清上浊,阴阳颠倒,偏又针锋相对……这是剑破虚空,强渡界障的手段,原来,青吟还没到想象中的那般境界。”

厉斗量连做了几次深长吐息,将心火再压下一些,他终于弄明白了其中的关键。

青吟终究没有到“舒意摩云顶,引气下九宵”的至境,想要飞升,漫卷自然的“霞举”肯定是算不上的,只有凭借自身力量,强行破开天地劫关,以冲击上界。

如此做法,无疑是旁门左道,也凶险万分,并不为当今修士所重,但青吟身边还有斩空神剑!

“若斩空剑神通不减,破界飞升似乎并非难事。”

钟隐啊!钟隐……

厉斗量等人的心思也只能转到这里,古音不会给他们太多喘息之机,没有任何言语,炽白的强芒再次闪耀,热浪激涌,比之先前,似乎少了大日凌空般的霸道,可是深蕴其间的凶厉锐气,却越发地凸显出来。

“哧”地一声长音,罗摩什脸上透出浓重的青气,映得瞳孔发碧,侧脸的魔纹急剧抖动,似乎要破面而出,他各类化力、卸力的法子接连使出,终于避让过了古音锋芒,侧身退走。

古音火焰中模糊的面孔稍稍偏转,外层太阳真火如撕回应,飞卷如鞭。“嘶嘶”声中,焰光在虚空中烙下了清晰的痕迹,久久不散。

半成居士刚从后面追上来,便被这道光痕阻住去路,一触之下,八方火焰进发,把他挡了一挡,古音便借此空隙,方向倏转,整个人如脱轨的流星,冲击而下,两位同伴均被拉开距离,此时暴露在古音锋芒之前的,只有厉斗量一人。

“终于轮到我了?”

些许杂念在厉斗量心头一闪,便抹消干净。他嘿了一声,身体微微后挫。然而周身气魄却丝毫不减,倒像浪涛拍岸前蓄满势子的潮头,轰声高涨,直接面对古音冷冽无情的眼睛。

然而在此刻,那对眼眸中,却映入五彩华光。

一道身影如电,瞬间从厉斗量和古音之间抹过。先天五色神光的苍茫伟力,近乎天衣无缝地融入厉斗量镇海八法的大气魄中,正面迎上灼灼燃烧的太阳真火。

又是一记惊天动地的碰撞。厉斗量吐血飞退,喷出的血雾在空中便燃烧殆尽。全靠这有些丢人的卸力法门,他才免了在第一时间被焚化成灰的死法,但一时半刻是半点儿力气也提不动了。

激烈的罡风从身边刮过,半成居士、罗摩什、还有突然加入战团的天芷上人,三位宗师已与古音战成一团,没人敢直接面对古音的重击,只能闪避穿插,批实捣虚,但短时间内看起来,倒也不落下风。

“事犹可为……”厉斗量缓过一口气来,又眯起眼睛,艰难的分辨强光中闪灭的人影,事态仍然模糊不清,却也不再是一边倒。

何其妖异!

本来绝望的局势,在青吟出现之后,突然就成了眼下这个样子。而且,“意外”的味道如此淡薄,更多的是环环相扣的严密。目见耳闻之下,除了惊讶,更多的还是从心底透上来的森森寒气……

“这边事犹可为,而那里,则是木已成舟,世事变化,何其速也。”

明知是形势紧迫,厉斗量还是忍不住朝那边瞥去一眼。只一眼,他的视线便再也拔不回来了。

神剑所辟的干净天地,看上去是波纹微生,细浪轻起,但有玉散人傀儡崩放成灰的前例,谁也不敢认为那其中真的就是轻波细浪,说是黄泉杀狱倒差不多。

然而就是这黄泉杀狱之内,忽地闪出一个人来。

那人就在斩空神剑之旁,伸出手,朝着游龙般的剑身抓下去!

清净天地瞬间抹出一层血色。

自从青吟引剑破空的那刻起,李珣一直在思考。

最初,在重压下,他的思绪就像是岩隙内的潺潺溪流,纤细异常,似乎随时都会中断,狭窄的思路中,斩空神剑、玉牌,阴散人等片段一直不停地出现,构成思绪的主体。

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,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ngcun3.com
上一章:第三章 应誓 下一章:第五章 飞升
热门: 法国粉末之谜 被嫌弃的,卑微爱情 新宿鲛 红色苏联 盖世天尊 修真世界 定婚耳环 剑毒梅香 队友除我都是gay 崛起之第三帝国